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天華域,飛星宗和玄月城王家都是頂尖勢力,他們如今已經下達追殺令,相信一些亡命之徒肯定會不顧一切的斬殺陳宇。

「嗯!我還是決定要出去歷練!」

陳宇既然已經下定決心,自然不會改變。

他現在必須要尋找到完整的弒天刀法,他要利用弒天刀法的修鍊,來提升自己的刀法境界,爭取到達刀境中期。

「我知道你的性格,我也攔不住你,你要去歷練的地方,可方便向我透露一番嗎?」徐君和陳宇相處的時間不長,卻也很清楚陳宇的性格。

一旦陳宇下定決心要做的事情,沒有人可以讓他不去做。

「弒天涯!」

陳宇和徐君詢問過關於弒天刀法的事情。

曾經的弒天刀法的創始者,據說就是從弒天涯走出來的。

「你要去尋找弒天刀法?」

徐君當然聽說過弒天刀法的大名,也知道陳宇內心的想法,他知道陳宇修鍊有弒天刀法的殘本。

「我得到一些關於弒天刀法的消息,我相信我此行去應該沒多大的問題。」陳宇臉上帶著一抹自信淡然的笑容。 陳宇和徐君道別過後。

徐君也知道陳宇的性格,索性也沒有阻攔,他也很清楚,陳宇的性格也不適合在暴刀門,如今安穩的呆下去。

至於陳宇要去尋找弒天刀法的想法,他覺得每個人都應該有每個人的機緣,他也只是囑咐一下陳宇注意安全而已。

陳宇走在暴刀門的道路之上,他並沒有偷偷摸摸的離開暴刀門,而是大搖大擺的朝著暴刀門之外走去。

「你們快看,那不是陳宇嗎?他這是要去哪裡?」暴刀門一個內門弟子,看見陳宇的身影,頓時一傳十,十傳百的紛紛傳播開來。

誰都知道陳宇要離開暴刀門,一些天才弟子自然是萬分歡喜,可是也有一些人不明白為什麼陳宇要離開。

「這傢伙真的敢離開暴刀門嗎?他不害怕飛星宗派人追殺他嗎?」有人看著陳宇的背影,忍不住代替陳宇擔心起來。

要知道如今在天華域,想要說殺死陳宇的人可很多。先不說飛星宗和玄月城王家,這兩個頂尖大勢力。

就說暴亂之地的幻滅宗和黑水門,恐怕也是巴不得陳宇被殺死。可以說陳宇現在離開暴刀門,絕對是最不明智的選擇。

陳宇把周圍的人的眼神,都看在眼裡面。他要的就是這樣的效果,他要告訴那些心懷叵測的人,他陳宇敢如此大膽的離開,肯定是有所依仗的。

飛星宗和玄月城就算是想要追殺陳宇,也不敢光明正大的派出涅槃境強者,畢竟彭中元的威懾力擺在那裡。

這也是徐君和陳宇議論之下,兩個人共同作出的結論。這是要故布疑陣,讓那些對付陳宇的人,不敢狗急跳牆。

「這小子竟然敢離開暴刀門,你的死期不遠了。」在不遠處,一個涅槃境中期的中年男子,臉色陰沉。

他是文天命的嫡系手下,這些天就是奉了文天命的命令,監視陳宇在暴刀門的一舉一動,想不到陳宇竟然如此找死,敢離開徐君和俞岱岩的保護。

「不行,我要立即去和文長老報告。」

那個中年男子直接轉過身,朝著文天命院子所在的地方而去。

陳宇雙眼裡面流露出一抹殺意,大衍神訣修鍊到第四層,他的靈魂力量的強大,也已經展現出來。

那個文天命的手下,或許還不知道,他剛才的殺意都已經被陳宇暗暗記下來,陳宇也知道那人要去和文天命彙報了。

「哼,希望你們不要來自尋死路,否則我不介意動用殺手鐧。」陳宇直接走出暴刀門的山門,朝著遠處邁步而去。

就在陳宇剛剛離開暴刀門的那一瞬間,那個中年男子已經來到文天命的院子。


「文長老,好消息,真是一個好消息!」

羅致來到文天命的跟前,有些急切。

「什麼好消息?」

文天命看向羅致,他知道羅致這段時間一直在監視陳宇,看來羅致帶來的好消息,一定和陳宇有關係。

「文長老,那小子不知死活,他竟然離開暴刀門而去。」羅致的話語剛剛說完,文天命臉上就流露出一抹疑惑。

羅致看著文天命竟然如此的不在意,忍不住催促道:「文長老,讓我去追殺陳宇,我定然把這小子碎屍萬段。」

「你是不是腦袋被驢踢了?」文天命聽見羅致的話語,差點沒有大罵,陳宇那小子受到俞岱岩和徐君如此的重視,如今敢明目張胆的離開暴刀門,若是沒有一點依仗,恐怕打死他他也不會相信。

要知道彭中元作為天華域域主,那可是天武境的強者,都不敢招惹陳宇背後的大勢力,他要是敢派出羅致去追殺陳宇,估計不用徐君和俞岱岩出手,他們文家就會在天華域直接灰飛煙滅。

「那小子敢如此光明正大的離開暴刀門,怎麼可能會沒有一點底蘊,你真以為你去就是殺他一個小子嗎?」文天命這麼一說,羅致腦門都冒出冷汗,一陣后怕,恐怕有人會在暗中保護陳宇。

他這麼去追殺陳宇,就等於自尋死路。

「文長老,難不成我們就任憑那小子,如此光明正大的離開暴刀門嗎?」羅致有些不理解,以文天命的性格,不可能看著陳宇安全活著。

「哼,想要殺他不需要我們動手,暴亂之地這麼多亡命之徒,你難道覺得那些人會忌憚什麼嗎?」文天命眼神裡面散發出冰冷的殺意,臉上帶著狠戾之色,死死的捏緊拳頭,心道:「小子,這一次是你自己找死,那就怪不得我。」

羅致頓時明白文天命的意思,臉上也不由得流露出一抹佩服的神色。難怪文天命,不過是涅槃境後期巔峰修為,卻能夠在暴刀門聚集如此多的人,為他賣命。

「你去把陳宇離開暴刀門的消息傳播出去,並且想辦法送給黑水門和幻滅宗,最好是連飛星宗和玄月城都通知到。」

文天命眉頭微微擰起,他相信只要陳宇離開暴刀門的消息傳播出去,到那個時候,相信會有很多人來對陳宇動手,也不需要他自己出手。

「好一個借刀殺人!」

羅致也明白文天命的意思。

「好了,快去安排吧!最好是同時下達一個殺令,切記不要讓和我們有關係的人,去對付陳宇。」

文天命雖然想要殺死陳宇,可心裏面也很清楚,要是派出涅槃境強者,真的殺死陳宇,到時候彭中元肯定會找替罪羔羊,平息陳宇身後大勢力的怒火,到那個時候,他們文家就會覆滅,這不是他願意看見的結果。

「文長老請放心吧!」

羅致退出文天命的院子。

……

陳宇並沒有在暴刀門之外的城市停留,他要去的目標是弒天涯,那個地方距離暴刀門還是有一段距離的。

弒天涯乃是暴亂之地一個比較混亂的地方,在那裡有無數的散修武者,都是一些從天華域而來的亡命之徒,甚至涅槃境的武者都有不少。

弒天涯也是一座巨大的山脈,其中有很多兇狠的妖獸,還有一些千年的靈藥,故而聚集了很多的武者。

以我現在的速度,趕到弒天涯大概需要五天左右,希望不要有所耽擱吧。 「你們知道嗎?前段時間在暴亂之地,鬧得沸沸揚揚的大事情。」

「你真以為我們都是兩耳不聞窗外事啊,這麼大的事情怎麼可能不知道,要知道據說神龍見首不見尾的域主,都出現這才調息了風波。」

「聽說是因為一個二十歲的青年,那小子竟然獲得一件天級靈寶,還敢得罪飛星宗和玄月城,如今更是敢獨自離開暴刀門。」

「那可不是嗎?現在有傳言,只要能夠殺死陳宇,就會獲得天級極品武技,還會獲得飛星宗玄月城這些大勢力的支持。」


在弒天涯,這個地方都是亡命之徒的武者。

這些人都是殺人不眨眼的狂徒,他們在乎的是利益,在這裡強者為尊,誰的拳頭大誰就有說話的資本。

「那可未必,涅槃境的強者可不敢對陳宇出手,聽說域主親自發話,誰要是敢違背,就等於挑釁域主的威嚴。」

「哼,殺死一個地武境中期的臭小子,需要涅槃境出手,你也太看得起那小子,別讓我遇見他,否則我非宰了他。」

「你們又不是沒聽說,前段時間那小子在暴刀門,打敗暴刀門天才文武,聽說還把文家的雷電九圈都奪取了。」

「你也太瞧得起那些所謂的天才,他們不過是身在大勢力而已,實戰經驗缺乏,文武就算是天才,碰到我也要死。」

經過四天的時間,陳宇從暴刀門出發,馬不停蹄的趕到弒天涯的外面。

他看著面前散發出血腥味和酒味的街道,周圍時不時的就會有人被殺死,然後被人奪取身上的寶物。

「看來有不少人都是沖著我來的呀!」陳宇發現跟在身邊有不少的隱匿的氣息,那些人的修為恐怕都在地武境後期之上,甚至地武境大圓滿巔峰的都有,恐怕還有一些涅槃境的不顧一切的亡命之徒。

「哼,希望你們不要自尋死路!」

陳宇眉頭微微擰起,他在趕路的這四天,發現有很多武者一直跟著他,都在想盡辦法的試探他的實力。

當然他更加清楚,那些人恐怕試探陳宇,背後到底有沒有強者跟著。

「果然是那個小子,聽說玄月城下發出殺令,只要殺死陳宇,就可以獲得一門天級極品武技,甚至還有可能成為玄月城的長老。」一個地武境後期巔峰的中年男子,臉上掛著狠戾的煞氣。

要知道這段時間,在暴刀門掀起軒然大波。各種關於陳宇的追殺令,層出不窮,而且條件一個比一個誘人。

「熊暴,你可別亂來,現在很多人都在觀望,我們也別著急。萬一陳宇背後跟著有強者,那就真的得不償失。」在他旁邊同樣是站著一個地武境後期巔峰的男子,兩個人都是來追殺陳宇的散修武者。

要知道散修武者想要獲得一門天級極品武技,簡直難如登天。如今這麼好的機會擺在他們面前,他們自然不願意放過。

所謂人為財死鳥為食亡!

陳宇走在青山小鎮的街道上面,他看著遠處茂密無比的森林,那就是弒天涯所在的地方,在那裡曾經出現過一個至強者,號稱是天華域弒天真人。

「一群膽小鬼,畏首畏尾的還想要奪取寶物,等老子把他宰了,就去換取寶物!」一個彪形壯漢,滿臉的橫肉。

他看著周圍的人都在猶豫,根本不敢對陳宇出手。他終於等不住,身上地武境後期的氣勢爆發出來。


整個人直接一掌朝著陳宇的後背偷襲而去,攜帶著狂風呼嘯的聲音,一掌如同一塊巨石翻滾起來。

「果然有人耐不住性子,要對陳宇出手了!」看著有人率先對陳宇出手,有人頓時暗暗的自言自語起來。

「那傢伙是地武境後期修為,我曾經見過他,他一掌打死過同修為的武者,這一掌蘊含萬斤的力量。」一個見識過出手人實力的武者,忍不住有些擔心陳宇。

陳宇感受到狂風朝著自己襲擊而來,嘴角微微上揚,一抹不屑的冷笑浮現。

地武境後期也敢對自己出手,真是自尋死路。既然想要殺死自己,那就要做好被自己斬殺的準備。

「小子,你一個地武境中期的腦袋,竟然價值一本天級極品武技,我倒要看看,你有什麼資格?」

那個地武境後期的武者,一邊雙腳絲毫不停留,一邊一掌就快要落到陳宇的後背上面,有些不忿。

他不知道憑什麼,一個地武境中期武者的腦袋,竟然價值一本天級極品武技,還有那麼多的獎勵。

這就是人和人的區別,他拼死拼活的,都賺取不到一本天級極品武技的靈石,可是如今只需要殺死一個地武境中期的小子,就可以獲得這樣的至寶,哪怕是要冒一定的風險,他也是義無反顧。

「滾!」

哪知道陳宇一聲暴喝,整個人從原地猛然轉過身來,一拳對著對方襲擊而來的掌,對碰上去。

嘭!

恐怖的氣浪朝著四面八方擴散出去,眾人只看見一道身影,直接被撞飛出去,而反觀陳宇,竟然站在原地,除了衣衫稍微吹動之下,竟然毫無變化。

「怎麼可能,你不過是地武境中期修為,怎麼可能有這麼強大的力量?」那個地武境後期武者滿臉的不解,死死的盯著陳宇。

他只感覺到自己的手臂震痛,經脈都被震斷。

他堂堂的地武境後期武者,竟然被一個地武境中期武者,一拳就把手臂震斷,這讓他如何不驚訝。

「你下地獄去問閻王吧!」

陳宇眉頭一挑,直接一步踏出去的同時,一拳朝著那個地武境後期武者襲擊而去,拳頭之上火焰翻飛,炙熱的氣浪使得周圍不少人都不自然的後退數步,炙熱的狂風刺痛他們的面容,火辣辣的感覺。

「這陳宇身上的火屬性靈力竟然這麼恐怖,這一拳竟然連火焰都熊熊燃燒起來。」

「看來傳言果然不假,這陳宇有越級戰鬥的本領,這一身火屬性的靈力,遠超同等級武者。」

「我感覺到這一拳,至少是相當於地武境後期的武者的威力,有點恐怖。」

眼看著陳宇瞬間爆發出如此恐怖的實力,很多想要斬殺陳宇的武者,都忍不住凝注眉頭,陳宇的實力有些超出他們的預料。

地武境中期打敗地武境後期,這陳宇確實是天才。 「哼,大言不慚,就憑你也想要殺我!」

那個地武境後期武者,眼看著陳宇再次一拳主動襲擊而來,身上的靈力瘋狂的涌動起來,雙拳揮舞。

「這是天級中品武技,白鱷拳!」

「這拳法一拳打出,威力強悍無比,不知道陳宇能不能夠斬殺他。」

「此人的實力也還算是不錯,他在這青山小鎮也算是有所名氣的武者。」


陳宇眼看著對方施展出天級中品武技,拳頭之上如同一頭鱷魚在嘶吼,卻沒有絲毫的後退,渾身的火屬性靈力衝擊出來。

火焰翻滾,氣勢滔天,這一拳蘊含著陳宇全身的力量,空間在拳頭的衝動之下,都變得粉碎起來。

「死!」

陳宇嘴角微微聳動,他一向的性格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比殺人!此人膽敢偷襲自己,那就是自尋死路,他自然不會留手,而且他想要震懾一下周圍的人,以免這些人源源不斷的來找自己的麻煩。

「嘭!」

地武境後期的武者一步踏出,雙拳之上,如同鱷魚嘶吼,身上靈力涌動,朝著陳宇攻擊過來的拳頭,衝擊出去。

拳頭和拳頭的對碰那一瞬間,炙熱的氣浪瞬間燃燒起來,周圍的靈力都全部變成火焰,使得地武境後期武者,整條手臂都燃燒起來。

「啊!」

那個地武境後期的武者,只感覺到自己的整條手臂全部粉碎,整個人被震飛出去,一口鮮血從嘴裡面噴出來。

重重的砸在地上面,渾身火焰灼燒起來,竟然只是片刻的時間,一個地武境後期的武者,就這樣死於非命。

「死了!」

不少人眼看著陳宇這麼快的速度,斬殺一個地武境後期武者,都忍不住深深的吸一口涼氣,看來陳宇的實力果然不簡單。

一些人也在暗自慶幸,剛才最先出手的並不是自己。而且大家都明白,恐怕陳宇的實力不簡單,要知道從始至終,陳宇都還沒有動用過武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