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葉辰修鍊的時候,亘古絕域中一件件事情在發生,

各大勢力的人發現了一株五萬年的藥王,藥王神光璀璨,照亮大片天地,引起進入絕域的各方勢力的注意,他們大部分都趕來了,

一株五萬年的古葯珍貴異常,就算是古帝世家也無比眼紅,這等古葯中蘊含天地精華,其中的法則進一步升華,已經化為道則碎片,可供聖者修鍊,

雖然聖境的修者想要提升修為,多半靠自身的參悟,但是說到底還是對道的領悟與運用,五萬年的古老藥王中蘊含的道則碎片可以使得聖境的修者加快領悟道法,能讓他們節省百倍千倍的時間,

發現這麼一株古藥王,沒有人不眼紅,就算是聖皇傳承勢力的人來了也要眼紅爭搶,畢竟這個時代聖者難出,就算是古帝世家與聖皇傳承中有聖者,那也是他們的底蘊,


這樣一株藥王可以培養出當世的聖者,絕對是巨大的誘惑,

這一株古葯被發現時,位置臨近葉辰見到長生路的大平原,乃是在一座附近的古脈之中,

各方勢力相互爭奪,大打出手,使得許多的強者伏屍,神王境界的人都死傷幾十位,更有數名神尊負傷,

古帝世家的人很強勢,他們的神尊比其餘勢力的神尊相比要強上一些,祭出聖兵橫掃八方,所向披靡,

眼看古葯就要落在古帝世家的人手中,西方大陸的修者祭出一面石碑,其上刻畫著一個人頭蛇身的美人圖像,石碑一出現,一股無比詭異的氣息就瀰漫開來,籠罩一方天宇,

那石碑上的美人圖像五官完美,美艷不可方物,她的頭髮像是一條條小蛇,她的眼睛中有絕世恐怖的力量在流動,

「准祖神器,」

此石碑一出,那股莫大的威壓像是要壓垮九天十地,恐怖無邊,使得所有人都大驚,

「不對,這准祖神器好像不完整,其中的神祇出了問題,難以發揮出威力來,我等的准帝兵可以對付,」

秦家一名神尊冷聲說道,話落,他祭出仿製的帝兵永恆天燈,搖曳出萬千光華,一縷縷微弱的帝威溢出,震懾乾坤宇內,

到了這個地步,古帝世家的人一致對外,對抗西方修者的准祖神之兵,姬家、姚家、商家的神尊全都祭出仿製的帝兵,帝威臨世,恐怖到了極致,使得許多的西方修者差點伏跪了下去,


西方几名神尊聯合催動石碑,光芒籠罩天地,將西方修者護在其中,如此才隔斷了帝威的威壓,

姬家的仿製帝兵-乾坤聖劍,秦家的仿製帝兵-永恆天燈,姚家的仿製帝兵-資金昊天塔,商家的仿製帝兵-龍紋破天矛,一件一件仿製帝兵全都飛了起來,在蒼穹上綻放帝威,光華照亮天地,

「嗡,,」

四件仿製帝兵顫鳴著,一道道光華透射出來,無比熾盛,他們一起攻伐西方修者的准祖神之兵,單獨對抗是絕對不能與准祖神之兵對抗的,雖然准祖神之兵內的神祇出了問題,無法發揮出威力,但是古帝世家的神尊強者們手上的也不是真正的帝兵,而是准帝祭煉的仿製帝兵,相當於准帝器,

「轟,,」

四道熾盛的殺光穿透天地,全都擊殺向那面石碑,

「嘶嘶,」

那石碑像是活了過來,其上刻畫的女子頭髮飛動,一條條小蛇嘶吼,她那勾魂奪魄的眸子如同兩盞照亮永恆的聖燈一般,射出兩束刺眼的光,

「轟,」

四件准帝器與准祖神之兵初初交鋒,潰散的餘波如同潮浪一般湧向十方,所有之處一切都崩滅了,不復存在,不管是古帝世家亦或是西方修者,若是沒有各自的准帝器或者准組神器相護,頃刻間就會化為灰飛,連渣都不剩下,

大道之力浮現,如同漣漪,充斥整片天地,恐怖到了極致,

若是葉辰在此,肯定第一眼就能認出那石碑上的女子刻像,那是美杜莎,

「鏘鏘,」

四件准帝器散發出無邊的威壓,他們都是准帝所祭煉,對西方強者的氣息尤為敏感,此時感受到了准祖神器的氣息,非但沒有懼意,反而更加的狂暴了,

「我感覺到准帝器中的神祇幾乎有暴走的衝動,」

商家一名神尊說道,

「這是准帝器神祇自主復甦了,被西方准祖神器的氣息所刺激,而今不由我們催動,它們就可發揮出准帝的攻擊力來,」

「嗡嗡,,」

四件准帝器,光芒越發的熾盛,透過九重天,照亮了一片星空,准帝威壓波動出去幾十萬里遠,使得無數的蠻獸古禽瑟瑟發抖,直接匍匐了下來,

在絕域的中心地帶,那高聳入雲的山脈環繞的中心,一個騎著蠻獸,身穿古老鐵衣的身影自迷霧中浮現出來,

他身高三丈,如同巨人,鐵衣照寒光,手持一把古老的戰矛,只是腦袋卻碎掉了一半,散發出無盡的死氣,這個人乃是中心地帶的守護者,守護著沉睡的原民,

此人早已沒有了生命氣息,只有無盡的死氣與恐怖的氣息從其身上散發出來,顯然他只是一具屍體,死去上百萬年了,只是體內被強者種下了一絲不滅的神念,堅守著自己的使命,


身穿鐵衣,手持古老戰矛的騎士一出現,他那破碎的腦袋上唯一一隻眼睛頓時就透射出無比奪人的光華,

這一道光華洞穿茫茫虛空,穿越幾十萬里,直接到達古帝世家與西方修者的戰場中,

頓時,所有人都大驚,四件准帝器與那准祖神器的石碑像是感受到了巨大的危險,全都在這一刻瘋狂顫動,爆發出所有的力量,絢爛的光,各種大道之痕全都浮現了出來,

「這…」

沒有人不吃驚,沒有人不顫慄,他們看向中心地域,見到一尊高大的身影,身穿鐵衣,手持戰矛靜靜地站在迷霧之中,散發出無以倫比的恐怖威壓,

「禁區守護者,」

古帝世家的神尊驚呼,他們的聲音都顫抖得厲害,雙腿更是發抖,若非有準帝器相護,此時怕是直接就跪了下去,

「太可怕了,難道他是一尊大帝嗎,」

不管是西方還是東方的修者全都發抖,這種威壓恐怖到難以形容,

「不對,那時候還沒有帝,大帝是后來天地大變之後,那些驚艷的天驕人傑自己開創的能證得道果的路,」

「難道是聖皇,不可能…沒有那種無邊的皇威,」

「或許是…准皇,」

有神尊說道,全都都在顫慄,

此時此刻,他們全都站立在原地沒有動彈,那株五萬年的古藥王紮根在一座山峰之巔,搖曳出璀璨的神華,散發出誘人的芬芳,

古葯誘惑再大,此時他們也不敢有半分動作,因為猜不透守護者的意圖,是要阻止他們戰鬥還是要阻止他們奪取藥王,

過了好一會,那守護者的身影在迷霧中緩緩降落下去,所有的威壓都消失了,直到這一刻,所有人才重重鬆了口氣,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

「他並未阻止我們,看來是准帝器與准祖神器的波動驚醒了他,」

神尊們心中漸漸明白,不管是古帝世家還是西方修者,這一刻他們全都將准帝器與准祖神器給收了起來,不敢再使用,擔心會再次驚動那守護者,被其出手格殺, 暗無天日的地下,斯坦貝爾猜測外面的時間段怕是已經晚上了。

眼看蠟燭都快燃燒光了都沒人下來,他在想,莫非那個戈瑞夫人是想要把他們兩人餓死渴死在這地下室裏不成?

“喂,有沒有人啊,我錯了還不行麼,來人啊,快死人了!”扯着嗓子喊了半天,站在鐵門後,他總算聽到了樓梯拐角傳來的動靜。

樓梯間傳來了踢踏聲。

“我可以從來人的腳步聲判斷來着是男是女!你信不?”他突然對站在一旁的庫伯說道。

看着已經出現在鐵門另一邊的戈瑞夫人,他對庫伯說:“你看,我沒有猜錯吧,是女的!”

捏緊了拳頭,庫伯都想揍斯坦貝爾一頓。

“你這是在侮辱我的智商!”庫伯看了一眼出現在鐵門後的人,冷不丟說道,“我還能猜呢,你看,我猜就是戈瑞夫人,沒錯吧!”

……

“看來你們還沒有吃夠苦頭,既如此,明晚我再過來好了!”戈瑞夫人冷着臉準備離開。

眼看差點惹怒戈瑞夫人,庫伯急着求饒道:“別別別,我們是在開玩笑呢,我們已經知錯了,戈瑞夫人,你大人有大量,就當我是個屁,你把我放了得了。”

“你還能不能有點骨氣,這麼一會兒你就慫了?”斯坦貝爾不屑的打擊道。

深吸一口氣,庫伯沉聲道:“斯坦貝爾先生,這件事情跟我本來就毫無關係,我幹嘛要陪着你呆在這種地方?”

戈瑞夫人冷着臉注視着鐵門內自娛自樂的兩人,聲音不帶一丁點感情的說道:“你們膽敢侮辱我女兒的名聲,誰都別想走。”

“喂,我說戈瑞夫人,做人還是要講道理的吧,我是睡了你女兒沒有錯,但是,我怎麼就毀了你女兒的名聲了?你們嚕嚕族的傳統不就是這樣麼?”他搞不懂了。

戈瑞夫人看斯坦貝爾居然還想和他講道理,冷笑了兩聲,道:“你以爲,事情是你想的那麼簡單麼?你可知道,我戈瑞家入贅女婿的事情已經被所有族人知曉了?要是讓你跑了,不光我女兒會丟臉,我的臉面也沒處擱!”

感情還是臉面的問題。斯坦貝爾想了想,說道:“這樣好了,我答應娶你的女兒,我也可以當你的上門女婿,但是有一件事情我必須要說清楚,我這個人可是自由慣了的,想讓我永遠留在這裏,窗戶都沒有。”


“我可沒有要求你一直留在我們嚕嚕族。”戈瑞夫人臉色和緩了不少。

事情這麼容易就解決了?擔憂自己處境的庫伯有些不敢相信。

“斯坦貝爾先生,不是我說你,你早這樣不就行了麼,何苦要受這樣的罪呢,最重要的是,你幹嘛非要拉着我跟你一起受罪。”庫伯總算是鬆了口氣。

被關在地下室不是庫伯最擔心的,他怕的是因爲斯坦貝爾的太過倔強以至於讓他一併被嚕嚕族人丟到湖裏去餵魚。

“口說無憑!”戈瑞夫人緊接着加了一句。

“那你想要怎樣,我人都在這裏了,難道還能悔婚不成?”

“如果你有誠意,就把你那五千畝地歸於我女兒的名下!”戈瑞夫人說出這句話後就一直觀察着斯坦貝爾的臉色,她覺得,要是那傢伙答應的太乾脆,那就說明那傢伙是在騙她!是權宜之計。

“好!”

“哼!”戈瑞夫人直接轉身離開了,心想,那傢伙果然是在說謊。

“誒誒誒,你幹嘛走了啊,我都答應了不是麼,你這是做什麼,人和人之間的誠信呢?還能不能一起玩耍了?”

斯坦貝爾想的很簡單。平白無故賺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當然不吃虧,對於愛麗絲,他覺的自己對她雖然談不上愛情,但也並非不可接受,畢竟這個世界是可以一夫多妻的!猥瑣的笑了兩聲,他又想,如果娶了愛麗絲,那五千畝的種植園他也就沒有必要在乎了,不過是一塊什麼都沒有的土地而已,在他看來,最值錢的是那些懂得種植和製作菸捲的種植戶,那纔是財富。於此,成爲嚕嚕族族長的女婿反倒是賺了!斯坦貝爾想到。

“斯坦貝爾先生,你真的打算將那五千畝的土地歸於愛麗絲小姐的名下?”他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斯坦貝爾。那可是價值二十枚金幣的土地啊,竟然眼睛都不眨一下就轉手於人?

“特麼的,你也不相信我是個視金錢如糞土的人麼?”

庫伯一陣沉默……

在蠟燭完全滅掉之前,戈瑞夫人重新回到了地下室,她站在那道鐵門外,手裏握着兩隻卷好的羊皮卷。斯坦貝爾眼尖,他認出了那正是他從行政廳辦理的購置手續,那是五千畝地的地契。

“你動作挺快啊,把我們關在這裏的時候就前往鎮上取我的東西了吧?”他一臉不滿的問道。

嘴角一撇,向來性子很急的戈瑞夫人沒有否認。確實,在囚禁兩人後她就迅速派人前往鎮上,斯坦貝爾居住的旅店內員工都是嚕嚕族人,在接到族長的命令後,他們把斯坦貝爾的房間幾乎翻了個底朝天,順帶的,還把斯坦貝爾的徒弟小伊芙蕾雅一併給帶到了戈瑞夫人的家裏。

“我不光把你的地契給帶來了,我還讓人在行政廳典錄司那裏製作了轉讓憑書,你只需要在這上面簽字並蓋上手印就行!”

搖了搖頭,斯坦貝爾嘖嘖出聲:“不愧是性急的戈瑞夫人!我斯坦貝爾向來光明磊落且說話算數,好,把東西給我,我馬上把地契轉讓到愛麗絲名下!”

她冷不丁一笑,道:“我想不到的是,你竟然還是一名學者,我女兒配你倒也不冤!”說完,她直接把卷軸從鐵門間隙扔了進去。


撿起地上的羊皮卷,斯坦貝爾心裏感覺有些憋屈。

“都特麼什麼事兒啊!” 「神騎士家族,聖戰士一族,眼下的情勢你們很清楚,這株古藥王你們已經沒有實力爭奪,我們四大古帝世家聯手,你們沒有任何機會,」

神騎士家族與聖戰士一族的神尊臉色陰晴不定,他們並未表態,也未反駁,眼下的情勢的確是古帝世家佔據絕對的優勢,

這一次進入亘古絕域的西方修者有很多,但是發現藥王的就只有他們這兩股勢力,難以與聯手的四大古帝世家對抗,

見西方兩大勢力的神尊不說話,古帝世家的神尊們當他們默認了,當下各自有一名神尊飛向山峰之巔,大手橫抓,想要將古藥王拘在手中,

「我們得不到,你們也休想,」

轟,

聖戰士一族的神尊出手了,渾身發出震天爆響,體內的戰罡如同翻騰的大海,一瞬間淹沒天上地下,於此同時祭出一柄大劍,對著四名神尊橫斬而去,

「你找死,」

古帝世家的神尊大怒,雙雙出手,這時候神騎士家族的神尊也動了,他口中輕念,一隻渾身被黃金鱗甲覆蓋的蠻獸憑空出現在他的胯下,

神騎士家族的神尊駕馭蠻獸,手持戰槍,如同一座神岳般碾壓了過去,手中的戰槍刺出,像是要刺破乾坤,透射出一道犀利的殺光,

「轟,,」

大戰爆發,西方的神尊與古帝世家的神尊發生大戰,使得方圓千里山崩地裂,唯有古藥王紮根的那座山峰完好無損,

「噗,」

神騎士家族的神尊一槍刺入姬家神尊的胸膛,但是姬家神尊也一巴掌將其半邊身子都拍碎,兩敗俱傷,

就在這時,古藥王輕輕搖動,十八片晶瑩剔透的葉子搖動出璀璨的神光,然後嗖的一聲化為一道光破空而去,

「古藥王生出了靈智,它要逃走,截住它,」

這一變故讓所有人都大吃一驚,神尊們也放棄了廝殺,齊齊出手想要阻止古藥王逃走,但是古藥王的速度太快了,一瞬間就劃破長空,直接飛向中心地帶,使得東西兩方的強者齊齊止步,不敢再追下去,

那些神尊一個個臉色鐵青,陰沉得能滴出水來,不過古藥王飛走了,沒有了利益之爭,他們相互之間也沒有再廝殺,

他們追著古藥王來到了平原之中,見到古藥王飛進了迷霧繚繞的山脈圍繞中央,誰都不敢再追下去了,

前方一座小山脈出現在他們的眼中,使得所有人的眼神都閃爍神光,

此地已經臨近中心地帶,說不定還有其他的藥王,幾乎每個人都這樣想,他們不約而同往前飛去,不久之後就進入了那片小山脈,

在小山脈中,他們見到了一座巨大的墳包,沒有墓碑,沒有留名,但是卻讓一眾強者臉色大變,

「有人來過這裡,這些泥土還是新鮮的,此人會是誰,」

秦家的一名神王自語道,

「將此墳包刨開,看看裡面葬的是什麼,」

神騎士家族的一名神尊對屬下的神王吩咐,

那神王聞聲而動,一掌下去,整座墳包四分五裂,一推推骨骸呈現在所有人的眼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