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嗬嗬嗬!佐助君!雖然不知道你想要幹什麼,但是,你的下場只有死了!”豪龍火的氣勢過後,大蛇丸又鑽出了地面,他已經察覺到了佐助的查克拉已經消耗殆盡。

自己的身體就快要崩潰,自己的靈魂也急需轉身,這個願望,終於要實現了啊!

大蛇丸眼中再次浮現出貪婪,三年前,依靠草稚劍引發了八歧之術,已經讓草稚劍的能力陷入了沉睡,十年前,被鼬秒殺斬斷的手臂,這一切,全都是敗在了寫輪眼上面,佐助的天賦是那麼的出衆,自己終於也能擁有它了!

“呵呵,大蛇丸,你的死期到了!”佐助費力的站起了身,俯視着大蛇丸,自信道。

“無知的傢伙,你還能做些什麼?”被打斷貪婪慾望的大蛇丸,冷漠的擡起頭,於佐助的眼神交織在一起,居高臨下,那個一抹猩紅神祕的雙眸,異常的耀眼,似乎是在嘲笑和譏諷。

“必殺的一擊!不可能躲避的一擊!”佐助淡淡的說道,便隨着佐助冷清的話語,天空中的烏雲閃爍着縷縷閃電,與其相呼應。

“什麼?”大蛇丸頓時覺得不妙,一陣不安,難道???天上的雷雲是??

“此術名爲麒麟,是我準備殺鼬才準備的!”佐助緩緩的舉起了右手,右手亦閃耀起雷弧,這招就是根據雷查克拉性質變化所產生的第三種攻擊方式。

千鳥的單一直線攻擊到千鳥流的質變,以及藉助天地之勢的麒麟之威,這就是卡卡西說的,雷切是一個無限可能的忍術,也是雷查克拉性質變化的,亦是引領後續強大忍術的開端。

“不可能!”大蛇丸頓時慌亂起來,在大自然的威力前,任何人都不能戰勝,即便是自己這樣的影級強者。

“受死吧!感受那一瞬間的襲滅!”轟,天空中的雷電匯集在了一起,猛然從空中滑落而下,佐助馬上躍起,右手的千鳥帶上那雷電,“隨風散落吧!麒麟!”

“不!!”大蛇丸滿臉猙獰的嘶吼道,“祕術——三重羅生門!”

咔!一秒,光的速度,是人類永遠不能超越的!三道拔地而起的羅生門沒有任何抵抗,便化作了飛灰,麒麟之威勢如破竹,毫無反抗的大蛇丸便被這一擊完全貫徹,一半的身軀冒着烤熟的焦味。

“呼呼呼……”做完了這一擊,佐助狼狽的倒着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空氣中的氧份。


隨着麒麟之威的消逝,天空中的烏雲漸漸散開,又是一片晴朗的藍天,不過藍天之下,大蛇丸身上那一屢揉動的小白蛇異常詫異。

“看起來,那個術,只能夠使用一次啊!”

過了片刻,喘息着的佐助聽到熟悉噁心的聲音,不可置信的急轉過頭,脫口道,“不可能,你怎麼還活着!”

隨即這一幕,又讓佐助驚呆了,眼前哪裏還是人型的大蛇丸啊,他已經變化成了人面蛇身的怪物了。

褪去了身體的白磷大蛇! 花菱月,

葉辰心中一松,關鍵時刻花菱月來了,她一出現,一隻纖纖玉指直接就點了下來,化為一根玉柱彷彿要洞穿世界,噗地聲在神賜福地領主簡仁避無可避的情況下自其胸口洞穿,殷紅的血液頓時便冒了出來,

簡仁悶哼一聲,眼底浮現出驚慌之色,那隻伸出去的手頃刻間收了回來,不敢再有任何動作,

花菱月一直點穿簡仁,讓其血流如注,震懾所有人,雖然當初在後土森林奪寶之時各大勢力的人都已經知道花菱月很強大,但是而今見她隨意一指,如同戳螞蟻般將小位神王境界的簡仁給洞穿,還是心頭巨震,

這時候,簡仁身邊的那位老者眼中冷芒閃過,也同時收了手,撤去所有的法則之力,墨綠色的大手收了回來,警惕的看著花菱月,

「今日之事,就此揭過,若簡領主不服,盡可與我一戰,」花菱月淡淡的說道,她渾身上下都被瑩白色的光華所籠罩,看起來如同聖女,宛如天仙下凡,高貴而又威嚴,

「哼,」

簡仁冷哼一聲,雖然心中殺意熾盛,奈何形勢比人強,他無可奈何,別說是他,就是太上長老游老也不是花菱月的對手,動手只是自取其辱而已,

「菱月,你來得可真及時啊,救了這幾個小傢伙一命,」屠老隨手端起茶杯,飲了一口笑道,

花菱月淡淡一笑,走到屠老的身邊,道:「屠老,謝謝你,」

屠老微微一愣,搖了搖頭,「你心裡想什麼我還能不知道嗎,再說你什麼時候學會給我說謝了,要記住你可是靈泉福地的領主,」

葉辰等人不知道花菱月與屠老在打什麼啞謎,只是各自行禮,

「師尊,」葉顏叫道,臉上帶著會心的笑容,

花菱月摸了摸葉顏的頭,道:「顏兒,今天的表現很好,沒有讓為師失望,」

「領主,」葉辰也微微行了一禮,

花菱月點了點頭,眸子深處微微閃爍,而後道:「顏兒讓你做的事情怎麼樣了,」

「一切都按照正常軌跡發展,」葉辰說道,他知道花菱月問的是建立皇朝的事情,

「那就好,」花菱月會心的笑了笑,而後目光有意無意的落在後雨的身上,眸子深處閃過一抹震驚之色,不過卻沒有說什麼,也沒有問什麼,


很快的寒清雪等人也來了,同來的還有誅天會的成員,見到葉辰誅天會的成員們一個個都幸福不已,但是在人前他們沒有叫葉辰會主,只是稱呼葉辰為師兄,

死烏龜穿著一條紅花褲衩,一步一扭臀的走到亭子中,那模樣無比風騷,

這傢伙沒大沒小,不管在誰的面前都是一副欠抽的模樣,只有在面對寒清雪,花菱月與屠老的時候微微有點收斂,不過言語之間還是囂張得不得了,

「丫的,龜大爺晚來一步,沒有見到你小子大發淫威暴虐神賜福地那些小螻蟻的精彩片段,實在是遺憾,話說進入『地獄』之後咱將他們一宗老小都虐個遍如何,」

神賜福地那邊所有人的臉色都是鐵青,無比難看,但是只得忍,有花菱月在他們不敢出手,聽著死烏龜的囂張至極的言辭,恨不得一腳將那穿紅花褲衩的不倫不類的王八給踩成肉泥,

葉辰沒理他,只是向誅天會的幾人點點頭,算是打招呼,而後看向寒清雪,「清雪師姐,」

聽到葉辰叫自己,寒清雪轉過頭來,神情與眼神都很冷,但是葉辰能感覺到,現在的寒清雪與那天從羅雲峰離去時的她不一樣了,

雖然他依舊很冷,可葉辰在她身上沒有感受到那種拒人於千里之外的感覺,葉辰正要說話,寒清雪卻向著他走了過來,然後很隨意的在他與葉顏還有后雨的身邊坐下,

「清雪姐姐,」后雨喊了一聲,寒清雪嘴角微微泛起一抹淺笑,道:「你是后雨妹妹吧,」

第一眼看到后雨的時候,寒清雪便猜出了她是誰,能與葉辰做得這麼近且緊密的人,而且她還未見過的,首先寒清雪便想到了后雨,她心中暗自點頭,感受到了后雨體內恐怖的血脈之力,

葉辰就鬱悶了,自己打招呼,寒清雪冷得想塊冰,然後面對素不相識的后雨她卻是浮現出一抹珍貴異常的笑,

寒清雪並未多言,靜靜的坐著,就是對身邊的葉顏也未曾多說什麼,她看向另一個亭子中,目光落在詹小玲的身上,

葉辰當初斬掉有關詹小玲的記憶時,曾顯化出詹小玲的記憶影響,所以寒清雪一眼便能認出來,此時她的目光中帶著毫不掩飾的敵意,以至於離她近的人都能感受到那隱藏的殺氣,

「師姐似乎與凌霄洞天的那個女修者不太對路,」葉辰自然也感覺到了,心中暗自低語,不過卻也沒有多問,

神府的各個亭子中都安靜了下來,沒有人發出聲音,即便是有人說話交流也是暗地裡傳音,場面靜得有些詭異,

不久之後各大勢力陸續有人到來,到第二日的時候各大勢力之主都到齊了,每個人勢力都有一名太上長老前來,帶著一眾親傳弟子,

第二的下午,靈泉福地再次來人,聖堂長老李綱帶著一眾年輕男女到來,葉辰眼睛微眯,看到了李一凡與紫風,其他人並不認識,

當初最為突出的便是一位黑髮濃密身材高大的男子,他的面容與氣質很是狂野,渾身上下都透著一股霸氣,像是一頭隨時都會爆發的野獸之王一般,

此人看起來二十多歲,身穿一身無袖衫,兩隻手臂露在外面,肌肉很是發達,如同鋼鐵澆鑄,充滿了力感,他的眼神霸道而犀利,一來到神府,目光便自各個勢力的同輩人身上掃過,帶著一种放盪不羈的狂野與霸氣,

此人正是靈泉福地當代親傳弟子第二人燕行狂,其修鍊的功法『獸王裂神道』霸道絕倫,走的是剛猛路線,力大無窮,攻擊力驚人,

在他左右兩邊分別是一位氣質飄渺出塵的二世黨老二陳妄虛與二世黨老三武昊,前者修鍊的功法『無為破妄太虛道』使得他看起來有幾分儒雅之氣,更有脫俗的氣質,只是目光有些陰冷,後者修鍊的功法『武法裂天道』亦是霸道功法,與燕行狂走的相似的路線,以霸道為主,只是沒有燕行狂的那種不羈與狂野,少了幾分野性與王者之氣,

在燕行狂,陳妄虛,武昊三人身後跟著一群人,其中有幾個都是二世黨巨頭,是親傳弟子,實力亦是不俗,李一凡就在其中,還有柳青青,莫殺魂,葛美美,全都是靈泉福地各位老祖的玄孫與玄孫女,天資出眾不說,各人都有自己的奇遇,修鍊高級功法,人人都是實力強大之輩,

二世黨七大巨頭,在他們的身後是一種核心弟子,也是二世黨的成員,其中竟然有兩位女子,那柳青青一身青色羅衫,神情很是冷淡,眉心之間有一顆美人痣,而那葛美美則是一身大紅羅裳,帶著兩份嫵媚,八分傲氣,

除此之外在他們身後還有一群人,葉辰本來不認識,但是寒清雪傳聲告訴了他,

後面的一群人也是靈泉福地的親傳弟子與核心弟子,最當先的一身白衫,身材修長,五官看起來頗有陽剛之氣,乃二祖的玄孫風霄雲,其餘兩人邊浩天與水泠泠別人是五祖與六祖的玄孫與玄孫女,

那水泠泠一身淺綠色的衣衫,長發隨意的在頭上盤了一圈,青絲很自然的垂落在腦後與兩邊,氣質柔而出塵,此時臉色帶著淡淡的笑容,目光望向寒清雪所在的地方,

葉辰心頭微微有些吃驚,靈泉福地雖然是一方福地,但是這些親傳弟子卻很強,他可以感覺到這些親傳弟子並不比各大勢力的親傳弟子差多少,有的甚至還要強,

二世黨的七位巨頭來到亭子中,目光從葉辰與寒清雪等人身上掃過,葉辰就感覺到幾道如同利劍般犀利的目光從自己身上掃過,有種肌膚生痛的感覺,

這種感覺讓他心頭一跳,他能很清楚的感受到這七人的強弱,李一凡無疑在這七人中是最弱的,尤其是那個燕行狂與陳妄虛,實在是很強,至少以葉辰現在的境界是絕對無法與之爭鋒,甚至不是一合之敵,

那燕行狂已經突破到天脈二逆的境界,陳妄虛也進入了天脈秘境,出了李一凡之外,其餘的幾位二世黨巨頭都進入了天脈秘境,

燕行狂等人的目光從身上掃過,葉辰能清楚的感覺到他們的目光中帶著深深的不屑,似乎根本未將其當做對手,只是在掃過寒清雪的時候微微停頓了一下,

燕行狂等人來到亭子中后便與李綱在一旁坐了下來,李綱目光中深藏著濃烈的殺機,時而落在葉辰與寒清雪的身上,不過葉辰只當沒看見,

緊接著便是風霄雲三人與十數名核心弟子進入亭子,風霄雲,邊浩天,同時向著寒清雪與葉辰點頭,算是打過招呼,而水淋淋則直接走了過來,一屁股就坐在寒清雪的身邊,拉著寒清雪的手笑道:「師姐,你都突破到天脈二逆了,我還以為能追上你呢,還是差了一個境界,」 “不…不可能?被麒麟之術正面擊中,你怎麼可能還活着?”佐助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盯着大蛇丸叫道。

“你太小看我大蛇丸了,白磷大蛇的能力,豈是你能夠知道的!”大蛇丸的蛇身異常的巨大,面色也異常的猙獰,顯露出他真實的面貌,也是他最虛弱的時候,因爲沒有身體供他施展忍術,但是佐助比他更虛弱。

佐助奮力的支起身子,踉蹌的從地上爬了起來,由於消耗了過多的查克拉,雙腿還在不時的抖動。

“你的身體,很快就是我的了!”大蛇丸的蛇瞳略顯狹長,猛然撲向佐助,張開了血盆大口。

“可惡!”身子根本就沒有從剛纔的忍術消耗中恢復過來,佐助只能眼睜睜的看着大蛇丸吞掉自己。

近了,靠近佐助的哪一刻,大蛇丸那個巨大的身體突然變化出一條小白蛇,一下鑽進了佐助的身體裏,吞噬就在此刻。

沒有受到過咒印侵蝕,又接受了卡卡西對萬花筒理解的教育,大蛇丸所做的這一切真的會成功嗎?

……

“十指穿彈!”嘟嘟嘟,十枚骨頭從君麻呂手中疾射而去,目標赫然是鳴人。

唰,鳴人大手一揮,那火紅的查克拉變化成的巨手一把將那堅固無比的骨頭化作了虛無,鳴人三條尾巴下的威力何其厲害,當初不過憑藉着九尾查克拉的餘震就能把兜弄成重傷。

“佐助的氣息??消失了??” 透視神醫兵王

“可惡啊!佐助!”隱約間,鳴人身體上的查克拉濃密起來,第四條尾巴就要出來了,鳴人的眼睛也變的空白和帶滿了毀滅的氣息。

“和剛纔的氣勢完全不一樣了!”君麻呂淡然的舉着骨矛,心中越來越驚訝,鳴人的表現給自己太多的驚喜了,自己已經開啓了咒印二狀態,現在看己的性命也快要結束了。

呼呼,正當鳴人的第四條尾巴露出的時候,鳴人的身體猛然一震,肚臍處一陣銀光閃耀,那火紅的查克拉頓時被消減,鳴人的意識也慢慢的平靜了下來。

那個就是卡卡西以防九尾對鳴人侵蝕所下的封印枷鎖,目的就是爲了使鳴人能夠保持鎮定和清明。

“影分身之術!”恢復意識的鳴人越是心憂佐助的情況,沒有了九尾狀態的鳴人只好又使出了影分身。

“怎麼?又變回了原來的樣子?難道這個忍術失敗了?”君麻呂喃喃道,“既然如此,那就去死吧!”

君麻呂踩着飄逸的步伐,手中的骨矛化作流星,刺向鳴人的胸口。

“風遁——大玉螺旋丸!”瞬間,在生死的那刻,鳴人使出了自己最強大的攻擊,超越了螺旋丸的大玉螺旋丸。

哧哧,幽藍的查克拉螺旋球和君麻呂的骨矛相撞在了一起,迸發出激烈的火花,君麻呂那銳不可當的骨矛,正一步步的被大玉螺旋丸所分解。

“什麼?這個招數,怎麼可能!”竹取一族的屍骨脈,這個血繼是如此的強大,但是眼前,鳴人的忍術居然能將自己的骨矛瓦解,這怎麼不讓君麻呂壓抑。

轟…片刻,大玉螺旋丸已經粉碎了骨矛,正中君麻呂的胸口,那滔天之勢帶着旋轉的力度,頓時讓君麻呂吐出了鮮血。

一路,鳴人就如碾土機一般肆虐着地面,而君麻呂自然是****,最後鳴人大力的一推,君麻呂伴隨着螺旋的翻滾,生死不知的倒在了遠處。

“佐助!”做完了一切,鳴人馬上朝着大蛇丸的隱瞞基地跑去,探查佐助的生死。

“咳咳咳!”雖然被這個威力巨大的一擊完全命中,君麻呂卻依舊存活,但是身體已經完全不成樣子,奄奄一息。

“我絕對不會讓你過去的!大蛇丸大人的命令是我存在的唯一目的,大蛇丸大人是我的一起!”看着鳴人跑向了大蛇丸所在的基地,君麻呂怒喝道,“燃燒吧!地之咒印——早蕨之舞!”

嘩啦嘩啦,以君麻呂爲中心,一片林立的骨矛拔地而起,形成蒼天的骨樹快速向着四周蔓延開來,所過之處皆爲廢墟。

這一幕,自然驚醒了鳴人,如此大的範圍和這樣的攻擊是君麻呂最後的一擊,鳴人不敢小視,拔腿就跑。

“可惡,逃不掉了!”九尾的查克拉侵蝕以及使用了大玉螺旋丸,身體已經疲憊不堪,鳴人低語不甘的閉上了眼睛,等待着骨矛將自己貫徹。

一秒…十秒,鳴人訝異的睜開眼睛,自己等了這麼久竟然還沒死,不由開始張望起來,原來的骨林已經消失了,在自己眼前的是空白的一片。

“鳴人!沒事吧!”在遠處突然落下三個人。

“卡卡西老師,白姐姐!你們怎麼來了?”鳴人興奮的呼道,自己還活着定然是卡卡西老師使用了萬花筒的瞳術將君麻呂的攻擊給轉移了。

“佐助呢?怎麼樣了!”卡卡西走到鳴人身前,一把拉起鳴人詢問道。

“對不起,卡卡西老師!我感覺不到佐助的氣息了,可惡!”鳴人自責的捏緊了拳頭。

“哈哈哈,卡卡西,看來這場賭約你是輸定了,小小的上忍怎麼可能會戰勝大蛇丸大人!”紅蓮嘲諷的衝着卡卡西笑道。

“哦?是嘛!”卡卡西一臉淡定,“我從來不做沒有把握的事情,走吧,去見證一名影級強者的誕生!”

“卡卡西老師?這是什麼意思?難道佐助他!他還活着??”鳴人激動的語無倫次。

“呵呵,不僅僅是這樣哦!”卡卡西故作神祕。

不消片刻,卡卡西等人就來到了佐助和大蛇丸戰鬥地方,這裏一片狼藉,看着這廢墟,卡卡西就知道佐助使用了麒麟之術。

眼前,佐助靜靜的站在原來,他的身前躺着一條巨大的白磷大蛇,顯然是大蛇丸的真實,而大蛇丸的靈魂已經進入了佐助的身體,於他鏖戰。

“這是?大蛇丸大人的!!”紅蓮看到這一幕很是心驚,當年被作爲大蛇丸預備身體之一的她,自然知道這代表什麼意義,難道大蛇丸真的?


“大蛇丸,有些東西並不是屬於你的,你的貪婪讓你走上了滅亡的道路!”卡卡西觀望着佐助,喃喃道,宇智波的寫輪眼不僅是靈魂上的昇華,更是御駕九尾的神祕力量啊。

在卡卡西的眼中,佐助靈魂深處正不斷的吞噬着大蛇丸的靈魂,他的經驗和力量……戰鬥的局勢,自然是佐助佔優。

嗆,彷彿利刃出鞘一般的銳利,佐助緊閉的雙眼赫然睜開,那一抹驚人的精光,以及那影級的氣勢,讓在場的白和紅蓮心中一凜。

佐助吞噬了大蛇丸,他的實力終於到達了影級! 「泠兒,別說話,」花菱月輕聲道,水泠泠哦了一聲,頓時便不再出聲了,

不久之後,各大的勢力又有親傳弟子到來,直到此時,各大勢力前來歷練的子弟算是全都到齊了,不過還有一個亭子是空著的,一個人影都沒有,

到現在那個亭子還空著,東海玲瓏島的人還沒有來,對於這個神秘的頂尖勢力,各大洞天與學院沒有不忌憚的,原本就知道東海玲瓏島神秘而強大,自從那一次在後土森林奪寶之後,洞天學院的人更是清楚了玲瓏仙子的恐怖,遠遠不是他們所能相比的,

到了現在玲瓏島的人都沒有來,各大勢力的心中雖然有不滿,但是卻沒有一個人敢說什麼,

如此又過了一日,這一日的中午,九天之上琴瑟和鳴,絲竹悠揚,各種美妙的仙音齊奏,所有人都抬頭望去,只見一朵祥雲托著一大群女子快速而來,當先第一人便是一襲紫色宮裝,輕紗遮面,身材曲線玲瓏,顯得高貴而又嫵媚的東海玲瓏島之主玲瓏仙子,

無盡的紫光垂落而下,絲絲縷縷,將整個神府都籠罩,眾人心中震驚,在這聖城之內乃是有法則禁錮的,想要御空不是不可能,但是會很吃力,然而玲瓏仙子竟然帶著玲瓏島的人輕鬆至極的從遠處御空而來,直到來到神府之前才降落下來,

「玲瓏仙子,」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