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龍就這麼說的,這是他從星邪絕域走出來之後,強大的自信,更是圓融圓滿的無敵信念,讓他根本沒將這六人放在心上。

「我知道你很狂,但我沒想到,你居然在我古清池主攻的情況下,還如此。」古清池差點沒被唐龍這句藐視的話給氣死。


「手下敗將而已,我需要過多的考慮么。」唐龍反問道。

古清池臉上的肌肉微微抽動,冷哼道:「你敢如此自信,想來是在星邪絕域收穫很大吧。」

唐龍道:「跟你一樣,都很不巧的在這一個多月之後,突破了。」

原本自信的六人臉色同時一變。


他們始終認為唐龍還是封號武侯小成境界,也是如此來計算唐龍戰力的。

不是他們小看唐龍,而是一個多月前,唐龍才只是初入封號武侯小成境界而已,這可不是命輪境界,是封號武侯境界,一個多月突破一個境界?那需要多大的際遇才行啊。

「原來這就是你的自信。」古清池哼道,「你我仍舊同境界,經歷上次交鋒,你還想打敗我,可不是七天七夜……」

唐龍直接打斷他的話,「七拳都用不了。」

太狂了!

幾乎所有人的心裡都冒出這個念頭。

就算是當初唐龍是初入境界,而古清池是同境界的巔峰,現在真正的同等,可歷經那次的失敗,古清池怎會沒有收穫,又如何可能再被輕易打敗,別說七天七夜,所有人都覺得,以古清池的韌性,穩紮穩打的話十天十夜都不見得會輸,甚至也不是沒有一絲勝算,畢竟是兩人差距很小的。

「一次勝利,就讓你迷失了自己。」古清池並沒有動怒,經歷過失敗,如冷水潑頭之後的他,才更加的可怕,才真正的重拾過去的一切,因為之前的他,總想拋棄過去的一切,重新來一次全新的人生,此刻的他才最強橫。

「不是我迷失了自己,是你沒看清事實。」唐龍心底的戰意正在被刺激的蘇醒。

古清池平靜的道:「你只是看清了自己,可曾看清現在的我。」

嗡!

他話音一落,周身的氣息驟然膨脹。

如果說方才古清池給人的壓力就非常的驚人,令空間都有點扭曲的話,那麼現在古清池的氣息之重,足足翻倍了,令空間都在破裂。

「鳳凰疊加術!」

這一變化,令雷千秋都忍不住脫口發出驚呼。

五個字帶著異常強烈的刺激性,引發四周圍觀者一陣騷亂。

「鳳凰疊加術,乃是與雙倍狂化同樣作用,卻沒有任何副作用的鳳凰族最特殊的武技之一呀。」

「施展鳳凰疊加術的古清池無論是力量,體質威能都將翻倍的增加,相當於兩個古清池的戰力,這一個多月,他居然修成了這等曠世武技。」

「古清池果然是有備而來,他是打算一己之力擊潰唐龍,洗刷恥辱么。」

對於鳳凰族的這種特殊的武技,不知道的還真不多。

唐龍也露出一絲意外。

如果上次大戰,古清池修成此術,他怕是要落敗的。

鳳凰疊加術實在是霸道。

不過,現在嘛,真的只能說,古清池倒霉了。

「兩個古清池的力量,嗯,估計有一定的希望接住我七拳吧。」唐龍自語道。

轟!

這話如同炸雷般炸的無數人耳鳴眼花。

不等他們確定唐龍是狂妄自大,還是得了失心瘋的時候,古清池已經悍然出手。

修成鳳凰疊加術的古清池就是要王者歸來,橫推所有對手的,哪怕是天帝族的那位帝神一,他都想著擊敗唐龍之後,再去斗敗之。

哪裡想到再見唐龍,居然被如此的輕視。

兩世為人的他都無法忍受。

古清池出手,拳似鳳凰,割裂虛空,如要直接吞噬掉唐龍一樣,其霸道程度比上次七日夜大戰足足強橫了兩三倍。

「哼!」

唐龍冷哼出拳。

他出拳,沒什麼氣勢,只有無形的戰意,令人戰慄的戰意,壓垮一切。

轟!

能量光團從他們兩人拳頭相觸的地方猛然爆開,席捲四周。

恐怖的力量餘波就將黃展圖三人直接給逼的倒飛出去,都沒法在十米範圍內站穩。

能夠穩穩站定的,也就是雷千秋和凰惜柔。

交鋒中的兩人紋絲不動,似是不分伯仲。

「你的確足夠狂的資格,能夠抵擋住使用鳳凰疊加術的我九成力量的一拳,我很意外。」古清池道。

唐龍淡然道:「我也很意外,你居然能擋住我一半力量的一拳。」

一個九成之力,近乎於全部力量。

一個只用了一半。

不分伯仲。

差距顯而易見。

「你還是自負的忘乎所以了。」古清池先是一愣,隨後就是震怒。

甚至連雷千秋和凰惜柔都流露出鄙視之色。

她們也絕不相信唐龍就用了一半,他以為自己是誰,居然敢用一半力量去接古清池近乎全力的一擊,而且還是使用鳳凰疊加術的古清池。

「那就讓我看看你全部力量有多強。」古清池再度暴起攻擊。

「如你所願,十成力量!」

唐龍很普通的跨步沖拳。

簡簡單單的一拳打出。

咔嚓!

骨裂聲中,血肉橫飛。

古清池的右手直接被打的快要爛了,爆裂的力量迅速蔓延到手臂,乃至肩頭,他本人更是無法站穩,直接向後倒飛出去一千多米。

「哇!」

無數人齊齊發出無法置信的驚呼聲。

那黃展圖,燕九缺和許無跡三人見狀,彼此看了一眼,立時迅速的暴退,連出手的膽量都沒了,直接沖入人群,逃之夭夭。

這就是如今極限星空真氣的威力,早已非當初所能比了。

「刷!」

唐龍邁步踏出山河行走術,要去碾壓古清池。


之前各種推斷,自信滿滿的凰惜柔和雷千秋立時怒喝一聲,不再是單打獨鬥,而是兩個絕代天驕,驕傲的沒打算聯手的她們,也一起出手了。

左右夾擊!

一個出拳引發白金御天火,火焰滔滔。

一個遍體雷電暴擊,如同一代雷電女神般,戰力驚人。

兩大絕代天驕,隨便一個挑選出來,那都是秒殺黃展圖,燕九缺等天驕的,絕對是秘境第三層首屈一指的最前排的高手。

他們出手,要硬生生的截斷唐龍轟殺古清池的去路。

「兩個女人,很煩人。」

唐龍雙臂左右揮動,看似隨意的直接暴擊過去。

砰!砰!

兩個女人直接被唐龍震的向後倒退。


逼退她們的同時,古清池也爆沖而至,右臂重創的他人斜飛而至,雙腳並起,也不知是施展的怎樣武技,竟然令他雙腳之上生出了螺旋勁兒,踏殺威力比正常情況還要強橫的多。

「滾回去!」

唐龍抬起一腳,狠狠的踹過去。

一腳踏雙腳。

兩人再一次的結結實實碰撞,沒有任何的花哨,就是最直接的硬碰硬。

到了這時候,躲閃之類的根本沒用。

要的就是暴力。

轟!

結果古清池怎麼來的,就怎麼飛了回去,他的雙腳更是痛的回縮。

但,這卻給凰惜柔和雷千秋贏得了機會。

兩個女人被唐龍擊退中,便各自全力發動自己最強殺招。

待到古清池敗退之後,她們的殺招已經蓄滿了力量。

「白金御天火,凰咬!」


一條有白金御天火和凰惜柔的真氣組合而成的火凰成型。

咔嚓!

這火凰出現,張開嘴巴虛空一咬,竟然有神兵撞擊之聲,並且隨著一咬,彷彿掠奪了一小片空間的天地之力,令火凰的頭一下子暴漲,一口咬向唐龍。

「有意思的武技。」

唐龍倏然一轉身,就到了火凰的左側。

這火凰的速度也是超快,閃電般的扭頭咬來,可唐龍更是一步的一拳轟了過去。

砰!

威能驚人的火凰頓時被他一拳擊爆。

爆滅的火凰化作漫天的火焰,更是震的凰惜柔張口吐出一道血箭,這是她以自身精氣神凝聚出來的攻擊,連帶著自身也會受傷的。

唐龍緊跟著對著凰惜柔的頭就是一拳。

他要辣手摧花。

凰惜柔不愧是絕代天驕的戰力,危急關頭,咬著牙,迅猛後退,同時雙手交叉封擋。

砰!

她的雙手被打的扭曲,恐怖的拳勁兒更是在她的左臉頰留下一道血槽,她也慘叫的倒飛出去千米之遙。

擊退凰惜柔,也就是瞬息的功夫。

那雷千秋的最強攻擊業已到達。

第三隻眼,雙瞳閃爍,爆射出一道近乎毀滅性的神光,點射唐龍的後腦。

唐龍如同腦後長眼一般,頭也不回,反手就是一拳。

輝煌劫殺拳!

以他如今封號武侯大成境界,極限星空真氣的威力,再度施展這一武技,那威力就截然不同了。

一拳斬殺於輝煌之間。

那堪稱雷千秋輝煌時刻力量的第三隻眼攻擊神光直接被打碎。

神光碎裂之際,唐龍一個轉身,便橫跨近百米的距離,站在了雷千秋的面前。 雖然雷千秋並未曾發動天賦能力最強的攻擊,可也是發揮到第二重威力了,屬於能夠讓她拿來當做必殺手段的。

她做夢都沒想到,被她當做必殺手段的一擊,居然被唐龍隨手擊潰。

唐龍更是順勢轉身,第一時間站在她的面前。

那股凜然的壓迫力直接令這之前自信自負的要搶奪唐龍身上所謂探索星邪絕域寶物的絕代佳人窒息了,向來驕傲的雷千秋甚至被壓迫的有些心神失守,她的半步王者意志都差點沒穩住。

「你以為你是三眼雷皇族人,我就不殺你?」

「既然敢對我出手,就該知道後果!」

唐龍抬手一巴掌拍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