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沒有現代化工具的幫助下,這種跳眼測距法非常實用,雖然精度不是很高,但對現在的聶鋒而言已經足夠了。

兩百三十步到兩百四十步之間,聶鋒在心裏默默計算了一下。


這方世界的一步相當於地球標準的一米,三步爲一丈,五百步爲一里地,兩百三十步到兩百四十步相當於半里地。

同時射殺三頭灰狽,難度無疑非常大!


幸運的是,這個時候上狼丘沒有強風影響,顯得很安靜,減少了狙射的誤差。

聶鋒深深地吸了一口長氣,左手緊握住神臂弓,右手拔起一支雁翎箭扣在了弓弦上,而後扭過頭來,對着一直緊張注視自己的高崗點了點頭。


高崗見狀,立刻擡手做了斬殺的動作,沉聲低喝:“殺!”

他的話音剛落,荊飛迫不及待地鬆開了弓弦,向灰狽射出了一支羽箭!

聶鋒的動作比荊飛慢了一點點,但是灌注了星能的神臂弓強勁無比,帶動雁翎箭閃電般直射而出,竟然在頃刻間追上了荊飛射出的箭矢。

下一刻,他以驚人的速度拔出插在地上的第二支、第三支雁翎箭,連射而出!

一箭比一箭的力道更強!

僅僅只用了兩息的時間,聶鋒連珠射出三支雁翎箭,雖然存在着前後的時間差,但是當第一支箭矢精準無比地射中一頭灰狽的時候,另外兩支雁翎箭已然緊隨而至,幾乎不差分毫地洞穿了另外兩頭小灰狽!

這是聶鋒刻意控制控弦力度的結果,第一支雁翎箭他用了七成力,第二支是八成,第三支達到了九成,讓三支箭矢的速度變得不同,進而抹平了時間差。

說起來似乎很簡單,但實際上想要做到這樣的地步,除了刻苦的練習之外,更需要過人的天賦。

聶鋒白天在武館裏練拳,晚上回家習練刀法和箭術,除了睡覺和休息之外,他將全部的時間都用在了提升自身實力的修煉當中。

他對於神臂弓的掌控能力,已經達到了如臂使指的地步!

一大兩小三頭灰狽在同時斃命,因爲凝聚着強大動能的箭矢瞬間貫穿了它們的頭顱,將它們活活地直接釘死在了草丘之上。

吱呀~

然而讓人意想不到的情況出現了,一聲極爲淒厲尖銳的慘叫聲驟然響起!

發出慘叫的正是荊飛對付的那頭哨兵灰狽,儘管他射出的羽箭同樣命中了目標,但射穿的是灰狽胸腹,而不是頭顱要害。

將女逼婚,你敢不娶?!

荊飛的臉色頓時漲成了紫紅。

他恨不得立刻找個地縫鑽進去,然後深深地躲藏起來。

都沒法見人了!

包括高崗在內的獵人們全都無語了,他們親眼目睹聶鋒完成了一次精彩絕倫的三連殺,大家心裏面正爲之震撼驚歎,卻萬萬沒想到荊飛這邊居然出了漏子。

這邊是一對一,那邊是一對三,難度相差不止三倍,結果反而是後者完勝!

儘管這頭灰狽的慘叫聲很短促,不過實在太過刺耳,估計隔着十里地都能聽得清清楚楚,對於耳目敏銳的青鋒狼來說,不存在着忽視的問題。

獵隊的計劃功敗垂成!

高崗暗暗嘆了口氣,說道:“算了,我們明天再來吧。”

灰狽已經示警,狼羣必然被驚動,想要偷襲伏殺已然變成了不可能,在這樣的情況下,獵隊及時撤離纔是明智的選擇。

至於明天的情況如何那就很不好說了,狼羣肯定有了防備無疑更難對付。

荊飛低頭說道:“高老大,對不起。”

重生之地上之星 :“沒有關係,這只是意外而已。”

其實他對荊飛真的挺失望的,後者過於年輕氣盛,加上自負自傲,在關鍵時刻沒有將自身的實力穩定地發揮出來,所以才導致出現失誤。

相比之下,更加年輕的聶鋒的表現就很讓人刮目相看了。

高崗埋藏在心裏的某個想法出現了動搖。

但這位獵隊首領表面上掩飾得很好,揮手說道:“我們撤…”

嗷~

話音未落,一聲淒厲悠長的嚎叫聲陡然自遠處傳來,傳入所有人的耳朵裏。

嗷!嗷!嗷~

彷彿像是得到了召集的訊號,更多的嚎叫聲從不同的方向響起,綿綿不絕!

高崗頓時臉色大變,失聲吼道:“狼羣來了!”

真的是狼羣來了,只見一道道青灰色的矯健身影躍過前方連綿的草丘,自東、南、北三個方向朝獵隊所在的位置快速衝來!

青鋒狼!

它們不但被灰狽臨死前的示警聲給驚動,而且還在第一時間發現了兇手。

然後展開了報復攻擊行動!

—————

第一更送上,求文學聯賽的票票支持!! 已經出現在視線裏的青鋒狼,至少有二三十頭!

這種一階低級的蠻獸體型堪比小牛犢子,全身覆蓋着青灰色的毛髮,四肢矯健有力,奔掠如飛速度非常快,性情相當的兇殘。

四顆長長的犬牙是青鋒狼最強有力的武器,藉助強大的咬合力,它能夠輕易地咬穿厚厚的皮甲,然後將人的手臂或者小腿硬生生地撕扯下來,讓南遠城裏普通的獵人聞風喪膽!

更加可怖的是,青鋒狼從來不單打獨鬥,它們擅長圍獵伏擊,在狼王的指揮下有着軍隊般的紀律,戰鬥力之強絲毫不弱於更高級的蠻獸。

事實上哪怕是一階頂級蠻獸,在單獨遭遇青鋒狼羣的情況下也會退避三舍。

不過青鋒狼的犬牙對星術師很有用,所以星塔裏面常年都有相應的任務,讓高崗這樣的星武者願意冒着生命危險深入蠻荒,尋找獵殺青鋒狼。

但高崗的獵殺計劃裏,絕對沒有正面硬抗青鋒狼羣的內容,對付這種兇殘又狡詐的蠻獸,採用偷襲、分割、斬首的戰術才能保證獵捕的成功。

結果現在因爲荊飛的失誤,導致獵隊反而成爲了狼羣狩獵的對象!

在蠻荒地帶,獵人和獵物的角色也是經常轉換的。

但誰都不想成爲獵物,高崗的臉色難看到了極點,因爲他發現自己低估了這羣青鋒狼的實力,將獵隊帶入到無比被動的局面當中。

“結陣…”

高崗嘶聲吼道,反手拔出了綁在身上的戰刀:“準備戰鬥!”

在野外遭遇狼羣的突襲,逃跑是最爲愚蠢的選擇,因爲普通人包括低階的星武者根本跑不過狼獸,所以只有結陣抵擋纔有生機活路。

其實不用高崗下達命令,獵隊裏的獵人們也立刻行動起來,大家迅速圍攏在一起,五把弓弩同時舉起對準來襲的羣狼。

高崗的獵隊裏面總共有六人攜帶了弓弩武器,兩把長弓和四把弩弓,其他的星武獵人則裝備了投擲梭槍,擁有一定實力的遠距離打擊能力。

然而面對數十頭青鋒狼的圍攻,又顯得單薄了。

嗷!嗷~

狼嚎聲越來越響亮,距離獵隊最近的青鋒狼已經出現在兩百步開外的地方。

兩百步看起來挺遠的,但是以青鋒狼的突襲速度,衝到獵人們身前最多也就十息左右的時間,因此非常危險了!

嗖!

荊飛第一個射出了羽箭。

他瞄準的是一頭正面方向快速逼近的青鋒狼。

羽箭頃刻間掠過百來步的距離,眼看着就要射中目標,沒想到這頭青鋒狼突然來了個緊急變向,居然險而又險地避開這支致命的羽箭!

一箭失手,荊飛的臉色由紅轉黑。

剛纔正是他的失誤招惹來狼羣的圍攻,現在正想着將功贖罪,沒想到全力以赴的首箭竟然徒勞無功,再次丟了個不大不小的人。

作爲獵隊裏唯一的專職弓箭手,他的表現可以說相當的不合格。

不夠冷靜,也不夠專注!

只是此時此刻沒有誰嘲笑荊飛,因爲大家都在緊張地等待着同狼羣接戰!

兩百步的距離,對於弩弓和梭槍而言還太遠了點。

然後聶鋒出手了。

自狼羣出現,他就沒有挪動自己的位置,隔着五六步的距離獨立於獵隊之外。

前面聶鋒沒有搶先攻擊,是因爲他在自己仔細觀察狼羣的整體動向,同時估算目標的速度和奔跑規律,直到心中有底。

他從箭囊裏抓起一大把精鐵箭往身前一甩,一支支箭矢同時插在了地上。

只有一支箭矢留在了聶鋒的指縫中。

下一刻,十石的神臂弓被他無聲無息地拉開,這支精鐵箭穩穩地扣在了弓弦之上,閃動着攝人寒光的箭頭鎖定了一頭青鋒狼。

這頭青鋒狼氣勢洶洶地衝在最前面,距離獵隊已經不足一百五十步,它一邊加速奔跑,一邊發出低沉的咆哮,猩紅的狼眼裏全是嗜血的神色!

咻~

然而一支黑色精鐵箭閃電般破空襲來,彈指間射中了它猙獰的頭顱!

青鋒狼彷彿像是迎面撞在了一面鐵壁上,甚至來不及發出一聲慘叫,整個狼軀反彈翻滾着撞落在地上,狼頭被擁有破甲能力的精鐵箭完全穿透,淋漓的鮮血混合着破碎的骨渣和**噴濺出幾步遠!

試愛成癮:秦少的二婚甜妻

而這還僅僅只是開始,聶鋒手起箭出,依舊採用先前射殺灰狽的連珠箭術,在短短五息之內/射出了五支精鐵箭,射翻了五頭青鋒狼。

箭無虛發!


精鐵箭的份量是雁翎箭的好幾倍,換用精鐵箭需要耗費更多的力量,箭速和射程都大大下降,所以聶鋒要將青鋒狼放近再攻擊。

但是在一百五十步的射程之內,由神臂弓力量加持的精鐵箭,殺傷力甩出雁翎箭至少三條街,青鋒狼身上堅韌厚實的毛皮根本無法抵擋它的犀利,一旦命中不死也是重傷!

獵隊裏的其他獵人,無不看得目瞪口呆!

剛纔對付灰狽的過程讓大家都知道,聶鋒的箭術很高明,甚至超過了荊飛。

但誰能想到,他的箭術強到如此的程度。

那一頭頭被切瓜剁菜般射翻在地的青鋒狼是一階的蠻獸,普通的弓箭對它們無法造成致命的傷害,而且它們還能躲閃來襲的箭矢,加上驚人的速度,是弓箭手非常棘手的敵人。

荊飛的失手剛剛證明了青鋒狼的強悍。

可是在聶鋒的弓箭連射下,這些強悍的青鋒狼比普通野獸都強不到哪裏去,幾息之間就損失了差不多五分之一的戰力。

簡直就是神射手啊!

獵人們不由地發出了驚喜的歡呼,配合着聶鋒用弓弩射擊來襲的青鋒狼。

獵隊的士氣爲之大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