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當曹賊!

特別是生過孩子的,他更喜歡!

這也是光頭為什麼特意說李夢瑤事情的原因。

葉雲眼中寒光一閃。

他是沒想到,李兆會這條瘋狗竟然咬到他身上去了。

實際上哪怕就是真辱罵他,葉雲也不會覺得有那麼憤怒。

但是!

辱罵李夢瑤,絕對不行!

至於旁邊的林世友和王海林當場就慌了。

媽呀!

葉先生那是什麼人!

玄學高人啊!

尼瑪,要是被葉先生懷疑自己二人接近,是為了什麼葉夫人的蠢話……

那tm不得倒大霉?

「葉先生,我們……」二人異口同聲想要解釋,然而卻被葉雲搖手拒絕。

這麼簡單的詆毀他自然不可能上當。

至於二人,那也不過是心慌則亂。

看見這一幕,李兆會笑得更厲害,開始瘋狂嘲弄王林二人。

「裝,你倆再裝下去還真好像那麼個事了!這演技,都能去拿奧斯卡影帝了!」

「林世友,王海林,看來我是真要向你們道歉啊,你們不是廢物,最少這演技還是不錯的!」

「想要當曹賊就直說嘛,這種酒鬼賭狗有什麼好怕的!唉,那叫什麼的,開個數字吧,老婆給我玩玩。」

然而,這次李兆會的嘲諷,王,林二人反應到沒那麼強烈了。

只是葉雲,眼神中寒芒更甚,強壓下心頭的怒火道。

「我和你有仇嗎,你有必要這麼說我?」

「仇?呵呵,你是什麼東西,還配跟我扯上聯繫?」李兆會笑得更誇張了,「我之所以把你說出來,不過就是想讓大家看看,王海林和林世友兩個廢物,到底有多丟咱們上層人士的臉!」

說到這,李釗會摸了摸下巴,臉上出現一絲淫穢笑容。

「不過呢,光頭剛才說你小子老婆是個極品,要是讓我爽一爽,倒是可以聯繫聯繫。」

「我操了你的血媽!李兆會,老子tm的是廢物,但tm的也比你父子兩個同上一個要強!」

此刻,王海林再也忍不住,憤怒咆哮。

而之前一直處在主導地位的李兆會,聽到這話,臉色當場變了。

這事是圈子內的笑話,也是他李兆會的禁忌!

然而很快,他就恢復過來,定力比起王林二人確實強不少。

冷笑一聲,李兆會道。

「和你們這些廢物說話,真tm浪費時間。喂,那個傢伙,如果想要賣老婆,可以聯繫光頭。」

說完,對著葉雲三人大拇指狠狠下按,隨後轉身就走。

自始至終,他都未叫過葉雲。

「艹tm!老子遲早有一天要弄死他!」

看著李兆會遠走的背影,林世友惡狠狠道。

一旁的葉雲眼神微眯,越來越危險。

龍有逆鱗,觸之必死。

他葉雲的逆鱗,就是李夢瑤和可可。

現在李兆會碰了,那麼他就必死!

「剛才你們說這傢伙是海鑫集團的?」葉雲問道。

「是的。」王海林嘆了口氣,年紀在這,他不像林世友那麼暴躁,解釋道。

「海鑫集團太子爺,家裡鋼鐵發家的,錢不比世友家少。可如果就這樣的話,他還是不敢惹我,問題就是這傢伙外公地位不比我家老頭子低。」

「而且,還沒退休!」

還沒退休和退休的,那影響力可以說是天差地別。

然而在確定李兆會是海鑫集團以及看見之前的光頭哥后。

葉雲嘴角冷笑。

前世,海鑫集團實力確實雄厚的不行。

李家風頭更是一時無兩。

但倒台也是倒的非常快。

原因很簡單,李兆會的那位姥爺正是仙上人間的保護傘!

而從吳千出事供出仙上人間,李家姥爺迅速落網。

隨之而來,海鑫集團高層那是逃的逃,抓得抓。

海鑫集團也以難以想象的速度衰敗。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

小人報仇,隔夜太長!

葉雲自認自己可不是什麼君子,這年頭君子早被人吃的骨頭渣都不剩!

沒想到這李兆會,竟然是海鑫集團的太子爺!

「林總,李兆會為什麼這麼恨你?」

心中安定下來,葉雲也不由好奇問道。

畢竟這李兆會針對林世友,就是個傻子都能看出來。

「哼,這傢伙也是個傻逼!媽的,葉先生你不知道,這在金陵圈子早就不是秘密。」

「這傢伙勾搭上他老爹的小三,還tm用了點手段!本來這事也沒幾個人知道,就他老頭子和他知道,可畢竟父子都用了一個女人,畢竟不光彩,父子兩個就把這女的送出去了。」

「精彩的還在後面,那個女人後來去當了個二線小明星,偏偏還被我勾搭上了,當時我就把這事給捅出來了!」

葉云:「……」

林世友洋洋得意。

「我tm早就看李兆會不爽,當時還拉著五輛車,掛著父子同用一女的橫幅,停在海鑫集團整整一個星期。差點讓李兆會當場被他老子打斷腿!」

葉雲目瞪狗呆。

果然是地主家的傻兒子。

這是把人往死里得罪啊!

怪不得剛才李兆會那麼嘲諷林世友,順帶著一起的王海林和葉雲也一起罵了。

感情,自己就是順帶的啊!

王海林這時悠悠開口。

「還有更精彩的呢……」

「啊?」就是一直不喜歡八卦的葉雲都來興趣。

而這時,地主家的傻兒子,一張臉笑得和花一樣,甚至葉雲都覺得有些邪惡…… 聽到這話,楚天雄氣的牙痒痒,這小子,怎麼這麼欠揍呢。

「即便有髒東西也沒關係,我戴着這個。」

說着,他從兜里掏出一串天珠。

這天珠黑白相間,映入眼帘,散發出一股神秘莊嚴的氣息。

「嗯?」

林晨悚然一驚,「六眼天珠?」

「咬色分明,主體圓潤,包漿渾厚自然,老貨啊!」

好傢夥,這可是個大寶貝啊。

天珠可是非常有講究的,每一隻眼,所代表的寓意也不盡相同。

六眼天珠代表地火水風空識六大元素所構成的人體生理學。

有着恢復人體五臟六腑之生理機能的神奇功效,並可恢復體力、解脫六道之苦、消災解厄、六六大順、象徵財富圓融廣進之意。

寶友們都羨慕的不行,這東西,可是花錢都買不到的。

楚天雄微微一笑,把天珠收了起來。

「這六眼天珠,經過高僧點化,具備佛光佛性。」

「有錢!」

林晨豎起大拇指來,讚歎一聲。

他雖說在拍賣行工作,但也沒見過品相這麼好的天珠。

「主播,你剛才說我這邊有不幹凈的東西,請問是哪一件?」

楚天雄緩步走了過去,皺眉問道。

林晨抬手一指。

博古架三層最外側,有一個大肚瓶,通體呈現暗紅色,給人一種陰沉的感覺。

「這是乾隆郎窯紅大肚瓶啊……」

「這有什麼不幹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