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悅臉又紅了一下,眸子裏卻潤潤的,這方面,女人都差不多,只要身體給男人征服了,就一切都是軟綿綿的。

不過等吃了飯,唐悅卻說:“你過會兒就回去,好不好?”

“又不聽話了。”陽頂天眼一瞪,準備繼續來蠻的。


“不是。”唐悅眼中一下就汪着了淚:“你聽我說,奇奇六歲半了,馬上讀小學了,也開始懂事了,他跟他爸爸親,我們離婚的事,他現在還不知道,我打算要瞞着他,等他大點兒,再跟他說,所以,我們……”

她說到這裏,說不下去了,哭了起來。

她不必再說,陽頂天已經理解了。

身爲女人,她是需要的,她的身體渴望陽頂天,但做爲母親,她卻一定要先從孩子那一面考慮。

“別哭了,我呆會就走。”陽頂天摟着她,給她擦了眼淚,唐悅伏在他懷裏,還是抽抽咽咽的。

陽頂天想了一下,道:“那你以後怎麼辦,一直瞞着奇奇啊,能不能直接說明白?”

“我不敢。”唐悅搖頭:“他現在說不懂事呢,又懂事,說懂事呢,又還不懂,不要爸爸了,他肯定接受不了,所以。”

她又說不下去了,而陽頂天也沒什麼話好說了,焦離孟還做夢,想着他來娶唐悅呢,現在看根本不可能,做爲母親的唐悅,考慮的只有孩子,根本沒想過自己。

“我明白了,你是個好女人。”

陽頂天親了親她,安撫了她一會兒,九點,也就告辭回去了。

第二天上午,焦離孟興沖沖的給他打電話:“唐悅讓我下午跟她一起去接奇奇。”

但隨即又有些沮喪的道:“不過她給我定了三條,我和她離婚的事,不能告訴奇奇,然後,她永遠不會原諒我,讓我做好爸爸就行,不要想那些亂七八糟的,那全是幻想。”

陽頂天搖搖頭,笑道:“你現在佔着遊學文的舍,這是應當的啊。”

“那也是。”他這麼一說,焦離孟又開心了:“我就代替遊學文那王八蛋,好好的照顧奇奇長大。” 說到遊學文,他又笑了:“遊學文這傢伙還真是賤,他現在拼命向我賣好,給我出主意,讓我玩他的女人,各種關係也全都告訴我,這人啊,還真是。”

陽頂天聽得笑起來:“那是好事啊。”

焦離孟道:“嗯,我不會跟他客氣的。”

掛了電話,陽頂天想了會兒唐悅,也就放到一邊,他本來想着買套房子,時不時的冒充一下焦離孟,現在看來,沒有太多必要了。

唐悅下午的眼淚,讓他的頑心收了不少。

下午,齊備給他打電話,看能不能拜託地藏再給搞幾套機牀,上次的機牀好用,就是太少了,中國這麼大工業體量,十套夠幹什麼的啊。


“沒問題。”

陽頂天剛好有些鬱悶了,一口就答應下來,簽證是不需要他考慮的,齊備他們自然會給他弄好,第二天他就坐上了去紐約的飛機。

越芊芊來接機,她穿一條嫩黃的旗袍,在陽光的陰影下,熠熠生輝。


有幾個女人,陽頂天只要看到她們,就打心眼裏高興,越芊芊就是其中的一個。

陽頂天走過去,摟着越芊芊的纖腰,狠狠的吻了上去。

越芊芊雙臂纏上來,腳尖踮起,彷彿整個人都要擠到陽頂天身體裏去。


深深的一吻,脣分,陽頂天摟着越芊芊腰,道:“這段時間乖沒有?”

越芊芊乖乖點頭:“乖的。”

然後興致勃勃的跟陽頂天說起學習和生活中的事,她是個愛學習的好孩子,各科成績全都名列第一。

陽頂天以前最討厭這種學霸,因爲他媽媽每次一提某某家孩子又打了一百分,就會把他扯過來抽一頓,人生簡直悲慘無比。

不過越芊芊第一那就另說了,越芊芊是他的女人嘛,自己的女人越優秀,當然就越開心。

“呆會有獎,一百零一次。”

他一本正經,越芊芊可就笑軟了,但身子卻緊緊的貼在他身上,顯然對這個一百還帶零一次的獎勵,非常非常渴望。

到家,不用說,先來兩次解解渴,然後才細水長流的述說相思。

陽頂天這一次不着急,先陪了越芊芊七八天,然後才找個機會,到迪比機牀廠逛了一圈,那個培克還在,克麗絲也在,兩人還成了祕密情人,陽頂天在迪比廠呆了三天,培克和克麗絲就約會了兩次。

“培克這傢伙,倒是風流快活了,也沒說謝謝媒人。”

陽頂天看了好笑,晚上偷偷跟到培克家裏,用的焦離孟的臉,現出身來。

培克剛閉上眼晴,突有所感,一睜眼,看到牀前站着個人,嚇得魂飛魄散,伸手就去枕頭底下掏槍。

這就是身爲美國人的好處,身邊能有槍。

不過碰上陽頂天,槍是沒有用的,陽頂天在他胸前一按,培克頓時就覺得胸前好象壓了一座山,別說掏槍,呼吸都困難了,只能張大嘴巴拼命吸氣,就如垂死的魚兒。

“別亂動,是我,上次給你發郵件的那個人。”

陽頂天這一說,培克立刻就不動了,陽頂天也鬆開了手,培克坐起來,看着陽頂天,有些驚惶不定的道:“你……你要做什麼?”

“我這裏有一個帳號,裏面有一千萬美金,你要不要?”

陽頂天想過了,雖然是中途截奪,但鬧多了,也會生疑,不如留一點點尾巴。

培克眼光一亮:“你……你要我做什麼,不過我只是個普通的工程師,並不掌握核心機密。”

顯然,一千萬打動了他,但他也有自知之明,他掌握的東西,並不值一千萬。

“我不需要核心機密。”陽頂天笑着搖頭:“我只要你把最近要發的貨,其中幾款最好的機牀,給我列出來就行,機型,發貨時間,路線,諸如這些。”

“這個可以。”培克立刻就點頭了。

如果讓他提供一些機牀的數據,他可能還要糾結一下,因爲技術數據若是泄密,最終可能往他這邊查,但陽頂天只要發貨數據,那跟他簡直一點關係也沒有,而這些數據卻又是極容易查到的,因爲它們不需要保密啊。

我們廠的產品,賣得好不好,銷往哪些地方,都是哪些機型,這個要保什麼密啊?如果銷量好,甚至要大力宣傳好不好。

當然,外部人員要打聽,還是比較麻煩的,而真正最麻煩的,是陽頂天完全是技術小白,他根本不知道哪些機牀最先進,哪些惟有美國能製造,別國製造不出來,這些東西他一頭霧水。

而有了培克提供的單子,他就可以照方抓藥了。

“這是一個瑞士帳戶,裏面有一千萬,你可以自己查證。”

陽頂天大氣,先給錢,後收貨,不過他提醒一句:“你小心着點兒,可別給FBI盯上了。”

“那不可能。”培克斷然搖頭。

他看上去信心十足,陽頂天也就不再說。

他無所謂啊,實在培克給抓了,損失了一千萬,那也沒關係不是?

他甚至有點兒盼着培克出事,那麼,各方面就會知道,上一批機牀出事,還是內外勾結,是人的因素,而不會往靈異事件上牽扯,雖然暫時還沒有這方面的頃向,但陽頂天還是要預做準備。

不過培克好象沒吹牛,還真有祕密查證的本事,因爲在第三天,當陽頂天再去找他的時候,他就把陽頂天需要的信息拿出來了,並一臉興奮的道謝,而且說,希望以後繼續合作。

一千萬,到哪兒都不是小錢,而冒的風險又不大,只是工廠的銷售數據嘛,內部網隨時可以查的,雖然真要給FBI查到,同樣麻煩,但FBI不可能來查這樣的事情啊,也不可能查得到,因爲內部任何一臺電腦都可以看到,培克隻手抄了一下,FBI查個鬼啊,又從哪裏查起?

只除非陽頂天這邊出了事,最終把他供出來,但人活一世,絕對保險的事是沒有的,喝口水說不定都給嗆死了呢,何況還有一千萬,爲什麼不能搏一下?

再說了,上次已經有過一次了,這種事,就跟女人脫褲子一樣,只要有了第一次,第二次就容易多了,甚至會有癮, 大仙農 。 陽頂天當然也樂意,哈哈一笑,說了聲行,隨即離開。

他離開沒用靈異的方式,而是翻窗而出,那敏捷的身手倒是讓培克張大了嘴巴:“中國功夫。”

陽頂天拿到供貨單,照着時間跟車出發,中途下手,這次他沒客氣,一傢伙搞了三十多臺機牀,隨後弄去墨西哥。

齊備這邊派了人接了貨,第二天就給他打了電話,雖然說得隱密,卻仍透着一股壓抑不住的興奮:“老弟,你這批山貨太好了,太及時了,太那啥了,真不知道怎麼謝謝你,等你回來,我們一醉方休。”

不能不興奮啊,以前一臺都搞不到,這次一下子搞到了三十多臺,國內工業部門簡直要瘋掉了啊,而且陽頂天這次是仔細照着培克提供的單子優中選優,搞回去的,都是最好最先進的,能不瘋嗎?信息傳到齊備這邊,又怎麼能不興奮?

緊接着,錢也打進了陽頂天的帳戶,整整五十億美金。

陽頂天現在不缺錢,他當即打了四十億回去,只留了十億。

齊備馬上打電話過來:“老弟,你這樣……”

“老哥,你聽我說。”陽頂天打斷他:“這不是我的決定,是我們會首召集了元老會商議後做出的決定,我們會首有兩個意思。”

會首,元老會,聽到這幾個詞,齊備耳朵一下子崩緊了:“請說。”

陽頂天感覺到他語氣中的緊張,心中暗樂,道:“第一個意思,我們不是在市場上買的,只除了組織了一下人力,沒有更多成本,留下的這些,足夠了。”

他說着,微微一停,又道:“第二個意思是,海外華人,心中最盼望的,就是祖國的強大,這些錢,就當我們捐給國家造航母吧,我們會首最後說。”

說到這裏,他微微一停,加重了語氣:“願有生之年,得見我中華君臨天下。”

這句文藝滿滿的話,剎時就感動了齊備,他喃喃的念叼:“願有生之年,得見我中華君臨天下,我記住了,兄弟,這句話,我會一字不改,彙報上去。”

陽頂天並沒有把這事跟越芊芊說,雖然他跟越芊芊說過他幫特辦做事,但不能說得太細,一傢伙五十億美金,那得是多大的場面,會把越芊芊嚇壞的,陽頂天可不想嚇着她。

反而是盧燕隨後打了電話來:“帳戶裏怎麼突然多了那麼多錢啊,而且先還轉出那麼大一筆,怎麼回事啊,嚇死了都。”

也是,一傢伙五十億,哪怕後來轉出四十億,也還有十億,這可是十億美金呢,合人民幣將近七十個億,雖然盧燕燕喃兩個拿着陽頂天的這個帳號,也算是見過大錢了,但一次這麼多,還是嚇到了。

以她們的腦子,實在無法想象,做什麼事情,能一次性轉帳這麼大一筆的資金。

陽頂天聽了好笑,道:“上次不是說過嗎?我給國家做事的,不要怕,這個帳號的錢,有國家背書的,隨便花,不會有任何人敢找你們的麻煩。”

他這麼一說,盧燕開心了:“耶,老公好厲害,愛你。”

盧燕燕喃她們正準備開會,盧燕打完電話,王冰金導高雪憐還有七朵蓮就全來了,王冰道:“盧總,電腦特技,我們照你的吩咐,選了幾家,其中一家報價三千萬人民幣,我覺得相當不錯了。”

狐妃這部劇,有一些仙俠的內容,金導建議用電腦特技合成,盧燕一聽有理,就讓王冰去打聽了。

這會兒盧燕聽了,就問:“是不是最好的?”

王冰道:“是目前國內最好的特效製作了。”

快穿攻略:妖孽宿主,開掛了 :“國際上呢,跟好萊塢那邊比怎麼樣?”

旁聽的金導都有些無語,國內能跟好萊塢比嗎?這不是祟洋媚外,技術就是技術,實力就是實力,國內無論電影電視,跟國際上還是有一段距離的,尤其是電腦特效,那更是沒得比,太平洋有多遠,差距就有多遠。

反而王冰對盧燕的性格摸得更準,道:“好萊塢那邊我也諮詢了一下,最好的自然是工業光魔了,不過他們的報價比較貴?”

“多少?”

“三千萬。”王冰微微嚥了一口唾沫:“美金。”

也難怪她嚥唾沫,三千萬美金,那就是兩億人民幣了啊,一個電腦特效,花上兩億人民幣,真的需要嗎?

叫她或者說包刮金導高雪憐七朵蓮全都沒想到的是,盧燕聽到這個報價,卻眼皮子都沒眨一下,直接揮手:“那就跟工業光魔聯繫,讓他們接手我們的特效。”

這話一出,王冰幾個人都呆了一下,好一會兒金導才反應過來,身子猛地坐直,激動的道:“真的盧總,真的讓工業光魔來給我們這個劇做後期特效啊。”

“當然是真的。”盧燕點頭:“我說過,這個劇,一切都要最好的,即然工業光魔是做特效最好的,那當然就是他來做。”

“可是。”高雪憐忍不住提醒她:“三千萬美金,就是兩個多億人民幣了,加上其它的,要三個多億了。”

“我不考慮成本。”盧燕再次揮手:“我老公說了,他賺錢就是給我們花的,我們高興就好,至於虧與賺,不在他考慮之列。”

這是炫耀嗎?這絕逼是炫耀啊。

高雪憐王冰金導三個人面面相窺,至於那七朵蓮,更徹底的傻掉了,眼中是各種各樣的羨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