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軒卻是忍不住笑了。

「你,你笑什麼呢?難道我說錯了?」裴依林有些疑惑的問道。

唐軒登時微微搖了搖頭,道:「我還以為你根本不聽我的解釋,誰知道你還聽我解釋了一大堆,看來你內心的正義感還沒有徹底消除,也沒有被法律道德所束縛,還是值得鼓勵的。」

「你少來了!」裴依林粉臉微紅,狠狠的白了他一眼,道,「我用不著你誇獎,我身為警察,職責就是維護正義,幫助好人,懲罰惡人,我時時刻刻都會牢記這些東西的,即便再過十年,二十年,三十年,也我也不會忘記的。」

「不錯不錯,我希望你再接再厲,為xg的治安多做努力!」唐軒鼓掌笑道。


裴依林又瞪了他一眼,道:「我用不著你誇獎,不過我倒是想要聽聽,你是如何判斷他們是好人還是壞人的,如果你說不出一個所以然,哼哼,我就要以妨礙公務罪,把你抓捕歸案,讓你替那個殺人犯頂包算了。」

「啊?我又沒有殺人,你為什麼抓我?」唐軒故意一臉驚訝的說道。

「你阻擋我抓犯人,那就表示你是他們的同夥,你說不抓你抓誰?」裴依林理直氣壯的說道,彷彿這一切都是真的一樣。

唐軒登時很無奈的點了點頭,道:「你說的似乎有幾分道理。」

「那你說說吧,我洗耳恭聽!」裴依林一臉得意的笑了起來。

唐軒很無奈的聳了聳肩膀,道:「雖然我不知道那個年輕人是好人還是壞人,但是我卻知道那四個中年人絕對不是什麼好人。」

「你為什麼這麼肯定?」裴依林很驚訝的問道。

「因為他們身上藏著毒品!你說他們能夠是好人嗎?」唐軒反問道。


「什麼?毒品?」裴依林臉色微微一變,失聲叫道。

唐軒一臉自信的笑道:「如果你不相信的話,大可以去檢查檢查,就知道我有沒有再騙你了,憑藉我的推斷,他們是販毒分子,身上藏著的毒品絕對不是少數!」

裴依林聽到他這麼一說,立刻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急忙跑到那四名中年男人的屍體旁邊,開始仔細檢查起來,後來在對方的衣服夾層裡面果然摸到幾個塑料小袋,裡面藏著一些毒品,數量雖然不是很多,卻也有兩百克左右。她登時一臉氣憤的叫道:「果然是四個毒販子,他們這次是來販毒的?該死的!」

酒店大廳裡面的其他那些人看到他從這幾個屍體身上找到毒品,也都是臉色微微一變。

xg對於毒品的處罰也是相當嚴厲的,就憑藉這裡兩百多克毒品,這四個中年男人也絕對吃不了兜著走,看來那個年輕人倒是為民除害,剷除了四個毒瘤。

裴依林把那幾個裝著毒品的塑料小袋放在旁邊的桌子上面,這才重新返回來,有些驚訝的說道:「你是如何知道他們身上藏著毒品的?如果不是你剛才肯定的回答,我根本就找不到他們身上藏著毒品,竟然在衣服夾層裡面,太陰險了。」

「因為我聞到毒品的氣味了!」唐軒一臉自信的笑了起來。

看書蛧小說首發本書 裴依林聽到唐軒的解釋之後,一臉驚訝的說道:「你,你聞到毒品的氣味?這怎麼可能?我距離這麼遠,我什麼都沒有聞到,你為什麼就能夠聞到呢?這也太神奇了吧?」

何穎姿忍不住咯咯嬌笑起來:「我說裴姐姐,親愛的厲害,你又不是沒有見到過,如果他現在說他能夠飛到天上去,那也是十分有可能的。」

裴依林雖然對於唐軒的實力有些驚訝,可是她也知道對方的真正實力要比自己了解的還要強出許多,即便自己問上幾十遍,恐怕也得不出什麼結論。她只能很無奈的說道:「不得不說,你的確很厲害,我還是第一次見到像你這麼神奇的男人,簡直比我們警局裡面的那些警犬還要厲害,只要聞一聞,就能夠知道對方身上有沒有藏著什麼毒品。」

「噗嗤!」

唐軒剛剛喝了一口酒,結果全部都噴了出來。

他翻了翻白眼,很無奈的說道:「哪兒有你這麼比喻人的?你看我像警犬嗎?」

裴依林不禁掩口嬌笑起來:「難道不是嗎?一個男人竟然有這麼厲害的嗅覺,我都有些羨慕你了。要不你以後乾脆在我們警局裡面工作好了,每天只要在大街上面巡邏一遍,就可以抓捕住一大批的毒販子和癮君子,這對我們xg的治安還是大有好處的。」

唐軒眨巴了幾下眼睛,很崩潰的說道:「我看你根本就不像是警察。」

「那像是什麼?」裴依林很好奇的問道。

「像是一個人販子,看到一個人,就想著把對方拐到手,然後賣出去!」唐軒笑著說道。

「嘻嘻……」裴依林笑逐顏開道,「你這麼一說的話,還真的有幾分道理,那你要不要讓我把你賣掉呢?我覺得會把你賣一個好價格的。」

「賣給誰呢?如果賣給你這麼一個大美女,我倒是十分樂意的!」唐軒笑眯眯的說道。

「切,我才不稀罕呢!」裴依林翻了翻白眼,故意一臉不屑的說道,「不過既然你看出這四個中年男人是販毒分子,那樣的話,那個年輕人又是誰呢?他的出劍速度那麼快,即便我們這些警察,在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只怕也沒有人能夠接住他那一劍。」

「沒有任何防備的情況下?」唐軒嗤鼻一笑道,「只怕你們就是有所防備,也接不住他那一劍,難道你沒有看到他那一雙手嗎?」

「那一雙手?什麼意思?」裴依林很好奇的問道。

「一雙手?他的手有什麼含義呢?」何穎姿也是一臉驚訝的問道。

黑鳳凰輕輕的嘆息了一口氣,道:「他那兩隻手都布滿了老繭,那是多年練劍才磨出來的,最少他在劍法方面的造詣已經有十年左右,這可不是普通人能夠堅持下來的,需要有堅強的毅力和不折不撓的鬥志才可以。即便是你們這些警察,也達不到他這樣的訓練水平吧?」

「十年左右的訓練?」裴依林倒吸了一口冷氣,道,「這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竟然會把速度訓練到這麼快,那,那……」她腦袋裡面不斷浮現著對方剛才出劍那一瞬間的軌跡,真的是快到了極點,即便自己手裡面拿著槍,恐怕也無法招架。

唐軒微微點了點頭,道:「只怕他剛才的速度還沒有達到極限,如果真正到了極限的話,只怕很少有人能夠擋住他的這一劍。」他雖然也有些驚訝對方出劍的速度,可是自己現在擁有著天魔八步,速度方面也得到大幅度的提升,想要躲開對方的進攻,還是很有可能的,所以對方的實力在自己看來,也並非無懈可擊。

「什麼?就是這樣,還沒有達到極限?那他的速度到底有多快呢?」裴依林感覺到自己的心臟狠狠的抽搐了一下,臉色瞬間就變白了幾分。

「只怕是我,也很難接住他這一劍!」張豪勇有些無奈的苦笑道。

曹毅俊嘖嘖稱讚道:「這才是真正的殺手,只訓練一個速度,其他方面的東西都不訓練,雖然有些偏門,但是的確是一把殺人的利劍,我怎麼就沒有這麼牛逼的速度呢?如果我有這樣的速度,我即便只有明勁一重境界,也可以瞬間殺死明勁三四重境界的高手,嘖嘖,那才是真正的逆襲,真的是一劍在手,天下我有。」

「你?你能夠十年如一日的練劍嗎?那可是每天都要訓練幾千次,甚至是幾萬次,如果真是那樣的話,你這個小胖子也會變成小瘦子了。」張豪勇狠狠鄙視了他一下。

「每天幾千次,幾萬次?嘖嘖,如果和美女活動的話,幾千次幾萬次,我倒是很樂意,可是練劍的話,我可沒有那個意志力!」曹毅俊聽到那個數字之後,很果斷的退縮了。

「我早知道你會是這麼一個結果!」張豪勇懶洋洋的說道。

侯青松他們這幾個年輕人終於見識到什麼叫做真正的高手,太囂張太霸氣了。

瞬間殺四人,從容的離開,一點拖泥帶水都沒有!

他眨巴了兩下眼睛,忍不住看了看曹毅俊,道:「曹老大,你們,你們都是隱士高人嗎?我怎麼感覺到自己像是生活在一個武俠世界裡面呢?一個比一個牛逼,太厲害了。」

曹毅俊聽到他對自己的稱呼之後,登時故意挺了挺胸膛,一臉得意的笑了起來:「別迷戀哥,哥只是一個傳說。知道你們在我們眼裡是多麼的渺小了吧?我想要滅了你們,簡直和踩死幾隻螞蟻一樣,剛才那個小哥很厲害?可是和我老大相比,那就有點小巫見大巫了。在我老大的手裡面,他堅持不了十個回合。」

侯青松一臉驚駭的看著唐軒,道:「什麼?他那麼厲害,竟然堅持不了十個回合?這,這也太厲害了吧?你們難道是外星來的奧特曼?我怎麼一下子看不清楚這個世界了?是這個世界變化太快,還是我們落伍了?」

曹毅俊笑眯眯的說道:「只不過你們都是一群普通人,許多事情都不是你們能夠知道的,你們只要能夠安安靜靜的生活,這就已經足夠了,拯救世界的重任,就交給我們好了。」他竟然擺出一副老氣橫秋的架勢,彷彿自己是那個武林前輩一樣。

「那這位大大哥能不能為我們表演一下呢?我們也都是武俠的愛好者,也想習武,可是xg能夠習武的館所實在是太少了!」侯青松一臉殷切的說道。

「是啊,老大你就給他們表演一下吧,稍微露那麼一下下就可以了,太驚世駭俗的就別顯露出來,那會把他們活活嚇死的!」曹毅俊也笑著說道。

唐軒翻了翻白眼,道:「我又不是賣藝的,怎麼能夠隨便表演呢?不過既然你們都說了,那我就稍微意思意思好了!」他右手端著酒杯,在他們幾個人的面前晃了幾眼,然後把裡面的酒一飲而盡,最後把這個酒杯遞給侯青松。

侯青松微微一愣,拿過這個酒杯,道:「大大哥,你,你這是什麼意思?你怎麼會給我們一個酒杯呢?我們是想看看你的本事,又不是要喝酒,拿個酒杯做什麼?」

其他那幾個年輕人也都紛紛抓了抓頭髮,不明白唐軒為什麼要這麼做。

曹毅俊頓時拍了拍侯青松的肩膀,笑嘻嘻的說道:「這就是我老大剛才表演的結果。你們可以看看酒杯的下面,就知道是什麼一個樣子了。」

「酒杯的下面?」侯青松微微一愣,朝著酒杯底部掃了一眼,臉色瞬間就變白了。

因為酒杯下面多了一個窟窿眼,好像和手指差不多,難道是用手指捅出來的?

侯青松他們這幾個年輕人一臉驚駭的看了看唐軒,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他們剛才親眼看到這個酒杯裡面還殘留著小半杯酒,這就說明酒杯一開始還是完完整整的,可是對方把酒杯裡面的酒喝完之後,底部立刻多了一個窟窿眼,這豈不是表示一眨眼的功夫,對方就能夠在酒杯底部弄出一個窟窿眼嗎?如果藉助其他工具的話,倒是也可以做到,可是即便是利用工具,也要花費一分鐘時間吧?可是對方在不利用工具的情況下,還沒有破壞整個玻璃杯,這就有些變態了。

「大大哥,你,你這是變魔術嗎?太,太神奇了!」侯青松結結巴巴的說道。

「嘖嘖,知道我老大的厲害了吧?」曹毅俊還是幫唐軒吹噓起來,「剛才那個小黑子很厲害,但是在我老大面前,就真的不值一提,我老大隻要用手指這麼一點,他就和如來佛祖喝茶去了,你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實力了吧?」他也拿起自己的酒杯,用右手食指使勁點去,可是他用了半天力氣,也沒有達到任何的效果,最後乾脆右手握住杯子,暗暗催動著內勁,想要把這個杯子捏碎,結果也沒有捏碎,不過這個杯子在他內勁的壓迫下,竟然也微微有些變形,而且在杯子的外面留下一個清晰的手印。

「哇,看來我老曹的實力也不弱嘛,哈哈……」曹毅俊看到杯子被自己折磨成這個樣子,也是得意的大笑起來,還在其他人面前顯擺一般的晃了幾下。

侯青松他們幾個人看到曹毅俊竟然也能夠在杯子上面捏出一個手印,心裡也是暗暗吃驚不已,看著曹毅俊的眼神裡面也多了幾分佩服的光芒。

「你太無聊了!」張豪勇翻了翻白眼,很無奈的說道。

「怎麼樣?這是我的實力,你行嗎?」曹毅俊很嘚瑟的說道。

「我行嗎?你覺得我行嗎?」張豪勇狠狠的鄙視了他一下。

「兄弟,我知道你實力很弱,不過我不是那種鄙視你的人,我是一個有道德有情操有底線的人,即便是你一坨屎,我也會尊重你的!」曹毅俊很裝逼的說道。

「你給我滾!」張豪勇怒罵了起來。


本部小說來自看書罔 就在唐軒他們幾個人說鬧的時候,幾個警察已經第一時間趕了過來。不過此時已經沒有什麼事情,那個年輕人已經走了十幾分鐘,至於那四個中年男人的屍體,早已經涼透,想要挽救也根本不可能了。至於東方帝國大酒店裡面用餐的那些客人,基本上都是一問三不知,不過想想也都明白,對方可是一個殺手,又有什麼人能夠認識這些殺手的呢?

不過因為有裴依林做證明,而且那四個中年男人身上也搜出了毒品,所以這件事情自然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當然了,對於那個年輕人的通緝還是要進行的,只不過能不能抓到,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唐軒他們用過午餐之後,原本是準備休息一下,然後開始晚上的行動,可是現在亞力昆都已經來了,那計劃自然也要相應的發生變化。他頓時笑著說道:「亞力昆,你這次把你的女兒帶來xg了?看來你這次倒是下了血本的。」

亞力昆聽到對方終於談到自己的女兒,心情自然是非常的激動。他連連點頭道:「我這次聽說你來到xg之後,知道這個機會絕對不能錯過,所以我就把古麗娜也帶過來了。」

「她在哪兒?」唐軒笑著問道。

「她就在附近的田園大酒店!」亞力昆急忙回答道。

「田園大酒店?」唐軒微微一愣,看了看旁邊的何穎姿,道,「附近有這麼一個酒店嗎?」

何穎姿、黑鳳凰和裴依林她們幾個人都是xg人,可以說對這附近的一切都是十分的了解。她們聽到這個名字之後,都是一臉疑惑道:「田園大酒店?我怎麼也沒有聽過這個名字呢?難道是新開的大酒店?」

亞力昆一臉不好意思的說道:「這個,這個,的確是附近,不過坐車的話,需要二十分鐘左右,這個距離也不算太原吧?」

「噗嗤!」

曹毅俊差點被自己的口水活活的嗆死。

他一臉驚訝的說道:「我說老亞,你這也太誇張了吧?坐車二十分鐘,這也叫附近嗎?那如果從這裡去m國,是不是可以叫竄門呢?你說話也太不靠譜了吧?」

亞力昆和很瞪了他一眼,道:「這是理解的不同,在我看來,坐車三十分鐘能夠到的地方,都叫附近,怎麼了?有本事我們單挑,如何?」


曹毅俊立刻被對方這副蠻不講理的態度氣的半死,可是想想對方的實力,而且對方還答應傳授自己內功心法,所以還真的沒有辦法和對方計較。他只能狠狠朝著他比劃了一下中指,道:「我畫個圈圈詛咒你,哼哼。」

亞力昆狠狠白了他一眼,然後把目光落到唐軒的身上,頗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我也想住一個差不多的酒店,可是囊中羞澀,所以,所以只能……」

「啊,我記起來了,距離我們這裡不遠處的確有一個地方叫做田園,但是那裡似乎不叫田園大酒店,而是叫做田園旅館!」何穎姿忽然大叫了一聲,「莫非我們說的不是一個地方?」

「我們說的的確是一個地方!」亞力昆恨不得找一個縫鑽進去。

張豪勇也是一臉好奇的問道:「那個田園旅館還是田園大酒店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怎麼你們兩人的表情那麼古怪呢?難道那裡是地獄不成?」

「嘻嘻……」何穎姿卻已經笑得合不攏嘴,差點就摔倒在地上。

沈天啟他們幾個人似乎也記起那個田園旅館到底是一個什麼地方,都是哈哈大笑起來:「我說亞力昆,你也太搞笑了吧?即便你口袋裡面沒有幾個錢,也不能讓你女兒送到那種地方,你,你也太狠心了,我們,我們……」

「我擦,你們快說說,那裡到底是什麼地方?」曹毅俊一臉急迫的問道。

「那裡根本就不能算是什麼酒店,連旅館都不是,」沈天啟很無奈的說道,「只不過是貧民窟裡面的一個院子,掛著一個田園旅館的牌子,供來往的客人居住而已,裡面的環境不能說很差,只能用一個……」

「更差來形容,是不是?」曹毅俊笑嘻嘻的說道。

「沒錯,的確是更差!」沈天啟微微聳了聳肩膀,道,「房間裡面除了一張床之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東西,而且就是連床,也是破破爛爛,用了十幾年的,躺在床上面,根本就不能做一些其他的事情,不然的話,咯吱咯吱亂響,如果男人和女人做點那種事情,只怕真的會把整張床壓塌,不過因為價格便宜,所以外來打工人員很多人都喜歡住在那種地方的。」他雖然年紀不大,可是因為出生在xg,又是大名鼎鼎的賽車王子,所以身旁自然不缺女人,對於床弟之事也是十分的了解。

曹毅俊瞪著一雙眼睛,有些驚訝的說道:「我說老亞,莫非你這個女兒是你撿來的?你竟然給人家住這麼一個破地方,我都有些醉了。」

亞力昆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也知道這個地方,不過一會唐軒他們過去的話,肯定也會看到那個田園旅店的,所以他抓了抓頭髮,道:「我這也是沒有辦法,我這些年雖然也賺了一些錢,但是因為給古麗娜治病,全部都花了進去。」

「不是吧?那你也不至於連個酒店也住不起吧?」沈天啟也有些醉了。

在他看來,像亞力昆這種實力強大的高手,身上雖然不可能有很多錢,卻也不可能缺錢的,畢竟憑藉他們的身手,殺個人,搶劫個錢,那都是和玩一樣。可是亞力昆呢?這麼大一個人了,竟然變成這個樣子,的確有些匪夷所思。

亞力昆一臉苦笑道:「沒辦法,我的錢一般都是左手進,右手出,一般的確攢不了幾個錢的,古麗娜這些年跟著我,也的確吃了不少的苦。」

唐軒也知道亞力昆做事有自己的原則,別看他實力很強,但是恃強凌弱,殺人搶劫的事情,他是根本不屑去做的。當然了,如果他被某個雇傭兵雇傭的話,那就另說了。

他輕輕拍了拍亞力昆的肩膀,笑著說道:「既然這樣,那就帶我們去看看你女兒好了。」

「好的好的!」亞力昆使勁點了點頭,露出一個燦爛的笑容。

唐軒他們幾個人離開東方帝國大酒店之後,坐車來到亞力昆所說的田園旅館。卻見這裡果然是一大片的貧民窟,和xg那種國際大都市的風采十分的格格不入,到處都是一片片的平房,偶爾冒出一兩棟的小樓房,算的上是奇迹。

「哇,xg怎麼還會有這樣的地方?我都不知道!」

侯青松看到街道上面都是髒水,忍不住皺了皺眉頭,一臉為難的說道。

原本這種事情和他們幾個人沒有任何的關係,但是他們非要見識見識唐軒的手段,便死乞白賴的跟了過來,可是誰知道這裡是這麼一個情況。

曹毅俊輕輕拍了拍侯青松的肩膀,安慰道:「我說猴子,這就要問你們了。你們可是xg人,為什麼xg發展了幾十年,還是這個鳥樣呢?你們需要好好檢討檢討。」

「檢討?為什麼我們要檢討?」侯青松指了指自己的鼻子,反問道。

「你是xg人不?」曹毅俊振振有詞的反問道。

「我自然是xg人!」侯青松使勁點了點頭。

「那你為xg做過多少貢獻?你付出多少?你為xg的未來做出過多少努力?」曹毅俊理直氣壯的說道,然後指了指面前這個狹窄的街道,道,「你看看這個街道,如果我推斷沒有錯誤的話,最少有十幾年,甚至是二十年,可是在這麼長的時間裡面,就沒有人管過這裡,那你說說看,你們是不是也有責任呢?」

「我們的確有很大的責任,是我們的不對,我們一定要努力改造xg!」侯青松他們幾個人都耷拉著腦袋,一臉羞愧的說道。

曹毅俊又看了看他們幾個人,道:「你們能夠看清楚這一點,還真的是孺子可教。」

唐軒翻了翻白眼,道:「你們還真信他說的話嗎?他在逗你們玩呢,改造這裡可是一個大工程,怎麼可能是你們幾個人能夠完成的呢?再說了,你們又有什麼責任?如果你們都有責任的話,那整個xg的幾千萬民眾都有責任了。」

侯青松他們幾個人聽到唐軒這番話之後,登時徹底領悟過來。

對啊!

這裡的髒亂差的確很嚴重,但是和自己又有什麼關係?自己又不是xg的老大!


他們幾個人都朝著曹毅俊狠狠瞪了一眼,道:「你,你竟然敢戲弄我們,實在是太可惡了,我們,我們竟然還上了你的當,真的是與人不俗。」

「哈哈……」曹毅俊樂呵呵的說道,「我只是隨便說說,誰知道你們幾個人還真的上當了,看來你們的智商的確不是一般般低。」

侯青松看到曹毅俊不但戲弄了自己,還說出這番恬不知恥的話語,登時氣的眼睛直翻白,差點就暈過去,不過還是偷偷比劃了一下中指,暗暗鄙視這個小胖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