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她可不可信,萬一她想將自己引誘過去,抓住自己呢? 楊心怡看了眼遠處,葉雄正跟魔淵大戰,打得昏天地暗,幽冥也跟段天山打得不可開交,想問人已經不可能了,只能靠自己了。

不過,她很快就將這些想法拋到腦後。

自己現在可是金丹巔峰修士,整個場上能贏自己的人,不足五指之數,自己還怕陷阱?

「楊小喬被段天山的夫人守著,以我的實力根本沒辦法救她出來,需要你幫忙。」冷血繼續道。

「好,我跟你去。」楊心怡決定。

葉雄身邊的女人之中,只有兩個為他生了孩子,其中一個就是楊小喬。

楊小喬生性平淡,不願意過殘酷的修真生活,寧願一個人在地球活著,苦苦守侯。

沒有人知道,楊小喬對於葉雄意味著什麼。

這是他生命之中,最愧疚的女人之一,如果她出事,楊心怡不確定葉雄會幹出什麼事情來。

「這是進入禁制的通行牌,接著。」冷血手中一道白光閃過。

楊心怡伸手一抄,就將令牌接住,沒入禁制之中。

「跟來。」冷血進入禁制之中。

楊心怡緊跟上。

剛進入禁制之內,魔修就鋪天蓋地衝過來,幾乎把她給淹沒。

楊心怡不想殺人,但是現在不殺不行。

狂暴的冰雪寒氣席捲出去,摧枯拉朽,化物成冰,所有被卷中的人,無一例外,全都凍成冰,屍骨無存。

「哪裡逃!」

楊心怡裝成追殺著冷血,直入魔神殿後宮。

正好,前面有一名華貴婦人押著一個少女出來,正是易夫人提押著楊小喬。

「易夫人,救我。」冷血見狀,連忙撲了過去。

「血兒,怎麼了?」易夫人詢問。

熱血校園 「這女的要追殺我,請夫人出手相救。」冷血急道。

易夫人目光落到楊心怡身上,見她身上氣勢大盛,比起自己還要強大,頓時眉頭皺了起來。

楊心怡看了眼她手裡押著的女人,不是楊小喬是誰?

楊小喬聳拉著腦袋,身形嬌小,臉色發白,那樣子一看就是受驚嚇過度,連頭都不敢抬。

看見她柔弱的模樣,楊心怡心裡不由得燃起一鼓無名之火。

她只不過是一個凡人,手無縛雞之力,魔族居然也能對她下手,實在不是人。

「把她放了,我可以饒你一死,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楊心怡怒喝。

易夫人刷地抽出一把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別過來,不然的話,我殺了她。」

楊小喬感覺到脖子上的冷氣,嚇得尖叫起來,眼淚瞬間就流了下來。

「小喬,別怕,有我在。」楊心怡急道。

聽到熟悉的話,楊小喬抬頭,看到楊心怡那張熟悉的臉。

二十多年過去了,她還是像以前一樣漂亮,似乎沒有絲毫的改變。

不同的是,她已經是強者,而自己依然是個沒用的人。

「心怡……」楊小喬幽幽地望著她,喃喃道:「阿雄呢?」

「他在外面,很快就來救你了,你別擔心。」楊心怡回道。

「他現在是什麼樣子了?」

「他……」楊心怡不知道應該怎麼回答。

千言萬語,就在這一句話之間。

楊心怡以前覺得自己很可憐,被關在內世界之中,不能跟自己的丈夫相聚,但是她現在才發現,還有比自己真可憐。

起碼,自己只是十幾年沒見葉雄,而且處於暈睡之中,感覺不到思念的痛苦。楊小喬獨自一人,帶著女兒,二十年沒見過自己的丈夫,箇中滋味,只有自己能體會。對於修士來說,二十年彈指及過,專註於修鍊,不覺得時間那麼快過,但是對於凡人來說,二十年,已經把最珍貴,最重要的青春花在等候之中了。

「他去了一個很遠的地方,差不多二十年才回來,不然的話,他早就去找你了。」楊心怡解釋道。

她得讓她明白,葉雄一直都不曾忘記過她。

「那就好,那樣的話,也要心安了。」楊小喬笑道。

先前她很害怕,不知道為什麼,現在好像突然有了寄託一樣,什麼都不怕。

「少說煽情的話的,給我滾得遠遠地,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易夫人說完,朝冷血道:「血兒,靠近一點,別被她偷襲了。」

冷血來到易夫人身邊,近距離看著她,兩人的身體靠在一起。

她衣袖之中,收藏著一把冰冷的匕首。

只要她出手,這麼近的距離,加上易夫人所有注意力,全都在楊心怡身上,她自信有百分之九十的機會,能成功突襲,將她殺了。

但是,她下不了手。

不可否認,易夫人心狠手辣,落到她手裡的女人,沒有一個有好下場。

但是,她對自己很好,這是不爭的事實。

冷血不知道闖了多少次的禍,失敗多少次任務,都是易夫人將她求情。特別是引雷丹那一次,她可是簽了生死協議,必須要帶一顆引雷丹回去,最後她失敗了,如果不是易夫人,她早就死了,根本就活不到現在。讓她對一個對自己有恩的人偷襲出手,她真的下不了手。

楊心怡正面對著冷血,能看到她的一舉一動,她衣袖裡匕首散發現的寒光,也沒逃過她的眼睛。

她在等待著,但是對方一直都沒有出手。

雙方就是這樣對峙著。

易夫人押著楊小喬,朝禁制外面飛去,很快落到戰場之外。

「江南王,看看我手中押著的是誰,不想她死的話,馬上讓所有人住手。」易夫人大聲喝道。

聲音嘹亮,遠遠地傳出去,讓所有的人都聽到了。

葉雄目光掃過聲音來源之住,頓時雙目欲裂,瞬間化成一道流光,來到易夫人面前,大聲喝道:「你敢動她一根寒毛,我會讓你碎屍萬段,把她放了。」

聽到熟悉的聲音,楊小喬抬頭望去,瞬間熱淚盈眶。

二十年時間過去,終於再次見到他了。

他跟以前一樣,外貌沒有多大變化,只是頭髮白了一些。

「小喬,別怕,你不會有事的。」葉雄看著她的臉,柔聲說道。

楊小喬重重地點了點頭,鏗鏘道:「有你在,我什麼都不怕。」

突然,人群之中傳來一聲驚叫:「把我媽媽放了,你們要報仇找姓葉的去,她只是一界凡人,什麼事情都跟她無關,你快放了她……」

葉雄身體一顫,順著聲音處望去。

(ps:今晚沒了,明天精彩繼續。) 一身粉色連體裙,柳眉秀眸,鼻樑挺翹,小嘴紅潤如櫻桃,處處透著倔強。

外貌跟楊小喬有八分相似,卻沒楊小喬那般嬌弱,神態之中,有著外露的倔強。

也許,每個單親家庭里的孩子,都是這麼好勝吧!

「平安……」葉雄聲音有些發顫。

以前見她的時候,她還是十歲的小不點,沒想到現在已經出落成漂亮的大姑娘了。

境界,半步金丹,還不錯,二十年突破到這種境界,不算很好,也不算差。

「別叫我,我不認識你。」

葉平安緊緊咬著下唇,神態十分激動,雙目之中,露出仇恨之色。

葉雄愣住了,他原本以為葉平安見到自己,會非常高興,哪知道會對自己這番態度。

愛羅莎飛過來,來到他身邊,說道:「葉平安的事情,我本來想大戰之後再跟你說,沒想到她也跟著來了。」

「她怎麼回事?」葉雄急問。

「你離開去亂星海的時候,楊小喬從地球上來,當時,何夢姬早就交待,如果有個叫做葉平安的女人上來,馬上將她帶回江南城,因為他是你的女兒。當時她上來之後,我想將她帶去江南城,誰知道,她說不是你的女兒,跟你沒有任何關係……」

葉雄:「……」

「後來,我通過試探,才知道她對你十分仇恨,說你一個人將她媽媽扔在地球不管不問,過著孤獨守候的日子,每天鬱鬱寡歡,她上來就是想將你帶回媽媽身邊的,在你沒回到她媽媽身邊之前,她不會接受你的任何幫助。」愛羅莎繼續道。

葉雄心裡說不出難過,目光落到葉平安身上,心裡滿滿是疚愧。

「沒有人相助,她是怎麼修鍊到半步金丹的?」葉雄無法想像,她吃了多少苦。

「她很聰明,感覺比你還要聰明,而且手段……」愛羅莎看了他一眼,這才換了個詞:「而且殺戮果斷,當時她為了逃走,將看守她的兩位無辜的守位殺死了,還搶走他們身上的儲物袋……」

如此殘忍的手段,葉雄無法相信,她居然是自己的女兒。

「江南王,我覺得她身上的魔性非常強,沒有什麼親情可講,如果不加以管束,不知道性格會演變成什麼樣子……可以說,她身上的修為都是從殺戮之中而來的。」

「南帝,多謝你相助,她是我的女兒,我不會讓她變成一個大魔頭的。」葉雄堅決地說道。

半空之中,葉平安目光狠狠地瞪著易夫人,就像一頭中小母豹一樣,完全不因為自己的境界相差太遠,而有絲毫的恐懼,恨不得撲上去拚命一樣。

「冰兒,看著她,別讓她亂來。」葉雄吩咐。

冰靈化成一道流光,瞬間就來到葉平安面前。

「你別過來,不然我不客氣了。」葉平安喝道。

「實力不怎麼樣,脾氣還挺大的。」冰靈饒有趣味地看著她,勾勾手:「乖乖過來,站在姐姐身邊別動,不然的話,別怪我不客氣。」

葉平安看了她一眼,翻翻白眼:「你只不過是他身邊的一條狗,凶什麼凶。」

「好啊,敢罵我,看我怎麼收拾你。」

冰靈嗖的一下,就來到她的身邊,一鼓冰寒之氣擊出,瞬間就在她的身體周圍布了一層厚厚的冰壁,將她裹在其中,動彈不得。

葉平安從身上掏出長劍,不斷地砍著冰壁,只可惜,像她這種實力,怎麼可能斬得破。

「火兒,你看著她,我怕控制不住,將她打得屁股開花。」冰靈一掌拍出,將冰塊連同葉平安拍到火靈面前。

盛世醫妃,冷王求放過 火靈知道冰靈脾氣大,萬一這小妞真的將她惹怒,做出什麼過火的事情也說不定,當下將冰塊接過來。

「你們放開我,不然讓我出來,我一定將你們碎屍萬段……姓葉的,你有種殺了我,反正你生出了我,又沒養過我,不如殺了我算了……」葉平安咆號起來。

「平安,不得胡說,你爸又不是故意不回來,他有自己的事情要做。」楊小喬急道。

葉雄不想讓自己家庭的事情,被人看笑話,當下朝火兒打了下眼色。

火靈馬上使了個隔音禁制將葉平安隔處,她在裡面說什麼,外面都聽不到了。

段天山一直在觀看著,這時候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江南王,沒想到你還是如此多情的人。」

「段天山,她只是一個凡人,事情跟她無關,你放了她。」葉雄喝道。

「放了她,行,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情,不然的話,別怪我摧手辣花。」

段天山看了易夫人一眼,易夫人匕首一緊,緊緊貼在楊小喬的脖子上。

「你想怎麼樣?」葉雄問。

「幫我破掉八卦封印,把白虎始祖放出來。」段天山說出自己的目的。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更不知道什麼白虎始祖。」葉雄斷然否認。

段天山冷笑一聲,用手指在半空虛劃一個水鏡,很快水鏡就連通,對面出現一個巨大的石洞。

石洞中間,有八根石柱,石柱上面布滿銘文。

中間是一個十分巨大的牢籠,在牢籠裡面,一隻巨大的白虎盤踞在那裡,就像小山似的。

白虎身上的毛大多數是白色,中間偶爾有黑邊,頭上刻著一道王字。

哪怕是卧著,這隻白虎都有幾十米高,如果它站起來,最少有一兩百多米。

此獸正是葉雄在地球見過的,秘境之中的白虎始祖神獸,沒想到還是被段天山發現了。

周圍嘩聲一片,個個都看著白虎始祖,議論紛紛。

「江南王,怎麼樣,對這裡熟悉吧?」段天山笑了起來。

葉雄眼神陰晴不定,他已經知道了對方的目的了。

空間小福女 「江南王,別答應他,四大始祖神獸已經有三大神獸落到他手裡,如果再讓他收服白虎神獸,必定破開封印,到時候以半步元嬰修為,再收服四大神獸,整個五行星域,沒有是他的對手。」幽冥急道。

「江南王,這可是關係整個三界存亡的大事,慎重啊!」

「萬萬不能答應。」

周圍的人,紛紛出聲,讓他別答應。

葉雄沉默了。

打心裡,他知道自己不能答應,因為此事太過重大,搞不好,三界就毀了,他一輩子的威名就毀了,變成千古罪人。

但是,如果他不幫忙,如果楊小喬有什麼意外,他怎麼對得起她,對得起葉平安。

「江南王,你不答應的話,我可就不客氣了。」

易夫人手中輕輕一劃,一道血痕被劃出,鮮血一點點地滑落。

冰層之內,葉平安發瘋地攻擊著冰層,除此之外,整個場上,一點聲音都沒有,全都在等著葉雄的回答。 場上的情況錯綜複雜,每個人心裡,都有不同的想法。

楊心怡目光掃過冷血,示意她出手偷襲。

哪知道,段天山這時候已經來到易夫人身邊,想偷襲都難了。

冷血心裡非常懊悔,她沒想到事情會發展到這一步,如果剛才自己果斷一點偷襲,恐怕就不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他知道江南王的性格,絕對不會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傷的。

半晌之後,葉雄終於說道:「八卦封印強大無比,我根本沒有把握破開。」

「我只要白虎神獸,神獸出來,我就放了她,放不出來,那抱歉,你就幫她收屍吧!」段天山殘酷地說道。

「我答應你,不過你得答應我不能傷害她,不然的話,哪怕你逃到天涯海角,我都不會放過你。」葉雄喝道。

四下的人,全部哄叫起來,正道中人,各種謾罵,垃圾話不停地吐出來。

「江南王,你遲早會身敗名裂的。」

「一旦魔神王破開封印,收服四大神獸,第一個殺的就是你,到時候不但是你的一個女人,你的全家都得死光光……」

血屠身影嗖的一聲,來到說話那人面前,鋸牙大刀架在他的脖子上:「再敢對我師傅有半個不敬的字眼,我就將你的腦袋切下來……」

「你有種切啊,我就不相信……」

血屠手起刀落,直接就將那正道人士的腦袋砍下來,頓時血濺當場。

現場這些人這才發現,江南王這手下也不是仁慈的主,殺人連眼睛都不眨一下。

「誰還敢罵罵試試。」血屠殺氣騰騰。

周圍,頓時沒有人再敢說什麼,四下一片寂靜。

「段天山,你得答應我,不得再傷害她的性命。」葉雄再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