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象院本就比四天院強勢。但凡有潛力的天才,都被挖進四象院了。

如今有三個人進入四象院。已經很讓人驚訝了,哪裡還會再奢望。

剩下的就是三強排名。

其實不用青竹老人宣布,人們也都已經知道了,不過這畢竟是規矩。

「第三名,朱雀院凰塵!」

「第二名,青龍院蕭龍王!」

「第一名。鎮天院韓辰!」

當韓辰的名字從青竹老人的口中響起時,原本安靜的觀戰席上響起一片山呼海嘯的歡呼之聲。

「鎮天第一!」「鎮天第一!」「鎮天第一!」

那些都是鎮天院的弟子,五萬多人,全部在此。

先前他們都一直憋著心中的激動,此時韓辰上台。終於全部爆發了出來。

歡呼如潮,澎湃激蕩,四天院的其他三院弟子,也都被帶動,歡呼起了韓辰的名字。

「韓辰!」「韓辰!」「韓辰!」

這已經不僅僅是屬於鎮天院的榮譽,而是屬於整個四天院的榮譽。

誰說我們四天院都是廢材?這一次的八院第一,就是我們四天院的人!


鎮天院的弟子,明白過來,也趕緊改口,高呼起了韓辰的名字。

那等氣氛下,甚至就連四象院中,都有不少人被的帶動,山呼高喊。

「這場面,我可是沒有預料過的!」

台上,韓辰滿臉愕然,良久才摸了摸鼻子,苦笑道。

「呵呵,以後適應了就好!」青竹老人滿臉笑容,初次對韓辰的不好印象,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

「靜一靜!」青竹老人抬手虛壓了壓,高聲道。

場中迅速安靜下來,一道道目光眼巴巴的望向台上老人。

在所有人的注視下,青竹老人取出了一枚空戒,遞給韓辰。

「這是你的獎勵,裡面的東西可是連老夫有忍不住有些心動,你可要收好了!」青竹老人笑呵呵著道。

聞言,韓辰一怔,原本打算的直接收進空戒的動作,也頓了頓,心裡忍不住有些好奇起來。

說起來,這百強的獎勵,先前雖然早就有了的公布,但究竟是獎勵多少,數量如何,卻並不詳細。

此時青竹老人竟然直言就說,連他都為之心動,韓辰還真想看看,這第一名的獎勵,會是豐厚到什麼程度。

沒有避諱青竹老人,韓辰直接將心神沉入的空戒中查看起來。

這一查看,饒是他早有心理準備,還是被嚇了一跳。

一個個碩大的木箱排了好幾排,散發著氤氳靈氣的極品靈核充斥其中,全部都是極品靈核。

足有三十萬枚!

閃爍著銀色光澤的銀劍印,十張。

十萬銀劍印,換算下來,那就是一百萬的銅劍印啊!

我的天!

韓辰只覺得心頭狂跳,「之前自己在珍寶樓賣了所有的中下品靈核,才只換的六萬銅劍印,那時候就覺得自己已經很富裕了,現在想想,還真是土包子啊!」

除了極品靈核、銀劍印之外,還有十卷捲軸,捲軸上有白色的標籤。

五卷功法,五卷武學,都是地階五品,至於究竟是何等玄妙,只有以後再看了。

不過韓辰對於自己現在修鍊的武學功法都很滿意,若是沒有更優秀的,暫時是不打算更換的。

「留給韓軒他們倒是可以!」

獎勵很豐厚,並不繁雜,一眼查看后,韓辰便準備將心神退出去。

下一刻,他就愣住了,心神落在儲物空間角落上的兵器架上。

這件東西他好像漏掉了,竟然沒有查看到!

那是一柄劍鞘,黑色的劍鞘!(未完待續。。)

… 雖然心裡疑惑,不過現在不是時候,這麼多人看著,財不露白的道理他比別人都清楚。

何況,韓辰的目標可不是這些個獎勵。

也沒有細細查看,將心神退了出來。

抬眼望著青竹老人,趕緊道:「前輩,我現在是不是可以向學院提一個請求?」

聽到韓辰的話,青竹老人頓時一怔,隨即反應過來,點點頭,「前三強都可向學院提出一個請求,只要不為非作歹,力所能及,學院都會儘力滿足!」


說著頓了頓,他露出一絲疑惑,「你現在就要使用這個獎勵嗎?」

這個獎勵可不簡單,以東靈學院的實力和影響力,那所謂的力所能及,範圍可太廣了。

往年的前三強,在使用這個獎勵時,都是慎之又慎,思量許久之後才會有所決定。

而似韓辰這樣,比賽還沒完全結束,就如此急切要使用獎勵的,他還是頭一次見到。

「嗯!」

韓辰重重點頭,遲恐生變,早一天得到菩提玄黃根,鬼谷子的傷勢就早一天恢復痊癒,拖延不得。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稍後你隨我來!」見韓辰如此堅定,青竹老人輕點了點頭,然後開頭道。

韓辰也知道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恭敬應了一聲,便轉身退了下去。

百強名單宣布,獎勵也一一發放結束,剩下也沒多少事情了。

青竹老人站在台上,對著眾人們發表了一番慷慨激昂的鼓勵,大意是讓那些沒有參加大比,以及被淘汰下去,沒有獲得名次的學員不要灰心。要以韓辰等人為目標,再接再厲,明年繼續努力。

隨後是八位院主。

從大比到現在,八位院主都甚少發言,大多時候都是沉默觀戰,所有的事情都交由青竹老人處理。

此時八人上台。對於這一次的大比,做了一個簡略的評價,隨後又對大比中,一些表現出彩的學員紛紛給出了點評。

八位院主都是劍尊境的強者,眼光何等犀利,點評不過三言兩語,卻讓得被點名者茅塞頓開,心中感悟泉涌。

其中甚至有十數人渾身氣息鼓盪,竟然直接突破了瓶頸。當場開始提升了。


見得這一幕,無數人頓時激動了起來,眼巴巴的望向台上的八位院主,期望可以得到一兩句的點評,然後修為突破,迅猛提升。

三炷香后,天邊的夕陽已經完全落了下去,只有那大片的火燒雲。還映襯著璀璨的殘陽。

八位院主隱沒虛空,離開了。導師們也維持著秩序。安排無數的學員們緩緩離開。

韓靈兒、楊楓等人也離開了。

轟動一時的八院大比,到此也就圓滿落幕了。

「隨我來吧!」望著身旁的韓辰,青竹老人道了一聲。

韓辰應了一聲,兩人騰空而起,劃過天際,向著東靈峰而去。

青竹老人的住所在東靈峰上。其一可保護諸多修鍊秘境。再者,東靈峰上的靈氣較其餘八峰更為濃郁些,做為閉關修鍊之地,更為合適。

……

東靈峰兩千四百丈,臨近崖邊有一片竹林。林中有一棟竹樓,這裡就是青竹老人的修行之地。

兩道身影落下,正是韓辰和青竹老人。

「進來吧!」

對著韓辰微微一笑,青竹老人提步走了竹樓。

韓辰跟了進去,目光四顧,微微打量,這竹樓內空間縱橫七八丈,不算大,擺設簡單,除了桌椅等一些必要的傢具外,就只有一個蒲團。

簡單雖簡單,卻沒有絲毫的空寂感,反而有一種寧靜,讓人很舒服,韓辰那略有些急躁的心神,微微一盪,迅速平復了下來。

青竹老人走到竹樓內里,推開一道竹門,一個竹亭露了出來。


韓辰倒是沒想到這竹樓的後面,竟然會有一個竹亭,聽著青竹老人一聲招呼,提步走了過去。

竹亭緊挨著竹樓,左右兩邊是竹林,此時月亮已經升了起來,月光灑下,在竹林中灑下一層皎潔的銀輝。

竹亭對面就是崖邊,放眼望去,可以看到那在月光下,不斷翻騰變幻的雲海,極為壯觀。

「呵呵,這裡是老夫平時感悟天地大道之處,還不錯吧!」青竹老人笑呵呵的道。

「靈山妙水,如臨仙境!」韓辰點點頭。

「仙境有些誇大了,不過靈山妙水倒是當得起!」青竹老人-大笑著道。

抬手招呼韓辰在桌邊坐下,韓辰也不矯情,撩起長衫落座,隨後很知趣的從空戒里拿出一壇深藏的百年份的逍遙醉。

「說說吧,你想使用這個獎勵,想向學院提什麼要求?」不客氣的將真箇酒罈抱過來,拍開封泥,狠灌了一大口,青竹老人才咂了咂嘴,問道。

學院的事情,八位院主很少過問,基本都是由他們這些個護法長老處理,這一次大比也是如此。

韓辰的要求,只要不過分他就可以拍板定下,到時候上報下八位院主,接著就可以進行。若不能答應,也可以直接拒絕掉,也省的勞煩。

望著青竹老人手中的酒罈,韓辰咽了口口水,這百年份的逍遙醉,他也只有一壇,還是好不容易才弄來的。


壓下一把搶過來的念頭,韓辰定了定神,緩緩道:「我需要一種藥材!」

「藥材?」

青竹老人疑惑的看了眼韓辰,突然想到前段時間的傳聞,這小子在鎮天峰的丹樓足足待了一個月之久。

頓時雙眼大瞪,「你會煉藥?」

「呃…會一點,不怎麼精通!」韓辰微微一愣,隨即摸了摸鼻子,含糊道。

「好小子,老夫還真是看走眼了,這麼說起來,韓姵瑤那丫頭也是你治好的咯?」青竹老人又問道。

「嗯!」

韓辰知道這件事隱瞞不住,有心人很容易就能查到,很光棍的繼續點頭,不過沒有多說什麼。

見得韓辰承認,青竹老人倒是不驚訝了。

韓辰會煉藥,而且還治好了韓姵瑤的傷勢,想來煉藥師品階也絕不會像這小子所說的只是的會一點而已。

鄉村超品小仙醫

「你需要什麼藥材?」青竹老人直接問道。

「菩提玄黃根!」(未完待續。。)

ps:(十三的夜班結束啦,真是煎熬的兩個多星期啊!

明天開始白班啦,更新會回到晚上。同時明天是周一,求推薦票啦!)

… 「菩提玄黃根?」

輕念一聲,好似想了起來,青竹老人眼中露出一絲驚色,「是那皇品級天才地寶,菩提玄黃根?」

總裁的錯替新娘 嗯,正是皇品級天才地寶!」見青竹老人知道,韓辰心中一喜,趕緊點頭。

「據老夫所知,這菩提玄黃根雖然為天才地寶,但似乎並不適合煉藥,你要它作何之用?」青竹老人的眉頭微鎖,手指輕敲著桌子,沉吟著問道。

「抱歉,請恕晚輩不能言明!」鬼谷子的存在,韓辰不願暴露,只能搖頭。

聽到韓辰的話,青竹老人眉頭皺的更緊了,這讓韓辰也不由的微微緊張了起來。

不會是要反悔了吧?

所謂關心則亂,韓辰心裡不禁開始胡思亂想。

不過事實證明,韓辰有些小看對方,甚至有些小看東靈學院了。

「菩提玄黃根雖然珍貴,不過我東臨學院還不至於不捨得!」青竹老人顯然看穿了韓辰的意思,沒好氣的道。

韓辰訕訕一笑,也不接話。

「菩提玄黃根藏於珍寶塔八樓,由學院長老看守!」青竹老人也沒深究,說著,抬手從空戒里取出一塊玉牌,拋給韓辰,「這是老夫的令牌,我待會兒會和他打個招呼,你什麼時候需要,什麼時候去取便可!」

「不過有一點,取完后,令牌需送過來還給老夫!」

望著手中的令牌,韓辰滿臉喜色,當即起身站了起來,抱拳躬身行了個大禮,「多謝前輩成全!」

「晚輩這就去取,取完便將令牌送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