噗呲…

可惜不到一眨眼的功夫,秦昊一擊而來,生命值瞬間蒸發。

恐怖!

九個人的包圍如同敘述,僅僅一個人就能夠在銷瞬息之間秒殺三個人,剩餘的人根本沒有繼續戰鬥的準備。

「哼,一群傻子。」

之前那個及時退出的玩家此刻坐在沙地上,嘴角微微翹起滿臉的不屑。

十秒鐘。

算上追擊的時間,九個人在十秒鐘盡數死亡,現在估計已經在復活點裡滿臉的鬱悶。

「那麼多?」

與此同時,秦昊則是望著一地的藍光綠光有些詫異。

藍光基本都是裝備之類的,綠色的光芒則全是精丸。

這到底是擊殺了多少只蜥蜴小怪才會爆出來那麼多,那看來被壟斷的區域其實也沒有吹的那麼神。

秦昊一揮手,盡數收入背包之中,而後轉身將已經過了隊伍保護的藍色品質精丸收入囊中。

事情已經辦妥了,那麼接下來就開始上正菜。

「我剛剛可沒有攻擊你…大神你…」

見秦昊朝著他走來,那個玩家突然一愣。

「別怕,我要見你們會長,帶個路?」

秦昊輕笑一聲。

論如何快速能夠獲得藍色品質的精丸,找這種普通的公會成員肯定是沒戲,但是如果找更高一層的會長呢?

「呃…好。」

聞言,那玩家站起身來,算是鬆了一口氣,轉而又說道:「在這裡的會長只有猩紅月神,」

「如果你不介意的話我帶你過去。」

「嗯。」

秦昊點了點頭,打趣道:「那個傢伙在這裡的話就好辦了。」

。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而另外一個戰場,新的戰爭也已經開始了,英軍自一天前就派人探查,那本地人士通曉探地理,已查到高俅在巴爾幹半島一帶有大片人馬活動,提文大喜,對眾人道:「這正是上好戰機,高俅如今命不保夕,我們主力前去殲滅了他們,說不定還能乘勢拿下羅馬帝國!」

英軍大將蒙戈道:「這般擅自出兵,盟主跟董雙追究起來,卻要如何?」

提文冷笑道:「我們大英才是這片大路的主宰,那羅馬已經衰落過時的角色了,如何能讓他們猖狂,如今高俅那幾萬殘兵敗將哪堪一級,這個聯盟早已名存實亡,只要我大英雄師出動,必然能親自斬殺高俅。」

「而那以後,正好能一統大陸,滅了這些其他愚蠢的種族,揚我大英國威,就是董雙來惹事我等也不懼!」提文說著,便往外大步走去,望著那滿天星光他只是嘴角帶起來一絲笑容。

英軍自上而下準備充足,於是提文決定私自發兵攻打高俅吞併他的實力,好早日稱霸歐羅巴大陸,就在當天晚上,亞歐聯盟大軍對戰高俅大軍的第二次戰役拉開了帷幕,英軍出動了四萬精銳,往巴爾幹半島星野奔襲而去,準備跟高俅殘餘勢力決一死戰。

卻說這邊,董雙與法蘭西帝國皇帝沃德茨,羅馬帝國三軍大元帥費茵茨商議了,都贊成出兵,既是拉一把盟友,也為了早日剿滅高俅。

董雙安排第一軍團的十萬人馬為先鋒,他自己則和那四千精銳在最前面開路,羅馬軍團五萬人作為主力,法軍的四萬人在沃德茨代領下為後軍,一行近二十萬大軍往巴爾幹半島浩浩蕩蕩殺去。

三天過去,眾人行軍剛到巴爾幹半島外圍,這裡是保加利亞王國,作為高俅勢力範圍的核心區域,他居然如今沒什麼重兵,高俅駐守在此的軍隊不過五千多人,在亞歐聯盟大軍的猛攻下頓時一觸即潰,不到半日全境都被攻佔,高軍將領劉永錫,張鳴珂,汪恭人,徐青娘盡皆陣亡。

董雙繼續帶兵長驅直入,費茵茵看董雙打得太猛,乾脆把指揮權全給了他哭笑不得去養老了,聯軍繼續南下,一日打破匈牙利,滅敵數千,高俅在此留守的將領苟桓,苟英哪裡是對手,頓時帶著幾百殘兵狼狽逃竄,到了這會,董雙已經正式進入了巴爾幹半島內部。

結果第二天一早,董雙正準備馬上往君士坦丁堡殺去,又傳來了一個震驚無比的事件。

英軍被高俅在巴爾幹半島南部設計水攻所擊敗,損兵數萬,高俅親自殺死英國大軍來親征的大將軍蒙戈,又帶著五萬精銳大軍為了玉璽而攻打東羅馬帝國,妄圖獲取最後的印璽,他的大軍如今已經攻佔了羅馬城!

如今的英軍殘卒不到千人,跟提文已經不知去向!

董雙得知英軍幾乎全滅,頓時惱火不已,猛地拔出了寒星隕鐵劍看著四周道:「來人,我現在就下令,給我殺了那個英軍指揮官,馬上去抓捕他到我面前來!」

「何必勞煩副盟主大人動手,我提文已在此!」

一道身影隨著大門被推開走了進來,他看著董雙只是冷笑一聲:「董雙,我來了,你要殺要剮隨你便吧,是我輕視了高俅,我對不住這些死去的弟兄,成王敗寇,來吧,殺了我就是!」

董雙一步步走下來,看著他的眼睛只是冷笑道:「殺了你,你如此抗命私自出擊不把盟主和我放在眼裡,殺了你就能輕易挽救局勢嗎?」

「我知道,高俅如今俘虜了我們不少人,還士氣大漲,提文語氣低沉說道:「但這一切都是我自己選擇的,聯盟有規矩在此,我身為大英大主教堂堂正正,何必你動手!」

話音剛落,提文抽出隨身佩劍,猛地一抹脖子,就自刎了,瞬間倒地而死。

大廳內頓時一片嘩然,董雙道:「他是個敢作敢當的漢子,來人,把他帶回你們祖國葬了吧。」

英軍士卒們痛哭流涕,帶著主帥屍體走了,一路到了敦刻爾克,呈琳聽說提文死了頓時咬牙切齒要去報仇,眾人拚命阻攔,拿出了提文兵敗后寫給呈琳的信,她拆開看了,只見上面寫著:英軍主帥提文,命令公主呈琳帶著敦刻爾刻一萬留守兵馬迅速渡海回國,多少給國家保存一點元氣,否則,我必死不瞑目。

呈琳含淚無奈,也只能帶著殘兵回去了,而另外一邊,亞歐聯盟大軍也因損失不小,決定休整一陣,董雙讓人時刻打探高俅的動向,不在話下。

三天後,董雙正在考慮要不要追殺高俅,在這巴爾幹半島和其決一死戰,眾人各持己見,再一個震驚天下的消息卻傳來了。

「哐當!」

杯子在地上砸的稀碎,費茵茵死死咬著牙,只覺得火氣衝天道:「高俅,我與你勢不兩立!」

說完,費茵茵拔出劍來,猛地將一邊書架劈地粉碎,然後仰天怒吼道:「陛下,是臣不忠,讓您慘死於奸賊手下,此皆臣之罪也!」

「姨夫,別放在心上折磨自己了,事已至此,我們當找高俅報仇,早日殺了他才是。」董雙眉頭一皺,上前扶著費茵茨的左肩說道:「高俅雖佔據羅馬故土,終歸是勢單力薄,我二十萬百戰雄獅在此,何懼他區區高俅!」

費茵茵重重地嘆了口氣,貝利撒留同樣眼神複雜,就像失去了他們的一切一般。

劉贇卻道:「高俅這個舉動倒是怪異,根據以前的情況來看,他並不是那種濫殺無度之人,當初抓了大宋皇帝皇子和神聖羅馬皇帝尚且一動不動,為何偏偏要把羅馬皇帝殺死?」

董雙一皺眉道:「你的意思是……事出無常必有妖?」

「是啊,大哥,你還記得嗎?」劉贇做了個手勢,示意大家都靠攏過來,隨後,他卻是語氣低道:「五方玉璽還有最後一個,「玄武玉璽」,據說此寶物乃是羅馬皇室掌管……」

「這位兄弟說的沒錯,玄武玉璽的確在我們手上。」費茵茨再一次望向遠方,嘆了口氣道:「可惜當初為了對付英格蘭,法蘭西和西邊蠻夷入侵,我們耗盡了玉璽的能量製造海洋之火,而且我等根本不會利用方式,只能從古籍上找尋開採之法,哎,說再多如今也是徒勞無益……」

那邊,歐洲各國卻是臉色難看了,怎麼搞的所有矛盾點都轉移到這邊來了一樣。

沃德茨哼一聲道:「過去的都過去了,如今是聯盟大業,在徹底戰勝高俅之前我們還是不要重翻舊賬為好,英吉利人的前車之鑒相信元帥也已經看到了。」

費茵茨道:「這是當然,我們羅馬從沒有跟貴國衝突之意。」

法國大將軍提雷諾卻是冷笑一聲:「原來那傳說中的玉璽就在你們那,既然有這等神器,那還說什麼,直接去把那高俅賊子收拾了不就成了。」 肖雅忼如粗俗潑婦一樣的哭鬧,讓記者都有些束手無策。理智的人都知道,不要和潑婦論短長!

江雲深趁機說道:「你們是不是拿了江南曦的什麼好處,所以這樣逼迫我們?你們不要在這裏翻舊賬,我爸和我媽才是真愛,不然不可能恩愛地過了一輩子!江南曦就是懷恨在心,回來報復,昨天在我家,有許多記者目睹,江南曦是怎樣氣暈我爸的!」

記者們也知道,昨天的事,事有人爆出來的,可是卻沒有找到最初爆料的人。

就連昨天江小狼也沒有找到,所以才轟炸了各個媒體。

江雲深這樣說,明顯是心虛,但是他又不能示弱。

這個時候,夜北梟推著江南曦到了眾人身後,他冷聲道:「江雲深,昨天為什麼會有那麼多記者,同時出現在你的家裏,你是不是應該好好解釋一下?」

天下哪有那麼巧的事?不過是有人未雨綢繆而已!

江雲深一抬頭看到夜北梟,渾身就是一哆嗦,下意識地就往肖雅忼的身後躲。

眾人聽到夜北梟的聲音,一起回頭。

他們看到夜北梟推著江南曦,眼睛都睜大了,他們這是在一起的節奏嗎?

因此,各種鏡頭都對準了他們。

記者們更是各種開問:「夜神和江南曦小姐,這是公開在一起了嗎?」

「夜神,江小姐是不是你微博上的那個『寶貝』?」

「夜神,上次發微博,你提到了懲罰,請問是怎樣的懲罰?是江小姐在懲罰你嗎?」

「江小姐,你為什麼要懲罰夜神?你們這是情侶間的情趣,還是夜神真的犯了什麼錯?」

「江小姐,夜神是夜大小姐的哥哥,你現在能接受夜大小姐成為你的家人嗎?」

「夜神,江小姐和高總之前是情侶,請問你介意不介意他們的關係?」

江南曦雖然心裏又準備,今天可能會再次遇到記者,可是這些人全抓住她和夜北梟的私人問題,是什麼回事?

她有些不滿地抬頭看夜北梟,你說你,沒事發什麼視頻啊?你自己惹的事,自己解決,但是敢多說一個字,哼哼!

恰好夜北梟也正低頭看她,他的嘴角噙著一抹淡笑。

他對記者的這些提問倒是很感興趣,恨不得馬上做實了他和江南曦的關係,但是他得徵求她的同意啊。

他無聲地問她:能說嗎?

結果還來江南曦一個狠巴巴的瞪視,那意思是,你說一個字試試!

夜北梟無奈,抬頭面對記者,說道:「我沒有得到江小姐的同意,所以,你們的問題,現在無可奉告!」

哎呀媽呀!

記者們都驚呆了,他們狠辣無情的夜神,竟然如此聽江南曦的話,簡直太玄幻了!

江南曦也羞紅了臉,偷偷地狠狠地掐了他的腿一下。他說的這是什麼話,豈不是欲蓋彌彰?

她連忙說道:「謝謝大家對我的關心,也謝謝大家對我爸爸的關心。我今天是來看我爸爸的,還希望大家讓一讓。」

當事人不願承認,這些記者也沒那個膽子,再追着夜北梟問。於是,他們就把問題又轉回到了剛才的話題。

「夜神的意思是,江二少提前做了準備,故意陷害江小姐嗎?」 60、路家人內戰

「人吶,是可以變成『鬼(龍)』的,茨木就是這樣來的喲,咱家吶對普通的人類沒有興趣,但這些幼崽們現在都是鬼,作為護法之鬼,咱家自然要保護他們吶。」

(註:fgo里的茨木童子是由人類少女變成的鬼)

酒吞童子的話慢慢吞吞的,溫吞的誘人口吻配上她那少兒不宜的打扮……反正路明非是沒聽懂她在說什麼。

蘇茜在頻道里解釋道:「簡單地說,因為龍=鬼,這些感染了龍化病的存在,要是在酒吞童子身邊待久了的話,就會產生轉變為鬼的現象。」

至於這個現象是好是壞?

「等人理修正結束了,這些影響都會消失。」達芬奇為這個話題蓋棺定論。

酒吞童子想玩辦家家酒的遊戲就隨她去吧。

說起來,caster職介的酒吞童子,居然也有對『魔性』特攻的技能,這種特攻技能在這個特異點裏會因為那個已經說了無數遍的等式而超級加倍。

只可惜,caster職介的酒吞童子屬性偏低,技能居然主要是加負面狀態與強化其他的鬼的『對鬼種用領導力』技能。

怪不得這些龍化病人們在她的領導下可以站穩腳跟。

不過沒身體逐漸鬼化的副作用……也是因此而來的吧?

酒吞童子自己也有作為龍神,或者作為龍神之子的傳說原型,在這個特異點裏,她雖然是機東來客,但到是混的如魚得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