在這位白袍老者的面前,衛長風感覺自己就像是一隻微不足道的螻蟻!

步虛大宗師!

只有真正的步虛大宗師,才能帶給衛長風如此恐怖的感覺。

他不假思索地跪伏而下,沉聲說道:「弟子衛長風,拜見師尊!」

砰!砰!砰!

衛長風結結實實地磕了三個響頭。記記用力撞在堅硬的冰層上,砰然作響。

不需要任何的懷疑,這位白袍老者正是他所拜的師父——劍聖天元!

一股柔和的力量驀地湧來,將衛長風悄然托起。

「徒兒無需多禮,你已經拜過了.」

劍聖天元微微一笑道:「你很好,沒有讓我失望,就是揍岳靈兒那個小丫頭揍得還不夠重,以後再碰到,千萬不要再對她客氣。」

衛長風頓時無語了,有種要崩潰的感覺。


天元沖他擠了擠眼睛。居然露出調皮的表情:「如果你有本事將她收為道侶,****用大陰陽合鼎玄功跟她雙修,氣死上官婉雲那個老太婆就更好了。」

衛長風差點沒當場噴出三口血來。

先不說這位步虛大宗師輕易看破他修鍊大陰陽合鼎玄功的秘密,單單這些話就讓衛長風感覺自己是不是在做夢。做一個荒誕不經的夢。

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應該說什麼才好:「弟子,弟子.」

如果說片刻之前,劍聖天元給他的印象完全符合一位真正步虛大宗師的形象,那麼現在的劍聖天元簡直就像是個為老不尊的老頑童,在使壞教唆徒弟!

「好了,你不用怕嘛.」

天元笑眯眯地說道:「師父我跟你開玩笑的。我在這裡閉關都幾十年來,除了商泰之外,都還沒見過別的外人,無聊啊!」

他跟衛長風說話都是以「我」自稱,隨性隨意隨便的很。

衛長風畢竟不是普通人,千年之前他也是凌駕絕頂的一代丹神,震驚過後漸漸有些明白過來,籠罩在心裡的迷霧迅速消散。

到了劍聖天元這般的層次,早已脫離了凡俗,凡世的人情世故對他而言已經根本沒有任何的意義,根本不需要在意或者遵守,想說什麼就說什麼,想做什麼就做什麼,無拘無束才符合天地自然大道!

所以他的話聽起來似乎任性的很,似乎完全不符合身份,卻是非常正常。

衛長風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明悟,他的眼眸漸漸變得明亮。

天元看在眼裡,淡淡一笑道:「孺子可教也,你在這裡修鍊吧,我看看。」

這位步虛大宗師說得有點莫名其妙,衛長風卻是完全聽明白了。

他立刻盤坐坐在冰涼的地面上,凝神靜氣排除雜念,催動太浩玄陽真訣。

一股雄渾精純的先天罡氣自氣海丹田提起,彷彿像是決堤的洪流湧入武脈,迅速擴散到五臟六腑四肢百骸,熾熱的炎力自穴竅中透出,逼退了周圍的寒氣。

哪怕是在劍聖天元當面,衛長風入定的速度依然很快,不過短短片刻的功夫,他就進入到物我兩忘的境界,只有太浩罡氣在體內循環不休,將外界充斥的天地靈力吸納入經脈之中,不斷壯大自身!

這座冰窟里天地靈力的濃度,完全達到了靈源之地的標準。

天元點點頭,他無聲無息地從冰岩上飄落下來,落在了衛長風的面前,然後伸出手輕輕地按在後者的天頂大穴上!

一絲蘊含著無窮生機的力量,透過他的掌心貫注到了衛長風的體內。

太浩罡氣的運轉速度,陡然加快了數倍!

——————(~^~) 衛長風的感知是何等的敏銳,哪怕劍聖天元掌落如棉力量微弱到了極點,他在修鍊入神狀態依舊能夠清清楚楚地感覺到。

但是衛長風沒有任何防備或者抵抗,任由天元掌心裡透出的力量灌頂入體。

因為他知道,自己的機緣到了!

一絲溫純無比的氣息穿過穴竅,悄然滲入到衛長風的識海之中,讓他堅如磐石的意志瞬間變得迷濛,無神無我渾然忘記了一切。

在他不知不覺之間,這股氣息下行穿透了頭顱,沿著脊柱直入丹田,鑽入了盤踞在衛長風氣海里的真陽內丹之中。

這顆耗費了衛長風無數心力和本錢凝練而成的真丹陡然光華大放,表面浮現出無數細密的符文,絲絲金線纏繞其中,丹炁隨之源源而生。

丹田之中罡氣潮湧,以無比磅礴的氣勢衝擊著衛長風的全身,讓他不由自主地站了起來,身上一塊塊肌肉鼓脹而起,肌膚表面泛動著點點赤芒!

在完全失神的狀態上,衛長風將自己所修鍊的功法和劍法一一施展出來,真極五形功、太浩玄陽真訣、明光護命罡法、龍象般若功、吞日丹陽術、溯源回真術甚至包括浩然正氣歌,以及萬宗劍法、奔雷劍訣、烈風七斬和無名劍法都在內。

手中無劍,就以指代劍!

劍聖天元早已長身而起,衛長風在他的掌下彷彿如同牽線木偶般動作著,肌膚忽白忽紅,氣息忽強忽弱,全身的骨節不斷發出細密的裂響。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的時間,衛長風的識海裡面驀然靈光一閃。

他清醒了過來。

清醒之後的衛長風發現,自己依然還是在冰窟之中,依然坐在地上。

劍聖天元也還在冰岩之上,含笑看著他。

衛長風不由神情一動,本能地催動罡氣內視探查。

他頓時驚呆了!

劍聖天元不知道用了什麼驚天手段,竟然讓衛長風的修為境界提升到先天七重。達到了高階的層次,罡氣之雄厚比之先前強了至少三倍。


他的太浩玄陽真訣突破到了第三層,明光護命罡法也是第三層,龍象般若功晉陞四層境界。都比之原先拔高了一個層級,實力可以說突飛猛進!

變化最大的,還是氣海丹田中的那顆真陽內丹,居然變成了純白的色澤,尺寸略有縮小。但是內蘊的潛能深不可測,到了衛長風自己都無法探查的地步。

說不定激發出來,能讓他暫時擁有化罡層次的力量!

「多謝師尊厚愛!」

震驚過後,衛長風沒有忘記是誰帶給自己這一切,他當下俯身致謝。

劍聖天元淡淡一笑道:「你是我的弟子,我自當要護你周全,以你現在的實力,勉強也有幾分自保能力了,不過你的劍法實在太差,需要勤學苦練!」

衛長風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的劍法有一天會被人說成太差,要知道他的劍道修為已經達到了劍意巔峰的層次,在萬千劍修之中都算是天賦極為出眾了。

但說這話的是劍聖天元,那麼他無可辯駁,只有用心傾聽教誨。

步虛大宗師親傳,哪怕是最普通的招式,也必然存有至道之理。

而讓衛長風沒有想到的是,天元首先給他講的,竟然是真的劍術基礎—劍形!

劍道五境,劍形、劍勢、劍意、劍相和劍域。劍形是最簡單的,哪怕是初學劍法的人也能說得頭頭是道,有自己的看法和見解。

衛長風的劍道修為,很早就已經達到了劍意境。

不過現在聽師尊講述劍形。他依舊認真無比,也專註無比。

這一聽,就是整整三天三夜的時間!

以劍形生劍勢,再入劍意,進而衍化劍相,三天來劍聖天元給衛長風講解了劍道的前四境。而沒有傳授他一招半式或者什麼功法秘術。

重生,我就是我 ,遠遠超出想像。

通過劍聖天元的傳道,他發現自己在劍道上已經走了歪路,自以為掌握了精髓奧義,卻只是得了皮毛而已。

單單是劍意,就分出了形意、入意和無意三大境界,衛長風目前僅僅只達到了形意境,距離入意和無意還差了很遠。

如果沒有突破這兩重境界,那麼他永遠都不要想衍化劍相,成為劍道強者。

「我所說的.」

最後,這位步虛大宗師問道:「你都記住了嗎?」

衛長風仔細回想了足足小半個時辰,才回答道:「弟子都記住了!」

他有過目、過耳不忘的能力,不過三天來要記憶的東西真的太多了,現在完全是囫圇吞棗式的,需要慢慢進行整理吸收。

劍聖天元露出滿意的神色,點點頭說道:「那你回去吧,什麼時候修成無意再來找我,我傳你元始劍法!」

零點尖叫聲

「多謝師尊!」

衛長風大禮拜下:「弟子必然勤修苦練,早日突破無意!」

劍聖天元閉上眼睛,大袍一揮衣袖凌空拍在了衛長風的身上,將他送出冰窟。

下一刻,衛長風重新出現在茫茫雲海之中。

他不但沒有往下墜,反而被一股力量推著衝天而起,霍然躍出雲霧。

再次登臨五指巨岩的中指頂上,衛長風見到師兄商泰居然還在,彷彿就根本沒有離開過,一直都在這裡等待。

他忍不住招呼道:「師兄!」

商泰展顏一笑,說道:「我算算師弟該出來了,正好趕上,坐下一起吃點吧!」

小小的指頂上,已經擺上了席案和酒水菜肴。

三天三夜滴水不進,衛長風就算是先天強者,也感到飢腸轆轆。

他沒有客氣,徑直在案前坐下,當下就提起筷子就著酒菜大快朵頤起來。

商泰看在眼裡,眼眸里泛起了一絲笑意,跟著端起酒杯慢慢品嘗。

千仞絕頂狂風肆虐冰寒徹骨,卻是絲毫都影響不到這塊小小的天地!

周圍雲海濤生濤滅,彷彿有洪荒巨獸在吞雲吐霧。

過了片刻,衛長風放下筷子長身而起,面對著無邊雲海心泛波瀾。

一個全新的世界,正向他敞開!

————(~^~) 冬去春來,花開花落,眨眼間一年多的時間悄然過去。

西嶽西嶽畢玄山,千仞峰頂。

自在觀雲濤閣外浮雲石台,一名白衣青年正在練習劍法,長劍霍霍光芒閃耀,無形的氣勁攪起周圍的雲霧翻騰,彷彿在世外仙境之上翩翩起舞。

相隔二十步之外的石台邊緣,一名綠裙少女俏生生地站立在那裡,她的雙手捧著裝有棉巾和茶水的木盤,俏目盈盈只盯著那名舞劍男子,眼眸里柔情深寄。

咻!

白衣青年揮劍的速度陡然加快,一道赤金色的劍氣隨之衝天飛起,蘊含著熾熱氣息的勁力朝著四面八方擴散,讓浮雲石台彷彿被滔滔烈焰所籠罩,溫度陡升。

奇特的是,這股外放的力量絲毫都沒有波及到那位綠裙少女,她的裙角都沒有出現半點的波動。

下一刻,白衣青年騰空落地,穩穩地站到了她的前面。

「少主,你的劍法又精進了.」

綠裙少女笑吟吟地說道:「突破無意指日可待!」

一邊說著她一邊將棉巾遞給對方,再倒上熱騰騰的茶水,服侍得極為周到。

這名白衣青年,當然就是一年多前拜入劍聖天元門下的衛長風!

衛長風接過乾淨的棉巾擦了擦額頭上滲出的汗水,笑道:「突破無意哪裡有那麼簡單的,這道瓶頸很難突破的!」

說到這個,他的眼睛里閃過一抹細不可察的鬱悶。

自正式拜師之後,衛長風在千仞峰頂住了一年又兩個月,他一步都沒有下過千仞峰,專心致志地修武練劍,****不綴持之以恆!

一年多來,他的修為境界依舊還是先天七重天,太浩玄陽真訣、明光護命罡法和龍象般若功等等功法都沒有突破到更高的層次,也沒有學任何新的劍法。

但是衛長風這一年的收穫極大,首先是他將自己的根基扎得極牢固。完全解決了境界提升太快所帶來的問題,對於所修鍊功法的掌握達到了更高的層次。

同樣是他,一年前的他和現在的他相比,實力至少提升了三成!

而在劍法修鍊上。得到劍聖天元傳道三天的衛長風重鑄自己的劍道之路,劍法修為從形意到入意,再到入意巔峰,距離無意僅差了一線。

然而就是這一線之隔,彷彿就是天地之別。任憑衛長風如何努力都無法突破。

師尊天元曾經說過,一旦達到無意境,那就能真正繼承這位劍聖的衣缽,得傳元始劍法和無上劍道!

衛長風喝了口蘊含著靈氣的綠蘇茶水,心境漸漸平和寧靜下來。


正所謂欲速而不達,修鍊之道不是靠硬沖猛打就能一直提升上去的,尤其是到了先天化神的境界,勤奮、努力、天賦、悟性、運氣都不可或缺。

蛇蠍美妻 ,說不定偶然頓悟就成了,缺的是一份機緣!

正在這個時候。衛長風驀地心有所感,扭頭朝著雲濤閣方向看去。

「師叔!」

只見一名青衣童子從閣樓里飛竄而出,像是山間的小猴子們靈活地朝著他竄躍過來,身後還跟著一頭通體雪白的大獒。

衛長風淡淡一笑,問道:「紀寧,什麼事慌慌張張的?」

這名青衣童子正是衛長風師兄商泰的弟子紀寧,小傢伙大了一歲,比衛長風當初剛見到他的時候長高長大了不少,不過依舊還是那麼的頑皮。

紀寧帶著雪獒跑到他的面前,笑嘻嘻地說道:「師叔。師父讓我來請你過去,他在前廳等著,說是有重要的事要跟你商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