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水的司奕頭也不回,「你又不是我媳婦,我幹嘛這麼勤快。」

「我是你老子!」

「您還知道自己老了。」

「……」

不得不承認司奕這樣真的非常的欠揍。

「沒想到你還有這麼欠揍的一面。」

司奕:「……」完了,一時沒有控制住。

「我不是,我沒有!」

「我平時不這樣的,你聽我解釋。」

司奕趕快拿著水回到葉靈的身邊,將水遞上。

像是在解釋一樣,司奕坐在葉靈身邊非常的安靜沉穩。

司父司母:「……」

這是誰家的?反正不是他們家的,他們沒生這麼不要臉的兒子。

葉靈:「……」

很不想承認,但是……

這是她家的,要和他結婚的。

葉靈不理會一旁裝乖的司奕,行雲流水的洗茶具,煮茶具,泡茶。

只是第一道茶香就出來了,神清氣爽。

當葉靈第一道洗完茶,泡第二道之時茶香才是完全的散發出來。

「請。」葉靈將茶杯遞到司父司母面前。

司父先是聞了下茶香才喝第一口。

「當世大家也不過如此了。」司父真心讚歎。

司奕更加的膨脹了,「小靈是最棒的。」

「……」葉靈不顧茶禮儀,直接一杯茶懟到司奕嘴邊,「閉嘴!」

真香!

但是不敢再作妖,乖乖的喝茶。

簡直丟臉!

不知道是第幾次,司父司母後悔承認司奕是他們兒子了。

這讓他們想要挑一下兒媳婦都不行了,就怕兒媳婦不要他們兒子了,畢竟太丟臉。

之前是太冷漠,整個一個冰山面癱,小姑娘看著就怕,只敢私下花痴,當面就恨不得有多遠躲多遠,現在好不容易找了個女朋友,變成了這幅沒腦子的樣子。

丟臉!

在司父司母的嫌棄中,司奕硬是扛過了兩天才帶著葉靈離開。

在離開之時夫妻兩還害怕葉靈那天突然不要他們家完全沒有戀愛天賦的兒子,不停的說他們兒子的好話。

總之一句話:絕對不接受退貨,扔了也不要退貨,他們不接受!

金鳳電視節如期而至,這一屆的金鳳電視節註定比往常更萬眾矚目。

因為這一屆最佳女主的提名里有前段時間熱搜不斷,現在依舊受人關心的葉靈。

而當劇組入場之時所有人都有點蒙,本來走紅毯如果不是有伴侶的男女主角一般都是一起走的。

但是《無奈情無份》劇組卻是女主和導演男一個男二,女二和編劇一起走的。

所有攝影人員,記者:……

這種搭配走紅毯照說是可以拿到大新聞的,比如:

#《情無份》劇組男女主角關係不和#

#《情無份》女一和男一竟不是一對,真正的情侶關係竟然是……#

……

但是……

走紅毯的三對搭配說不上關係不好,畢竟一個個有說有笑,也扯不上其他的情侶關係,編出幾角戀。

畢竟導演,編劇的年紀和女一,女二的年紀相差有一輪了。

這個劇組真得是夠和諧的,簡直是娛樂圈的一股清流。

這簡直是讓一眾想要新聞的記者愁禿頭,這麼好的宣傳居然不讓男女主角弄個曖昧不說,居然弄出一種保守姿態。

清流也不能主檔一眾記者搞事,畢竟清流也是有新聞的。

於是在電視節還沒有結束的時候一個個「清流」新聞就出來了。

#震驚!娛樂圈最大一股清流竟然是他們!#

#娛樂圈竟然有一股深藏不露的清流#

#史上最清流劇組#

#最保守劇組#

等等熱搜接憧而至。

還有一個特別突出的熱搜。

#震驚!!!原來男一和男二才是真愛!#

至於為什麼會是這種走紅毯搭配,是因為司奕這個超級大boss不希望葉靈和任何傳出任何緋聞,哪怕是為了宣傳,而葉靈也不想要傳緋聞。

所以男一和女一一起走紅毯的計劃泡湯,而唐導直接想了這個另類的走紅毯搭配。

「葉靈。」廣思遠招呼葉靈在她旁邊坐下。

而在廣思遠旁邊的辛飛宇也主動和葉靈打了聲招呼,這兩個實力派前輩對葉靈的印象都挺好的。

雖然看起來冷漠,但是在相處過後就會知道她接人待物的禮節方面真的是一點錯都挑不出來。

「思遠姐,辛前輩。」葉靈打過招呼之後才坐下。

之後三人都不在說話,但是三人的互動卻被攝像機記錄下來了。

能讓兩位算得上頂尖的影帝影後主動打招呼,這絕對是個新聞。

「歡迎大家來到金鳳獎頒獎典禮,我是主持人於楊……」 最終的結果毫無懸念,最佳女主角,最佳導演,最佳影片,最佳新人獎,最佳編劇一共四項全部被《情無份》包攬。

而最佳男主角之所以沒得到,原因是編劇的鍋,而最佳編劇這個獎項也是因為得不到最佳男主的原因。

當時的評委是這麼說的,這部劇里沒有男主角,而也正是因為沒有男主角讓觀眾完全想不到,出乎意料之外,所以最佳編劇名至實歸。

這也虧得這一屆沒有什麼特別出彩的劇本,不然這個最佳編劇可能也會擦肩而過了。

葉靈剛出晚會就被司奕連夜打包帶回了J市。

第二天一早司奕就帶著葉靈出門。

重生嬌妻有靈田 「去哪?」坐上車之後葉靈才問。

司奕神秘一笑。「秘密,到了就知道了。」

對此菱寧只能無聊的抬瞳看了眼遠去的車。

已知真相的主人乖乖配合你演出,而你卻毫不知情。

當司奕在民政局門口停下車,期待的看著葉靈,「我們今天結婚。」

葉靈:「……」

「好。」

就這樣兩人拿到了結婚證。

對於沒能讓葉靈覺得意外,司奕也並不失落,不知道為什麼,就有種毫不意外的感覺。

而接下來的才是真正的驚喜。

在專屬的化妝團隊面前,司奕突然單膝下跪,手裡拿著戒子,而旁邊是潔白無瑕的婚紗。

「嫁給我。」

葉靈默了下,「這一個步奏不是應該在領結婚證之前的嗎?」

司奕笑,「在結婚之前更合適。」

「……」葉靈伸出手,「好。」

哪怕已經知道結果了,司奕在聽到這個字的時候依舊是非常的激動,給葉靈帶上戒子的手看著非常的穩,但是戒子盒確實一抖一抖的。

「啪啪啪!」在葉靈答應的一瞬間周圍響起熱烈的掌聲,一片的祝福聲。

當葉靈也給司奕帶上戒子之時,司奕的心才放下,同時還有一種在做夢的感覺。

就好像期待了幾輩子的事在此時此刻終於達成了。

女總裁的貼身特種兵 雖然今天舉辦婚禮在時間上會晚了,畢竟現在八點半了,等到造型做好就已經中午了。

但是司奕卻依舊選擇了今天,婚禮和結婚證一起,一次到位。

造型師都是頂級的造型師,速度已經夠快了,但是等人到了禮堂之時依舊已經十二點半了。

「很好看,非常好看。」司奕看著葉靈真心的讚歎。

海賊之圣光大領主 聽著這一句話,在場的一眾造型師,服裝師簡直要喜極而泣。

葉靈的婚紗是中西結合的,雪白的紗裙是那種飄逸型的,帶著書香氣和仙氣,特別的趁葉靈。

這款婚紗是司奕親自設計的,他不懂服裝設計只能一點一點的細節畫出來然後和服裝設計師溝通,有一點不符合設想的都要改。

就這一個婚紗在一個月內被改了不下千遍,而成品出來之後要是不符合預設又要重做,重做了也不下百遍,一個多月服裝師和造型師,設計師完全是加班加點的。

他們真的怕這位大老闆在老闆娘整個造型做出來之後來一句不行,重做。

好在這一切都熬過頭了,而苦難熬過之後就是滿滿的自豪。

看著面前這功法哪哪都完美的新娘,簡直是成就感爆棚啊,這是他們的成果啊。

「走吧,我的女王。」司奕笑著彎起臂彎,一身色西裝的他就如同童話里的白馬王子,西裝上淺色的暗線又添了一分仙氣,和葉靈婚紗上的團是一對的,龍鳳呈祥。

禮堂是司奕名下的一棟莊園別墅,平時古色古香莊嚴的莊嚴,現在到處都是一片喜氣洋洋。

綵球,燈籠,花卉,面帶笑容的人,無一不顯示主人的高興。

宴席擺在前面的花園裡,紅色的地毯從莊園門口一直到粉紅色的花卉拱門。

當銀色的限量版炫酷轎車停在莊園門口只是所有人的視線都被吸引了過去。

車上一身銀白色的挺拔英俊的男人下車之後走到另一邊,彎腰開車門,手放在車檐上,防止車上下來的人撞到頭。

一身全部收斂乾淨,冷峻的臉上帶著顯而易見的溫和的笑。

都說聞柔的人特別的吸引人,讓人心動,但是一個冷峻的人,對別人完全沒有任何柔和的人,將所有的溫柔都放到一人面前之時更加的吸引人。

相信任何人都無法拒絕這一份獨一無二的溫柔。

所有人都在羨慕嫉妒那個新娘,一個戲子怎麼能抓住這個冷麵王的心,怎麼配得上王。

但是當看清新娘之後,所有嫉妒的惡言惡語都無法說出,他們或許是弄錯了新娘的身份。

戲子怎麼可能會有這樣的氣質,嫻靜飄逸,端莊,最難得的是那一份讓人無法仰視的冷漠,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只是一個普通人家出來的戲子。

便是有在多的不甘,在兩位新人走過來之時也只能鼓掌,送上祝福的笑容。

在這裡沒有人敢放肆,這裡是王的地盤,沒有人敢挑釁王的威嚴。

「司奕先生,您是否願意娶您身邊的葉靈女士為妻,無論富貴平安還是疾苦病痛,不離不棄。」

「我願意。」這沒有什麼好猶豫的。

「葉靈女士,您是否願意嫁給您身邊的司奕先生,無論富貴平安還是疾苦病痛,不離不棄。」

「我願意。」

「請雙方交換戒子。」

兩人都沒有什麼特別要好的朋友,因此婚戒是由花童拿上來的。

「從今日起葉靈女士和司奕先生在在場各位的見證下結為夫妻,祝兩位新人恩愛白頭!」

隨著神父的話,也許是現在的氣氛太好,讓在場的人都忘了司奕的可怕之處,讓他們有膽起鬨。

「親一個!」

「親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