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爲她確實因此,過的比幼時鄰里家的玩伴女孩們好的多的多。

她從原本的下里巴人,成爲了陽春白雪。

她真的成了寧國府這座原本可望而不可及的高門大戶中的女主人,儘管只是名義上的。

她還成了幼時看戲時,戲文裏極爲體面的誥命夫人。

她很滿足,也因此感謝她的父親,爲此,她甚至願意拉扯那三個與她沒有任何血緣親情的女人。

並且喚那兩個尤父的繼女爲二妹和三妹,別人管她們叫尤二姐和尤三姐……

但是此刻,尤氏對那位早已離世的父親,恨入骨髓!

眼淚似乎沒有止境的流下,尤氏的一隻手,輕輕的撫在腹上,臉上的表情,是那樣的溫柔、那樣的慈愛、那樣的……絕望……

她忽然記起了一些極爲模糊的記憶。

那是在她很小很小的時候,在那間昏暗的屋子裏,在那張簡陋的牀榻邊,她看到的,是一雙那樣留戀、那樣擔憂、那樣不捨……也是那樣絕望放不下的眼睛……

娘……

娘……

她終於能體會到,在她娘閉眼前,那副神色下到底是什麼樣的心情。

生離死別,死別……生離……

……

藥室原本就是寧國府的禁地。

在那日發生了荒唐事後,這裏更是寧國府僕婢們絕不可靠近的所在。

而性格清冷的公孫羽,也拒絕了姨娘的待遇,沒有接受丫鬟服侍。

所以,足足三間大瓦房,佔地不小的藥室,始終只有公孫羽一人存在。

也因此,始終都是靜悄悄的。

當神情有些恍惚的尤氏,終於走到了藥室的時候,卻發現,藥室內並沒有人存在。

公孫羽並不在這裏。

她才陡然想起,今日,是公孫羽給西邊兒府上老太太等婦人檢查身體的日子。

依照賈環的意思,每一月有兩天,公孫羽都會抽出時間來,給賈母、趙姨娘、王熙鳳、李紈並諸多姊妹們檢查一次身體。

之所以沒有王夫人,不是賈環小氣,而是王夫人自己不需要,公孫羽甚至沒進她的門都被擋回來了。

千億夫人:總裁你被玩壞了 所以,賈環也沒有強求……

而今日,正是公孫羽爲賈母等人檢查身子的日子。

念及此,尤氏卻並沒有沮喪,反而輕輕的呼了口氣。

她用一席素色的繡帕,擦了擦眼淚,然後進了藥室。

……

尤氏記得,那一日混亂後的第二天,爲公孫羽準備好姨娘小院的她,再次來到藥室時,正好看到公孫羽當着她的面,配了幾味藥,而後煎服了一碗。

她當時很關切的問公孫羽,是否身子有恙,好好的怎會吃藥?

公孫羽非常平靜的告訴她,那不是藥,那是避子湯。

並且很認真的問她,她要不要也喝一碗?

尤氏記得,當時非常混亂的她,不知是怎樣想的,下意識的就拒絕了公孫羽的話。

或許,她覺得不會有事。

又或許,她覺得,即使有事,也可能不會被人發現……

公孫羽被拒絕後,(ww.uukansh.om)並沒有什麼不滿,只是看了她一眼後,就隨手將幾包配好的藥,放入了一個藥櫥的抽屜內關好,而後告訴她,若有需要,隨時可以來找她。

尤氏當時慌亂的應了聲後,便有些匆匆離去了。

之後幾個月,她都沒有再來藥室一步,每月輪到檢查身子時,她也找了各種藉口避開了。

她自己都不明白爲何要這樣做。

大清四福晉 但此刻,尤氏在空無一人的藥室中,顫着手,將一個藥包,從記憶中的那個藥櫥的抽屜裏拿出時,淚流滿面、心如刀絞的她,終於認清了自己的心。

原來,她那麼的……那麼的想有一個自己的孩子……

她是女人啊……

……

(未完待續。):

<!–flag_tawe–> “奶奶,您回來……您這是怎麼了?臉色怎地這般難看……奶奶,您又嘔了?”

尤氏院,銀蝶看見尤氏杏眼紅腫的走了進來,大驚失色的問道,不過,當她看到尤氏手裏拎着的兩個藥包後,面色頓時一變,臉色發白,看着尤氏道:“奶奶,您……”

尤氏面色木然的搖搖頭,輕聲道:“去把藥煎了……”

銀蝶面色再變,臉色愈發蒼白,顫聲道:“奶奶,不是說好,再忍幾個月,然後回太夫人那裏悄悄的……

到時候,讓太夫人先幫着養半年,再抱回來……

就說是從養生堂領回來的……

您怎麼……”

尤氏聞言,慘笑一聲,道:“時運不濟,先前想的太簡單了……

如今兩府上下,都爲了省親在忙碌,我又豈能獨閒着?

我有誥命在身,又是這邊的管事太太,無論如何都脫不開身的。

不僅要常在人前露面,還要常去西邊兒老太太那裏走動。

以她老人家的眼力,縱然我能逃過一次兩次,又豈能僥倖到最後?

偏我又是不爭氣,怎麼忍,都忍不住作嘔……

好了,就這樣,你去吧……

不要再幻想了,

這件事出不得一絲一毫的岔子,否則的話,我們兩個怕是連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不要再說了,快去熬藥吧。”

wωω▪ тtκan▪ ¢ ○

說罷,尤氏的面色愈發木然,眼神也漸漸空洞,失了生氣。

將藥包交給銀蝶後,朝屋內挪去……

“銀蝶,你要明白,如果這件事上出了岔子,我們兩個,都沒有活下去的可能的,縱然能活着,怕是比死還難熬……”

進屋前,尤氏留下了這句話,讓銀蝶的身子一顫,眼神痛苦……

終究,她還是沒有勇氣在藥上做手腳,換成無害的。

她只能拎着兩個藥包,去找個沒人的房間,去煎藥。

……

藥室小院的門口,公孫羽眉頭輕皺的看着那兩扇沒有閉合的黑門。

有人來過。

公孫羽進門後,徑直去了藥室正間,她在意的不是銀財或者首飾。

這些東西她起初也有幾分興趣,可是當賈母、薛姨媽、趙姨娘、王熙鳳甚至薛寶釵等人,一件又一件的送給她後,漸漸的,也就不怎麼稀罕了……

她在意的,是賈環給她淘來的許多醫書珍本,甚至是孤本。

這些醫書縱然距離《苗醫奇經》那種醫道寶典還有些距離,卻也同樣非常難能可貴。

對她而言,這些醫書絕對比珍寶還要珍貴。

而且,這些也都是他,花了大氣力收集來的……

還好,只在書架和書案上掃了一眼,對這裏瞭如指掌的公孫羽就知道,她的那些寶貝沒有少。

心也就放下大半了。

至於其他的,對她來說,多少都一樣……

不過,她還是決定去藥房再看看。

畢竟,那裏也有幾株比較珍貴稀少的藥材。

只是,當公孫羽進了藥房,走進藥櫥後,面色頓時一變!

藥櫥上,有一個抽屜,空蕩蕩的抽開放在那裏,裏面原本應該有的兩包藥,卻不見了蹤影。

而這兩包藥,正是她之前配製的避子湯!

但這還不是關鍵的,關鍵是……

在有孕前,用了避子湯,除了能避子外,還能調理一些婦人常有的小毛病。

譬如說,經期延誤等。

但在有孕後,再服避子湯,就不是避子了。

對孕婦而言,那是比砒霜還要劇毒的毒藥!

避子湯和流產藥完全是兩個概念……

想起那日配藥煎藥時,只有尤氏一人看到,再想起那日之事和這幾個月來尤氏的反應……

公孫羽面色陡然蒼白,身子晃了晃後,轉身出門,朝尤氏院跑去。

……

“既然媽說了不指望這個掙銀錢,顰兒又向着你,那麼我就退一步。

豐字號與雲字號合作也可以,但,合作的方式要定好。

雲字號的貨本來都是獨貨,所以纔好售賣。

那些從賈家作坊裏出產的貨,部分可以放在豐字號售賣。

有了這些旁人沒有的貨,就會爲豐字號帶來許多客人,也會帶動其他貨的售賣。

但是,雲字號可以給豐字號支付一些……渠道費,卻不能以成本價將那些貨賤賣給豐字號。

豐字號只能作爲一種渠道進行代賣,這是底線……

罷了,這些細節我自去和哥哥說吧,媽你就別管了。”

如今已經漸漸接手寧國府南邊商號的薛寶釵,不施粉黛但更顯清豔的臉上,神色極爲認真的說道。

一點情面都不講……

不過看着薛姨媽漸漸難看起來的臉,她也不傻,懂得立刻轉移話題,要去和薛蟠直接勾連……

她的這番做派,卻讓其他女孩子看向她的眼神愈發欽佩。

史湘雲尤其如此!

因爲如此一來,縱然史家來人尋她,她也有話可說了。

她甚至就可以按照這個法子照描給她們……

賈家只是借用薛家的商號鋪貨,史家若是也想分一杯羹,不是問題。

只不過,你們得先鋪設開商號……

這個主意,真真是,太爲她着想了!

似乎感受到了史湘雲的眼神,薛寶釵轉頭看向她,與她輕輕一笑。

時光陪我睡覺覺 而對於薛寶釵這種做法,連一直想抓她小尾巴的林黛玉,都說不出什麼話來,怔怔的看着薛寶釵……

似乎也感受到了她的目光,與史湘雲對視一笑後,薛寶釵又側過臉,與林黛玉對視一眼,輕輕頷首一笑。

她這一笑,卻讓以心思靈動聰慧著稱的林黛玉,被她的這份友好給弄得有些心神慌亂,眨了眨眼睛後,竟低下了頭去躲避……

不過,林黛玉到底非同一般,隨即就又反應了過來,這般低頭,實在太示弱太沒面子了,於是她便又擡起頭,直視薛寶釵。

她想看清這人,到底是真的公正無私,還是在內裏藏奸!

只可惜,當林黛玉再看過來時,薛寶釵卻已經轉過臉去了。

一時間林黛玉也看不透她,所以只好鬱郁的鼓了鼓臉……

“噗嗤!”

不遠處,傳來一聲輕笑,讓敏感的林黛玉頓時轉過頭去,本有些心虛的她,在看到竟是賈環在那裏“偷樂”後,頓時大惱,一雙霧氣濛濛下,卻又靈氣動人的眼睛,“怒視”着賈環!

卻不知,這幅扮相,在賈環眼裏卻更加的生動,也更加可愛!

這也再次證明了一件事,顏值真的很重要……

當着薛姨媽的面,賈環極爲不害臊的,對着林黛玉拋了兩個飛眼兒……

不過,見薛姨媽面色詫異的順着賈環的目光看過來後,林黛玉俏臉羞的通紅,也不知該如何解釋,只能再恨恨的瞪了賈環一眼後,對薛姨媽匆匆一笑,便藉着垂頭做事之機,掩飾了過去。

薛姨媽見狀,對賈環笑道:“到底還是顰兒更憐人些,比寶丫頭古板的性子強的多。”

賈環聞言,看了薛姨媽一眼,又感覺到幾道似有似無的眼神瞄了過來,他有些尷尬笑道:“姨媽這話說的……我都不大好接了!

都好,都好……哈哈哈!

對了姨媽,今兒是公孫給西邊兒老太太和我娘她們瞧身子的日子,您怎麼沒去啊?

常檢查檢查纔是,保養得當,才能長命百歲。”

薛姨媽笑道:“一個月一遭,也太勤了些。

我自己覺着還好,又忙着燉湯,所以就想着,下個月再檢查罷!

我聽說,除了老太太和鳳丫頭在堅持外,你娘那邊,也不去了呢。”

賈環想了想,笑道:“我娘性子急了些……兩個月一次,也行。

反正還要再過個幾十年,姨媽纔會慢慢變老,到那個時候,再每月檢查一次也來得及。”

此言一出,薛姨媽頓時笑成了花兒,其他她人卻紛紛向他投來了鄙夷的目光!

馬屁精!

上回賈環送了賈母一件新襖,居然說老太太穿上後,至少年輕了五六十歲!

要知道,賈母今年將將七十初頭,年輕了六十歲去,那豈不是比惜春還小了?

然而,結果卻證明,越是有了春秋的女人,越喜歡聽這種話……

只是,這般沒有節操的拍馬屁,到底讓人“不恥”!

林美人的眼神尤爲不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