單純的力量對於葉天來說已經沒有什麼用處,於是他準備使用武學來驗證一翻。

念隨心動,只聽啵的一聲清響,其胸前赫然現出一個八卦圖案。那八卦圖案之上金光閃動,在這昏黑小屋之中熠熠閃閃,竟然已是宛如實質之物。

見此情景,葉天興奮更甚,指決變幻,八卦雷掌開啟。

咔咔!

隨著一掌拍出,藍光電芒豁然亮起,於其掌中竄動不休,發出咔咔爆響。

「成功了!」

葉天興奮的大呼一聲,雖然沒有達到五段武士界定,但是憑藉著這黃階九品的八卦雷掌,相信對上徐傲的勝算儼然已是大大增加。

給讀者的話:

不求打賞,只求收藏和票票,兄弟們忍心看我沉底么… 天空依舊陰沉,寒風呼嘯,甚至飄起了紛紛雪花。

不過這種惡劣的天氣並不能阻擋觀眾的熱情,只見此刻的武選大賽現場已是聚集了數萬看客,偌大的廣場之中黑壓壓的一片,竟然呈現出一種寸步難行之感。

如果說武選大賽是靈武鎮的盛會,那麼今天的對決則更能稱之為盛會之中的高潮環節。

天資非凡的葉天對上實力最強的徐傲,強強對決,最後鹿死誰手?最後誰能拔得頭籌?相信這個問題便是萬人圍觀的原因和動力。

由於烏雲蔽日,所以看不出具體的時間來,不過憑感覺此刻距離比賽開始應該是只剩下一炷香的時間不到了。

冷家看台之上,冷博遠神思凝重的望向遠方正緩緩前來的身影。

「葉天來啦!大家快看,葉天來啦!」人群中不知是誰率先發現了葉天的身影,頓時大呼了起來。

隨著那人開聲,場中也是頓時騷動了起來。人們爭相恐后的踮著腳尖,想要把心中的期待在葉天身上驗證一番。

須臾,葉天已經行至人群之處。面對著熱烈的歡呼聲,他也是禮貌的微笑回應,然後穿過人群自動分開的縫隙,向著擂台方向走來。

「看這葉天的精神好像不大足似得…」離得近的看客發現了這一點,於是拉住葉天問道:「今天對上徐傲,他可是五段武士界定,你能贏嗎?」

葉天聞言笑了一笑,說了一句你猜呢?便是繼續走去。

那人聽后一怔,心裡泛起了嘀咕,轉身對身邊的人說道:「葉天信心全無,而且看他的神色,估計擔心到昨晚連覺都沒有睡好。」

不一會,這句話便是傳了開來,不過這一傳十、十傳百的過程中,這句話的本意卻是變了味道。

只聽一個中年看客對著身旁那人說道:「葉天因為擔心打不過徐傲,昨天一夜都沒有睡好呢!」

那人聽后一愣,雖然有些不信,但是隨即釋懷:「也是啊,二段對五段,實力在那擺著,他就算在有天資也沒用啊。」說完之後他又轉過身去,對身後的人說道:「葉天自知實力不行,嚇得昨晚一夜都沒有睡覺!」

「葉天被徐傲嚇怕了,唉…真是辜負了我們對他的厚望啊!」

「葉天要投降,沒想到這小子竟然是個不戰先怯之輩!」

「葉天私底下已經和徐傲打好了招呼,說要徐傲讓他輸的體面一點!」



人聲鼎沸,儘是一些議論之詞,不過葉天卻並不在意,因為靈武鎮居民的八卦能力他早有領教,不管自己被他們說成什麼樣,只要能夠贏下徐傲,那麼一切輿論都會自然而然的煙消雲散。

「冷大叔、冷大伯…」葉天來到了冷家看台之上,微笑著對眾人打起了招呼。

見到葉天仍然是一副風輕雲淡的模樣,冷博遠懸著的心稍稍放下了一些,試探性的問道:「小天,昨夜…?」

面對著冷博遠的問題,葉天輕道:「請冷大叔拭目以待。」

鐺鐺鐺鐺鐺…

銅鑼聲響起,葉天聽后連忙向眾人道了別,然後來到擂台之上。

「徐傲來啦!」

本在議論葉天的人群頓時轉移了目標,眼睛唰的一下全部聚集在那一襲大紅長袍之上,而人群自動分開的縫隙比起之前也是寬了數倍有餘。

隨著人群分開,徐傲出現在葉天的視線當中。

只見徐傲仍然是一身紅衣,走起路來姿勢浮誇,那種氣勢可謂是相當的跋扈,扭頭四顧之間,一種得意加不屑的神色也是隨著流露。

「武選大賽決賽,葉天對徐傲,開始!」

葛老大聲的宣布了一句,然後目光看向仍在大搖大晃的徐傲,說道:「請選手登台。」

徐傲聞言哈哈一笑,道:「葛老,我登不登台恐怕沒有什麼必要了吧,難道這場比賽的輸贏還有什麼懸念么?」

徐傲此言一出,圍觀看客頓時一片驚呼,此刻他們已是確定了葉天已經暗地裡和徐傲認輸,否則前者怎麼會如此的囂張。

「廢話少說,一炷香的是時間內如果選手沒有登台,那麼將視為自動棄權。」葛老沒好氣的說了一句,然後看也不看他一眼便退下了擂台。

徐傲見狀冷笑一聲,弔兒郎當的走上台來,同時心中想道:「老不死的,我知道你希望那葉天獲勝,不過你放心,你越是想他贏我就越要讓他輸的更慘!」

總裁的吻痕 ,徐傲蔑視的瞟了葉天一眼,鄙視道:「說吧,你想怎麼死?」

「哦?你都可以讓我怎麼死?」葉天調笑的回應道。

「哈哈,那可不是一時半會能說完的,筋脈盡斷怎麼樣?轟殺成渣呢?要麼你給我跪下我饒你一條狗命也行!」徐傲說完哈哈大笑起來。

葉天聞言也是呵呵輕笑一聲,然後用一種挑釁的目光把徐傲看住,說道:「既然你這麼有信心,那咱們加個碼吧,如何?」

「加碼?」徐傲一臉的驚訝,不過旋即恢復如常,之後頓時狂笑不止,喘著粗氣道:「你是燒壞了腦子,還是沒睡醒啊?你還真的以為能夠勝我?竟然和我說加碼!真是太他娘的可笑了!」

「你是不敢了么?」面對徐傲的輕視,葉天並不生氣,眼中的挑釁之意更重。

「呸!」徐傲重重的啐了一口,惡狠狠的道:「我不敢?你也不看看自己算個什麼東西!」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是同意嘍?」

「有什麼屁快點放,殺了你之後老子還要去春風樓消遣呢!」徐傲滿心的不以為意,自己五段武士,而葉天還不過是區區的二段武士,幹掉他和幹掉鄧蘇陽應該沒什麼太大的區別,都是不費吹灰之力而已。

「如果我輸了,隨你處置,如果我贏了,你也要引頸就戮!」葉天收起嬉笑神色,厲聲道。

葉天之所以要加上這般約定,是因為他心中明白,達到四段武士之後贏下徐傲應該有一定可能,若想直接將其擊殺恐怕還是不太現實。

「哈哈哈!」徐傲簡直像聽到了天大的笑話一把,指著葉天說不出話來。

「這碼,你接還是不接!」葉天厲聲大喝,其聲勢頗為凌厲,甚至嚇了徐傲一跳。

反應了片刻,徐傲沖著圍觀看客看了一圈:「這野種要和我加生死碼!這叫什麼啦?那詞太文縐縐,我有點想不出來。哈哈哈」

「自不量力!」

「螳臂擋車!」

「以卵擊石!」台下一些好事分子頓時大呼起來,幫著徐傲侮辱葉天。

「對,就是以卵擊石!」徐傲沖著那人哈哈一笑,然後轉回頭來,目光也是瞬間變得森厲,對葉天說道:「我接!你想送死我必須成全你!」

「好!」葉天見徐傲就範,心裡立時放下心來,於是沖著葛老拱了拱手道:「葛老,晚輩有一事相求,今我和徐傲二人自願立下賭約,輸家全憑贏家處置,還望葛老能夠做個證人,以免有人事後毀約!」

葛老並不知葉天和徐傲之間的仇怨,不過聽到後者的話之後還是走上台來,神色誠懇對著葉天道:「小子,切莫衝動啊,以你二段武士的實力決然不是那廝的對手,屆時豈不白白送了性命!也許你和徐傲有仇,但是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希望你能夠慎重…」

「謝謝葛老提醒,不過我心意已決。」葉天斬釘截鐵的打斷了葛老的勸阻。

徐傲在一旁冷眼看著,對於葉天的舉動他更是在心裡樂開了花:「呵呵,這野種可真是活膩歪了,原本我若要殺他估計冷博遠必然出手相助。這下好了,有葛老為證,量他冷博遠再大的能耐也不敢在葛老面前造次。」

葛老還想再勸,但是面對著葉天那堅決的神態也只能作罷,輕嘆了一聲后,朗聲宣佈道:「今葉天徐傲二人立下賭約,勝者掌敗者生殺大權,不得反悔!」

葛老何許人也,他此言一出那麼這個賭約可就是萬分萬的定下了,在場之中任誰也別想反悔。

「這小天也太託大了!」冷家看台之上,冷博遠一拍桌子,豁然而起,快步來到擂台之上,沖著葛老拱了拱手,道:「葛老,葉天他年輕氣盛,這等賭約有悖武選大賽初衷啊!」

「博遠兄什麼意思?難道要葛老把話收回去嗎?」徐泰的聲音從對面看台上傳來,面對著除掉葉天這個心腹大患的機會,他怎麼可能放過。

「沒錯,博遠兄愛才人盡皆知,不過這種事情你都要插手的話,恐怕就要讓人笑話了吧!」王天霸的聲音傳來,只見他一邊品茶一邊冷冷的說道,其神情大有幸災樂禍之意。

「冷大叔,你放心,我不會輸的。」葉天看向一臉焦急的冷博遠,神色頗為堅定的說道。


「博遠,君子一言快馬一鞭,既然葉天已經當眾許諾,若是讓他收回去的話,恐怕他以後也就沒臉在這靈武鎮立足了。你的心情我懂,但是男人總該要對自己說過的話負責的。」葛老拍了拍冷博遠的肩膀體恤的說道。

冷博遠聞言思索了片刻,雖然心有不甘,但是葛老所說確實如此。如果今天自己讓葉天出爾反爾,那麼以後無論他達到一個什麼樣的高度,恐怕都是會留下被人指著脊梁骨的話柄的。

「小天,一切小心。」冷博遠輕輕嘆了一口氣,然後轉身回到看台之上。

隨著冷博遠離開,葛老也是再次的回到了台上,詢問二人皆無異議之後重新朗聲宣布了一遍:「雙方賭約已定,葉天對徐傲,開始!」

給讀者的話:

九點還有一更,票藏謝啊,票藏謝… 呼哇!

葛老的聲音剛落,一股猛烈的寒風頓時颳起,發出了嗚咽風鳴,似乎也在為這以生死為籌碼的比賽添加一些悲壯的氣氛。

狂風助雪勢,漫天大雪被這狂風一激,竟然變得有些迷眼了起來。

一片冰涼的雪花飛至葉天眼前,大敵當前,他只能是微微的眨了眨眼,盡量不給徐傲可乘之機。

「受死吧!」趁著風雪迷人眼之際,徐傲豁然而動,身影快速掠來。

雖然徐傲心中自詡必勝,但是這種攻其不備的手段他還是不會錯過的。

「果然狠辣,這種實戰經驗比起前面的選手絕對是強上太多!」葛老在心中暗呼一聲。

徐傲使的是蒼鷹掌,只見其掌勢變化,豁然幻出數只元力鷹影,元力本就無形,夾雜在這漫天風雪當中則更是無處尋蹤。

「來得好!」

葉天朗喝一聲,八卦玄元盾隨心而動。數道八卦圖案瞬間出現於周身要害,同時他也是一掠而出,掌中渦流玄勁幻出漩渦,一路破開風雪直奔徐傲迎去。

砰砰砰砰砰!

一連串的悶響聲響起,元力鷹影衝擊在玄元盾之上,盡皆轟然消散。

「好野種!有點能耐!」雖然鷹影被破,但是徐傲卻絲毫不以為意,反而手掌連環揮擊,更多的鷹影凌厲而出。

鷹影雖然攻勢刁鑽詭異,但是卻奈何不得葉天的八卦玄元盾。所以此刻他也是放心攻擊,只見其掌中漩渦發出巨大的吸力,漫天風雪似乎都被吸引,在其掌中形成一條由雪花形成的巨鞭。


呼!

巨鞭勢大力沉,呼嘯著向徐傲抽來。

「雕蟲小技!」徐傲嗤笑一聲,雙掌併攏,隨之元力猛然震顫,而後推出,一股強大的元力波動瞬間迎著巨鞭轟然而去。

轟!

兩者相撞, 我家養著小妖精

葉天見狀連連後退,同時手中指決變幻不定,八卦印掌開啟的同時,朗喝一聲,再次揉身而上。

「這小子瘋了嗎!」

「難道他想強行突破徐傲這一擊?」

「這就叫黔驢技窮!」此時的看客已經有不少倒戈相向,替徐傲打起氣來。至於他們態度的轉變原因也是簡單的很,武宗之內以武為尊,葉天在沒遇上徐傲之前是天才,但是在現在這種絕對的實力差距之下,天才二字可是不能當飯吃的。

砰!

又是一聲轟然大響,那股強悍的元力衝擊終於重重的撞擊在為葉天護持身體的八卦圖案之上,經此一擊,原本金光熠熠的八卦玄元盾瞬間黯淡了不少。

葉天被巨力震退,胸腹之中氣血翻湧連連向後退去,直至擂台邊緣方才穩定下來。

「你死期到了!」

葉天還沒有緩解過來,徐傲已經是發動了第二輪攻擊。

只見他身影衝天而起,雙臂大張,其上元力匯聚,幻出一雙巨大的元力翅膀,和著這漫天的風雪,竟然宛如冰雪神鷹撲天掠食!

「鷹擊長空!」

葉天心中暗叫了一聲不好,自己失了先機,讓徐傲把這鷹擊長空施展到氣勢大成的地步。

隨著徐傲的呼喝,雙翅振動間,數道元力羽刺已是激射而出,勁風掠響,聲勢更加駭人。

葉天連忙催持元力重新注入八卦玄元盾,金光閃爍之後,八卦圖案重新大亮,發出砰然聲響。

雖然有防禦護體,但是葉天仍然盡量不去以硬碰硬,因為剛剛那一擊雖然沒有受傷,但是也算是在氣勢上吃了一虧,所以眼下則是能躲則躲。

柔術施展開來,葉天身形詭異莫測,以許多羽刺均是被他以難以置信的方式躲去。儘管如此,仍然還是有不少羽刺釘射在八卦圖案之上,發出叮叮聲響。

每一次抵消羽刺的攻擊,都會讓八卦圖案黯淡一分,如果就這樣一直下去,等不到反擊時刻,恐怕葉天的元力就會因為不斷注入八卦玄元盾而消耗殆盡。

「看見沒,葉天已經被逼的只有挨打的份了!」


「還是徐傲強悍啊,這葉天之前也不知道哪來的勇氣和人家賭命!」

「是啊,看來用不了多久這場比賽就該分出勝負了。」

徐家看台之上,徐泰從場中收回目光,臉上露出一副得意神色,遙遙向著冷博遠道:「博遠兄,看來這場比賽也沒什麼懸念了,不如去我府上喝一杯如何?」

冷博遠聞言臉色一寒,旋即恢復如常:「徐泰兄難得如此大方,我若不賞臉豈不是折了你的面子!」說到這裡,他頓了一頓,然後卻是呵呵一笑,道:「不過這酒卻要一會再喝。」

「哦?為何?」徐泰和冷博遠相鬥多年,可以說是從來沒有沾過便宜,眼下難得愛子爭光,他如何能不心情大好。所以此刻他也是面帶笑意,一副落井下石模樣的和冷博遠鬥起嘴來。

「因為令郎還沒敗呢,等他敗了的時候,我自然會親自登門陪你喝上幾壺以示安慰。」

「哼哼,博遠兄果然言辭犀利,我等自嘆不如。」王天霸的聲音傳來,語氣之中調侃意味明顯。不出意外,葉天敗局已定,對於這種痛打落水狗的機會他怎麼能夠錯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