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有什麼重要的事麼?”

“······”來人把頭偏向還跪在地上的卡爾。

“沒事,我的人!”

“米奧大長老說是關於封印之地的事,好像有進展了!大人”

“噢!我知道了”

同一時間,U國教廷總部內。

“皮特大人,你要我們分析的子彈,已經有結果了!”一個頭發花白,老態龍鍾,卻跑的飛快的人,門也沒敲,直接闖入了皮特大主教的休息室。

“我說,雷斯特長老,您都一把年紀了,怎麼還是如此冒失呀?哈哈哈”皮特正端着高腳杯,迎着光線鑑賞杯中的液體。

“嘿嘿,讓您笑話了,皮特大人······”

“停!說說結果吧!子彈是怎麼回事?”

“這絕對是本世紀最偉大的魔法武器!這小小的銀製彈頭上居然刻畫了六層高級魔法陣,包含有:高級封魔環、高級破魔環、高級黑暗之光、高級黑暗侵蝕、高級壓縮結界和高級法術延遲結界,而彈頭裏面被灌滿了超濃縮聖光。能設計出這樣的東西,那個人一定是個天才,絕對是個天才!”老頭不斷的撫摸着子彈,眼中滿是貪婪的目光。

“那麼,爲什麼一個高級惡魔會葬送在這樣的子彈下,你知道了嗎?”

“當然,這個設計的人絕對是一個個天才,這不僅僅是因爲他對魔法的理解程度達到了不可思議的程度,最突出的就是他這種異想天開的搭配方式,以及完美的製作工藝!”

“雷斯特,我是讓你說原因,不是要聽你的讚美之辭!”

“哦,嘿嘿,不好意思,實在是不可思議啊!是這樣的,一開始我們以爲封魔環是用來封住受害人體內的魔法操控能力,可是我們發現並不是這樣,這個封魔環其實是用來封印子彈內部的超濃縮聖光的,以至於不讓它與外界的黑暗能量接觸,保持了子彈的穩定性;而這層破魔環也不是要破開受害者得魔法防禦,而是用來破開封魔幻本身,這個想法非常精妙!而高級壓縮結界不用說,是用來把聖光灌入到子彈內並濃縮聖光用的;而高級法術延遲結界則是控制破魔環用的,至於另外兩個高級黑暗魔法陣是用來麻痹敵人的。這個設計非常精妙,可以說是專門針對高級惡魔量身打造的!”

“哦?你的意思是,先壓縮聖光進入子彈,然後用封印保持其不受黑暗能量的干擾,再用延遲手法讓中彈者大意,之後用破魔環破開封魔環,讓聖光爆開,消滅敵人?”

“是的,皮特大人,就是這樣!這是一種非常了不起的設計!”

“如果,稍微改動這個設計,也可以用來對付我們咯?是不是雷斯特?”

“嗯,大人,您這一說······還真的有這種可能呢!”

“是什麼人制造的,或者說他們爲什麼要製造這樣的東西?把光明和黑暗混合起來,不簡單呀!事情變得越來越有趣了!哼哼!”

夜了,天空中的月亮羞答答的躲到了雲層的後面,今晚的天空更加的黑暗。

“大人,他們應該就躲在前面的別墅內!電話也是在這個位置打出的!根據衛星定位,我們找到了這個地方,而且他們用的那個手機還沒有關閉,信號一直都沒有移動過,我肯定他們還沒有離開!”卡爾拉開車門,用手護住門頭,獻媚的解說着。

“這地方不錯,離最近的小鎮也要十五分鐘,沒人會打擾我們,真不錯啊!哈哈哈哈!”

此時的安吉拉正在把地窖中找到罐頭加熱中,根本沒有留意到自己早些時候的電話已經暴露了自己和安。

“哈!終於好了!讓安嚐嚐我的手藝!安,你的晚飯來咯!”幸福的安吉拉正從廚房中出來,手上擡着放滿各種食物的餐盤來到客廳。

一聲巨響,別墅的大門被一腳踢飛了,強大的氣勁帶着紛飛的木削落到了食物上,安吉拉用心烹飪的美餐作廢了。安吉拉丟掉手中的餐盤,轉身就往臥室跑去,可是身體卻無法移動半步,整個人保持着轉身的動作。

“哈哈哈哈!”令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傳到了安吉拉的耳朵中。

“你們是誰,要幹什麼?”安吉拉無法扭頭察看來人的樣子,心中無比驚駭。

“你是安吉拉吧?你和安居然膽敢殺害組織高層卡斯蒂洛大人,誰指使你們的?”卡爾站在安吉拉的身後,用手把安吉拉的頭髮向後扯。

“我們接到組織分配的任務,要我們暗殺卡斯蒂洛,我們是奉命行事!”安吉拉痛的眼淚直掉,可是依然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

“大人,我感到還有一個人在這別墅中,可能就是那個安!”卡爾轉身恭敬的向凱恩報告自己的發現。

“很好!我們一起過去看看!”

安吉拉的身體終於向前移動了,只不過不是她自己控制下的移動,而是直接浮在空中,向臥室漂了過去。 恐懼,安吉拉心中充滿了恐懼,能夠讓自己無法移動,並讓自己漂浮在空中隨意移動,這樣的能力,絕對不是組織中的小角色能做到的,她快要崩潰了,也許自己和安再也看不到明天了,眼淚不住的滑落下來,無聲的哭泣着。但是,能和安死在一起,也算是一種幸福吧!


凱恩跟在安吉拉的身後走進了安所在的臥室,此時身穿睡衣的安依然還在昏迷中,沒有發現可怕的惡魔已經慢慢接近。當凱恩看到牀上躺着的安時,他張大了嘴,臉上寫滿了驚訝。

“恩?這就是那個安嗎?嘿嘿!你居然如此美麗啊!但是你不該殺了我的哥哥,所以你必須要付出代價,那就是死!只是,死的太快就不好玩了,嘿嘿~!”他不斷地呢喃着,就快要陷入無可自拔的回憶中,面孔已經微微扭曲,眼神更加陰冷了。

“大人,我是不是到車上等您?”卡爾感覺有凱恩的臉色有點不對,做出了自認爲最明智的選擇,卡爾就是靠這樣的本領,活到現在的。

“嗯!”凱恩強忍住自己的殺意,示意卡爾離開。

卡爾在得到離開的指令後,立馬衝出了別墅,凱恩身上所散發出來的殺意,讓他血液幾乎凝固,如果他的心臟還在跳動的話,他的心臟也許會因爲劇烈跳動,最終破胸而出。他用最快的速度回到車中,立馬又從車中跑到別墅旁,對整個別墅施展了結界,以免裏面的動靜讓別人注意到,打擾了凱恩大人,估計自己都沒好果子吃。

凱恩一揮手,正漂浮在空中的安吉拉直接撞到了牆壁上,在巨大的撞擊力下,安吉拉直接把牢固的牆壁撞的塌陷進去,整個人卡在了牆壁中,流出的鮮血如水一樣,迅速染溼了屋子中大紅色牀前毯,鮮紅色的血液把地毯上的黃色花朵掩蓋了。

“啊!”安吉拉在一聲痛呼後,再也沒有發出任何的聲音。

凱恩來到牀前,看着依然沒有醒來的安,獠牙爆出,面孔扭曲,眼睛轉變成爲紫色,閃爍着妖豔的光芒,伸出右手,虛空一抓,安從牀上飛了起來,直直的站在凱恩身前,被子也掉下了牀。

“咦,你很像一個人,真的很像,怎麼會有如此相似的人,嘿嘿!哈哈哈哈哈哈!”別墅中不停迴盪着凱恩瘋狂的笑聲,宛如地獄一般,就連坐在車內的卡爾也似乎感覺到了什麼,忍不住哆嗦了一下。

“要怪,就怪你爲什麼長的那麼像她!”凱恩用手輕撫着安俊美的臉頰,臉上滿是奇怪的笑容,接着,又把鼻子湊到安黑色的髮絲裏使勁嗅着。

“真美啊,黑夜中,你是多麼的冷豔,令人不敢褻瀆!”凱恩從安的臉頰繼續向下撫摸,直到胸前的睡衣開口處,突然用力一把扯開,巨大的力量直接把安胸前的睡衣扯碎,並在安潔白的皮膚上留下了因撕扯而拉傷的紅印,安胸前的鑰匙型掛飾也被一起扯斷,跌落在地上。

凱恩隨意看了一眼掉在地上的怪異掛飾後,把目光停在了安暴露的肌膚上。凱恩伸手拉掉安身上破爛睡衣,安整個身體便暴露在他的面前,看着那還纏着繃帶的肌膚,以及那些紅印,凱恩心中泛起了一絲絲怪異的滿足。

此時的安依然緊閉着雙眼,只是眉頭微皺,嘴脣微張,讓人不住的想要憐惜。凱恩看着安完美的身體也忍不住讚美,輕微突出而比例完美的鎖骨,潔白而滑嫩的肌膚,勻稱的的骨骼,一切都是那麼的完美,凱恩笑了,放肆的笑了。

再次擡手一揮,空中的安,不由自主的轉過身趴在了牀上,黑髮蓋住了他的臉,依然沒有任何反應。凱恩趴到了安的背上,輕輕把安的頭髮撥開,露出了安的臉頰,低頭吻了下去,瘋狂的舌頭敲開了安緊扣的貝齒,用力的吮吸着,貪婪的索取着一切。手則滑過安的身體,上下撫摸着,搓揉着,擠壓着,安潔白的肌膚上留下了多處大塊的紅斑。

“嗯?唔?!”安終於在身體不適的感覺下,醒了,雙眼無比驚恐的看着眼前侵犯自己的人,而自己的身體卻根本不聽使喚,自己就像一隻待宰的羔羊,無助的眼神讓凱恩更加得意。

“你醒啦,介紹一下,我是卡斯蒂洛的弟弟凱恩,我是來報仇的!嘿嘿!”輕輕在安的耳朵旁敘說着,接着便用牙撕咬着安的耳朵,粉頸,水肩。

“安吉拉呢?你把她怎麼樣了?”安已經要崩潰了,眼睛中滿是恥辱,似乎讓他想起了什麼。

“哦?你的搭檔嗎?你看那邊牆上,嘿嘿!”凱恩依然趴在安的背上,用力拉扯着安身上的繃帶,繃帶根本承受不住這樣的力量,全都脫落了。

“安吉拉!安吉拉!你怎麼啦!回答我!”看着安吉拉的滿身是血的慘狀,安瘋了,他極力想找掙脫凱恩的控制,但這一切都是徒勞的,安的心在流血。


“安吉拉······”

“別擔心,她死的很乾脆,沒有太多痛苦的,你還是先擔心一下你自己吧!”

“啊!你這個魔鬼,我死也不放過你!”安不知是因爲身體受到暴虐的侵犯,還是因爲安吉拉的慘死,身上突然冒出熊熊燃燒的黑色鬥氣,打算用完全實質化的火焰燃燒世間的一切。

“哈哈,你這算溫度嗎?如果你嘗試過地獄熔岩的味道,噢,對不起,你沒機會的!哈哈哈,來點餐前紅酒怎麼樣?”凱恩突然有手握住安左手的一根手指,詭異的對這安一個微笑,微小的咔嚓聲伴隨着安無比悽慘的尖叫傳遍了整個別墅,而安身上的鬥氣火焰也熄滅了。

“嘿嘿,彆着急,纔剛剛開始呢!”說完又一次握住了安右手的一個根手指,同樣的手法,安的手指又一個被折斷了,豆大的汗滴掛滿了安的身上,安張開嘴,大口大口的呼吸着,身體因疼痛而自主的顫抖着,口中已經發不出任何聲響,就要昏過去了。

“多麼美妙的聲音啊,也許我再也不會聽到如此美妙的聲音了!嘿嘿!”安的手指,一根接一根被生生掰斷,安緊咬牙冠,牙齦應爲用力過度,也滲出了紅色的鮮血,鮮血染紅了牙齒,讓人說不出的悽美。

安修長的手指全都被凱恩隨意的折斷了,而凱恩卻依然不滿足。凱恩突然用力雙手握住安的右手臂,咔嚓一聲,安的手臂被硬生生的掰斷了,安痛苦的慘叫着,嗓子已經嘶啞了,而眼淚也終於打溼了睫毛,並滑過臉頰,落在牀單上。 “嘿嘿,彆着急,纔剛剛開始呢!”說完又一次握住了安的左手臂,安再一次的撕心裂肺的慘叫證明了這可怕的結果,安悽慘的哆嗦着,淚已經幹了,眼睛已經失去了焦距,只有那不斷起伏的呼吸,證明他還活着,也許這個時候,活着纔是一種殘酷吧。

“完美,真是太完美了,這種感覺,我無法用言語來表達,嘿嘿!”凱恩起身打量着安因極度痛苦而不斷抖動着的腿,右手以不可思議的速度連續揮出兩次,安的慘叫聲再一次響徹別墅。凱恩彎下腰伸出舌頭,舌尖輕輕滑過安不停顫抖的脊背,此時的安就像剛從泳池裏起來一樣,渾身溼透了。

“正餐開始咯,嘿嘿!”隨即,他解除了對安的控制,而此時的安除了不停顫抖外,沒有能力去移動半分,更不要說反擊了。安的發白的嘴脣已經不受控制,不自主的流淌出了一絲絲津液,滿面淚痕已經幹了,臉色白如紙張,讓人感覺不到半分活氣。凱恩淫笑着再一次騎到了安的背上,摟住安的脖子,舌頭又一次瘋狂的侵入安的嫩脣。之後,別墅中再一次響徹了安的嘶啞慘叫聲,就連坐在車中的卡爾也臉色蒼白,拼命的捂住自己的耳朵,其實屋外依然是那麼的寧靜,卡爾所聽到的,是一種來自靈魂深處的哭泣,就連卡爾這個吸血鬼也無法忍受了。

月亮已經看不見了,她躲到了厚厚的雲層背後,也許她也無法忍受安悲慘淒涼慘叫,雨從空中跌落了,你是在爲誰哭泣嗎?是爲安嗎?除了雨滴聲,夜依然寧靜。

雨不知什麼時候已經停了,可是月兒依然躲在那厚厚的雲層深處。

安,依然趴在牀上,眼睛混濁一片,似乎已經失去了意識,身下的傳單已經被鮮血浸溼,四肢由於骨折,整個身體呈現出一種怪異姿勢。

“來自地獄的黑色火焰啊,請把這一切化成灰燼吧,燃燒他們的血液,毀滅他們的軀體,滅絕他們的靈魂,地獄冥火!”凱恩站在牀前,用古怪的音調,唸叨着古老而悠長的咒語,黑色的烈焰突然從地下串出,不斷地蔓延開來,點燃了房間中的一切。

凱恩走出了別墅,來到車前,打開車門,做到了後座上,示意卡爾開車後,眼睛看着正在熊熊燃燒的別墅,嘴上翹,似乎正在微笑。卡爾不敢多問,趕緊開車,大雨掩蓋了車輛駛過的痕跡,一切又恢復了平靜,除了那依然熊熊燃燒的黑火。

雨又開始下了,此時的雨比剛纔的大了很多,雨水不斷從空中跌落在別墅上,可是黑色的大火併沒有因爲大雨而熄滅,依然在不斷地劇烈燃燒着,整個別墅都籠罩在劇烈燃燒的大火中,而別墅也在大火之下,開始坍塌。

突然,劇烈燃燒中的大火似乎受到吸引一般,全都涌向別墅原來臥室的位置,滾滾而來的火焰,讓臥室的溫度增加幾倍,所有的一切都瞬間溶化或者燒燬了,整個別墅傾倒了。

黑色的火焰不斷翻滾着,最終全部擁擠在一起,不斷地凝結着,最後聚集爲一個十釐米大小的能量球。能量球突然在空中漲大成一個人形,只是身材明顯宛如一個十八歲大小的女孩子,身體修長。黑色的能量還在繼續變換着,一雙羽翼樣子的能量出現在身體的背上,伸展開來,突然又縮了回去。

本來已經一米七左右的體形開始縮小,縮到了只有一米五不到,可是那完美的身體比例,依然可以讓不少女孩子嫉妒的要死。

一切終於結束了,飄浮中的軀體終於降到了地面,那把奇怪的鑰匙掛飾從廢墟下飛出,掛到了少女的胸前,在月光下散發出淡淡的光芒。

月亮從雲層中偷偷露出了一點,好似害羞的少女。藉着月光,終於可以清晰的看到地上一切。一個有着黑色長髮的少女靜靜的躺在地上,她**着身體,如絲般的黑色秀髮一直延續到少女的可愛的臀部,精緻的秀鼻,微張的粉脣,一張與安非常相似的臉,只是更加完美,更加幼稚。那柔軟而漂亮的玉手隨意的放在身體兩邊,仍然處於發育狀態的可愛胸部微微上下起伏,兩點粉紅色的櫻桃點綴其上,緊接着是平滑的小腹,那小小的肚臍,猶如鑽石一般鑲嵌在小腹上,完美至極,而那光禿的小丘,還有那修長而完美的長腿,那細緻如聰般的腳趾,所有的這一切都那麼得完美,讓人窒息,這絕對是世間少有的絕色尤物啊,現在的年紀已經讓人不可想象的完美,如果這樣的身體成熟的話,肯定會讓世界上所有的男人爲之瘋狂。只是,此時的少女眉頭緊鎖,也許她依然處於那恥辱悲慘的噩夢中吧!

少女胸前的鑰匙掛飾此刻已經不在發出任何光芒,只是靜靜的躺在少女胸前,這場可怕的大火吞噬了一切,但似乎對它沒有任何的影響,連顏色都沒有任何的改變,和以前一摸一樣。


雨不知什麼時候又停了,少女的身上以及周圍50釐米內居然沒有任何的雨水,似乎雨也怕自己褻瀆少女的純潔。

“卡爾,你今晚什麼看到了什麼?”凱恩看着車窗外,莫名其妙的問了一句。

“嗯?我什麼也沒看到,我不過是帶凱恩大人您出來散散心而已!”卡爾滿頭大汗,似乎怕自己的回答讓凱恩有所不滿。

“嗯!那麼我們去找個地方喝點什麼吧!順便品嚐點美食,你有什麼建議麼?”凱恩的回答讓卡爾繃緊的神經鬆懈了下來。

“大人,距離這裏二十公里多的地方有一個俱樂部,他們那有個不錯的廚師,而且他們也有不少不錯的紅酒,另外他們也有一些非常特別的服務!我相信,大人您會喜歡的!”卡爾的腦子慢慢活躍了起來。

“嗯,那就去看看吧!反正我們不是出來散散心的麼?”

“是的,大人,如您所願!” 凌晨一點,一輛奔馳越野車向森林方位開來。

“頭,爲什麼我們要到這個地方來啊?局裏又不是沒人,爲什麼非要我們小隊來做現場調查?”一個金髮的年輕人懶散的坐在汽車的後排座椅上,嘴上叼着未點燃的香菸,不滿的抱怨着。

“切,拿工資就得幹活,這叫拿人錢財,替人辦事,對吧?頭!”說話的人是金髮年輕人的旁邊一個戴眼鏡的胖子,左手上正拿着一大杯可樂,右手拿着PDA飛快的操作着。

“靠,你個死胖子,沒死過,是不是?”金髮年輕人把拳頭湊到胖子眼前,擋住胖子的視線,囂張的叫嚷着。

“切,怕你呀?來呀!”胖子也不甘示弱,把PDA放到上衣口袋中,準備給對方一點顏色看看。

“夠了,萊特,費爾,你們能不能安靜一下,下雨天出勤,已經夠麻煩得了,你們兩個還讓不讓人清靜一下啊?是不是想讓我把你們丟出去冷靜冷靜呀?”副駕駛上的年輕女性的怒氣就要爆發了。

“······”車內又恢復了暫時的安靜。

“溫蒂、萊特、費爾、艾斯,你們都聽我說,監查組發現這個地區有劇烈的能量反映,所以上頭希望我們趕過來調查一下,你們都給我睜大眼睛,豎起耳朵,不要放過一絲線索,聽清楚了沒有?” 厚實的聲音來自正在駕駛汽車的三十多歲男子,滄桑而寬厚的臉,濃密的絡腮鬍,魁梧的身材,給人一種剛毅的感覺,讓人說不出的安心,似乎此人是軍人出身,估計就是這幫人的頭了。

“聽清楚了,頭!”回答的聲音很大,就連坐在車子最後排的黑暗裏,也冒出了一句冷冷的回答。

“溫蒂,你和我負責調查,其他人外圍警戒,如果有什麼發現,第一時間通知我!”男人摸着自己的右手摸着自己的下巴,左手握着方向盤,正在思索什麼。

“喂,冰棍,你可別拖我的後腿喲!哼哼!”費爾依然頹廢的靠在座椅上,仍然不忘記挖苦坐在後排的艾斯,他們兩從來都是水火不容。

“哼!”艾斯根本不肖回答。

“費爾,你今天是不是吃**了,誰你都要去挑釁一下啊?”萊特正在玩着不知從哪裏拿出來的粉色NDSL遊戲機。

“死胖子,一天就玩這種小孩子玩的東西,知不知道有一種叫PSP的高檔貨啊?”費爾不肖的看着萊特手中的遊戲機。

“你說的是這種嗎?”胖子合上手中的NDSL,又翻出一個粉色長型遊戲機,炫耀的伸到費爾面前。

“我說你發花癡啊?居然全買粉色的?真讓人噁心!”費爾用手捂着頭,一臉被打敗的樣子。

“切,無知了吧?粉色可是曖昧的意思,你一個小屁孩怎麼會懂呢?”

“靠,大叔,就你懂,好吧!”

“都給我閉嘴,快到了!給我拿出十二分精神來!”斯多爾終於忍不住發火了,這些小王八蛋,越來越過分了。

“嘿嘿!”溫蒂掩着嘴笑了,有人說笑容能讓人更美麗,此時的溫蒂似乎比剛纔更加美麗了。

幾分鐘後,車停在了森林中,月兒只漏出了害羞的半張臉,一切都那麼的寂靜,沒有風,樹葉也停止了搖擺,就連地上的小草,也靜靜的立着,除了不和諧的腳步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