問題是他們家的長老動的手,歐陽家要是懷疑此事是破天府主指使的,怕是他們破家要家破人亡,變成真正的破家了。

「沒那麼嚴重!「

破鞋淡淡一笑,自信說道:「那天帝既然沒有立即來破天城要一個交代,當時那天帝也讓幾十名人皇武者自裁謝罪了,而且她們家小姐又沒出事,歐陽家歷來低調,此事肯定不會大肆追究了。不過為了不讓歐陽家誤會,我們還是要有所表現的。」

破天城主想了想,臉上凝重之色褪去,輕鬆了不少,點了點頭說道:「還是鞋兒聰慧,我們要怎麼做?」

「歐陽家不會追究,不代表歐陽小姐不會暗中記恨,這小姐如此身份,還這麼小,要是記恨的話,以後我們家肯定有大麻煩!」

破鞋公子笑了笑,繼續說道:「所以我們必須這樣做,第一把迷蹤山所有山匪的腦袋送到鴻帝城去。第二,準備些禮物送給歐陽小姐壓驚,不論他們家收不收,我們送的是一個態度。第三,讓人傳話給歐陽小姐,表示我們的歉意。只要這位小姐不記恨了,此事就過去了!」


破天城主不斷點頭,對於破鞋的話語很是認同,最後卻蹙起眉頭疑惑道:「第一點和第二點倒是好辦,這第三點…我們怎麼傳話給歐陽小姐,鴻帝城是什麼地方你又不是不知道,別說為父,就是一般的天帝恐怕都見不到那個小姐吧?」

破鞋公子悠然一笑,指著資料上的蕭浪畫像道:「找他,此人孩兒正好認識,剛剛還看到他去了石府。孩兒這就去找他,傳話給歐陽小姐。其餘事情還的勞煩父親您去處理!」

破天府主立即滿臉笑容,欣慰說道:「好,好,還是鞋兒有能力,比破甲那個蠢貨強太多了。要不今年的族會,為父就定你為少族長如何?」

「不幹!」

破鞋公子拍了拍屁股站了起來,不屑一顧說道:「這少族長有什麼好做的?你別想我接你位置。還是那句話,什麼事都好說,要我做府主打死我都不幹。我繼續做我紈絝公子,吃喝玩樂乾女人,多逍遙自在,做什麼破府主?」

「唉,這孩子…」

破天城主望著破鞋的背影,長嘆一聲,破鞋各方面都無比優秀,如果他不隱藏實力,憑藉他逆天的他資質恐怕都能上十大公子榜了。可惜性子太隨意了,太喜歡玩了,這些年他想了不少辦法,卻是始終不能說服他。

…… 「傳送去石府!」

破鞋公子帶著七八名強者飛出城主府,立即去了傳送陣。他的身份,傳送他自然不用玄石,那些護衛利馬啟動傳送陣,將破鞋公子傳送去了石府的府城石帝城。

能命名為什麼帝城之類的,說明這個家族曾經出過一名天帝。石府的主宰石家的確出過一名天帝還就在一百多年前。

可惜八十年前這位天帝強者意外隕落了,一同隕落的還有石家的數百名人皇強者。石家也徹底沒落了,要不是曾經和旁邊府域的一個天帝強者有些淵源,石府早就易主了。

石帝城破鞋公子來過多次,在這還勾搭了幾名貴婦。不過上次和蕭浪說他玩過石府少府主的女人顯然是忽悠的,因為他一傳送過來,一些護衛認出了他,並沒有揮舞大刀砍人,反而無比恭敬的行禮起來。

破鞋公子淡淡的點頭之後,取出蕭浪的畫像問道:「這人去哪了?半個時辰之前傳送過來的!」

傳送陣一般人坐不起,這段時間從破天府傳送過來的,除了破鞋公子一群人外,只有蕭浪和青冥了。而且蕭浪的白頭髮太好認了,一名護衛立即回道:「回破鞋公子,此刻來到石城之後,徑直朝南城走去了,具體去哪了,我們也不知道!」

「嗯,破蜀,你們五人立即去探查,不管你們用什麼方法,儘快找到他,有消息立即去萬花樓回報!」

破鞋公子和身後的五人交代一聲,那五人立即點了點頭,朝南方狂奔而去。對於這五人的辦事能力,破鞋公子顯然很是相信,不再理會帶著剩下的三人朝石帝城最有名的青樓走去。

接下來的幾天,讓破鞋公子無比意外的是,他五名手下花費了重金,動用了無數人力,還暗中調度了石家的府軍,居然沒有找到蕭浪。蕭浪兩人並沒有乘坐傳送陣去別的府域,這說明他們就在石府內,但是這麼多人在石帝城和附近的十多個小城內找遍了,都沒有發現兩人的身影。

破鞋公子也不去管了,讓人繼續尋找,自己卻和石府的一群豪門公子整天花天酒地,順帶在城中勾搭起那些豪門貴婦起來。

蕭浪和青冥的確沒有離開石府,兩人捨不得玄石傳送離開。

在傳送陣啟動的那一刻,破鞋公子的一聲叫喊,嚇到了蕭浪。來到石帝城之後,他第一時間離開了直奔南城外。

出了南城門,兩人找了個沒人的地方,乘坐天機戰車朝荒野中飛去。一路都沒有進城,還看到城市遠遠避開了,破鞋公子的手下都是在附近的城市尋找,能找到才是怪事。

此刻兩人在一個山洞內,還是在一個小森林附近的地下山洞,無比隱蔽。附近森林有一些凶獸,都不算強大,但有人過來了肯定會驚動凶獸,從而驚動隱藏在地洞內的兩人。

小白吞噬了幾枚幻石,在洞口警戒,一旦有凶獸過來立即會提醒。蕭浪和青冥卻是在整理,那數十名人皇強者的須彌戒起來。

無數的幻石,戰技,兵器戰甲,奇異的寶物被取出來,把蕭浪和青冥眼睛都看花了。人皇強者的藏寶果然不同,光幻石就不知道有幾十億,玄品戰技戰刀戰甲什麼的更是無數,蕭浪還找到了幾本地品的戰技。

這些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些須彌戒內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玄石,尤其是一枚須彌戒內更是有數百玄石,也不知道是那個大人物的。裡面玄石加起來總用有近千枚,青冥看得身子都戰慄起來。

「青冥這幾本戰技你收起來吧,我不能修鍊拿來無用,戰刀戰甲你選上一些,幻石玄石你也取一部分。我們在這躲上數月,修鍊一番,等風頭過來這出去接任務!」


蕭浪早就想好了去路,他此刻有近三千枚玄石,這些玄石如果去做傳送陣,也傳送不了太遠。與其去浪費,不如用來修鍊。

小刀上次出現在破天府,雖然錯過了,但以後附近再次出現大事,也可能把神鎧家族的人引來,所以他不是沒有機會遇到小刀。

如此多玄石,帶在身上不安全,萬一死了就便宜他人了,加上最近肯定有無數人在找他,蕭浪決定閉關數月。

「這,這…」

看到蕭浪捧了一大把玄石過來,足足有近百枚,青冥都激動得不知道說什麼了。他跟著蕭浪,並沒有出什麼力,反而不是蕭浪照顧他都寸步難行。 親愛的,我們結婚吧 ,讓他心裡很不是滋味。隱帝可是說過,當年他來天州混了數年,最終也就得到一枚玄石…

這些須彌戒內寶物太多了,很多寶物蕭浪也不知道怎麼用,是什麼類型的寶物,此刻也沒有辦法去城內找人鑒定。蕭浪分類收集起來,丟進須彌戒,卻被一本異常神秘的戰技吸引了。

「迷魂術?」

拿起這戰技秘籍反覆觀看幾遍,這秘籍的材質異常特殊,蕭浪從沒有見過。而且戰技上有淡淡的黑色光暈,看久了讓人有一種眼花的感覺。最詭異的是,這秘籍內除了迷魂術三個字外,一片空白,整整十多頁都沒有一個字。

「靈魂類戰技!」

他非常確定這是一本靈魂戰技,他經歷兩次心魔靈魂強度很高了,此刻都不能看穿裡面的字體,這戰技不用說都很是高級。

反覆研究良久,蕭浪還給青冥去看了看,青冥也只能看迷魂術三個大字。蕭浪暗暗留意起來,把這本戰技單獨放在須彌戒的一個角落內,如果自己能度過三次心魔,靈魂再次增強,說不定能學習此戰技。

繼續清理剩下的寶物,最終蕭浪被一個玉盒吸引了注意力,玉盒看起來很是昂貴,打開玉盒一股異常濃郁的清香也讓他精神一震,裡面是一枚果子,一枚粉紅色看起來無比誘人的果子。

「好濃郁的靈氣,這是什麼果子?會不會有毒?」

蕭浪疑惑的的取出這枚粉紅色外形和人蔘果般的靈果,卻不敢亂動。他現在可不是吳下阿蒙,什麼靈藥都敢亂吃,就算這果子沒毒,萬一能量太多隴大,直接爆體就完了。

「咻!」

誰知此刻,草藤突兀從身體內竄了出來,一下把那果子纏繞進去瞬間吞噬了,只是留下一枚果核,還再次捲起送回蕭浪的手中,並且傳遞過來一股意念,讓蕭浪立即煉化了這果核。

蕭浪被震住了,青冥更是懵了,這草藤不是神魂嗎?怎麼會自主吞噬主人的靈果?

草藤傳遞過來的意念很簡單,只是讓蕭浪煉化這果核,沒有任何解釋。

蕭浪迷糊了,這草藤一直以來靈智都不高,很少出現自主行動的事情,前面有幾次只是自動護主,給蕭浪治療而已。這次竟然主動吞食主人的寶物,還讓蕭浪煉化這果核,無比詭異。

蕭浪也不管了,草藤和自己是一體的不會害他,他立即盤坐起來,聚集了一絲玄力,外放玄力包裹果核煉化起來。 蕭浪閉關了,讓青冥更加看不懂的是,這草藤居然再次自主行動,全部釋放出來盤成一團,宛如一條巨大的蛟龍,把寬敞的地洞大部分空間都堵死了。然後居然光芒大盛,那閃耀的黃色光芒讓青冥眼睛都睜不開了,幻魔獸小白也驚恐的窩在洞口,驚恐的望著草藤。

這光芒要是蕭浪看到了,肯定會無比狂喜的,因為這種光芒是草藤進化的趨勢。這次進化明顯不同,以往進化草藤都是變長,也變色,這次的確變色了,通體由黃色變成了綠色,但這草藤卻不變長,反而居然開始分裂。

一根變成兩根,兩根變成四根,最後居然變得一千多根,每一根都非常短,也非常細小,宛如一條條綠色小蛇般。

「咻!」

當草藤分裂成三千六百條之後,再次綠光一閃,無數小蛇糾纏在一起,又變成了巨大的蛟龍,竟然又變成了一條,化成虛影緩緩消失在蕭浪的身體內。

「這,這…」

青冥不斷的眨著眼睛,心臟都差點跳了出來,這輩子他從沒有見過如此怪異的事情。神魂居然能分裂?還是自主分裂,分成了三千多根?蕭浪的神魂再次變異了嗎?

神魂變異神魂大陸還是有一些的,但他從沒有聽說過變異幾次的,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進化!一想到這裡, 攻婚三十七式


蕭浪此刻內心更加澎湃。

因為他煉化了那果核之後,發現一股無比特殊的能量湧入了他的身體,最後竟然全部朝靈魂匯去。

這能量倒是很是純凈,問題是朝靈魂涌去這可嚇壞了他,靈魂是人的根本,要是出了半點問題,就算不死也會變成白痴的。

那股異常隴大的能量湧入靈魂之後,他的靈魂頓時一片空白,一陣昏昏欲睡,最後很自然的就睡著了。

他還保留著打坐的姿勢,青冥還以為他依舊在修鍊,其實他已經進入了深度沉睡,什麼都不知道了。

整整一天一夜,他終於蘇醒過來,他望著依舊滿眸震撼的青冥,眉頭一皺,問道:「出了什麼事請?」

青冥緊張的說道:「小浪浪,你的神魂變異了,不是應該是進化了吧?」

「神魂?」

蕭浪一驚,立即閉目探查起來,意念鎖定草藤果然發現不對了,這草藤變成了綠色,身體內蘊含的氣息也更加強橫了。

「主人,我進化到了第四階,覺醒了天賦神通,不死之身!」

就在此刻,蕭浪腦海內突然響起一個聲音,把他嚇得身子一震,等他完全聽懂這話的含義之後,頓時內心掀起了驚濤駭浪。

他強行讓自己鎮靜下來,鎖定草藤傳遞過去一股意念,問道:「草藤,是你在說話?」

草藤之前只能傳遞簡單的信息,還需要蕭浪去仔細感悟才能明白。 兵王傳奇

當他得到草藤的確定之後,他立即激動起來,連忙詢問道:「第四階,你還能進化多少階?不死之身是什麼?難道以後沒人能殺死你?」

草藤很快就傳音過來:「主人,我也不知道是否還能不能進化。不死之身並不是殺不死,而是我現在能變幻出三千六百個分身,只要有一個分身不死,我的本體就永遠不會死,當然要是本體和分身在瞬間被人輾壓,我還是會死的!」

「分身?」

蕭浪疑惑起來,草藤在靈魂深處,立即自動衍化起來。蕭浪腦海內主動浮現一幕畫面,一株綠色草藤瞬間化身為三千多根草藤,在空中狂舞,那場面就像在地下陵墓之下看到的那些綠色草藤般。

蕭浪吞了一口唾沫,繼續問道:「你這分身,被殺死後你能繼續衍化出分身嗎?還有你這分身被攻擊了,會不會影響本體,會不會影響我?」

「被攻擊了自然會影響本體,分身死了,只要有生命元力和能量給我吞噬。我自然能繼續衍化出分身。嗯…分身是我的分身,只要本體不受傷,自然不會影響主人的!」

草藤給出的答案,讓蕭浪狂喜起來,都恨不得仰天長嘯幾聲。

草藤能製造分身,分身受傷和死去都不會影響自己,這不是意味著,一旦有人和自己戰鬥,可以讓草藤源源不斷的探出分身,朝敵人攻擊而去?


想到地下陵墓之下,那源源不斷的草藤瘋狂的朝武者涌去,蕭浪身體都戰慄起來。三千多分身,足以把一般的武者困死了,就算困不死,至少也能拖住敵人,讓自己逃命了。

「對了!」

蕭浪想到了一個問題,很是緊張的問道:「你既然進化了,你的吞噬能力可有增強,你的分身吞噬能力和你本體一樣嗎?」

草藤這次給出的答案,讓蕭浪有些失望:「本體和分身的吞噬能力和原來一樣!」

「算了,做人不能太貪心了!」

蕭浪暗嘆一聲,草藤再次進化,又產生了新的神通已經足夠了,現在不是才進化草第四階嗎?說不定草藤還能進化幾次,到時候肯定逆天啊。

紅橙黃綠青藍紫!

蕭浪突然想起一個問題,草藤開始是紫色,第一次變色變成了紅色,然後是橙色,第三次是黃色,現在是綠色?這不是和彩虹的顏色一樣啊?難道他還能進化三次?最後又變成紫色?

如果真的能進化七次,這草藤肯定威力驚人,再想到那紫色棺材,和那恐怖的天帝殘魂,蕭浪無比驚疑起來,這草藤究竟是什麼來頭?它和那紫玉棺材內的強者到底是什麼關係?

只是當蕭浪問起這事的時候,草藤都完全不知道,問了一通蕭浪只能作罷。最後想起了那果核,再次問道:「草藤,你在神魂海吞噬了一隻如此強大的海獸,還在龍帝之墓吞噬了如此多屍獸都沒有進化,這次卻進化了,難道和那果子有關?那果核是什麼?你為何要我煉化啊?」

草藤解釋起來:「主人,我的傳承記憶告訴我,這果子是一種天地靈果,但是有劇毒,人類吞食和煉化了必死,不過對於我族來說是大補之物。剛才我幫你將果核內的毒液驅除了,剩下都是純凈靈魂能量,主人以後可以再去尋找這類果子,這是滋補靈魂的珍貴靈果。主人的靈魂現在可是強大了一倍哩!」

「原來是毒果,難怪存放在須彌戒內,沒人煉化!」


蕭浪暗暗釋疑,仔細感應了一下靈魂,果然發現強度增加了一倍,他暗暗留意起來,以後有這種果子一定要買下來。這東西對草藤大補,也能增加自己靈魂強度,以後度心魔就更有把握了。

「對了,迷魂術!」

蕭浪突然想起那本靈魂戰技,自己靈魂增強了,不知是否可以學習那戰技了?連忙從須彌戒內取出來,當他打開那戰技秘籍時,發現果然不同了,空白的紙上出現了一行行大字。 「迷魂術,是本帝花費數載創造出來,專迷幻敵人靈魂的強大戰技。無論武者和或者凶獸,都需要通過眼睛耳朵或者嗅覺靈覺來判斷敵人的運動軌跡,從而快速做出反應。迷魂術的本質就是利用虛幻的動作聲音配合獨特的靈魂秘技,達到欺騙敵人的目的,從而令敵人做出錯誤的判斷和反應,一舉擊殺敵人。此術是輔助攻擊的強大戰技,練到第三重,就算天帝強者都可以迷幻一瞬間,強者交戰,一個錯誤的判斷,足以令局勢不可挽回,本帝當年憑藉此戰技,橫掃一片天帝強者…」

「修鍊迷魂術非常困難,首先必須有強大的靈魂,所以本帝在這戰技上加持了秘術,靈魂強度達不到者無緣修鍊。如果你有幸看到這段文字,即可修鍊到迷魂術第一重。當你第一重大成之後,各種條件達到了修鍊第二重的實力,第二重的修鍊方法將會自動顯現……」

《迷蹤術》上洋洋洒洒數百字,看得蕭浪澎湃不已,這居然是一個天帝強者創立的神秘戰技,這天帝還是一名很強的天帝。原先看不到這迷魂術上的字體,果然是自己靈魂強度太低了,在草藤的幫助下煉化了那靈果,才有幸得到第一重的修鍊辦法。目前他只能看到三張書頁上的內容,後面的依舊一片空白,顯然還達不到修鍊第二重的條件。

儘管如此蕭浪依舊興奮不已,這戰技還沒修鍊,蕭浪已經感覺到它的強大了。

到了他這個實力,自然清楚強者交戰,並不如普通人想象的那樣,大戰幾天幾夜,夷平多少山丘,打得天翻地覆海水倒流什麼的。真正的強者交戰,或許也就是瞬間就分出了生死,因為強者的攻擊太犀利了,一個不好立即身死。如這天帝所說,強者之間的交戰,一個錯誤的判斷,將足以致命。

比如蕭浪的裂神手,攻擊就無比犀利,如果他和一名諸王巔峰的武者交戰,那武者判斷錯誤,讓他近身靠近了,那絕對是死路一條。

草藤再次進化了,能分身數千,蕭浪腦海內模擬出來一幅畫面,假設自己和一名人皇強者交戰,先用草藤困住對方拖延時間,然後快速靠近對方,在用迷魂術迷惑敵人,最後動用裂神手突下殺手…

「嘿嘿嘿!」

想到這裡蕭浪咧嘴直笑起來,那陰險樣子看得青冥一陣發冷。青冥不知道蕭浪得到了什麼好處,不過草藤進化了,他此刻又捧著那本奇怪的無字天書傻笑著,顯然是得到了極大的好處。

望著這個曾經懵懵懂懂,需要他和獨孤行保護的少年,青冥很是感概。只是幾年時間,這少年竟然成長到如此境界?而且看情況自己和他的距離越拉越遠了,青冥暗暗一陣慚愧,老臉發燙。

本想詢問蕭浪一番,此刻青冥有些索然無味了,取出一枚玄石不再理會,專心修鍊起來。此刻他擁有大量玄石,擁有各種戰技,還有武道修鍊心經。如果還不突破,他都感覺對不起蕭浪了。他暗暗做下決定,努力修鍊,如果一年能還不能突破諸王境,那還是回神魂大陸吧,在這隻能拖累蕭浪。

蕭浪沒有修鍊迷魂術,這東西以後有時間可以慢慢研究,還是先煉化玄石再說。他丹田被廢了,要想提高實力,唯有不斷修鍊天魔戰技。

取出一枚玄石,朝小白看了一眼,讓它警戒蕭浪開始煉化玄石。小白小爪子里抓著幾枚幻石,隔一段時間就吞下去一枚,臉上很是享受的表情。

這段時間小白已經吞食了數千幻石了,這點幻石對於蕭浪倒是不算什麼,只是小白吞食了幻石也沒有半點變幻,速度依舊這麼快,蕭浪也不去管他,就當是給它餵食了。

玄石很快就消失在手心,一股純凈的能量進入身體內,很久沒有用玄石修鍊了,蕭浪舒服的輕吟一聲,立即控制能量,配合天魔戰技修鍊起來。

時間如流水,玄石也消耗得如流水。

青冥再次煉化了三枚玄石之後,玄氣達到了戰帝巔峰,卡在了瓶頸之上。只是數天,實力就達到了戰帝巔峰,這讓青冥無比激動,只要突破了這一瓶頸就可以和隱帝比肩了,這是青冥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在天州眾生境其實非常容易修鍊,只要有玄石,天資聰慧,有的大家族子弟,甚至能在幾年時間讓從眾生一重突破到諸王境。

不過天州的家族基本不用玄石修鍊,就算用也不會連續不停的煉化。武者修鍊和建房子一樣,地基打得越結實,房子就能建造的越高,也越牢固。所以天州很多天才,一般都是花費十多年時間,從眾生一重突破到諸王一重,而從諸王一重到諸王巔峰,反而只需要花費數年時間。諸王巔峰對於大家族子弟來說非常容易達到,只要天資還算湊合的,有足夠的玄石都能突破。

到了人皇境,才是真正考驗武者天資悟性和機緣的時候,人皇境每一重要想突破都無比困難。而那些眾生境就依靠玄石提升的武者,往往到了人皇境都會止步,就算再多天材地寶都沒用。

天帝境更不用說了,天州人皇武者入過江鯉魚,人皇巔峰也數不勝數,但是天帝強者卻非常稀少。比如破天府和黑鱗府,兩個一流的大家族,卻沒有一名天帝強者。

青冥利用玄石突破,明顯是有些拔苗助長了,不過他卻根本不知道。蕭浪倒是不同,因為他修鍊的是肉體,而且利用玄石一點點的提升,並不存在根基不穩的事情。

最重要的是天魔戰技每一重都極其難突破,第一重蕭浪修鍊了很久天魔煉體,之後又煉化了三枚玄石,還有一枚還是地品玄石,這才突破的。第二重如果不是因為那枚天品玄石,蕭浪要想突破絕對不是易事。現在要突破第三重更是需要萬枚玄石了。

玄石如流水般揮霍著,每天以數十枚的速度再減少,僅僅是一個月時間,一千多玄石就全部煉化完了。如果此刻有人看到了蕭浪如此煉化玄石,肯定會大罵「蠢貨」「敗家子」。

蕭浪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這樣煉化玄石,至少有三分之一能量被消耗掉,也就是說別人修鍊天魔戰技突破第四重需要一萬玄石,他卻最少要一萬三千枚… 修鍊是一件無比枯寂和苦悶的事情,尤其是修鍊天魔戰技,更是還很是痛苦。筋脈經常被炸裂,要不是有草藤治療,蕭浪都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不過痛苦換來的是高速的修鍊速度,

感受著身體不斷的變強,雖然無比痛苦,但蕭浪卻是很滿足。因為實力每增強一分,他就多一分把握救出東方紅豆。為了東方紅豆,別說這點痛苦就算十倍的痛苦,他都不會皺一絲眉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