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狂暴靈力侵蝕而面色微白的他,抬頭就向四周掃去,卻沒有發現那少年的身影,臉色頓時十分的詫異,道:「人呢?」

話語剛剛落下,他的眼睛就望見,在正前方很遠的地方,有一道模糊的背影,那瘦削的身形,儼然就是之前的少年。

「這傢伙穿過水幕還沒事兒?」姓姜的男子驚詫的自語一聲,隨即就釋然了,這靈武學院,向來不缺少猛人,之前那少年,未來或許也要走那個路線。

他搖了搖頭,目光轉移向旁邊的水幕,臉色頓時無比的苦澀。

而當這人苦於穿梭水幕的時候,前方的葉凡,卻是滿臉的興奮,先前穿過水幕是,他體內吸收了很大量的靈力,雖然這些能量有些駁雜狂暴,但是對於葉凡這種用雷霆淬鍊過身體的人來說,並不是什麼太難的事情。

如果不是考慮到周圍的環境,他肯定會多跳幾次,因為這樣的機會,對他來說實在是太重要了,如今的他,正是需要靈力來幫助提升修為的時候,也只有足夠量的靈力,才能讓他丹田內的靈力液滴繼續濃郁,最終凝聚出一枚通靈丹。

對於通靈丹,葉凡並不是很懂,不過他也了解過一些皮毛,他知道,如果想要突破通靈境,凝聚通靈丹是最起碼的一件事情,因為只有它的存在,才能幫助武者煉化獸魄,並且控制獸魄為自己所用。

「哼,獸魄,小黑蛋你給老子安生點,要不然老子就將你煉化了。」

提起獸魄,葉凡就想到了黑龍蛋,心裡頓時一陣窩火,他原本以為自己是收穫了一個好東西,可就在不久前他才發現,這是一個非常能揮霍的傢伙,對方待在自己的儲物戒指中,竟然將其中的靈珠靈晶等等帶有能量的東西,全部被吞噬掉了。

就連剛剛穿過水幕,這枚黑龍蛋都瘋狂的吸取靈力,這讓他非常的不爽,隨著他自身境界的提升,他對靈力的需求量越來越大,但是又多上一張吃飯的嘴,他根本就承受不了。

甚至有好幾次,他主動央求對方離開,可是吃到甜頭的對方,死活就是不肯走,那臉皮厚度,跟它自身的蛋殼有一拼。

葉凡低聲抱怨了一句,然後就抬步向前行去,按照常理來將,所有前來報道的新生,都會有學姐負責領路,可是葉凡之前出人意料的穿過了水幕,就失去了這個珍貴的機會。

當然,對此葉凡並不知情,心中也就不會覺得有什麼惋惜的,他邁步向著前方,詢問了幾名老生后,就向著自己的住處進發,不過感知敏銳的他,在中途感受到一股極強的靈力波動,被心中的好奇驅使的他,放棄了直接趕往住處的念頭,轉了個方向沖靈力波動傳來的位置靠近過去。

片刻后,葉凡來到了一片樹林,此時他鼻孔里已經被濃郁的靈力完全塞滿了,神清氣爽的他,眼神火熱,提速向著林外沖了出去。

唰!

穿過樹林,葉凡的視線頓時豁然開朗,而出現在它視線內的,居然是一條寬闊的藍色長河,河面上霧氣涌動,平添這一份氤氳之感。

而最讓葉凡震驚的,是河中流淌的藍色水流,那居然全部由靈力凝聚而成,濃度相當高,比之前的水幕要高出無數倍。

「天呢,這靈武學院真的是沒白來啊!」葉凡眼神火熱的盯著前方的藍色長河,震驚道。

對於他來說,來靈武學院只有一個目的,那就是找出隱藏在學院里的邪血軒之人,一旦找到他會立刻離開,可如今他的想法改變了,如果他在中途離開了,過後也一定會回來,因為這裡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

就當葉凡望著前方的藍色長河,陷入失神的時候,前方平靜的河面突然泛起一陣漣漪,然後葉凡就望見一道白色身影破水而出,口吐出一道鮮血后,就向著河中再次跌落下去。

「不好,這人被靈力侵襲到了!」見到眼前的情況,葉凡瞬間就判斷出對方的問題,當下暗道一聲,身形前躥,直接向河中沖了過去。 踏踏踏踏……

悠長的藍色河流上,矗立著一座座青塔,而就在某一處水域,見不到任何的青塔,卻能望見一道瘦削少年,踩踏著水面沖向前方。

少年前方,一道白色身影從半空中摔落下來,那噴吐出的血霧,在這藍色的水面上,格外的醒目。

唰!

判斷出對方可能受創的葉凡,身形踩踏著水面急衝到前方,然後伸出手臂將那落下來的白色身影接入了懷中,可是水面本身的著力點就很少,加上這道身形的衝力,葉凡身形直接沒入了藍色河水中。

「嘶!」

身體一進入河水中,那股狂暴的靈力就向著他的體表猛烈的衝擊過來,強烈的撕裂感瞬間就蔓延開來,繞是淬鍊過身體的他,這一刻也有些難以承受那種痛苦。

兩道人影一前一後紛紛摔落進了藍色河水中,而因為葉凡做肉墊,上方的身影並沒有受到多大的衝擊力,葉凡知道不能久待,一把托住那乏力的身影,向著河面躍了上去。

不過中途葉凡才察覺到,自己手中竟然傳來一陣柔軟的感覺,想到某種可能,他的臉色頓時古怪起來,不過兩人正在向河面上升,也沒有時間去調整手掌的位置,所以就只能維持著這樣的姿勢。

嘭!


藍色河水,猛然四濺開來,兩道身影破水而出,穩穩的落在了地面上,葉凡抽出手掌,環抱著懷裡的白色身影,向著岸邊迅速沖了過去。

片刻后,葉凡抱著懷中的白色身影衝到了岸邊,中途他已經從對方身體的柔軟程度中,知曉了對方的性別,他這次救的,是一個女人。

「把我放下來吧。」來到岸邊,葉凡懷中的女子突然開口,那動聽的聲音,讓的葉凡一時間有些失神。

「這位同學,能不能放我下來。」懷中的女子再次出聲,這一次,語氣稍微有些羞怒。


「哦。」清醒過來的葉凡,趕緊鬆開手臂,將對方放在了地上,而這個時候,葉凡才看到對方的模樣,不過只看了一眼,葉凡就徹底的迷醉了。

葉凡翻遍了腦海中所有的辭彙,卻想不出一個來形容對方,如果非要說,那隻能用仙女來形容。

這並不是因為對方有多美,而是因為對方清純到不食人間煙火的氣質,讓人覺得多看一眼,都是對對方的褻瀆。

而此刻,這名清純的女子,臉蛋兒掛著淡淡紅暈,一身白色紗衣因為被水浸濕的緣故,緊貼在身上,將那弧度分明的曲線清晰的勾勒出來,尤其是那完美的胸型,格外的吸引人。

一想到之前自己的失誤,葉凡就一陣懊惱,像這種仙女一般的人物,怎麼會是他一個凡夫俗子能夠觸碰的呢,而且觸碰的還是對方的神聖之地,這簡直就是罪過。

心中這樣想的葉凡,殊不知自己此時,正緊緊的盯著對方的胸口,魂兒完全被勾走了。

「謝謝你,今日的救命之恩,我會還的。」那白衣女子坐起身,沖葉凡感激一聲,然後就轉身向後走去,而沒走幾步,她又轉過身,有些難為情的道,「你能不能把衣服脫了?」

此刻的葉凡,懷揣著聖潔之心,眸子火熱的欣賞著對方的背影還有等等,而對方突然轉身說出這麼一句話,他頓時就錯愕了。

這剛剛還表現出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樣,可在轉身之後,就直接說出這麼直白的話題,難不成是在玩欲擒故縱的把戲。

盯著對方瓜子臉上那對清澈的美麗眸子,葉凡心中暗罵自己禽獸,他盡量是自己的笑容看上去不那麼有企圖,然後從儲物戒指中拿出一套乾淨的男子衣服,遞給了對方。

「這是我的衣服,乾淨的,如果不介意你就穿上吧。」葉凡望了望對方的手指,發現對方並沒有戴著儲物戒指,當下心中明了了。

「謝謝你。」這一次,女子沖葉凡露出了一個微笑,她伸手接過那件白色的衣袍,直接套在身上,然後便起步顫悠悠的向前方走去。

「美女,需不需要我送你回去?」望著對方那顫巍巍的步伐,葉凡不放心的追問道。

對方一個美若天仙的女子,現在手無縛雞之力,萬一中途遇上什麼心懷不軌的人,肯定是要吃虧的。

聽到葉凡的話,向前行進的女子,腳步微微停滯一下,隨後就回頭沖他感激的一笑,然後搖了搖頭,邁步繼續前行。

被對方拒絕,葉凡心中有一絲小小的失落,不過很快他就明白了,以對方的資質與相貌,就算是在靈武學院,肯定也很有名,如果讓他陪著回去,影響總歸有些不好。

「光是英雄救美可不夠,我還要當好這個護花使者。」葉凡淡淡一笑,然後就躥向前方,遠遠跟隨著對方,護送對方安全的回道了自己的住所。

葉凡自認為不是見到美女就愛的人,要不然凌柔紫萱他們早就被自己給吃了,可是如今對這個只有一面之緣的女人,他居然會很反常的高度熱情。

「難道老子一見鍾情了?」望著白衣女子的背影,葉凡喃喃自語一句,隨後才自嘲的搖了搖頭,轉身就向離開了。

而葉凡並不知道,就在他身形遠去的時候,那名白衣女子,緩緩的停住了腳步,然後轉過身軀,清澈的眸子向葉凡離開的方向望去,唇角露出一抹如浴春風般的微笑。

……

護送白衣女子安全回到了住所,葉凡才向自己的住處返回,而在中途他才想起來,自己居然連對方的名字都不知道。

靈武學院那麼大,萍水相逢,然後各自漂流,每個人都有著每個人的生活軌跡,他們以後或許連碰面的機會都沒有,去妄想那麼多又有什麼用,而且他心中還有一份沉甸甸的愛,葉輕靈犧牲自己成全了他,他又怎麼能夠去辜負對方。

葉凡搖了搖頭,很快就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握著水晶牌,向自己的住處進發。

沒過多長時間,葉凡按照水晶牌上顯示的住址,找到了自己的住所,不過此刻他的小院已經被人打開了。


葉凡略做沉吟,隨後就推開了半敞的遠門,邁步走了進去。

進入院內,葉凡率先看到的就是兩道坐在院內石桌前的身影,其中一道身影瘦削,氣質猶如利劍,臉上沒有任何的表情,銳利的雙目盯著石桌上的棋盤,猶如入定的老僧。

而在對面則是完全相反的一道身影,此人相貌粗獷,額前還有一道深深的疤痕,但是臉上卻洋溢著濃濃的興奮,而其身上只穿了一件斷袖的背心,一身鼓脹而又顯得黝黑的皮膚,格外的顯眼。

就是這樣兩道氣質完全不同的身影,卻坐在石桌前,專註的下著棋。

葉凡目光在兩人身上略做停留,然後就將目光向院內的房屋望去,整個小院一共有四間房屋,其中兩件房門半敞,顯然就是屬於石桌邊兩位,還有另外兩間,則是房門緊鎖,似乎是沒人使用過。

掃了一眼葉凡就明白過來,他們的小院內總共住著四名學員,而看眼下這情況,他是第三個來報道的。

心中明了的葉凡,抬步就向第三間房走了過去,而就在這個時候,後方突然傳來一陣喜悅聲。

王者榮耀榮耀的意義 蕭老二,老三來啦!」

這一聲吆喝,那種威力相當驚人,毫不誇張的講,那兩扇半敞的房門,都因為這一聲,嘎吱作響。

至於葉凡那就更不用說了,他身體猛的一顫,轉身就防備的望向對方。

碰砰砰砰!

葉凡一轉身,就看見一道如山般的身影,大步流星的向他沖了過來,那一步落下,地面都有些晃動,如果不是看對方模樣,他肯定以為是小胖來了。

「你幹什麼?」葉凡後撤兩步,神色忌憚的道。

而他的話語剛剛說完,便被對方徹底抱住了,對方臉上流露著濃濃的喜悅,手臂拍著他的背,大笑道:「老三,你可來了,我們都等你好久了。」

咳咳!

雖然葉凡用雷電淬體過,但也經不起對方這樣一錘加一錘的拍打,當下重重咳嗽兩聲,請求道:「兄弟,你先放開我好嗎?」

這大塊頭鬆開葉凡,伸手撓了撓頭皮,不好意思的說道:「哈哈,太激動了,老三見諒。」

望著眼前這個熱情的大塊頭青年,葉凡心中竟覺得一陣好笑,他盯著對方碩大的胸頭肌,無奈道:「這位兄弟,咱們以前沒有見過吧,為什麼叫我老三?」

「哈哈,老三你想多了,咱們以後就是同一個院兒的人了,自然是要排個號的。」大塊頭走上前去,手非常隨意的搭在葉凡的肩膀上,笑道,「我是第一個來的,所以是老大,他第二個來的,所以是蕭老二,至於你肯定就是老三了!」

聽到這話,葉凡才明白過來,敢情對方是這個意思,對於這拉幫結派的做法,葉凡雖然不是很喜歡,但他也沒說什麼,如果能夠讓幾個人團結起來,對於他在靈武學院的行事,也會容易一些。

心中接受了對方的這種想法,葉凡臉上就浮起淡淡的笑容,他望向前方兩人,主動伸出手,說道:「自我介紹一下,平陽郡葉凡。」

「公孫舉」

「蕭劍。」

聽到這倆人的名字,葉凡心中忍不住邪惡了一把,一個蕭一個舉,這也是夠絕的,估計以後這就是倆奇葩的室友。

三人的友誼,便在這小小的院落里建立起來,殊不知多年以後,這裡就成為了眾人追根溯源的關鍵地。 在與兩名室友熟絡一番后,葉凡就依靠水晶牌進入了自己的房間,對於那兩人簡短的介紹,他並沒有太介意。

因為他很清楚,能夠進入靈武學院的人,背景跟實力肯定都不簡單,像他這種憑藉著能力趕上來只在少數,所以面對這兩個不知道來歷的室友,葉凡並沒有去深究對方的身份。

至於尋找邪血軒中人的任務,他也沒有過於急躁,飯要一口一口的吃,路要一步一步的走,只有冷靜耐心的去看待一切,才有機會完成自己的計劃。

心態穩定的葉凡,準備先適應一下學院的生活,然後在大範圍尋找邪血軒人的足跡,眼下他靜下心來,認真的整理起有些自己的屋子。

「老三,出來接客了。」

沒過多久,門外就傳來一陣猶如獅吼般的聲音,葉凡一聽,無奈的笑了笑,然後推門走了出去。

「公孫舉,你再這麼吆喝,就不怕自己不舉?」推開門走出去的葉凡,上來就對公孫舉諷刺了一句,而在說話的時候,他望見一名長相有些猥瑣的男子,探頭探腦的走了進來。

「老四,你怎麼才來,俺們可都等你好久了。」身形壯碩的公孫舉,衝上去就給對方一個熊抱,熱情無比。

「咳咳,這位大哥,您不要這樣,我都是有媳婦兒的人了。」那相貌猥瑣的男子,用盡吃奶的勁兒才推開對方,然後伸手指了指後方,一臉黑線的道,「我是陪我們少爺來的。」

「嗯?」

聽到這話,眾人頓時一陣錯愕,他們目光迅速投向前方,這才發現,一名衣冠整齊,嘴角高挑的健壯男子,邁著高傲的步伐,緩緩的走了進來。

葉凡眸子在對方的身上仔細打量著,心中卻在暗暗忖度,單從來人的神態表情間,就能看出對方是一個很高傲的人,不過此人那健壯的體型下,骨架似乎有些軟乎,讓人情不自禁的就會去想,對方是不是經常流連與酒色場所,身體已經被掏空了。

就在葉凡打量著對方的時候,這名男子已經邁步來到了他們的面前,他低眼向三人身上掃了一眼,嘴角流露出一抹毫不掩飾的鄙夷,鼻息間冷哼一聲,然後就向前方的猥瑣男子道:「六子,趕緊將房間收拾好,記得要一塵不染,多一根頭髮絲,本少就砍掉你一根手指頭。」

聽的這話,那名被稱為六子的猥瑣男子,身體不由得打了一個冷顫,然後就點點頭,快步向那緊鎖的房間行了過去。

不遠處的葉凡,此刻眉頭不著痕迹的皺了皺,似乎對眼前人的行事作風有些看法。

而旁邊的大塊頭公孫舉卻沒有在意這些,大步走上去就要給對方一個熊抱。

「老四,俺們等你好久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