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座眾人雖然都是新飛商會的主管級別的高層,但是對於整個商會的情況。卻並不是完全了解,現在聽了肯納德的工作報告,才算是對整個商會目前的狀況有了大致的了解。

沒了解之前不知道,一旦了解了,眾人驚訝地發現,原來不知不覺之間,新飛商會居然已經成為了規模如此巨大的一個商會,不僅在斯坦丁公國內可謂一手遮天,甚至已經能夠大幅影響包括蘭帕里王國、魯爾遜王國在內的好幾個國家。

這一點,就算是蘭帕里王國內的一流商會也很難做到。


然而他們的驚訝只是剛剛開始。當肯納德最後點名讓賽巴斯做年度財務報告的時候,眾人心中的驚訝更是轉為了震驚。

賽巴斯做的財務報告顯示。今年新飛商會單單在家用魔法機械領域獲得的總利潤居然就超過了一千萬金幣之巨。

應用魔法機械方面,則主要集中在工程魔法機械以及魔力機車這兩項上,總利潤超過六百萬金幣。

魔力機床方面,則給新飛商會帶來了一百八十萬金幣左右的利潤。



除此之外,還有自行車、水泥、化肥等等附加商品所帶來的超過一百萬金幣的利潤。

如果再把五座鍊鋼廠在今年一年內創造出的高達四百萬金幣的利潤一起算上的話,今年一年內,新飛商會所獲得的總利潤,居然達到了驚人的兩千三百多萬金幣!

這個數字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

在去年做年終總結報告的時候,新飛商會的總利潤只不過剛剛突破一千萬金幣而已。

想不到只是一年過去,總利潤居然翻了一番還要多!

這樣的發展速度,簡直讓人不敢置信!

「會長大人……我們……我們現在就算在蘭帕里王國內,恐怕也可以算是超一流商會了?」會議室內寂靜了片刻后,安卡托使勁咽了一口吐沫,艱難地道。

「廢話!」海因策斥了一句,一臉得意地道:「蘭帕里王國最大的商會應該就是法爾考商會,一年能掙一千萬金幣就不錯了。我敢說,我們商會如果放在蘭帕里王國內,絕對是賺錢最多的商會!」

看到幾人臉上興奮的神色,許亦笑著搖了搖頭。

「大家不要高興得太早。的確,我們商會現在賺錢很多,但是如果真的要和那些老牌商會相比的話,其實還差了不少。因為我們畢竟成立時間太短,底子還太薄。」

「會長大人,您指哪方面?」坎比疑惑地問道。

「很多方面。」許亦笑答。「想要追上那些老牌商會,甚至按照計劃,將來進入坎德拉帝國這樣的龐大帝國里,和坎德拉帝國中那些整個大陸上的超一流商會競爭,我們需要補充加強的地方還有很多。所以別看掙錢掙得多,我們需要花的錢同樣也很多。」

說到這裡,許亦用力拍了一下手,示意賽巴斯坐下,提高聲音續道:「說完了商會好的地方,現在該總結商會不好的地方。大家隨便說,說說看商會目前哪些方面還需要補足完善的。不要客氣,隨便說。」

眾人面面相覷。

沉默了好一會兒后,卻是艾薇塔第一個舉起手來。

「嗯,艾薇塔,你先說。」

艾薇塔輕輕點頭,正色道:「會長大人,我希望商會能夠繼續招募更多的魔法師進入研究院,最好是能夠招募更多高級的魔法師。因為我們商會目前研發的大型魔法機械對於動力等各方面的要求越來越高,低級魔法陣已經滿足不了要求,所以繼續高級魔法師在高級魔法陣方面的研究做出貢獻。」

「好,這是一個很合理的要求。如果可能的話,我很想能夠多招募一些大魔法師級別的魔法師進入魔法研究院。甚至有可能的話,能有魔導師級別的魔法師肯來就更好了。」

眾人再次面面相覷。

會長大人這是在說夢話呢?

大魔法師級別的魔法師就已經在絕大多數國家內地位極高了,哪裡會隨意加入一家商會。

至於魔導師?那可是在坎德拉帝國和瑪洛帝國內都屬於頂尖的人物,又怎麼可能跑來新飛商會參與研究工作。

新飛商會現在能夠擁有卡米拉這樣一位魔導師,以及特魯奇、瑞納和侏儒露米這三位大魔法師存在,已經在整個大陸的所有商會中都屬於異數了,許亦還想要更多,根本是痴人說夢。

不過轉念一想,就連許亦自己都是一位大魔法師,同樣在整個大陸的商會中極為稀少,所以有這個想法似乎也不算難以理解。

艾薇塔倒是對許亦極有信心,笑著點了點頭,算是認可了許亦的答覆。

有了艾薇塔起頭,其他人也紛紛放開顧慮,依次向許亦進言起來。

不過相比起艾薇塔希望能夠招募更多高級魔法師的要求,其他人提出的要求就要簡單得多了。

總結起來,其實就是一個字,錢。

於是最後將這些人提出的要求和問題做了一個統計,財務主管賽巴斯得出了一個數字。

「會長大人,想要解決這些問題,商會明年最低也要投入超過五百萬金幣的資金。」

眾人都嚇了一跳。

不算不知道,一算才發現,他們提出的這些要求居然會這麼花錢。

許亦倒是沒有任何意外的表情,笑著指了指艾薇塔和坎比道:「給魔法研究院和魔力機床研發中心提高百分之三十的預算。商會明后兩年會有更高的發展要求,在技術研發方面必須繼續提升。」

眾人沒有提出任何意見。

許亦一貫在研發方面從嚴要求,從嚴對待,同時也在投入上不遺餘力。

魔法研究院和魔力機床研發中心在商會內部幾乎可以說是非常特殊的兩個部門,地位天生似乎比其它部門高出一線。

然而這時他們贏得的東西,加上許亦特別看重,所以沒人會有意見。

待眾人全部停下后,許亦卻忽然指向會議桌最遠端。

「除開這些,在商會護衛隊原有的預算上乘以五。」

「啊?」

所有人,包括同樣參與這次年終總結會議,卻一直沒有發言的新飛商會護衛隊隊長哈特都瞪大了眼睛,一臉的不可思議。

新飛商會護衛隊原本的預算就極為充足,按照賽巴斯剛才公布的預算方案,明年商會護衛隊的預算將高達三十萬金幣,遠遠超出和新飛商會有合作關係的任何一家商會護衛隊的預算。

而許亦現在卻說要在這個原有的預算上乘以五,那可是足足一百五十萬金幣!

天神在上!新飛商會一年的總利潤有兩千多萬金幣不錯,但是一下子卻拿出一百五十萬金幣在商會護衛隊身上,這可比蘭帕里王國還有魯爾遜王國的軍隊預算也不差多少啊。

會長大人他……到底想幹什麼?(未完待續。。) 雷格薩爾蹲在雷鳴島的淺色沙灘上,一邊曬著只有在大陸南方海域才能擁有的冬日暖陽,一邊看著西北方向的茫茫海面發獃。頂點小說,

海水不時被浪花衝上沙灘,漫過他裸著的腳面,卻絲毫不會感覺到一絲涼意。

待浪花退去,沙灘上留下一團團白色的泡沫,像極了啤酒倒在杯中時的模樣。

雷格薩爾舔了一下嘴唇,強烈懷念起家中已經被他喝得只剩下空瓶子的美味啤酒和麥芽酒來。

這些酒還是上次新飛商會的艦隊來到雷鳴島的時候帶來的,混雜在那些新飛商會艦隊給雷鳴海盜團的支援物資中,被他毫不客氣得一個人霸佔了。

然而再怎麼好的酒,卻也總有喝完的一天。

想要再次喝到同樣美味的酒,在雷鳴島上是不可能的,唯一的方法,恐怕只有上岸到尼西城裡購買。

可是根據傳回來的消息,魯爾遜王國早就把雷鳴海盜團列入了通緝名單,並且他這個雷鳴海盜團團長的畫像早就被公布出來,只要他敢上岸,恐怕立即就要面臨被抓取坐牢甚至直接砍頭的命運。

於是雷格薩爾只能困在雷鳴島上,每天看著遠處的海面發獃,翹首企盼著新飛商會艦隊的再次到來。

上次那個叫做涅瓦爾的新飛艦隊指揮官在臨走的時候曾經說過,不出意外的話,他以後會經常性地率領新飛商會的運輸艦隊從這條航線經過,並且新飛商會將極有可能把雷鳴島列入開發計劃之中。

雷格薩爾親眼見識到了新飛艦隊的可怕,又從其它渠道打聽到了很多關於新飛商會的消息。知道新飛商會已經可以算是附近這幾個國家中最頂尖的商會之一。於是對新飛商戶極有信心。心中無比期盼。

可是涅瓦爾率領著新飛艦隊一去就是四個多月,到現在還沒有任何消息傳來。

雷格薩爾一天天等著,也一天天變得更加絕望。

「媽的,該不會被那個叫做涅瓦爾的傢伙耍了?」想到這裡,雷格薩爾惡狠狠地沖沙灘上吐了一口吐沫,低聲罵道。

「團長,你說被誰耍了?」身後忽然響起腳底板踩在沙灘上的沙沙聲,雷鳴海盜團副團長多羅姆在雷格薩爾身邊蹲了下來。

「還不是新飛商會那幫混球。」雷格薩爾罵罵咧咧地應了一句。「明明說好了要好好開發我們雷鳴島的。卻到現在也沒來,這不是耍我是什麼?」

多羅姆有些詫異地看了雷格薩爾一眼。

「團長,我還以為你這些天什麼話都不說是在想什麼呢,原來是在等那幫人回來啊。」多羅姆搖搖頭。「團長,你也是老海盜了,難道不知道那些商人們嘴裡就沒有一句實話的嗎?那個什麼涅瓦爾說得好聽,實際上肯定只是在騙我們的。依我說,我們既然是海盜,就不要想那麼多,干我們原本的生意才是正途。」

雷格薩爾嘆了口氣:「我何嘗不知道這一點。但是當海盜畢竟不是什麼讓人舒服的事情。能夠有機會讓所有人正經幹活掙錢,那我當然希望把握住。」

多羅姆默然片刻。嘆道:「團長,我知道你一直在我們所有人著想,但是這一次,恐怕你是想太多了。」

雷格薩爾盯著遠方海面看了一會兒,搖頭苦笑:「的確是我想多了。」

說罷一拍屁股,站起身啦,掉頭就向島內走去。

多羅姆一愣:「團長,你要幹嘛去?」

「廢話,當然是去操傢伙準備出海,干我們的老本……」

最後一個字還沒說出口,雷格薩爾轉過頭后,卻彷彿呆住了一般,愣愣地看著多羅姆身後,滿臉的不可思議。

多羅姆心中一動,迅速轉身,向院方海面望去,便看到幾個黑點迅速靠近。

沒用多久,黑點便在海面上逐漸變成了幾艘船的樣子。

雖然距離依然很遠,但是多羅姆只需要看一眼輪廓便知道,這幾艘船和上次來過雷鳴島的那三艘超巨型鋼鐵海船一模一樣!

上一次來了三艘,而這一次,竟是一口氣來了足足七艘!

並且除了這七艘體型巨大,彷彿一座座小山一般在海面上航行的巨型輪船之外,旁邊還圍繞著大概二十來艘的小一些的魔力輪船。

當然,這個所謂的小一些,只是相對於那七艘巨型魔力輪船而言。

實際上,這二十來艘船單獨拿出來,每一艘都要比雷鳴海盜團所擁有的海船大了好幾倍!

「不會,他們……他們居然真的來了!」

多羅姆目瞪口呆地看著遠處那些海船迅速靠近,好一會兒后,回頭看向雷格薩爾。

「團長,這……我……我們怎麼辦?」

「怎麼辦?」雷格薩爾呆了一下,隨即怒道:「什麼怎麼辦?還發什麼呆呢,趕緊去把人都給我喊出來,準備好迎接客人了!」

「哦,是,是……」多羅姆連連答應,邁步便向島內沖了過去。

可是剛衝出去一半,便發現從島里湧出了一大群人,正是島上的居民們。

看到他們一個個興奮地指著遠處海面歡呼雀躍的模樣,多羅姆立即明白,原來並不只是他和雷格薩爾發現了新飛商會艦隊的到來。

大約十來分鐘后,七艘巨大的魔力輪船連通著那二十來艘小了一號的魔力輪船同時靠近雷鳴島海岸。

和上次一樣,因為吃水的問題,這些魔力輪船並不能真正靠上海岸,而選擇在距離海岸幾百米外的地方停了下來。

從各搜魔力輪船上放下來十餘艘上次雷格薩爾乘坐過的小型魔力衝鋒艇,幾十道人影跟著落到上面,然後迅速疾馳過來,靠上了海岸。

幾條人影當先從小型魔力衝鋒艇上落入海岸邊上的海水中,領頭一人,正是涅瓦爾。

遠遠地看到雷格薩爾,涅瓦爾大笑著伸出了雙手。

「雷格薩爾團長,好久不見。」

雷格薩爾瞥了一眼遠處壯觀無比的艦隊,深吸了一口氣,迎了上去。

「涅瓦爾艦長,你可真是讓我等得好辛苦啊。」

涅瓦爾微微一笑,心想從這個海盜頭子的表情和眼神來看,恐怕他是真心企盼著自己的再次到來。

不過轉念一想也沒錯。

海盜聽起來挺威風,實際上過的日子可一點兒也不好。

成天在海面上遊盪風吹雨打不說,還要隨時面臨丟掉小命的危險。

如果不是實在過不下去了,沒人會願意當海盜的。

現在新飛商會看中了這個雷鳴島,想要進行開發,就給了雷鳴海盜團上上下下所有人一個改善自己生活的好機會,這個雷格薩爾不熱烈歡迎才怪了。

想到這裡,涅瓦爾也不多廢話,手一揮,跟著他一起來的幾十名新飛商會護衛便從小型衝鋒艇上抱著一項項早就準備好的生活物資跳了下來。

「雷格薩爾團長,一些小禮物,還請島上的朋友們收下。」

目光在一箱標記著美酒的物資上掠過,雷格薩爾情不自禁地咽了一口吐沫,連連點頭,回頭招呼一旁的島民們上去幫忙。

島民們早就迫不及待,見狀紛紛歡呼一聲,一齊涌了過去。

涅瓦爾沒去管那些物資,而是將雷格薩爾拉到一邊,正色道:「雷格薩爾團長,我現在正式向你通報,我們新飛商會已經將雷鳴島列為了開發計劃之中,所以從現在開始,你就要好好配合我們的開發計劃,明白了嗎?」

涅瓦爾這帶著命令口吻的語氣讓雷格薩爾聽得眉頭一皺,然而片刻后卻又舒展開眉頭,笑著點頭。

形勢比人強,新飛商會很明顯要比小小的雷鳴海盜團強了無數倍,如果新飛商會想硬來的話,完全可以輕鬆滅掉雷鳴海盜團,完全接手雷鳴島。

現在能夠在表面上擺出一副要和他合作的架勢,就已經算是仁至義盡了。

「嗯,那麼涅瓦爾艦長,我們有什麼能效勞的?」雷格薩爾問道。

見雷格薩爾態度恭謹,做出服從的模樣,涅瓦爾滿意地點了點頭。

「你也不用特別做什麼,只需要組織一下島上的人,給我們商會派過來的人做一下幫手和嚮導就行了。另外關於你們雷鳴海盜團,也另有安排。」

「嗯?」雷格薩爾有些意外。

原本他以為新飛商會只是看中了這個雷鳴島,卻沒想到連他們雷鳴海盜團也看得上。

「你等一下。」

涅瓦爾示意雷格薩爾稍等,轉身跑到一艘小型魔力衝鋒艇旁邊,和一個人交談了兩句,然後兩人一起走了過來。

「向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新飛商會護衛隊艦隊指揮官萊斯利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