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案上雕刻著一個巨形兔子,它翹著二郎腿,口中放蕩不羈的叼著一根樹枝,睥睨下方眾人,它雖然放蕩不羈,但一雙眼眸卻漆黑如墨,彷彿深淵漩渦般,奪人心魄,

兔子來到雕刻面前,看看雕刻,看看自己,最後哈哈大笑道:「嘿嘿, 美女老婆愛上我 ,」

「噗嗤,」林浩跟唐梓軒同時狂噴,掩面不忍直視,

可那白痴兔子卻對倆人的鄙視,直接選擇無視,自顧咯咯直笑,

最後林浩實在看不下去,走到兔子身後,對著它的後腦勺子狠狠一巴掌,

「啊,浩子……我跟你拼了,」兔子憤怒尖叫,作勢欲撲,

「還吃不吃蓮花獅子頭了,」林浩卻面不改色,低喝道,「快乾活,」

「我,我……我忍,」兔子長吐一口氣,極為不忍的咬破爪子,逼出一滴鮮血,

「去,」兔子低喝,鮮血如利箭般射出,直奔雕刻的眉心,鮮血極為奇異,碰觸到雕刻眉心之後,竟漸漸滲入其中,而且開始蔓延整個雕刻,

隨著那滴鮮血的擴散,通道中非但沒有絲毫血腥味,反而有一股清香繞鼻,

「我怎麼覺得蓮花獅子頭,不如蓮花兔子肉香呢,」林浩舔了舔嘴唇,暗自嘀咕,然而兔子略有所感,驚懼的回過頭來,爪子護住胸部驚道,「浩子,你幹嘛,」

林浩一楞,抓了抓腦袋道:「沒事,沒事,你看,門快開了,」

兔子惡狠狠的瞪了林浩一眼,小心的轉身看去,只見石門上的雕刻漸漸變淡,最後竟化作一縷青煙消散,而那石門也如粉末般,轟然倒塌,露出了外面的光亮,隱隱中傳來激烈的打鬥聲,

「不好,」林浩臉色大變,「快走,他們穿過雷域了,」

話音未落,林浩率先衝出,飛快的來到了通道的盡頭,那是一個被無數藤蔓遮掩的洞口,他小心翼翼的透過藤蔓的縫隙,向外看去,立刻吃驚的發現,這通道的盡頭,居然是出現在了一方崖壁上,崖壁的下方,正是聖葯所在的區域,

林浩向下方望去,那裡有霞光瀰漫,瑞氣縷縷蒸騰,甚至透過藤蔓縫隙飄進了通道,目光下移,瞳孔急速收縮,

「七色聖蓮花,」林浩驚呼,

崖壁下方,有一丈見方的泉池,散發著乳白色的波紋,璀璨奪目,熾熱的霞光從池子中冒出,淹沒了整個天地,而在泉池上空,一顆奇異的蓮花正含苞待放,周圍有赤橙黃綠青藍紫,七種色彩交換閃現,極為聖潔和美麗,

七色光輝太熾盛了,幾乎照亮整片區域的天空,而且霞霧蒸騰中,有玄奧的符文沉浮流轉,似九天仙女飄飄起舞,被七色光影環繞,神秘莫測,

這正是七色聖蓮花即將成熟時,引動的天地異象,

「轟隆隆,」

不遠處的慘烈爭鬥,又將林浩從震驚中拉了回來,在七色聖蓮花外側,有無數恐怖的生靈在爭鬥,恐怖的寶術光芒洞穿天地,駭人的法寶威能斬滅虛空,極為可怖,

最為耀眼的還是當屬一頭巨大的蟒蛇,它生的七頭十角,每每張口都有一束狂暴的能量攻向身旁的生靈,將其洞穿,炸為漫天血肉,


「那是上古神獸九頭蛇的後代,居然進化到如此程度,若是讓它吞食七色聖蓮花定能夠在長出一頭,達到八頭聖靈的恐怖程度,」出現在林浩身旁的唐梓軒驚恐道,

「咦,那裡怎麼還有一車輦,」兔子眼尖看到了停留在爭鬥中央的車輦,

此時車輦四周有無數強大的生靈守護,不斷衝擊,向著七色聖蓮花的方向前進,所過之處所有的生靈都被一眾強者轟殺,

「看,那是三眼神族,想不到竟如此威武,」林浩指著與巨大的蟒蛇爭鬥的三眼族少年驚嘆道,那少年威風凜凜,腳踏熾烈火焰,手握一柄紅纓長槍,竟與蟒蛇都的不相上下,可見其勇猛,

「看,那鳥頭鹿身的生靈是飛廉凶獸,據說在體內溫養著一件神秘寶器,威能無雙,」唐梓軒指著一頭高足有百丈的巨大凶獸驚嘆道,此時那頭飛廉凶獸的爪子正按住一龐大的赤色凶獸,鳥喙直接啄向它的腦袋,

「壞了,那車輦要達到聖葯所在的泉池了,」兔子驚呼,身體猛地竄出,撲向出口,

「在等一會,」林浩一把抓住兔子的後腿把它生生拽了回來,


就在這瞬間,無數生靈注意到車輦的動向,居然齊心爆發出恐怖的攻擊,將車輦前方的區域徹底淹沒,無數強大生靈的攻擊何其強大,狂暴的能量幾乎爆開,

那車輦雖然強大,卻硬生生的被逼了回來,

一時間,場面又陷入了混戰之中,

林浩眉頭微蹙,盯著那車輦看了許久,喃喃道:「那車輦內的氣息為何有種熟悉的感覺,似乎……似乎是我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 「浩子怎麼辦,就這樣下去的話,恐怕會被轟成渣子啊,」兔子一邊心有餘悸的拍著胸口,一邊看向林浩焦急問道,

「無妨,你們在這等著,」林浩搓了搓手掌,從儲物戒內取出一枚幽藍色的丹藥,一口吞下,在吞下藍色丹藥的瞬間,他的身體竟詭異的憑空消失不見,

「咦,浩子去哪了,這就下去了,」兔子驚呼,

「沒有那麼快吧,」一旁的唐梓軒伸長脖子向下面看去,卻沒有發現林浩的身影,

見到如此詭異的一幕,倆人不禁寒氣大冒,再次看向四周黝黑的通道,也覺得鬼氣森森,陰暗可怖,

「喊什麼喊,我不在這嗎,」突然,一道聲音憑空出現,

一人一兔渾身哆嗦,連忙向聲音傳來的方向望去,可就在他們望去的瞬間,頓時愣在當場,因為那裡空蕩蕩,半個人影也沒有,

「鬼,鬼啊,,」

「啊,,鬼,鬼,他,他奶奶個腿,別嚇兔子啊,兔子膽小,」

兔子和唐梓軒對視一眼,驚恐大叫,嚇得抱在了一起,

「呵呵,看來隱形丹生效了,師尊的葯就是好用啊,」隱形后的林浩暗自嘀咕,下定決心等返回九霄閣后,一定多討要幾顆,

「嘿嘿,你們倆個不要叫了,我吃了隱形丹,」林浩說著,又來到兔子面前捏了捏它的鼻子,惹得它連聲尖叫,

「真夠膽小的,我下去取聖葯,你們在這裡等著,」林浩哈哈大笑,逗弄完兔子,他便輕輕的撥開藤蔓,如幽靈般飄了出去,

林浩出了通道,小心翼翼地左瞅瞅,又看看,確保沒有生靈能夠看到他之後,才慢慢飛向七色聖蓮花,漸漸沒入環繞七彩聖蓮花的霞霧中,可就在他踏入的瞬間,四周突然涌來一股股絕強的壓力,使其身體一個踉蹌,險些栽下虛空,

林浩面色陰沉,想不到霞霧中竟存在一股絕強的域場,阻止他收取七色聖蓮花,

但到了這一步,林浩是絕對不會放棄的,他拼盡全力向前衝去,但域場太強大,如凡人陷身泥沼中,寸步難行,他一點點往七色聖蓮花的方向挪去,緩慢到不可思議的地步,

「轟,」

就在林浩挪移到距離七色聖蓮花僅有數尺的時候,其花骨朵突然綻放,七彩光芒沸騰,轟然翻滾中向四面八方濺射,

林浩一邊痛哼,一邊**,痛哼是因為隨著花骨朵的綻放,域場更強了,幾乎要將他的肉身毀滅,**是因為,那七彩霧氣不斷湧入他的身體中,使他瞬身舒坦,暖洋洋的彷彿置身靈氣的海洋,

下一刻,四周的空間中突然響起了仙佛吟唱之聲,七色聖蓮花完全綻放,七彩光芒環繞,如神佛身後的神環,聖潔無比,

「七色聖蓮花成熟了,成了真正的聖葯,」有生靈發現七色聖蓮花的異變,顫聲驚呼,他們費勁千辛萬苦,所為何來,還不是為了這一株聖葯嗎,之前他們只是阻止其餘生靈提前攝取聖葯,都在等待時機,如今聖葯已然成熟,就在眼前綻放,怎能不令人心動,

「出手,不惜一切代價爭奪聖葯,」

「聖葯是我的,得到,一定要得到它,」

「吞下這聖葯,我變能開啟最終極的血脈,擁有神獸之軀,」

「我乃上古戰族之人,這株聖葯我們戰族定下來,若誰敢搶奪便是與我等為敵,」就在眾多生靈怒吼出手的時候,一魁梧青年突然手持巨大青銅斧子,出現在眾人身前,威風凜凜的俯視一眾生靈,

「滾犢子,我還是上古凶獸呢,」一人形生靈,直接繞過青年沖向七彩聖蓮花,

「滾球,擋路者死,」之前兇猛的七頭巨蟒口吐人言,直接將青年撞飛,沖向七彩聖蓮花,

而那神秘的車輦也是騰空而起,金光四射中,撞開一切生靈,直奔七彩聖蓮花而去,

面對一株聖葯,眾多生靈早已經紅了眼睛,一同出手,

置身強大域場中的林浩,也是面目猙獰,奮力向前,然而他卻驚駭的看到盛開的蓮花,竟開始枯萎,而在蓮花中央的蓮蓬上方,緩緩出現一嬰兒虛影,閉目安詳,其腰間有七彩光輝纏繞,周身有數顆金色光球沉浮,聖潔無雙,仿若仙童,

「化形,能夠化形的聖葯,」林浩震驚,用力一咬牙,使出了吃奶的勁,往裡面鑽去,可是域場太強大了,只差數尺距離就能碰觸到聖葯了,卻咫尺天涯,

林浩怒吼一聲,露出不甘,他掃了一眼急速沖來的眾多生靈,臉上露出果斷,

「顯,」林浩手掐道訣,低喝一聲,竟撤去了隱形丹的藥效,

衝到近前的無數生靈,看到林浩之後,頓時大驚失色,

「那是誰,竟然直接出現在了聖葯旁邊,為何如此眼熟,」

「咦,我認得他,是那吃貨,」

「吃貨林浩,,快,快阻止他,」那幾位強大的凶獸都色變了,因為林浩的雙手距離聖葯只有數尺,就要得手了,

強大的攻擊亮起,無數寶術幻化成凶獸虛影,向林浩撲殺而去,在那無數虛影中甚至有數把上古兇器,直指林浩胸口,想要將他鎮殺再此,

幾大凶獸的攻擊,使得風雲色變,呼啦作響,形成巨大的衝擊,砸向林浩後背,

但與那幾頭凶獸一同衝到近前的神秘車輦卻沒有攻擊,反而傳出一聲焦急輕喝,頓時從車輦中射出數道璀璨的金光,攻向附近的凶獸,替林浩擋下了數道恐怖的殺招,

「轟,」

狂暴的能量轟在林浩的後背,使其嘴中大口咳血,但他臉上卻是蕩漾的笑容,因為藉助眾多凶獸的攻擊,他終於邁出了最後數尺距離,來到了七色聖蓮花身旁,

林浩雖然重傷,渾身浴血,卻哈哈大笑,一把抓向七色聖蓮花,

可就在林浩抓住聖葯的剎那間,蓮蓬上的仙童從沉睡中醒來,睜開了眼睛,與林浩對視,露出驚恐之色,

林浩一愣,身後神藤迅速瀰漫,要將仙童束縛,

「啊,,」

一聲尖叫,蓮蓬上的仙童身上發光,熾盛無比,震開了周圍的神藤,化作一道流光逃了出去,沖向遠方,

「聖葯化形,太恐怖了,這七色聖蓮花居然到了化形的地步,太不可思議了,」

「化形的聖葯,可抵得上十株尋常聖葯啊,那可是十株聖葯,若是傳出去,諸聖都會瘋狂,」

「愣著幹什麼,還不追,,」七頭巨蟒,飛廉,車輦一旁的數名老者紛紛騰空而起,興奮大叫中沖向虛空,追那仙童,

「那仙童剛剛蘇醒,身上的力量就如此恐怖,而且可以飛天入地,豈是那麼好抓的,」站在泉池中的林浩眨巴下眼睛暗自嘀咕,接著他連忙將那有些枯萎的蓮花收入儲物戒,甚至將身前的神藤都斬下一部分,手忙腳亂的收入儲物戒內生怕旁人搶奪一般,

而在神藤環繞中,隱約可見有幾顆金色的光芒在掙扎閃爍,

做完這一切,林浩又雙目放光的取出一葫蘆,將泉池中的泉水一併收了起來,


「轟,」

就在林浩打包完成,想要遁走的時候,突然從身後涌來一股巨力,直接轟在他的身上,使其剛剛癒合的傷口全部崩裂,林浩口中噴出鮮血,驀然轉身,

「他身上有聖葯殘餘的枝幹,還有聖泉之水,絕對不能讓他一人獨吞,」那些自認實力不足,沒有去追擊化靈仙童的生靈,盡皆大吼,

「對,不要怕這吃貨,他已經重傷垂死了,」有人鼓動道,

「哼,就憑你們,」林浩聞言,怒視眾人,反手取出石劍,冷冷掃視全場,

「上,一起上,殺了他,」又有一躲在人群中的生靈高聲喊道,率先動手,其餘眾人也是紛紛祭出手中法寶,對著林浩轟殺,

密密麻麻的攻擊鋪天蓋地,餘下的生靈戰力雖然不是絕頂,但聯合在一起的威能依舊恐怖,

此時車輦內的女子焦急欲要出手,卻立刻怔住了,因為她看到了林浩嘴角殘忍的笑容,還有眼眸中那股嗜血的衝動,

哪個男兒不熱血,哪個女人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威臨天地,

想到此處,車輦內的女子竟微微一頓,緊張而期待的望去,

「吼,」

林浩發出一聲野獸般的怒吼,其雙目血紅,身後七口極為龐大的洞天懸浮,碾壓四方,對抗如海嘯般的攻擊,

林浩渾身巨震,後退數步站定,他隨之面露狠厲,身體如閃電般衝去,殺向攻殺自己的的生靈,

「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