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衆人不注意的遠空處,金色光芒包裹的沐習,在他手邊,那塊葉子狀的綠色石頭有淡淡的綠光流出,並且越來越濃烈…… 翼展二十米的棕色箭羽雄鷹展翅擊空,在灰衣男子強勁的王階玄能之下,雄鷹威力倍增,王階法相驚天動地。

“鎮壓!”雲琰大喝,雄鷹法相直逼昊天塔,雖然自下而上,卻氣勢恢宏,有破天之威。

真氣運轉,築基中期的雲琰竭盡全力,將他目前能使出的昊天塔最強威力給激發出來。

“轟!”昊天塔重砸,金光如碧濤澎湃,映照整片天空。

雄鷹被昊天塔鎮壓,二者重重相撞,但是雄鷹卻絲毫不落下風,仰天長嘯一聲,巨翅鼓動起狂風席捲八方。

“神器在你手,不過如此!”灰衣男子在雄鷹之下,雙掌一推,一股更加精純的王階玄能注入法相之中。

長空神鷹法相體型猛然暴漲一圈,翼展達到三十米之巨,渾身棕色光芒升起,將昊天塔頂起,靈活的一個翻身,用鷹爪抓住昊天塔底座,重重扔向雲琰。

王階法相如同一隻怪獸橫空,爆發出的巨力非同小可,百米高狀態的昊天塔如同金色隕石徑直飛向雲琰,任憑雲琰如何穩定都阻止不了這股衝擊力。

不得已,雲琰只好御劍躲避,在昊天塔繼續飛出去幾百米才堪堪穩定下來,重新縮小爲半米高的小塔飛回雲琰手上。

雲琰喘氣,爲了讓昊天塔停下,不至於飛了太遠和他失去聯繫,他費了不小的功夫,此刻氣喘如牛,真氣消耗頗大。

翼展三十米的棕色長空神鷹,鷹隼如鉤,渾身羽毛尖銳如刀,氣勢凌厲無比,這雖然是一個法相,但是灰衣男子已經將這法相凝練到了一個很高的程度,這隻雄鷹已然達到了實體化的境界,不僅僅是光影能量體那麼簡單。

但是如此威武不凡的雄鷹也必須完全聽從灰衣男子的號令,因爲這是他的法相,心隨意動,百分百的服從命令。此刻張開巨翅,將灰衣男子護在當中,目光緊緊盯着敵人——雲琰。

灰衣男子亮出法相,輕鬆擊潰火焰長龍,又抓飛昊天塔,王階的真實力量盡顯無遺。

他也不着急去拿下雲琰了,淡笑道:“現在你認識到你我之間難以逾越的鴻溝了吧。”他對於雲琰不屑王階與非王階之間的差距十分鄙夷,此刻就是要向雲琰證明,什麼是天塹般的差距。

雲琰嗤笑,仍舊錶現出一副無所畏懼的模樣:“也就這樣兒!”

實則雲琰心中已經十分謹慎應對,王階高手最厲害的招數不是他們有色化的高級玄能,也不是他們可以御空,而是他們擁有如同增加一倍戰力的王階法相。

前兩點雲琰都可以憑藉傳承之力和御劍術彌補,但是王階法相雲琰實在無法抗衡。他知道自己有炎神法相,但是修爲太低,召喚不出完整的炎神法相,除非又要讓傳承之力狂暴化一次。

不久之前在昊天塔第三層雲琰已經狂暴化一次,如此短的時間,他不想冒險。自己之所以會跌入幻境,甚至差點在幻境中身死,和自己狂暴化之後的虛弱狀態有莫大關係。

而且此時周圍還有澹子晴、伍荷、景秀兒這些朋友,自己狂暴化之後六親不認,如何保證不傷害他們。

狂暴化這個念頭雲琰迅速否決,最終決定下來的想法是,和灰衣男子周旋,這當中將朋友們收進昊天塔,大家一起逃走。

沐習的仇也報了,沒必要和這王階高手死磕,有什麼損失不值得。

灰衣男子見雲琰依然一副初生牛犢不怕虎的表現,笑意更濃:“難怪難怪,你連無上的血戰體也照殺不誤,你這個性我還是很欣賞的。只可惜你我只能是對立面,必須要帶你回無上受罰!”

灰衣男子翻身騰空,背後雄鷹低頭輕吟,灰衣男子踩着鷹頭傲然立於虛空,“能在我宋鴻的法相下受擒,雲琰你可以自傲了!”

灰衣男子原來名爲宋鴻,在無上武學院地位不低,和長老都可以平起平坐,在達到王階之前在無上都只是一個默默無聞的小執事。但是一入王階,在法相修煉上表現出驚人的天賦,迅速被提拔,整個人戰鬥力也幾何式的暴增。

雲琰大手一揮,昊天塔金光燦爛,“我管你宋紅還是宋白,今天就讓你成爲我手下第一個王階亡魂!”

雲琰出言相激,要亂了宋鴻的戰鬥之心,但是宋鴻身經百戰,經驗老道,完全沒受影響。

“毛都沒長全的小子,少耍心思,乖乖跟我回去吧!”

宋鴻不再廢話,腳下一動,長空神鷹得令,振翅翱翔,在空中劃出兩道白色的氣浪線,速度極快的撲向雲琰。

雲琰御起昊天塔,根據雄鷹或抓、或啄、或掃等不同的攻擊招數來改變昊天塔的大小去有效的防禦。

同時雲琰也不會一味的防禦,不時找出機會用焚世手拍出一掌,雖然全力之下焚世手的大小也能達到近十米,但是這麼去打耗費傳承之力量太大,對應的就需要更多的玄能去引導傳承之力。

所以雲琰不會全力攻擊,全爲周旋之用,邊打邊退,利用昊天塔的玄妙將許多攻擊都攔了下來。

但是宋鴻畢竟是一名戰鬥老手,駕馭長空神鷹如同一名龍騎士一般靈活,封殺雲琰,八面玲瓏,好幾次都將凌厲的攻擊打在了雲琰身上。

可惜雲琰肉身太強橫,宋鴻在雄鷹頭頂之上隨意灑下的衆多攻擊只能擊退雲琰而不能真的傷到他。

沒幾下宋鴻就認識到了這個問題,心道雲琰原來在肉身方面也有修煉,當下攻擊更加凌厲,殺性更盛,雲琰的鍊金級肉身也逐漸有些不支了。

一翼展三十米的巨鷹和一名御劍託塔少年在空中廝殺,一方五階,一方王階,卻能糾纏如此之久。

利宇文看出自己導師宋鴻並沒有使出真正的殺招去對付雲琰,因爲雲琰一旦身死就會死無對證,血戰體的死就沒法交代,到時候總院長的怒火無處發泄,他們師生兩個見證者說不定就會淪爲犧牲品。

所以宋鴻是一定要活捉雲琰的,起碼也要留一口氣,以至於攻擊都會束手束腳,驅使龐大的雄鷹壓制着雲琰打,隨時找機會鎮壓雲琰。

即便如此,利宇文心中也震驚不已,雲琰憑藉掌控了昊天塔,釋放出的火焰又詭異,道武雙修,近戰御劍都可,讓他和一名王階高手都能過上這麼多招。

他才五階啊,利宇文心血澎湃,思緒萬千,如果雲琰也是王階呢?

利宇文不敢想了,只怕雲琰如果也是王階,肯定也是一個能修煉出法相的天才,到時候天下間能壓住雲琰的人只能落到那些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大能頭上了。

一旁明追風盤坐大陣之上,觀望這場越階大戰,而且還是越王階的大戰,唏噓不已,“雲琰實乃鬼才,如此年紀,征戰王階,無懼無畏,雖然貴師留手了,但是那畢竟是王階,我自問在你導師手上走不過三招。”

百曉生輕搖摺扇,雖然被雲琰困在大陣之中,但是並不憂慮,如果雲琰收了這陣,他們掉入海里才真叫危險呢。

“雲琰絕非凡人,一定要調查一下他的出身,難道是七賢之後?”百曉生說道,皺眉思索起來。

“七賢之後?”明追風心中也有了這個疑問,“難說,七賢救世,各留道統,但是沒聽說過他們有子嗣留下。”

在大陣的角落裏,那兩名由忍者打扮成的武者對雲琰的戰鬥漠不關心,而是在用一件件奇形怪狀的工具大陣在測量和檢測大陣,試圖找出昊天塔放出的這一困封大陣的破陣所在。

他們深知雲琰修爲不夠高,使用昊天塔放出的大陣一定存在漏洞,只要用心找,一定能找到。兩個人一直忙活着。

道格頓在另一個角落蜷縮着,好像還沒從幻境的影響中恢復過來。

澹子晴帶着伍荷和器靈殘魂聚首,幾人懸於戰場之外的一片天空,以免被雲琰和王階高手大戰給波及到。

器靈殘魂長出一口氣,象徵性的擦擦額頭,其實他並不能流汗,但是還是表示了一下自己的辛苦,“景小姐的靈體已經穩定了,只要少爺溫養昊天塔一日,我便有力量讓景小姐清醒過來了。”

伍荷撇撇嘴道:“他現在招惹上了王階的高手,能不能活都難說呢。”

澹子晴同樣黛眉緊蹙,雖然看上去雲琰和宋鴻有一戰之力,但是那是宋鴻一直沒有攻殺雲琰要害,且攻擊力道也十分輕,才被雲琰一而再的憑肉身硬抗下來。

但是現在宋鴻已經逐漸提升起攻擊強度了,雲琰嘴角開始溢血,還擊的速度也變緩,被那麼大隻的法相壓着打,他的體力和玄能、真氣都在急劇消耗。

遠空,沐習身上已經金光盡退,徹底被綠色光芒籠罩,包裹成一團如蠶繭似的。

而沐習現在的真實情況也確實如同在經歷蝶變的蛻變。

葉子狀的綠色石頭自主的懸浮而起,向着沐習的頭部飛去,一串串的綠色光華傾瀉,在沐習身體附近聚而不散。

綠色石頭綠光不減,但是形體逐漸虛淡,向着沐習腦海中融入而去,不消片刻,完全進入沐習的體內。

就在此刻,沐習凹陷的胸膛咯嘣作響,斷骨續接,筋脈重連,體溫上升,蒼白的臉龐有血色攀上,沐習正在逐步恢復生機。

不僅如此,四面八方的玄能也正向着這一團綠光匯聚,在近處濃郁成一個個玄能光點。 “恭喜你,通過傳承者的考驗!”一個柔和好聽的女聲,如同銀鈴輕脆,在自己耳邊響起。

沐習睜開了雙眼,從一片黑暗和無聲的世界瞬間來到了眼前這個光亮絢麗的天地。

天空中一輪豔陽高懸,爲所有生命提供着不竭的光和熱。下方是一望無際的林海,鬱鬱蔥蔥,高大茂密的樹林隨風搖曳,一直延伸到大地盡頭,看不見邊際。

沐習此刻就懸浮在這片林海上方,在他眼前不遠處有一位身披霓裳,衣袖輕舞,膚白貌美的女子,正笑臉盈盈的看着他。

“是你?那個要我搶石頭的女子?”沐習還沒意識到自己現在是浮在空中的,伸手去指對面那位美麗的女子,卻發現自己的手臂居然是透明的。

再一看,不止是手臂,原來渾身都是透明的,散發着白花花的微光,和傳說中的鬼魂像極了。

“這……怎麼會這樣,難道我已經死了?那你是誰,不會是閻王吧……”沐習被自己這想法逗樂了,就連那女子也捂嘴輕笑起來,一笑傾國傾城,有一股仙子般的氣質,沐習都看呆了。

“你應該不是閻王,但是我肯定已經死了,我記得我被陳義心那混蛋給活活打死了,唉……”想到自己已經死了,沐習心中難掩悲傷之情。

那霓裳衣裙的女子正色起來,對着沐習說道:“小沐習,不要瞎想了,有我在你旁邊,只要你還有一口氣,就能保你不死,現在你的身體已經恢復差不多了,接下來是易經伐髓,改變體質,修爲精進!”

沐習聽得丈二和尚摸不着頭腦,“什麼意思這是,我到底是死是活,我現在難道不是靈魂狀態嗎?”

女子耐心解釋道:“你現在的確是靈體狀態,不然你怎麼進到生命石當中呢。你已經通過了考驗,難道不想成爲強大的傳承者嗎?”

聽到傳承者三個字,沐習才猛然驚醒,從雲琰不多的講述當中,他知道雲琰本身就是傳承者,所以可以使用強橫的傳承之力,經常越階作戰,不在話下。

沐習頭腦靈活,很快就理清了這裏面的彎彎繞繞,“所以那塊葉子狀的綠色石頭就是傳承石,我因爲身體幾乎死了,所以靈體纔會脫離肉身進入傳承石裏面。這裏就是傳承石內部空間!”

沐習放眼四顧,這裏空間巨大,而且環境看上去極好,全是樹木遮蓋着大地,空氣清晰澄澈,沒有一絲雜質,陽光柔和,溫暖舒適。

女子讚賞的點點頭,“你果然很適合接受這份傳承,那麼讓我們開始吧?”



沐習頓了一下,沒有做出立刻的回答,傳承者三個字是有分量的,雲琰偶爾也會提到身爲傳承者一定是有什麼使命,只是他自己也不知道。


現在自己也要成爲一名傳承者了,沐習想搞明白這一點,“成爲傳承者,接受那塊石頭裏面那麼強大的力量,就不需要付出什麼嗎?”

女子輕輕搖頭,一頭如瀑的黑髮搖擺,“成爲傳承者不需要什麼代價,這是你的機緣,你珍惜就好。”

女子想了一下,補充道:“而且現在你沒有選擇了,如果你不接受傳承,不拿到傳承之力,就沒法憑藉自己的力量讓靈體回到肉身,那麼你的肉身就會漸漸壞死,到時候你就真的死了。”

沐習無語,那這樣還有什麼好問的,根本沒得選擇嘛。

如果雲琰在這裏,就會發現,這女子和當初自己接受傳承時炎神說的一樣,不接受傳承回不去肉身,就會死,只有接受傳承這一條路看上去是最正確的。

“來吧,賜我力量吧!我要用這份力量親手打敗陳義心!”沐習還不知道,陳義心已經被雲琰轟成渣了。

“好,生命石的力量不會讓你失望的。”女子輕輕招手,這片天地從祥和平靜變得躁動起來。


數不清的綠色光點從林海里升騰而起,向着沐習的靈體匯聚而去,在沐習身體附近化爲一條條綠色長河盤旋,將沐習圍在中間。

沐習沒有太多的驚訝,既然選擇了接受傳承,那就靜靜的承受吧,當下還有些無聊起來,打趣的問了那位女子一句:“還不知道美女你叫什麼名字,怎麼會在傳承石裏住着呢?”

女子輕笑,手上各種看不懂的法訣不停的變換着,迴應道:“你可以叫我生命女神,我不是住在這裏面,我就是這石頭,這石頭也就是我,但是我同時又是生命女神。”

沐習聽得腦袋直打轉,有些理不清這裏面的邏輯所在,感覺有些矛盾啊。

綠色光點入體,沐習感覺自己的靈體和肉身產生了一縷縷的聯繫,這些光點看似進入了靈體之中,其實是用靈體和肉體之間的聯繫,在改造着自己的肉身。

“我的體質會改變成什麼樣的?”沐習對傳承石的改造還是很關心的。

女子說道:“你原本不過是六階武體的天賦體質,在修煉一途也算是好天賦了,但是難登極境,此番我賜予你的是生命神體!從今天開始,你將是天地間生命力最強橫的人!並且修煉速度也不低於七階武體的人,一日千里不是問題。”


對於修煉速度,沐習沒有太在意,他本身六階武體,修煉速度就夠快的了,再快一點也就那樣吧,但是生命力最強橫,他比較關心。

“那我豈不是刀槍不入,百毒不侵了?”沐習有些興奮。

女子掩嘴輕笑,道:“並非如此,我說的生命力不是肉身強度,而是恢復能力,你如果受傷了,恢復的速度將無比驚人,在修爲到達一定程度之後,可以做到瞬間恢復傷勢。堪比上古生靈的生命力。”

雖然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樣,但是沐習還是很滿意的,上古生靈他見過,正是昊天塔裏面那些一天到晚被折磨着的第二層第三層裏的妖魔鬼怪。

他們被困封上萬年,日日夜夜的被折磨,卻還能一直活着,那生命力簡直逆天。所以沐習對於修爲高深之後,生命力可以和這些生靈比肩還是嚮往的。

“生命石給你帶來的力量不只如此,待傳承結束之後,再將其他信息直接匯入你的腦海,以你的聰明程度和腦容量消化起來應該不困難。此外,還有一份小禮物,仍然在昊天塔裏面,記得找昊天塔的新主人索要。”生命女神溫柔的聲線緩緩說道。

雖然不知道小禮物是什麼,但是沐習明白他說的昊天塔主人一定就是雲琰,在昊天塔內的最後一眼,他聽見了雲琰憤怒的聲音從塔外直接傳了進來,還有一隻大手掌拍飛了陳義心,這些都和雲琰的作風符合。

生命石內沐習和生命女神有一句沒一句的閒聊着,好不悠哉。

外面沐習的肉身正在進行着深刻的蛻變,不停的有烏黑的液體或烏黑的氣體從他身體裏被排出,將他外面穿的衣服都染成了一塊一塊的漆黑。

但是這是易經伐髓的結果,對於沐習來說是去糟粕,留精華,和當初雲琰接受傳承改善體質一樣。

只是沐習不僅是改善,而是徹底改變,今後他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個特殊體質了,體質名爲生命神體,古今唯一。

沐習的變化沒有人留意,場中所有人依舊被雲琰和宋鴻之間的越階大戰所吸引。

“夠了!靠一個神器,像縮頭烏龜一樣,真當我沒辦法拿下你嗎?”宋鴻的攻擊八成都被昊天塔化解,讓他打出了真火,覺得自己堂堂一個王階,連最擅長的法相都使出來了,還遲遲和一個五階水平的少年僵持不下,心中憋屈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