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你帶着你的手下走吧……”

金蟬子說道這好似又想起了什麼,又道;“等等……”

陸明剛想離開,突然被金蟬子叫住,心裏暗道不妙,難道是這傢伙改變了注意,要是那樣的話自己可就慘了。

“特使大人還有什麼吩咐……”

陸明雖然心生疑惑,但還是恭敬的問道。

“奧,是這樣的,我在這羣鬼魂之中,挑選了幾名不錯的鬼靈,他們剩下的,你呢就不要難爲他們了,該行方便的就行個方便,你懂嗎?”

“是,特使大人,你放心,他們我會妥善安排。”

陸明聞言心裏又鬆了口氣,只要不是讓他跟這特使去冥界當什麼材料,那讓他做這些小事又如何。

“嗯,既然這樣,那我就帶着幾人離開了。”

金蟬子因身有其他重任,所以挑選好鬼靈之後,也不想在此多做久留,於是就想帶着幾名鬼靈離開。

陸明聞言心說,你想走我高興還來不及,那裏會挽留與你。不過這話陸明就是在傻他也不會說出來。

“嗯,好的特使大人,我送你……”

陸明連忙恭敬的道。

“嗯,不用了,你去忙吧!”

地府金蟬子不是頭一回來,對這裏的路,是相當的熟悉,隨意他拒絕了陸明的好意。

“是,特使大人……”

陸明聞言心裏很是高興,若說送金蟬子那只是客套話而已,他才纔不會傻到要去送這傢伙,萬一這老傢伙半途改變了注意,那麼自己哭都沒地方去哭。 “是,特使大人……”

陸明聞言心裏很是高興,若說送金蟬子那只是客套話而已,他才纔不會傻到要去送這傢伙,萬一這老傢伙半途改變了注意,那麼自己哭都沒地方去哭。

陸明說完就帶着剩下的鬼卒離開了十九域。

“哼……,那個你安排一下,我們稍後就出發,前往冥界。”

金蟬子冷冷的對老陸說道。

“是,使者大人……”

老陸見陸明這麼稱呼金蟬子,所以也就同陸明一樣稱呼金蟬子爲使者大人。

金蟬子撇了眼老陸,露出一抹邪笑,便不在理會老陸,而是將目光定在了道童的身上。

“我說,張九豐,你的傷勢沒有大礙吧?”

金蟬子雖是關心的話,但是語氣之中並沒有關心的韻味。

“哈哈……,這點小傷不礙事的。”

張九豐聞言沒有多想,非常客套的回道。

“嗯,好,你休息片刻,一會我們準備上路。”

金蟬子說完就走到一旁,盤膝而坐,不知從那裏取出了一塊玉符,對着玉符低語了幾句,然後就捏碎了玉符,玉符發出一到藍光瞬間消失。

……

大虎在那金蟬子離開後,獨自一人按照老陸去方向追趕,只是他在追了半個時辰後,仍然沒有追到,也不知如何去那十九域,所以大虎想問問屁老是否知道。

“屁老,屁老,你別睡了?我事問你?”

“哎呀……小李子啊?我不是說了嗎,你在這裏最好不要與我聯繫,萬一被發現了就麻煩了……”

屁老正縮在大虎腦海的一個角落裏,突然聽到大虎的問話,神色很是難看的說道。

“不是的屁老,我發現我迷路了……”

大虎聞言連忙解釋道。

“什麼,你迷路了?”

屁老聞言很是奇怪。

“是的屁老,我想去追老陸那傢伙,不知怎麼滴,就在這裏左轉右轉的就迷路了……”

大虎解釋道。

“嗯,好吧,我先看看……”

屁老說完就放出了靈識四下的查看起來。

“嗯,這裏我來過,是十八地獄,我說小李子啊!你是不是閒的沒事蛋疼,來這個地方找刺激啊?”

“什麼,這是十八層地獄?”

大虎聞言心驚不已,自己怎麼就冒冒失失的闖進了十八層地獄呢?

“那當然了,不過這裏好像比以前清靜多了,我記得以前的這個地方總是有些鬼哭狼嚎的聲音,現在嗎,怎麼就聽不到了呢?”

屁老發現了周圍的情況後,就對大虎道。

“那我,怎麼去十九地獄啊?”

大虎沒有管十八地獄的情況,而是關心十九域的去路,當下就在問到屁老。

“這個嗎……你先……,噓……有動靜,好像是有什麼鬼卒過來了,你注意一下。”

屁老的話還沒說完,就聽到了一些動靜,於是提醒到大虎。

“奧……”

大虎聞言警惕起來。

片刻後,大虎見到有兩名鬼卒,正朝着自己的方向過來。

“唉……,這麼好的機會,你說我們怎麼就沒有抓住呢?”

一名綠衣鬼卒,正自的唉聲嘆氣的對身邊的另一名紅衣鬼卒道。

“你就別惋惜了,沒看到嗎,我們這裏好幾百的鬼卒都過去了,只有一名鬼卒通過了那老傢伙的測試,你還是看開點吧,我們在過個幾十年,混個退休,然後找個好人家去投胎做人,這多好的事啊!不用爲了那些虛無縹緲的事煩心了。”

紅衣鬼卒聞言當即對綠衣鬼卒安慰道。

“唉……我看也只有這樣了。”

綠衣鬼卒嘆了口氣道。

大虎看到了這兩名鬼卒後,立馬就跑了上去問道;“兩位大哥留步……”

“嗯?”

兩鬼卒聽到有人說話,於是就循聲望去,只見一名青年正朝他們兩走了過來。。

“嗯?你是誰?那個域層的?”

那麼名綠衣鬼卒首先開口問道。

“呵呵……,兩位大哥好,我是新來的,方纔聽聞兩位大哥在議論,不知是什麼事?”

大虎聞言含糊其詞的說道。

“嗯,新來的?”

綠衣鬼卒聞言有些納悶,不過每天來地府的鬼魂不計其數,他也無法斷定眼前的這鬼魂是否是新來的。

不過這綠衣鬼卒只是疑惑瞬間,他就不再去管這些問題,地府防守森嚴,其他鬼魂不是那麼容易混進來的,於是這綠衣鬼卒就解釋道;“奧,今天冥界的使者大人來了,他這次來是招收鬼靈的,我們兄弟兩個無緣,所以就沒被選上。”

“使者大人?鬼靈?”

大虎聞言有些不太明白。

“使得,你是新來的,當然不明白了。”

紅衣鬼卒看到大虎疑惑的表情,當即解說道。

“那這次有多少選上上的?”

大虎聞言有些閒扯道。

“奧,這次本地府只有一名鬼卒選中,其餘的都是一些外來者,這些鬼魂我也沒有見過,不過他們有好幾個被選上了,其中有幾個鬼魂的名字我還記得。叫什麼陸通的,還有什麼一空的,還有一名女鬼魂,叫什麼孽緣的,這些鬼魂幸運的很,只是一波就選出了六七個傢伙。”

綠衣鬼卒有些羨慕的說道。

大虎聞言心裏震驚萬分,難道是老陸他們。

“那大哥,現在那些被選中的鬼魂呢?”、

大虎問道。

“奧,他們那,這個還在十九域呢!不過很快就會被那使者帶走了。”

這次說話的好似紅衣鬼卒。

蝕骨婚寵 “那……帶到那裏去呢?”

大虎刨根問底的問道。

“呵呵……這個自然是冥界了。”

紅衣鬼卒解釋道。

“去冥界……”

大虎聞言心裏很是高興,要是按照這鬼卒的說法,老陸等人豈不是馬上就要離開了。

“對,是去冥界,怎麼兄弟,你也要敢去試一試嗎?”

綠衣鬼卒見狀問道大虎。

“呵呵……兩位大哥說笑了,我資質一般般,就是去了,也不會被選上,我還是不要去的好……”

大虎聞言當即對那綠衣鬼卒說道。

“奧,是這樣啊!那你自己隨意吧,我弟兄兩個還有要事就不多便久留了,告辭……。”(。 兩名鬼卒說完便急匆匆的離開了。

“嗯,小李子,現在你的後顧之憂已經解決了,你就快離開這裏吧!這裏不適合你,雖然我不知道是什麼原因,讓你的身體能夠融合這地府的陰氣,從而使了與陰魂無異,不過我想這種維持,不會有太長的時間,你還是早些離開的好。”

屁老一開始倒也沒有注意大虎,不過就在那兩名鬼卒離開後,屁老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那就是大虎如何適應這裏的環境,而且還將體內的陽剛之氣,轉換成了陰氣,這一點屁老很是不解。

不過不管大虎用的是何方法,他堅信這種方法是持續不了多長時間的,於是就提醒到大虎。

“嗯,不用你說,我也有了回去的打算,不過現在我們應該走那個方向?”

大虎見自己的威脅已經解決,所以他也有回去的念頭,畢竟這裏不屬於他。不過還有一個問題需要他去解決,那就是他應該朝那個方向走。

“你從這穿過那扇光門就是十七獄。然後然後接着在……”

屁老說了半天,這纔將出去的路給大虎說清楚。大虎雖然聽的不是很明白,但是七拐八拐的總算是摸回了原來的地方。不過大虎回到那扇後門後,這才發現自己不知如何從哪裏出去了。

這一開始吧,是老陸這傢伙弄出來個光門,現在那光門不見了,這下可難壞了大虎,正在大虎惆悵不已時,屁老的聲音悠然的響起。

“小李子啊!你看到那邊的那個八卦陣圖沒有?”

“啊……”

大虎聞言心中一喜,就順着屁老所說的方向看去,果然在東北南方位有一個八卦陣圖,大虎也沒多想,就朝着陣圖走去。

到了陣圖前,大虎仔細研究起來,想憑着自己的能力,看看能否看出這圖有什麼特別之處,不過大虎看了老半天,也沒看出個所以然來,於是就聞屁老。

“屁老,這圖有啥用?它能讓我從這出去?”

“呵呵……當然了,這是個八卦傳送圖,你只要這樣……,然後再這樣……嗯,最後你就可以離開這裏返回陽間了。”

屁老聞言當即對大虎解釋道。

“靠,這麼麻煩!”

大虎聽到屁老說的有些囉嗦當即有些不耐煩。

“嫌麻煩!嫌麻煩你就留在這好了,反正我是在哪裏都一樣……”

屁老聞言打趣道。

“呃……”

大虎聞言像是被被什麼東西卡在了喉嚨,吞嚥兩難



“嗯,屁老,我只是說有些麻煩,沒有說不出去啊!”

大虎用力的吞嚥了口口水,對屁老說道。

“奧……是嗎?”

屁老聞言問道。

“是的,屁老,我……”

大虎還想再解釋什麼,就聞屁老打斷道:“行了,別囉嗦了,趕緊啓動八卦傳送圖離開吧!”

“奧……”

大虎聞言趕緊對着傳送圖大喝起來,“開……”

“開……”

“嗯?給我開……”

“我說小李子啊!你在幹什麼?”

屁老見狀出言問道。

“我這不是聽你話,啓動八卦傳送圖離開嗎……”

大虎回道。

“哈哈……,我說小李子啊……你也這是跟誰學的?還是誰教你的?你以爲這是開門關門那麼簡單的事嗎?說開就開啊!”

屁老說完又是一陣大笑。

“呃?”

大虎聞言一愣,轉而道,“不對嗎?我見老陸是這樣弄的啊!”

“唉……,我從來沒佩服過什麼人,今天我算是服了你了。”

屁老嘆了口氣說道。

“不是這樣啊?”

大虎聞言撓頭問道。

名門攻略:淑女請君入甕 “當然不是啦……,我發現你小子以前不這樣啊?哎喲,怎麼現在現在腦子跟豬拱了似得,是不是這裏的陰氣太過濃重,把你小子薰傻了吧!”

屁老見狀有些懷疑道。

“是嗎?我不覺得啊!”

大虎聽到屁老所說也不生氣,而是自己有些疑惑道。

“行了,行了,不說了,你趕緊使用我說的方法啓動這八卦傳送圖吧!我怕你在這呆的時間長了,你小子會變成腦殘的……”

屁老有些不耐煩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