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周頓時受到殃及,千瘡百孔。

轟!

正在這時,一道驚人的氣息如火山般,驟然爆發,漫天的劍氣、血氣,直接被鎮壓的消散。

「斬!」

破空聲響起,血色流光一閃,獨孤若寒手持長劍,沖了過來。

韓辰也渾然不懼,腳掌一踏,挺劍迎了上去。

叮叮噹噹…

劍鋒碰撞,火花迸濺,精鐵交擊之聲,如雨打芭蕉,連綿不絕。

「果然,傳言不虛,這獨孤若寒的實力,比起趙風吟要強上太多,若非我靈魂力量突破,達到煉魄境,感知更是敏銳,恐怕我連三十招都撐不下!」

交手近百招,兩人硬撼一擊,勁力震蕩,兩人皆是向後退開。

韓辰目光一凝,望著獨孤若寒,心中暗道。

百招交手,兩人已知對方深淺。

再不必留手!

「狂龍咆哮!」

左手一翻,墨寒劍在手,劍鋒出鞘,韓辰雙劍橫於身前,狠狠一拉,揮斬而出。

「血煞衝天!」

獨孤若寒也絲毫不弱,血色長劍揮舞一展,一股如墨般化不開的血色瞬間凝現,衝擊而出。(未完待續。。)

… 轟轟轟…

劍式碰撞,可怕的威勢如暴風般,瘋狂席捲。

兩人都是堪比五星劍皇的存在,此時毫無忌憚的全力出手,那等威力何其可怕。

東華樓哪裡承受的住兩人如此衝擊,劇烈震蕩之下,如山峰崩傾,推金山倒玉柱般轟然倒塌。

街道上早已圍滿了人,此時見得東華樓傾塌,頓時驚叫連連,一道道身影騰躍而起,向後爆退而去。

煙塵瀰漫,木屑飄飛,空氣一片污濁,更掀起無盡狂風,吹的人眼睛睜不開。

嗖!嗖!

破空聲中,兩道身影如流光般,字空中那傾塌下去的樓層中飛出,懸於高空,相隔百丈而望。

轟隆隆…

高足近五十米的東華樓,如一座山峰,崩塌而下,兩人視線清朗,緊緊盯向對方。

「這兩個到底是什麼人?」

「可怕,太可怕了!」

「那商屠可是五星劍皇,竟然被斬殺,如此年輕強者,絕對是東靈學院的學員!」

「難道是四象院的學員?」

退至遠處的人們,抬頭望著空中的韓辰二人,議論紛紛。

「該死的,這獨孤若寒到底是怎麼修鍊的,怎麼可能提升的這麼快!」韓炎咬牙切齒,狠聲道。

三年前,獨孤若寒在青雲帝國雖然有些名氣,但也不過是凶名而已,要論真正實力,卻也沒那麼驚人。

但現在,才不過三年多而已,竟然提升到了如此地步,簡直讓人不敢相信。

「尋常提升,自然不可能。不過若有奇遇,那又另當別論了!」眼望著獨孤若寒,韓靈兒秀眉微蹙,輕聲道。

「仔細想來,在東靈學院三年,我們似乎還不知道這獨孤若寒也在學院。」韓澤沉聲道。

「嗯。若非獨孤若寒登上銅劍百戰榜,做出如此驚人之舉,我們恐怕仍然不知道他的存在。」韓擎蒼道。

「這麼說來,獨孤若寒這三年來,就是一直都在外遊歷,而也由此,獲得機緣,一身實力突飛猛進,達到如今這番境界!」韓姵瑤道。

「真是可恨。上天怎麼如此眷顧這傢伙!」韓宇咬牙切齒,恨恨道。

獨孤家族覆滅的時候,獨孤若寒在東靈學院,逃過一劫。而現在韓辰來了,這傢伙竟然又獲得機緣,實力提升如此恐怖,要說沒有上天的眷顧,也太說不過去了。

「不知道韓辰能不能對付的了他!」韓軒目光在兩人身上掃過。輕聲道。

這才是最關鍵的。

獨孤若寒的實力提升,已成事實。接下來如何應對,才是最重要的。

只有將之擋下,那才算解了危機,否則的話,就麻煩了。

高空中!

「韓辰,你很讓我意外。想不到短短一個月,你的實力竟還有如此驚人的提升!」獨孤若寒沒有急著動手,望著韓辰,眼中露出一絲驚奇,道。

當日。韓辰和趙風吟一戰,在學院里可是傳遍了,他自然也有所聽聞。以當時的情況來看,與趙風吟一戰,韓辰應該已經出盡全力了。

但現在,韓辰竟然能和他交手百招,而不落一絲下風,這份實力,絕對不是一個月前的韓辰,所能擁有的。


「彼此彼此,你的實力也讓我很意外!」雙劍在手,青鸞翼微微震動,韓辰面色平靜,望著獨孤若寒,淡淡道:「同時我也很好奇,短短三年,你是如何擁有了如今這身實力!」

「等你敗於我的劍下,我會告訴你的!」獨孤若寒嘴角勾起,露出一抹森冷而充滿殺意的笑容。

唰!

沒有再多言,獨孤若寒身子一縱,爆沖而入,身若一道黑色流光,向著韓辰急沖而去。

聊齋紀行 ,韓辰凜然不懼,青鸞翼狠狠一震,捲動風雷,身化青色驚虹,迎擊上去。

眼望著即將再度碰撞的兩人,下方無數圍觀者,紛紛瞪大了雙眼,滿臉激動。

兩個如此年輕強者的交手,可是十年難遇啊!

韓軒幾人臉上則露出絲絲緊張。

獨孤若寒的實力太強了,韓辰占不了一絲上風,由不得他們不緊張。就連韓靈兒也不例外。

如果這個時候有人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韓靈兒的眼底深處,有一柄黑色劍影緩緩凝聚、浮現。

這一幕,當初在青雲帝國,對峙獨孤不敗的時候,曾經出現過。

而相比於當初,現在韓靈兒瞳中劍影,則顯得更加凝實許多,且散發出來的威壓,也更為驚人。

「小姐,不要衝動,那小子不會有事的!」這時,一道蒼老的聲音自虛空中傳出,在韓靈兒的耳畔響起。


「我知道!」如玉雕成的下巴,輕輕點動,韓辰傳音輕應。

眼望著高空中,已是激戰在一起的韓辰二人,韓靈兒深深吐了口氣,瞳中那漆黑劍影,緩緩消散不見。


「小姐啊小姐,那小子有那等強者護身,連我出手,都有來無回,又豈會有危險啊!」虛空中,劍伯苦笑一聲。

「不過,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抬頭望向高空中的韓辰,劍伯的眼中露出絲絲寒意,「韓氏棄人,根本配不上小姐!」

這些話,他沒有說出聲,只在心中輕念。

轟轟轟…

震耳轟鳴,如九天雷霆炸響,驚人的風暴,捲動劍氣洪流,覆蓋方圓千丈,這片天地被完全籠罩,瘋狂肆虐。

可怕的威勢,引得下方眾人驚聲連連。

轉眼,兩人已經交手了一百多招。

「強…太強了…」

「這份實力,就算我修鍊一輩子,也不可能達到啊!」

「想多了吧,人家可是東靈學院中真正的天才,豈是你們這些普通人可以相提並論的!」

「哼,說我們普通人,你不也是普通人!」

「最起碼,我沒有拿自己和人家相比!」

驚呼聲中,夾雜著陣陣吵鬧議論之聲,顯得極為嘈雜。

「咦?快看那邊!」

正在這時,人群中有一人突然驚叫一聲,望向遠處天際。

聽得聲音,不少人紛紛轉頭,循聲望去。

只見遠處天際,一道銀色驚虹,帶起隆隆雷鳴之聲,迅速靠近而來。


「又有人來了!」

韓擎蒼幾人眉頭微皺,道。

這個時候竟然又有人來了,是誰?(未完待續。。)

我的蠻荒部落 :(給「╰☆馨唲﹏ゞ」加更一章)

… 銀色驚虹的速度極快,不過眨眼的功夫,已經劃破天際,沖了過來。

隨後沒有一絲停滯,直接衝進了空中那激烈的戰圈之中。

突然的變故,人們根本來不及反應,就連韓靈兒等人,也是一片怔然。

轟!!

高空中,那恐怖的靈氣風暴,以及劍氣洪流轟然炸開,盪起驚天轟鳴。

音浪散開,下方不少人面露痛苦之色。

不過好在這音浪來的快,去的也快,不過呼吸的功夫,便削弱消散。

深深喘了口氣,韓軒幾人顧不得體內翻騰涌動的氣血,和其他人一樣,趕緊抬頭,向天空中望去。

只見高空之上,韓辰和獨孤若寒已經分開,相隔百丈,懸空而立。而在兩人中間,則是一個身材異常高大的青年。

青年身著一襲亮銀色鎧甲,看樣式和那荊寒所穿的鎧甲,倒是相似。不過這青年並沒有全身包裹在鎧甲里,只著一件胸甲和一件腿甲,赤著雙臂,露出那古銅如鋼鐵澆鑄的驚人肌肉,再配上他那近乎三米的高大身材,壓迫感悠然自生,令人窒息。

一席黑色披風隨風揚起,兩米長,半個門板寬的巨大重劍,被他斜背在背上,只露出一截劍尖和劍柄。

「敢在老子的地盤動手,你們的膽子不小啊!」

這時,那高大青年昂起頭,目光睥睨,望了韓辰和獨孤若寒一眼,冷笑道。

「你的地盤?我可不記得這東靈聖城什麼時候成了別人的地盤了!」獨孤若寒根本不懼,冷笑出聲。

「獨孤若寒,別以為擊敗了厲驚天,登上了那銅劍百戰榜就有什麼了不起。在老子手裡,你連十招都接不了!」目光一瞥。望向獨孤若寒,高大青年嘴角露出一絲不屑。

好狂!

聽到這高大青年的話,韓辰眼中露出一絲驚異。

知道孤獨若寒,卻竟然還能如此不屑一顧,只有一個原因。

實力!

唯有絕對的實力,才能如此強勢。

只是就算剛剛這青年橫加插手。將他二人分開,展現出來的實力極為不俗。但想要十招之內擊敗獨孤若寒,恐怕也辦不到吧。

「十招之內敗我? 非正式好萊塢生活 !」獨孤若寒臉色陰沉如水,手臂一抬,血紅色長劍直指對方,「出手吧,我倒要看看你是如何能在十招之內敗我!」

見狀,韓辰目光閃了閃,青鸞翼微微後退幾分。打算旁觀。他的直覺告訴他,這個高大青年絕對不是一般人。

不過正在這時,一個聲音想了起來,卻是讓的韓辰微微一怔。

「那邊的小子,不要想著逃,你那翅膀雖然看起來似乎速度不錯,不過我若要抓你,你逃不了!」

只見那高大青年下巴微微側起。瞥向韓辰這邊,淡淡道。

韓辰聳了聳肩。也不回應,青鸞翼震動,向後退了兩百餘丈,停了下來。

目光在韓辰身上微微停留,那高大青年撇了撇嘴,似乎有些失望韓辰竟然這麼聽話。真的沒有逃走。

「待我將這個狂妄的小子降服了,再來抓你!」

丟下一句,青年收回目光,望向獨孤若寒,臉上露出一絲笑容。「已經很久沒有人向老子挑戰了,小子,希望你能多撐幾招,我老子儘儘興!」

「拔劍吧!」

長劍一盪,劍吟悠揚,緊盯著青年,獨孤若寒冷冷道。

「嘿,還挺驕傲的!」高大青年搖頭一笑,「不必了,我的劍太重,你接不住!」

說著,他雙臂抬起,笑道:「憑它就可以了!」

狂,實在是太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