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這裡實在是太恐怖了!

… 「那如何利用這個陣法讓橙光師兄復活呢?」夕憐必須問清楚。

楚南飛看著夕憐,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

「這個陣法乃是龍神飛升的陣法,簡而言之就是時空隧道。只要我們穿過這個時空隧道,找回橙光師兄犧牲錢所散落的魂魄,將這些魂魄用三生水澆灌,就能讓魂魄重新凝聚。」楚南飛解釋道。

「那三生水又是何物?」

夕憐從來沒有聽過三生水,不知道這三生水具體的作用是什麼。

不過聽楚南飛解釋,她似懂非懂地點點頭。

「所以,我們為何不在蚩尤大人飛升之前,好好利用一番呢?」楚南飛說道。、

夕憐說過,只要能救橙光師兄,她做什麼都願意。

反正陣法的事情遲早是會告訴給父親的,只不過現在是晚一點告訴而已。

「好。」夕憐點點頭,同意了楚南飛的說辭。

其實楚南飛不想讓蚩尤知道他們已經尋找到陣法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陣法飛升,蚩尤定然會讓夕憐也跟著一起回去,那他一個外人,又怎麼能夠飛升呢?

要他和心愛的人天人永隔,他做不到。

兩人商議了一番,決定先不將已經發現陣法的事情告訴蚩尤,等找到陣法中存在的時空隧道,再做打算。

兩人沒有再做過多的停留,而是繞了出去。

.。

「喂,你放我下來。」凌非雪不滿地看著傲蒼雲,以示抗議。

傲蒼雲不為所動,一直抱著凌非雪走著。

「好嘛,我錯了。」凌非雪像個小媳婦一樣地可憐兮兮地看著傲蒼雲。

「你錯哪了?」傲蒼雲原本冷漠的神情,突然豁然開朗起來。

「我不應該不聽你的,亂跑出陣法。」凌非雪越說話越小聲,到最後說不下去了。

傲蒼雲的嘴角露出一絲淡淡的笑意,他根本就沒有怪她。

不過,他還是不打算就這樣放過凌非雪。

「嗯,下次注意就是了。」傲蒼雲淡然地說道。

「額,你不生氣?」凌非雪吃驚地問道。

不是應該生氣的嗎?還是說她自作多情了?

「傻瓜,我為何要生氣?」傲蒼雲溫柔地說道。

「好吧,我以為你會生氣。」

凌非雪越說越覺得說不下去了,她這是怎麼了?是在乎他嗎?

在意他的感受,可是他卻是毫不在意?

「在想什麼呢,笨蛋。」傲蒼雲寵溺地問道。

凌非雪搖搖頭,不再說話。

她就這樣任由傲蒼雲抱著,直到傲蒼雲將她放了下來。

「陣法的時辰快到了。」傲蒼雲看著天空,靜靜地說道。

凌非雪站在傲蒼雲的身邊,抬起頭望著天空,只覺原本晴空萬里的天際,瞬間被烏雲籠罩著。

這,是要變天了嗎?


凌非雪詫異地看著天際,之前時辰轉換的時候,也沒有看見這樣惡劣的天氣啊。

一場暴風雨,將要來臨。

「大家做好準備。」傲蒼雲大喝一聲,隨時準備應對接下來有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先是設置了一個保護結界,將眾人籠罩在其中。

「非雪,你怎麼看?」傲蒼雲問向凌非雪。

「我怎麼覺得這是一場災難呢?」凌非雪喃喃自語。

不知道為什麼,一種危機感湧入心頭。

這種危機感異常的強烈,所以她不得不防。


就連一向穩重的阿陵,都顯得有些急躁,對著天際長嘯。

「阿陵。」凌非雪低喝一聲,示意阿陵安靜一些。

可是阿陵仍然止不住戰慄,彷彿遇見極其恐怖的事情。

「公子,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冷寒只覺得心中有一股力量要衝出,但是被他極力地壓制住了。

傲蒼雲發現了冷寒臉上的不對勁,瞬間將靈力籠罩在他的身上,幫助他壓制體內的力量。

「你是魔族?」傲蒼雲直言不諱地問道。

冷寒睜大著眼睛,不可置信地看著傲蒼雲。

他怎麼會是魔族呢?

不,這不可能!

「公子,你在說什麼,我怎麼聽不懂。」冷寒極力地否認這個事實,他不可能是魔族。

「在你的身體里,擁有魔族的力量。」傲蒼雲說道。

冷寒的臉色瞬間變得不好,彷彿晴空霹靂一般。

「不過,你不用著急,我已經幫你抑制魔力,等我們出去了,我再幫你想辦法清楚魔族力量。」傲蒼雲安慰他說道。

「謝謝公子。」冷寒感激地說道。

上一個被發現是魔族的橙光師兄已經死在了伏魔大陣里,他可不想成為第二個橙光師兄。

如今傲蒼雲發現了他的秘密,他也就沒有什麼好隱瞞的了。

他選擇相信傲蒼雲。

「難怪,夕憐會找上你。」凌非雪恍然大悟地說道。

在除魔衛道任務的時候,夕憐不止一次來找冷寒,但是都被冷寒堅定的意志打敗了。

不知道這一次,冷寒在得知自己體內引以為豪的力量竟然是魔族的力量的時候,不知道他還能不能用堅定的意志來打退內心的心魔。

「凌師姐,你怎麼知道的?」冷寒詫異地問道。

「我當然知道啊,不然你早就被夕憐的影響給勾去了。」凌非雪挑著眉說道。

她當時就在附近,怎麼會不知道呢。

「原來是凌師姐,謝謝凌師姐助我。」冷寒這才恍然大悟,他就說呢,他總覺得有人在背後幫助他。

現在得知凌非雪的修為在元嬰期,也就對之前的事情釋然了。

「你們看。」

一名弟子突然出聲,示意眾人。

凌非雪這才把目光轉向天際,只見天空已經黑壓壓的一片。突然在天空中死開一個口子,露出一個巨大的頭。

那是什麼?


那就是龍神嗎?

「天吶,怎麼會有這麼可怕的怪物?」一名弟子已經嚇得瑟瑟發抖。

傲蒼雲冷冷地看著那突兀出來的頭,腦海中迅速地翻轉著有關於這個事情的聯繫。

可是他想了半天,依然理不出一絲的頭緒。

這到底是什麼?

但是有一點,他能知道,這絕對不是龍神。

因為龍神是人類形態,根本不是怪物的形態啊。

可是能夠在陣法中出現的,不是龍神,那又是什麼?

凌非雪亦是震驚地看著眼前這一幕,這一幕是多麼的似曾相識啊,好像在哪裡見過。

是她忘記太久了,所以想不起來了嗎?

… 「清寧真人,還不速速歸來。」

一道天音從天而降,直擊凌非雪的腦海。

凌非雪詫異地看著眼前這一幕,這怎麼可能?

明明龍神荒漠的陣法還沒有解開,界限怎麼就打開了呢?

凌非雪一步一步地走到那道巨大的口子底下,抬起頭望著那道口子。

傲蒼雲擔憂地看著凌非雪,一把將凌非雪拉住。

當傲蒼雲的手觸觸摸到凌非雪的手的時候,只覺得她的手異常的冰冷。彷彿,沒有了生命一般。

他的心中非常的著急,對著凌非雪喊道:「非雪,回來!」

或許是這一聲大喝,讓凌非雪如夢初醒。

該死,差一點就著了天元真君的道了。

這聲音這樣熟悉,不是她的死對頭天元真君那又是誰。

可是當異界就在她眼前的時候,她卻開始動搖了。

先前心心念念想要回到原來世界的她,居然不想離開了。

「清寧,還不速速歸來。」

天元真君似乎動了怒意,對著天空大喝一聲。

這一聲大喝,整個大地都為之顫抖。

凌非雪一躍到阿陵的背上,朝著天際就飛了過去。

「不要!」

傲蒼雲想抓住凌非雪的手,可是卻只抓住她的一跟頭髮。

頭髮躺在他的手心,順著間隙滑落了下去。

傲蒼雲沒有猶豫,揮起墨羽,朝著凌非雪追去。

他不能讓她就這樣離開,雖然他早就知道她終究有一天,會離開。

自從在闕高樓那裡得知天機之後,他對凌非雪就格外的溫柔起來。因為他害怕失去她,害怕她在某一天突然的消失,害怕自己再也看不見她的身影。

他喜歡她的一顰一笑,一個皺眉,一個不快。他喜歡她的一切,已經深入骨髓。

凌非雪的頭腦非常的清醒,她的心中一直有一個疑問沒有解決,所以這才是她問天元真君的目的。

「清寧,你終於肯回來了么?」天元真君隔著界限對著凌非雪說道。

一身儒道白袍,顯得他乾淨純粹。方才露出天際的那個大頭,正是他的坐騎,四象諦聽。

「天元真君,我搶了你的寶貝,你是不是還在記恨我?」凌非雪冷笑一聲,冷冷地說道。

「清寧,紫檀空間可還在?」天元真君問道。

「所以,你是來搶奪我的寶物的嗎?」凌非雪彷彿變了一個人,陌生得誰也不認識。

「清寧,你別胡鬧了,異界需要你,回來吧。」天元真君是真的有事情找凌非雪的。

凌非雪依舊是負手而立,冷笑不已。

「自從我奪走你的寶貝,我就來到這個世界,變成一個廢材,你滿意了,我一身修為還不如你的坐騎,你高興了?」凌非雪咄咄逼人。

如果不是天元真君在紫檀空間做了手腳,她怎麼會落入這個結界來?

「那只是一個意外,紫檀空間太危險了,你把交給我,我去毀了它。」天元真君說道。

他無法穿越到這個時空,只是隔著結界在說話。

「你做夢。」凌非雪怎麼會將紫檀空間歸還給他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