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答完,他才忽然回過神:「喂,比起這個……你不會在打烊之後,一晚上都在屋頂上和貓說話吧?!」

「差、差不多吧!」

蜜色的眸子一眨,少女慌亂的理了理被晨間微風吹亂的長發,語氣微妙的停頓了一下。

並沒有發現那處極短暫的遲疑。

得到這樣的肯定答覆,店員先生竟然升起了一絲心虛的感覺——總覺得自己隔三差五一個人丟下小姑娘,半夜跑出去喝酒然後快天亮才回家的事情變得罪惡了起來。

【……嘶,怎麼弄的跟什麼人類社會新聞一樣?】

腦子裡一晃而過一些奇怪的想法,硬生生激的神明大人表情微微扭曲了一下。

直覺繼續下去會發展出一些更古怪的狀況,中原中也當機立斷轉移了話題,轉而問起另一個很在意的問題:「這隻貓也是妖怪?」

「現在還不是哦~」

成功又混過一關,日和在心裡小小的歡呼了一聲。

當然,面上的表情沒有任何異樣,小姑娘軟乎乎的回答道:「不過確實有成為野獸妖怪的潛力在啦!不然日和說的話,它是聽不懂的。」

【所以之前她還真的是在和貓說話?!】

其實心底覺得之前那一幕還挺可愛的,側身在屋檐上坐下,店員先生輕咳一聲:「啊,對了,還有一件事。」

「唔?」

見他對著自己招招手,少女神明乖乖走過去,挨著戀人輕巧坐下。

提及這個話題,中原中也稍微認真了起來:「日和,你昨天下午給作之助那麼多御守,還托我給酒吧老闆和安吾也各送一枚——到底發生什麼了?」

日和微微一怔。

※※※※※※※※※※※※※※※※※※※※

(悄悄恢復日三……日六真的好傷肝哦……)(捂臉)

感謝在2020-07-1817:49:10~2020-07-1917:13:01期間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獅虎貓、ⅴ~v1個;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的主人公里克德卡德迷惘於亦真亦假的世界,掙扎於文明的陷落,充滿了對生命的依戀和對人性的追求。

有著細膩的人文情懷和現實哲學終極命題的探討。可以說承接著上本書《蘇菲的世界》,這本書可以說是一點也不突兀。

著名科幻小說家金·斯坦利·羅賓遜曾評價這本書:「《仿生人會夢見電子羊嗎》指出,機器人也有直覺。」

「它們不只是可以飛快運算的機器,它們也會思考、睡覺和做夢。由此引發了一個更大的問題:什麼才是人的特質?」

而且這本書本身摻雜著濃重的賽博朋克元素,要比單純的哲學類著作抑或是純文學的受眾更廣更多。

碼了幾天後,餘明川就基本寫完了。他先匆匆的把前十章發給了阿水,然後就準備去附近的一家口碑很好的網紅店裡吃飯。

因為李師水今天中午加班不回來了,他又對那家店早有耳聞,索性就預訂好了位置,點了一份很受好評的諾梵北海道豆乳蛋糕。

餘明川步行過去的,一是為了鍛煉身體,二是因為他料想到騎自行車過去很可能沒有停車的地方。

自行車現在更像是人們懷舊的一種表達了,公路上以新能源汽車為主,道路上雖然還有著三輪電動自行車,但市面上只有自行車因為運動健身的功效還有供應。

也就是說老大爺騎的三輪車你就是想買也買不到了,不過可以私人訂製一輛。

到達『木頭人』后,他徑直走了進去。一個看上去像大學生的秀氣女服務員問道:「請問…」

餘明川朝她笑了笑:「我在一個半小時前定了一份諾梵北海道豆乳蛋糕和一杯大麥茶。」說完又遞給她手機,上面顯示著賬單。

女服務員看了一眼他,有些害羞地點了點頭:「好的,請跟我這邊來。」

最後餘明川在一個靠窗的位置坐下了,玻璃清透明澈,裝修的偏向復古雅緻,能夠看到外面熙熙攘攘的風景。

這份諾梵北海道豆乳蛋糕非常好吃,味道鬆軟綿密,有著雲朵的觸感。伴隨著大麥茶濃郁的清香,給人一種絲滑的享受。

好吃(ω)嘿~

快吃完的時候,餘明川無意間仰頭環視了一圈店面,看到了他大學時候的死黨李白,沒錯,對方就叫這個名字。

李白的家境比較富裕,家裡養了八九百頭驢,大學畢業前說是要自主創業。想不到他竟然還在青州,餘明川想到大學時關係還不錯,就過去打了一個招呼。

「老李現在在哪工作啊,回來了怎麼不告訴我一聲,哥倆聚聚。」餘明川眯眼笑著。

李白緊接著也看到了他:「剛回來,你也知道我的專業,咱青州發展的還不錯,所以我目前在青州實驗中學當政治老師。」

餘明川走近才發現李白對面還有一個打扮得很森系的娃娃臉妹子。於是他道:「這是嫂子吧?老李也不介紹介紹。」

「這是我的女朋友韓佳良,和我一樣教書,是二中的語文老師。你可別把她帶壞了。」李白摟住韓佳良的肩膀。當然,哥倆都知道這是在開玩笑。

「沒想到你現在還教起了書,你家開的『柏驢』分店我們小區旁就有,那驢肉火燒的味道是真不錯。」餘明川說著。

韓佳良對著餘明川笑了笑,長相很嫩,笑起來也給人一種水潤潤的感覺。

「我跟佳良就是在一家驢肉火燒店裡認識的。」李白也笑著回應。

於是餘明川真誠地祝福道:「老李好好把握啊,你倆結婚的時候我送你們一個驚喜。」

李白:「得了吧!」又詢問道:「川子現在有工作了沒,要不要你白哥給你介紹份工作。」

餘明川:「不用了,我現在是一個全職作家,兼職詩人。混的還行。」

李白有些懷疑的看著他:「大學的時候也沒有看出你小子喜歡文學啊。」

餘明川:「我的筆名是異邦人,你可以上千度搜一下。」

這時一直聽著雙方交談的韓佳良的眼睛突然亮了起來,道:「您真的是異邦人老師嗎!?我很喜歡您的作品,可以給我簽個名嗎?」

餘明川打開他的作家主頁給韓佳良瞅了一下,證明了自己的身份,不過他目前沒有實體的書,有也不會隨身帶著。最後找服務員又來了一張白紙,簽上了行雲流水的三個大字「異邦人」。

他的字以前專門練過,有一種虛玄靈動的風範,看上去頗有風骨。韓佳良捧著這張簽名,眼睛里亮晶晶的冒著興奮,準備發一張朋友圈「不經意地」告訴自己的好姐妹。

李白有些詫異:「行啊,川子,知名大作家。沒想到最先發達的是你,苟富貴勿相忘啊。」

餘明川輕描淡寫的說:「也就那麼一回事兒。」

最後李白聽到他還沒有女朋友,幾次三番的想要給他介紹女朋友。不過都被他給拒絕了。

理由是――

女人,只會影響我寫作的速度。

我沒有那種世俗的慾望jpq.

…………

回到家后,餘明川開始了細枝慢節地剪指甲。推店門的時候,他才發覺自己的指甲已經有些長了。其實頭髮也有些略長,不過他帥,不影響。

理完指甲后,他就打開了B站看起了【我的爸比是條龍】,並奇怪UP主怎麼還沒有被國內的動漫製作公司挖走。

就前世而言,國內很多遊戲製作公司其實都是被耽誤的動漫製作公司啊。

比較知名的比如暴雪,當年無論是看《魔獸》、《爐石》還是《守望》的CG,都會生出一股惋惜。

國漫每次『崛起』時,都會有著類似於『國漫又在做仰卧起坐』的評論。

在這個科技盛世,國漫的發展狀況比前世發展的要好一些。

他一直認為,在回歸傳統的基礎上守正創新才是『創作』應有的姿態。

…………

花了這麼長的時間,餘明川終於把目前B站上熱度比較高的,感興趣的視頻都看了一遍。

他暗搓搓的在B站又註冊了一個小號,準備搞事情。

啊不,是感受生活。 余泉泉在江枝離開兩天後,也有些習慣了自己吃飯工作的日子。

就是江枝出門的時候把她的U盤給帶走了,這幾天需要拷貝資料的時候余泉泉會有些麻煩。

不過這些不是什麼大事。

「你最近拷貝資料有點慢哦,以後處理速度要快一點。」

李然和余泉泉交代了一下,希望她最近速度可以提高一些。

余泉泉點了點頭,屈悠悠剛好從外面走進來,問說是有什麼問題。

「我最近U盤給了江姐姐,江姐姐不是出差了嗎?所以我拷貝資料的速度會比較慢。」余泉泉沒打算和屈悠悠說多幾句,直接扭頭離開。

屈悠悠皺了皺眉頭,「你少個U盤嗎?」

余泉泉點頭,回到自己的位置。

「既然你少個U盤,我的先借你用一下吧,我還有一個。」屈悠悠把U盤遞給余泉泉,余泉泉皺了眉,說可以不用這麼客氣。

屈悠悠聳了聳肩,說沒關係,可以先用著,等余泉泉自己買了一個新U盤之後再說。

余泉泉接過U盤,有些不好意思。

「那就多謝謝你了。」余泉泉很不好意思。

「這也不是什麼大事,記得不要動裡面的東西就好了。」屈悠悠笑了笑,「同在一個公司上班,不需要這麼客氣。」

她末了還補充一句,「今天的零食就讓你負責了。」

余泉泉點點頭,別人的U盤不能隨隨便便動這個她是能明白的。

就是有些好奇到底是什麼東西,讓屈悠悠居然這麼還要特地交代一句。

裡面打開來也只有一個未知文件,而且還都是一堆亂碼。

余泉泉皺著眉頭,都不能理解為什麼這個文件這樣屈悠悠還給留著。

不過再怎麼說,這都是別人U盤裡的東西,就算余泉泉覺得是沒什麼用的,余泉泉也不會把它刪掉。

「留著,讓屈悠悠自己去處理。」

……

當天傍晚,江枝和莫丞州一起回到D城。

因為前段時間龐博元來訪,李然和莫丞州報告了這個問題,讓莫丞州留下來安排下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