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拉丹驟然掏出這麼一枚青雷白睛虎的妖丹,便如那壓倒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不,這不是稻草,這分明就是一棵攀天大樹,將所有心有反抗之意的三代弟子,盡數秒殺。

買的?

已經沒人再有這種傻逼念頭了。

青雷白睛虎皮之所以不貴,只有十多枚靈石,那是因為,青雷白睛虎也是分階位的,四階的不好殺,一階二階還是很好殺的,便是凡間的獵戶,都有可能擊殺掉一隻一階青雷白睛虎,所以,虎皮不貴,也實屬正常。

這妖丹可就不同了。

只有四階妖獸才能凝聚出妖丹。

而且。

妖獸性狠,一旦見勢不妙,甚至會自爆妖丹,與敵人同歸於盡。

想要獲取妖丹,難!

也因此,隨便一枚妖丹,便價值上千枚靈石,而這蘊含雷之攻伐的青雷白睛虎妖丹,更是昂貴,數千靈石都未必能買得到。

這麼貴的價格,怎麼可能是買的。

就算是傾盡金劍門舉門之力,也夠嗆買的起。

那麼,就只有一種可能了。

「天吶,三師叔真的擊殺了青雷白睛虎!」

「而且還是四階的青雷白睛虎!」

「怪不得一腳就踢慘了二師叔。」

「怪不得一下子崩斷了大師叔的劍。」

「原來,三師叔一直在扮豬吃老虎啊!」

「天吶,三師叔的境界得有多高啊?」

多高?

不過才鍊氣後期而已。

而且。

這鍊氣後期,還是藉助饕餮鼎剛剛升上來的。

當初。

在那山洞之內,喬拉丹並沒有急於離開,而是狂吃虎肉,藉助饕餮鼎,將之一點點的煉化為靈氣,據為己用,這才從鍊氣中期,短短兩日,突破到鍊氣後期。

當然了。

作為一隻四階妖獸,青雷白睛虎虎肉中蘊含的靈氣,絕不止這麼一點。

奈何。

饕餮鼎的煉化之火是有限的,每天能煉化的次數,也就幾十次而已。

所以,喬拉丹吃掉的虎肉,不過是九牛一毛。

卻就是這九牛一毛的虎肉,讓喬拉丹的境界直升鍊氣後期,甚至,藉助這些靈氣鍛體,喬拉丹的體魄大大提升,這才有了拳打徐雄、腳踢封不平的強大力量。

可惜的是,天氣炎熱,剩下的虎肉都臭了,就算不臭,兩日的時間,虎肉中蘊含的靈氣也已經盡數消散,變成了普通之物。

道了一聲可惜。

喬拉丹背上早已晾乾的虎皮,裝上從妖獸體內挖出來的妖丹,踏上了歸途。

一路上,雖有兇險,卻並無憂。

妖丹的價值,不僅僅體現在其蘊含著大量的靈氣,更重要的是,其中蘊含著妖獸生前的威壓,只要輸入靈氣,便能激活這威壓。

四階的青雷白睛虎,那就是山中之王,只要遇到妖獸,喬拉丹便祭出這妖丹,靈氣一輸,分分鐘嚇的妖獸落荒而逃。

兵不刃血,喬拉丹走出了深山老林,返回了金劍門。

同樣的道理。

妖丹一出,直接把這些心有不服的三代弟子給壓趴下了。

這一劑猛葯,夠勁兒!

喬拉丹,那叫一個得意。

卻就在他得意的時候。

砰!

站在身旁的喬靈兒,猛地跪於地上,雙手,將金劍舉過頭頂,奉至喬拉丹身前。

「多謝三師兄為我爹報仇!」

「恭喜三師兄完成掌門遺訓!」

「喬靈兒,拜見掌門!」

她這一帶頭。

幾個平時跟喬拉丹還算交好的三代弟子,見風使舵,也是齊齊道賀。

「恭喜三師叔繼任掌門之位!」

「三師叔威武!當為掌門!」

他們這一道賀,其餘的三代弟子,也扛不住了。

本就被虎威打擊的心神俱亂。

再加上徐雄已殘,封不平已呆,失了靠山的這些弟子,被喬拉丹冷眼一瞪,哪還敢反抗,齊齊道賀。

就剩下封不平,獃獃的站在那裡了。

喬拉丹卻不想放過封不平。

剛才,若不是靈氣耗盡,封不平早就被四階青雷白睛虎的虎威給壓跪了。

只要封不平一跪,這輩子,休想再奪掌門之位。

所以。

「大師兄不跪,難道還有什麼疑問?」

說著。

喬拉丹晃了晃手中的妖丹,威脅的意味再明顯不過了。

不過是在裝腔作勢罷了。

靈氣還沒恢復呢。

可是。

封不平不知道啊。

先是背後偷襲卻崩斷了靈劍,還挨了一記斷子絕孫腳,已經被喬拉丹給打怕了。

后又被虎威震懾,心神俱亂。

此刻。

所有的弟子,都已跪拜。

再被喬拉丹這麼一威脅。

噗通。

封不平再也扛不住了,跪拜下去。

「那麼,二師兄還有沒有意見了?」

喬拉丹扭頭看向二師兄徐雄。

意見?

可憐的孩子,還捂著蛋蛋在打滾呢,哪還有什麼意見啊,就算有,也不敢說啊!

「既然這樣,小弟就勉為其難了!」

接過喬靈兒手中的金劍。

嗆!

一聲龍吟,金劍出鞘!

娛樂圈最強替補 「拜見掌門!」

「拜見掌門!」

「……」 隨著音樂響起,六個女生舞動身體,展現這個年紀擁有最好的魅力。

王子的深金色短髮隨之飄動,看的張北羽都傻了。

張北羽他們坐在第四排,算是離舞台很近的。他清楚的看見王子不停的朝自己拋媚眼,那個小心臟啊,噗咚噗咚亂跳。

一曲舞罷,台下一陣轟動,各種喝彩,吹口哨的。

有人喊:「宋致晨我愛你!」宋致晨是大長腿的名字。還有人喊:「林瑤!嫁給我吧!」林瑤是小三的名字。

當然了,在三高不會有人蠢到喊王子我愛你。那純粹是找死。

過了一會,王子帶著小三和大長腿回到座位,他們這幫人幾乎都是坐在一起的。三個人連衣服都沒換。

王子今天化了濃妝,她坐在張北羽身邊,對他擠擠眼說:「怎麼樣?」張北羽吞了口口水,連連點頭,「太性感了。」

「嘿嘿。」王子笑了一聲,雙手勾住他的胳膊,也不知道是不是太興奮了。 喲,好 她靠了過來,在張北羽耳邊輕聲說:「我跟爸媽說了,今天晚上不回去。」

張北羽心中一顫,這是赤果果的暗示啊!!難道今晚,就要結束那個跟了他十九年的身份!

儘管已經興奮的快要爆炸了,張北羽還是故作鎮定的點了點頭,「嗯,這樣啊。那晚上我們…」「聽你的!」王子輕笑著說…

接下去,張北羽已經沒有心思看什麼破節目了,所有的注意力都在王子那雙穿著絲襪的美腿上了,不停瞄來瞄去。

終於,臨近十二點的時候,晚會結束。眾人開始慢慢離場。

王子也沒換衣服,批了一件長款羽絨服,就跟著走了。

由於在場的人太多,幾個門都給堵住了。王子說,要不就從後台走吧。於是幾個人就穿過舞台,走進了後台,準備從後門走出來。

後台已經沒幾個人了,在經過一條走廊的時候,幾個人突然聽見從一個房間里發出悉悉索索的聲音。好像是一個女孩微弱的聲音。

「別…求求你,別這樣!」

張北羽豎起耳朵一聽,感到有些不對勁,回頭對江南和立冬使了個眼色。

立冬尋著聲音趴在一扇門上面。果然裡面傳來了女孩的聲音,還帶著些哭腔,「峰哥,求你了,別這樣!」

「嘿嘿,沒事,玩玩嘛。你要是想要名分,我也可以給你。」

這個聲音,張北羽太熟悉了。來到三高第一天就欺負自己的人,李俊楓。

「草!」張北羽大罵一聲,衝上去一腳把門踹開。

李俊楓光著膀子,褲子褪去一半,把一個女孩壓在桌子上。這個女孩正是剛剛跟王子跳舞的其中之一。張北羽記得她是三班的。

「冬子!」張北羽大吼一聲。李俊楓一愣,立冬已經衝上去,一腳踹在他胸口,緊接著一記直拳轟向面門。

李俊楓本就不是立冬的對手,想當初帶了七個人在廁所堵人家,還被立冬全放倒了,差點把他腦袋嗯在尿池裡。

何況現在立冬跟著吳叔練了這麼久,又提升了一個檔次。李俊楓根本沒有躲避的機會,直接挨下一拳,倒了下去。

女孩的連衣裙也被拔掉,推到了腰間。她連忙拉起衣服,跑過來撲進了王子懷裡。王子安慰她幾句,問她是怎麼回事。

女孩說,剛剛自己準備換衣服,李俊楓就突然衝進來,然後…

這時,李俊楓站了起來,憤恨的看著幾人,大聲道:「張北羽,你他嗎是不是管得太寬了!」張北羽淡淡的看著他,「是,怎麼樣?你不服?」

曾經,李俊楓也問過他服不服。

李俊楓攥著大拳頭,沒有說話。

「要是不服就回去叫人,干一場。怎麼樣?」張北羽向前走了一步,繼續問道。

李俊楓還是沒有說話。

「廢物。」張北羽丟下了兩個字,轉身離開。

……

「你現在可以啊!」除了禮堂,江南對張北羽說道。

張北羽呵呵一笑,「都到這個地步了,還怕啥。我是想明白了,齊天早晚得收拾張尊,到時候咱們推上一把就是了。」

立冬也走過來說:「你能這麼想就好了。」

幾人走到校門口,準備分開。

立冬說今天晚上不回診所了,去浩海找三寶玩個通宵。江南說去雙雁接莫一然。小三和大長腿都各自回家了。

幾個人壞笑著看著張北羽和王子,小三問:「姐,你們去哪啊?」王子被這麼一問,有些慌張,「啊,我啊,我回家唄。」大長腿也笑著走上去,輕輕拉著張北羽的胳膊,不停對他擠眼說:「北哥,那你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