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虛空帆上,站著天台強者,足有百位之數,準備殺向楊家。

「都想清楚了,此次前往,可能便是死路,現在,想要退出的,天台不會責怪,尤其是諸位天武師弟,還是不要前往為妙!」天痴站在虛空帆的前端,對著眾人開口說道,沒有人退出,甚至,虛空帆上,還有一些斷臂的天武之人,正是上次被伏擊的人群。

天痴看到無人退出,又道:「既然如此,出發!」

話音落下,虛空帆破空而去,駛向雲端,轉瞬間便衝出了天台,朝著楊家的所在的方向開赴。

感謝永莉軒打賞作品100幣,謝謝 藍羽寒微愣了下,這才道:「至於我的家人,我沒什麼可留給他們的,所以就把家產提前為他們分配好,免得我死後他們為難,為家產而憂愁,希望他們理解我的孝心,尊重我的決定。」

安迪聞言,頓時哭的一把鼻涕一把淚的開口:「少爺,這要我是被老爺知道了,肯定會被氣死的。」

藍羽寒沒有理會他,伸手奪過他手中的遺書,拿在手裡看了看,這才滿意的勾了勾唇角,轉身走到一旁的書房,用大拇指按了下印泥,這才在遺言書上按下自己的手印。

沒想到多年後,一切成真,這封看似簡單遺書倒真落到了白秋樂的手裡,只是那已經是很久以後的事情了。

第二天,藍羽寒一覺睡到快中午時才起床,以為自己會死,連課都沒去上。

結果醒來發現自己還沒死,頓時抱著安迪感動的淚牛滿面。

昨天鬱結一掃而空,早在看到今天的太陽時,有瞬間燃起了希望。

藍羽寒心情愉悅的下樓,看到自己樓下停靠的兩排單行車,一排山地車,一排自行車,加在一起整整三十輛。

他這才滿意的勾了勾唇角,走了過去,對著身後的安迪道:「這自行車都是什麼時候送到的?怎麼都沒告訴我一聲。」

安迪聞言,無語的撇了撇嘴角:「在你昨天下午傷心欲絕的時候就到了,見你正在難過的勁頭上,就沒忍心打斷你。」

藍羽寒愣愣的皺了皺眉,隨便拉出一輛自行車便坐了上去,有些不滿的開口:「你應該早點告訴我的,好讓本少爺我昨天沖沖喜。」

「少爺,你讓人送這麼多自行車和山地車幹嘛?尤其是這山地車,一輛的價格都不低於十萬吧!還是全球最名貴的山地車,你平時不都是開跑車的嗎?什麼時候愛上的這個?」

安迪一臉難以置信的盯著藍羽寒,頓時覺得這錢花的也太奢侈了,怪不得會被老爺整日念叨著敗家!

藍羽寒在自行車和山地車之間,選了一輛帶後座的自行車,檢查了下自行車的輕捷度,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

轉眼望向安迪,見他一臉不解,這才道:「本少爺就是要炫富,就算那傢伙不讓本少爺開跑車進校門,本少爺也有的是本領炫富,就是騎山地車,本少爺也要做最帥的那個。」

安迪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少爺,你確定這是在炫富,不是在賭氣耍帥?」

藍羽寒聞言,手上動作一頓,頓時沒好氣的咒罵:「你能不能給本少爺閉嘴!昨天本少爺沒病死,你今天是想把我氣死是吧?」

聽到他這麼說,安迪一臉尷尬的揉了揉鼻尖:「少爺,我早就跟你說過的,你什麼大事了,死不了的。」

「廢話少說,在家呆著看好本少爺的車,可千萬不要再被東南浩那小子找人給拖走了,我就是要一天換一輛車騎,不騎的時候也要在占他們學校的空地面積。」說話間腳上一蹬,騎著車子離開。 等到騎車來到來到教學樓下,這才看了下時間,還有十分鐘放學,待會兒一起去載小樂樂去吃飯。

這樣想著,便一臉愉悅的彎起嘴角靠在一邊開始等人。

等到放學鈴聲響起,藍羽寒頓時打起精神,站在一旁,滿臉期待的等待著白秋樂出來。

然而,等了半天也沒有見到白秋樂的身影,倒是這些來來往往的女生們,拿著手機不停地對著他拍照,笑得一臉流口水的模樣。

對於藍羽寒而言,這樣的場面他早已習以為常,毫不顧忌的沖著那些對著他拍照的女生們拋了個媚眼,再時不時地送出一個飛吻,頓時引來周邊女生的尖叫聲。

從樓上走下來的東南玥和丁瑤,在看到樓下不遠處的藍羽寒之時,頓時無語的嘆息:「這男人絕對是只花狐狸,到處招蜂引蝶!」

丁瑤一臉蹙眉的揉了揉下顎,無語道:「我倒是覺得他這是孔雀開屏,賣弄風||騷啊!」


就在藍羽寒見到兩人沖自己身邊走過去,頓時急忙跟了上去:「喂~等一下!」

東南玥和丁瑤聞言,頓時一臉疑惑的轉過身盯著他,莫名的有些心虛。難道剛剛的話,是他被聽見了?

兩人疑惑的對視著了一眼,這才聽到藍羽寒開口詢問:「請問兩位同學,小樂樂今天是沒來上課嗎?」

東南玥和身邊的丁瑤相視對望一眼,這才打量了下藍羽寒,眉頭微蹙。這是哥哥的情敵,不能告訴他樂樂姐的下落。

想到此,東南玥頓時微微蹙眉的盯著他:「藍羽少爺找我們家樂樂姐有事?」

聽到她這話,藍羽寒微微蹙眉,什麼叫她們家的樂樂?這東南浩的妹妹果然是和他哥哥一樣,不招人待見。

看到對方眼中的敵意,藍羽寒頓時無語的撇了撇嘴角,既然這兄妹倆非要給他找不痛快!那他也就讓他們鬧鬧心吧!

想到此,藍羽寒頓時笑得一臉不懷好意的盯著東南玥道:「的確是有些見不得光的私事,需要單獨約小樂樂出來。」

東南玥聞言,頓時沒好氣的沖著他冷哼一聲:「沒看到!自己去找!」說話間拉著丁瑤就離開。

藍羽寒一臉無語的聳了聳肩,在原地站了一會兒,這才準備離開。

然而,這剛一抬頭就看到從樓上慢悠悠的下來的白秋樂,湛藍色的眼眸頓時一亮:「小樂樂,這裡~這裡~」

望著沖自己招手的藍羽寒,白秋樂微微蹙了蹙眉,猶豫了下,卻還是走了過去:「小藍,你在這裡做什麼?」

藍羽寒笑得一臉得意的盯著她:「等你啊!一起去吃飯,我騎車載你。」

白秋樂眉頭緊皺的盯著他旁邊的自行車,神色微疑:「你哪來的自行車?」

聽到她這麼問,藍羽寒頓時一臉自豪的盯著她回答:「剛買的,既然學校禁止學生開跑車,可沒說學校還禁止學生騎自行車吧?」

「你昨天的那輛山地車呢?」白秋樂一臉疑惑的望著他,她可沒忘記,這傢伙昨天騎著山地車撞上肖貝貝的場景。 楊家所在的天元城,如今倒也格外的熱鬧了起來,許多外來的武修不遠千里而來,聚集於楊家的周邊之地,為的,便是目睹天龍神堡和天台的戰鬥。

上一次天台鎩羽而歸,被天龍神堡和楊家聯手虐殺,讓許多人感到驚心動魄,天龍神堡,這是是要和天台全面開戰了,想要將天台團滅,天元城楊家,成為了他們間的戰場,很多人都想知道這場武皇勢力戰鬥的結局會如何,北荒天台與西荒天龍神堡,武皇不出,誰能笑到最後。

此時,天元城的外圍,雲層翻滾,一艘虛空之帆穿梭於雲層,好似能夠隱入虛空當中,進行空間跳躍,極為的神奇。

「快到天元城了!」此時,眾人的眸子中透著一縷縷鋒芒,盯著遠方,所有人身上,都透著肅殺之氣,有種西風蕭瑟之感。

「前面有座山脈,我們下去!」天痴目光看向下空方向,頓時,虛空之帆朝著下空墜去,竟然直接降臨在了一處浩瀚的山脈之地,沒有繼續前行的意思。

眾人目光疑惑的看著天痴,透著絲絲不解之色。

「我們駐紮於此,先讓誰去天元城探路,其他人都不得離開這塊方圓之地,明白嗎?」天痴目光看向眾人說道,人群雖然不解,但依舊點了點頭,師兄這麼做也是為了謹慎起見,先前往天元城探路。

「若邪,你負責這裡!」天痴對著若邪說了一聲,若邪微微點頭,表示明白。


「擎天、林楓,你們二人隨我去天元城!」天痴目光有看向莫擎天以及林楓,隨即林楓和莫擎天紛紛踏出,窮奇也跟在林楓的身邊,朝著遠處的山脈而去。

片刻之後,幾人的身形停了下來,只見林楓對著炎帝道:「老傢伙,我交給你的事情,應該沒問題吧!」

「交給本尊,你便放心吧!」炎帝那雙巨大的瞳孔透著一抹高傲之意,隨即轉身,竟朝著山脈下空而去。

「林楓,你這夥伴,真的沒問題?」天痴對著林楓問道。

「放心吧,這傢伙能應付!」林楓笑了下,肯定的點了點頭。

「好,你們去吧,小心行事!」天痴對著林楓和莫擎天說了聲,他自己卻並未有離開的意思。

天龍神堡想要引自己前往楊家戰,哪有那麼容易。

林楓和莫擎天微微一笑,林楓伸手一抹,頓時換了一張面孔,心念一動,一縷縷魔意釋放而出,頓時他整個人的氣質,都完全變了。

不僅是林楓,莫擎天,也完全換了一人,竟化作一位中年,更帶著幾分飄然之氣。

「妙,師弟,我們出發吧!」莫擎天微微一笑,林楓點了點頭,隨即倆人朝著天元城的方向閃爍而去,天台浩蕩而來,而真正前往天元城的,只有林楓和莫擎天倆人而已。

身形閃爍的倆人踏入天元城之後,便相互分開了,林楓的身體直接朝著楊家所在的方位閃爍而去。

沒有過多久,林楓便看到了楊家,楊氏家族,屬於北荒世家,除武皇勢力之外便是霸主級別的存在,不過自從與九龍島開戰之後,楊氏家族的實力開始漸漸的被削弱,到如今,楊家乾脆決定,從此依附天龍神堡。

因為憑藉林楓在天台的地位,楊戰,即便身為尊武第三門徒,也不會有出頭之日,林楓的成長太快、太恐怖,上次林楓攜天台強者踏上秋家誅楊紫燁,看天台的態度便明白,楊家不但別想依靠天台,有林楓在,他們楊家在天台眼中,甚至是敵對勢力。

所以,楊家走上了今天的路,你不仁,我不義。

林楓目光看著楊氏家族宏偉的建築,平靜的目光中偶然間會閃過一抹寒意,依稀還記得他踏入八荒后所進入的第一個地方,便是楊家。

如今,這天元城輝煌的世家,已經徹底的走上了與天台的敵對面,不是你死,便是我亡,而且林楓心中清楚,其實有今日之事,一切的緣由,都是因為他林楓,當然,天龍神堡和天台戰鬥的爆發,即便沒有他,也是早晚之事。

轉過身,林楓直接離開了楊家所在之地,來到了一處豪華的酒樓之中,酒樓的人非常多,但這正是林楓想要的結果。

走到一處靠窗的位置旁,已經有人坐在那裡,倆人的修為都是尊武一重。

「閣下有事?」看到林楓站在旁邊,其中一人微微仰頭,冷淡的說了一聲。

「這位置我要了,滾!」林楓嘴中吐出一道冷漠的寒音,頓時讓倆人的眼眸一凝,目光中帶著幾分冷笑。

「你讓我們滾?」另一人指著自己的鼻子,冷冷的道。

「轟!」陡然間,林楓的拳頭轟殺而出,沒有任何的徵兆,快若閃電,破空的聲音格外的尖銳刺耳。

「你敢!」那人顯然沒有準備過來,一聲大喝,卻見林楓的拳頭轟在他的腦袋上,頃刻間鮮血狂涌,整個人被轟得倒了下去。

另外一人遽然間站起身來,目光僵硬的盯著林楓。

「閣下雖戰力強大,但未免太狂妄了些吧!」那人冷冷說道,林楓的修為不過天武九重,但那一拳之威,讓他感到震撼。


「轟咔!」又是霸道的一拳滾滾而出,空間猛的一顫,讓那人面色鐵青,不過他顯然早有防備,身體陡然間後退,轟隆隆的聲響不斷,撞擊著身後的酒桌,然而林楓的拳頭太快了,好似能夠穿透空間般,帶著奧義的力量,轟在了他的面門,直接將他轟得倒下。

「這傢伙,夠狠!」人群暗暗咋舌,心中暗道,卻見林楓將那人的身體抓了起來,來到窗前,冷漠的道:「當初我當著楊紫嵐兄妹的面殺了九龍島的少爺,嫁禍給楊家,你算什麼東西,我讓你滾,也敢不聽!」

「轟隆!」林楓說罷,便將那人猛的丟出了窗外,霸道無比,另外一人起身看了林楓一眼,隨即也灰溜溜的跑了。

「他說什麼?」此時酒樓的人眸子盯著林楓,鋒芒閃爍。

「是他殺了九龍島的少爺,嫁禍楊家的?」

「九龍島與楊家開戰的時候,楊紫燁和楊紫嵐辯解過,說人不是他們殺的,不過根本沒人信,難道是真的,真兇是此人,才會有九龍島和楊家的開戰?」

眾人一個個目光盯著林楓,這傢伙未免也太猖狂了些,幹了這種事竟然還敢大搖大擺的出現在酒樓,而且還說出來,莫不是瘋掉了。

「這傢伙,死定了!」人群一個個像是看瘋子一樣看著林楓,將別人揍了一頓,還說出這種秘密來,這豈不是找死,絕對是瘋了,可以想象,那倆人被林楓平白無故揍了一頓,不去楊家高密才奇怪呢!

更讓他們無語的是,林楓竟然還像個無事人一樣,坐在那取出酒來喝,喝的是他自己的酒,非常的烈,好似瀰漫著火焰氣息。

酒樓的人看到林楓一直沒有走的意思,更加肯定這傢伙是自找死路了,他們也都沒有離開,等著看熱鬧。

不出眾人所料,很快楊家的人就到了,為首之人,赫然正是楊紫燁,當他看到林楓的剎那,頓時目光中露出一抹冰冷的神色,真的是那人。

「楊家小姐!」林楓微微抬頭,掃了到來的楊家之人一眼,除了楊紫燁外,還有一些尊武強者,修為都是尊武三重和尊武四重,聽到那人的稟告,他們立刻趕來了,而且,對方不過是一個天武九重之人,出動尊武四重強者,已經足夠看得起林楓了。

「你到底是什麼人,昔日為何要陷害我楊家!」楊紫燁冰冷的問了一聲。

林楓並未理會楊紫燁的話,放下了酒杯,身體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掃向人群:「閑雜人等,全部滾,否則,誅殺!」

話音落下,頓時一股浩瀚的冰冷魔意如同海嘯般撲出,人群身體猛的一僵,只感覺徹骨的冰寒,好似靈魂都要凍結。

楊家的人群眉頭微皺,此人的氣息,怎的如此恐怖!

刷刷的聲響傳出,眾人一個個身形閃爍,看來此人是想跟楊家之人開戰了,可惜,無法看到熱鬧,只有離開!


「我在問你話!」楊紫燁目光依舊高傲,即便此人氣息強盛又如何,她身邊的人,都是尊武三重、四重的強者,難道還殺不了一個天武。

「還是這幅高傲的表情!」林楓冷笑了下,看到林楓的神色,楊紫燁的身體微微一顫,好像,此刻的對方,好像一個人!

「我本已經放過了你們,奈何,楊家要自尋死路,殺我天台之人,楊家,準備毀滅吧!」

「林楓,你是林楓!」楊紫燁神色劇變,是那瘋子!

「知道的晚了,轟!」恐怖的天魔領域釋放而出,頓時酒樓中一片黑暗,楊家的人一個面色蒼白,是林楓,竟然是林楓!

林楓的戰鬥力他們有所耳聞,極其恐怖。

「啊……」他們還沉浸在震撼之中,便聽到一道慘叫聲滾滾傳出,劍光在天魔領域中釋放,收割了一道生命!

感謝荒蕪大帝打賞作品588幣;cmx3288打賞作品100幣,謝謝 「哦,你說那輛樣品車啊!在我住的樓下呢?那只是其中的一輛樣品,我提昨天提前騎回來了而已,我還買了好幾輛和那輛一模一樣的山地車呢?昨天下午剛送來的,你要是有興趣,改天送你。」

話音落,藍羽寒頓時開心的笑了起來,一臉討好般的盯著白秋樂。

白秋樂聞言,頓時無語的擺了擺手拒絕:「不用了!我對這個沒興趣!」

藍羽寒見此,頓時眼巴巴的盯著她:「你怎麼這個時候才下樓,我都等了你好長時間了。」

白秋樂無奈的嘆了口氣,有些尷尬的笑了笑:「這兩天不是在風口浪尖上嘛!怕一出門就碰到那群白蓮花,所以先讓丁瑤和小天使打頭陣。」

「白蓮花是誰?」藍羽寒微微蹙眉的思考了下,這才疑惑的盯著她:「怎麼會有人叫這麼俗氣又難聽的名字。」

白秋樂一臉鬱悶的嘆息:「還能有誰?不就是昨天帶頭鬧事的那幾個人。」

藍羽寒聞言,微愣了下,這才想起昨天對著白秋樂威逼的那幾個女生,頓時不滿的冷哼:「沒想到她們居然也姓白,幸好你媽當初沒給你起名叫白蓮花,這名字實在是太俗了。」

白秋樂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別胡說,我們白家才不會有這種人呢?」

算了,不想跟這種人解釋,抬步就打算離開。

然而才剛跨開步子,就被藍羽寒扯了回來,笑嘻嘻的看著她:「現在教學樓的人也都走光了,路上也沒什麼人,不如我載你去食堂吧!」

話音落便騎在自己的自行車上,拍了怕後座:「待會兒我先騎,你扶著我坐上來。」

白秋樂見此,猶豫了下,卻沒有動。

藍羽寒微微蹙眉的盯著她:「快跟過來啊!再不走的話,一會兒食堂的飯都被人搶光了,我可是在這兒等了你好長時間了。」

聽到他這麼說,白秋樂這才想起自己正好也有禮物要送給他,咬了咬牙,便跟了上去。

藍羽寒見此,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這就對了,我先騎,你快坐上來!」

白秋樂點了點頭,不滿的抱怨:「速度不穩,你能不能騎快一點。」

話音落,白秋樂伸手扶著後車座上,剛一抬腳準備蹦上去,結果車子一個加速,猛然竄了出去。

白秋樂身子一懸空,頓時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痛得她頓時倒抽一口涼氣,只覺得整個屁||股都摔開了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