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裏哪裏,”張謙趕緊還禮,“熬摩昂太子纔是真有種鬼畜教父的氣質。”

“啊?”熬摩昂和敖烈都愣了。

“鬼畜教父…是何意?”

“額…咱們說正事吧。”

熬摩昂一點頭:“好,請進吧。”

“不用進了吧?”張謙說,“咱們現在直接打過去就行了唄?”

“這……”熬摩昂和敖烈對視了一眼,敖烈說:“少年,實不相瞞,那九頭蟲厲害的緊,不但本身武藝高強,而且身邊還有仙人作伴,強攻不得啊!而且,他在天庭之中還有靠山。”

熬摩昂接着說:“所以,我們需要從長計議,還望少年能稍安勿躁,咱們一起商量一個合適的對策。”

“不用對策。”張謙說,“咱們現在直接打過去就行。”

“這…不瞞少年,那九頭蟲今日正好宴請了東南北三大龍王,現在就打過去,恐怕有些…不妥。”

“哎我就奇怪了,按理說四海龍王不是同氣連枝嗎?怎麼你們老爹被他害了,他還能宴請其他三個龍王喝酒?”張謙問。

“唉!少年有所不知。”熬摩昂說,“那九頭蟲在天庭中的關係非常硬,其他三個龍王就算惱怒於他,也不得不表面上和他飲酒言歡!”

“這樣啊,”張謙問,“那他在天庭中的靠山到底是誰?”

他得知道這個靠山到底是何方神聖,哪吒能不能蓋過他,不過…就算哪吒蓋不過,該打的也得打。

兩位龍太子一起搖頭:“不知道。”

“不知道那就算了。”張謙說,“反正不管怎麼樣,該揍的總要揍,該殺的也總得殺!走,現在就去!”

“少年…”

“你們不去我自己去。”張謙說完就開始往水面上遊。

兩位龍太子對視了一眼,熬摩昂說:“連少年都如此上心,咱們豈能坐視不管,罷了,今天就放手一搏吧!”

敖烈決絕的一點頭:“好!”

說完,兩位龍太子化成龍形,跟上了張謙的步伐。

幾分鐘後,一人二龍飛到西海上空,低頭俯視着平靜的西海。

“開搞!”張謙說完,一頭紮了進去。 海水啊海水,真他媽鹹。張謙心說。

這是他扎進西海之後的第一反應,之前那個水汪裏的水雖然也有點鹹,但是遠沒有這麼澀。

兩位太子也立刻跟了上來。

“帶路,直接去龍宮。”張謙說。

“少年,請坐上來吧。”敖烈說,“我們在水裏遊得快。”

不一會,一人二龍就游到了一片空地上。

“爲什麼停下了?”張謙問。

“到了。”敖烈說。

“啊?”張謙舉目四望,“哪兒呢?”

熬摩昂說:“少年,你們人類的實力進步太快了,早就能探測海底了,所以爲了避開你們人類,當年我父王特地爲龍宮設立了防護罩壁,請稍待,我這就開啓。”

說完,他往前遊了十幾米,嘟囔了幾句咒語,隨後龍爪猛地一揮,一個金色的圓形洞口出現了。

“少年,這邊就是罩壁入口,請隨我來吧。”說着,他一馬當先的鑽了進去。

敖烈馱着張謙也飛了進去。

但是讓他們沒想到的是,剛飛進去就有無數的閃爍着寒光的武器飛射了過來。

敖烈趕緊馱着張謙躲避,好不容易躲過去了這波暗算,但是已經有數十杆兵器架在了他們的脖子上。

水是有浮力的,所以哪怕是蝦兵蟹將也能游到他們身邊或頭頂用武器頂着他們。

同時,還有一股非常強大的力量瞬間涌了過來,張謙立刻感覺自己的身體不能動了。

“啥情況?”張謙低頭看着自己脖子上的兵刃,晃了晃自己的身體,還是不能動。

“切,定身術而已,”系統說,“…好了你可以動了。”

“哈哈哈哈!就憑你們幾個也想來偷襲?”一個很難聽很刺耳的聲音響了起來,張謙擡頭看去就看到了一個腦袋大脖子粗的醜陋壯漢。

這人脖子太粗了,就像得了大脖子病一樣。

壯漢的身邊還站着一個如花似玉的美女和三個龍頭人身的傢伙,想來應該就是萬聖公主和其餘的三海龍王了。

他的身後還站着四五個平舉着雙手的仙人,估計就是他們施展的定身術。

張謙又轉頭一看,這才發現熬摩昂居然也被制住了。

有十幾個壯實的怪物拿着武器抵着他身體各處要害,他一臉憤懣,卻也動彈不得。

“你們真是好大的膽子,居然就這麼闖進來,真是找死啊!”壯漢說。

“你就是九頭蟲?”張謙問。

“對,我就是,你是誰?”九頭蟲問,“看你也是個仙人,莫不是他們找來的幫手?呵!果然是兩條廢龍!報仇也得指望着別人!”

那個美女說話了,用一種很騷的聲音說:“當年我就看他是個孬種,慫貨,現在來看,果然我的眼光沒錯。”

張謙能感覺到,小白龍的身子開始發抖了。

想想也是,自己的老婆新婚之夜跟別人跑了,然後自己又被那個人抓了,自己的老婆不幫忙說和也就罷了,還出口傷人,誰都受不了。

“喲,生氣了。”九頭蟲哈哈大笑,“有本事你動一下試試啊,我對你們龍族的弱點可是瞭如指掌,如果你敢動一下,我保證那些兵器可以立即刺進你身體裏,讓你痛苦而死!”

敖烈抖得越來越厲害了,張謙趕緊伸出手輕輕的拍了拍他的身體低聲說:“別生氣,待會有他們好看。”

“欺龍太甚!”敖烈怒道。

“九頭蟲!”熬摩昂喊道,“如今我們落在你手裏,無話可說!要殺要剮儘管來!但是士可殺不可辱!”

“哈哈哈,還士可殺不可辱?你算個狗屁士!有本事你動一下給我看看?”

重生七零我把大佬渣了 “你不也是靠別人幫忙!”熬摩昂吼道,“有什麼好得意的!”

“所以很可惜啊,你們請來的仙人太弱了,連一個小小的定身術都破不了。哈哈哈哈!”

“誰說的?”張謙活動了一下身體,從小白龍的身上站了起來。

“什麼?!”九頭蟲他們震驚了!

他身後的一個仙人眼珠子都快瞪出來了:“不可能!一個區區肆等散仙怎麼可能掙脫我的定身術!”

橫推從拔刀開始 那些拿武器頂着張謙的蝦兵蟹將立刻舉起武器捅了過來,張謙站着沒動,那些兵器結結實實的打在他的身上,卻沒有給他造成一點傷害。

“就憑你們,也想殺我?”張謙冷笑不已,肩膀猛地一晃,一股凜冽的仙氣從他的身上爆發了出來,把這幫雜兵全都震飛了出去。

接着他伸出手摁在敖烈的身上,1秒鐘後,敖烈也能動了。

然後他轉頭看着那些拿武器頂着熬摩昂的雜兵,雜兵們嚇得渾身發抖。

“小子!少在那狂妄!接招!”一個仙人大叫一聲,衝了過來。

“接尼瑪個頭!”張謙也大叫一聲,一揮手召喚出了陰陽劍疾射了過去。

那仙人沒料到張謙會有這種法寶,頓時手忙腳亂的開始抵擋。

張謙也沒閒着,迅速游到熬摩昂的身邊,召喚出魚腸劍就是一陣猛砍猛剁!

雜兵們哪裏能擋得住他?全都被他秒殺了!

“哼,待會拿你們做個海鮮拼盤。”張謙說着笑了起來,“老貓肯定喜歡。”

“你到底是誰?”九頭蟲終於意識到張謙是個硬茬子了,冷聲問:“爲何要來到我西海?”

“我是誰你管不着,你只需要知道,今天你要死就行了。”

“哼,好狂妄的口氣!”萬聖公主嬌叱。

“你個騷娘們滾一邊去!”張謙不客氣的罵道。

萬聖公主當場就炸毛了,抽出寶劍衝了過來:“你敢罵我!受死!”

張謙不避不讓的冷冷的看着她,待到她衝到近前的時候,張謙猛地舉起魚腸劍惡狠狠的劈砍了下去。

這一劍夾雜着渾厚的仙氣,萬聖公主嚇了一跳,趕緊揮劍抵擋,兵刃相交一聲悶響,萬聖公主立刻被砍得倒退了出去。

“這水裏的阻力真是噁心啊!”張謙說,“要不然這一劍足夠劈死她了。”

萬聖公主吃了癟,更惱怒了,揮劍就要再往上衝,九頭蟲趕緊拉住她:“你且退下,此人不可易與。”

萬聖公主惡狠狠的瞪了一眼張謙,冷哼了一聲。

張謙笑着說:“這女人果然是垃圾,人品垃圾,身手更垃圾,果然只能靠賣肉。”

萬聖公主差點吐血,又要衝上來,九頭蟲再次拉住了他。

“仙友,你的實力很強。”九頭蟲說,“但你知不知道,你惹了不該惹的人?”

“不該惹?”張謙冷笑着問。

“實話告訴你,在那天庭之上有一位大仙,而那位大仙,正是我的師父!”

“哦,你的靠山是吧?說來聽聽,是誰?”

“說出來你可別害怕!”九頭蟲冷笑不已,“我的師父,就是天上的水神大仙,水德星君!” 兩位龍太子一聽,頓時大驚失色!

五方星君中的水德星君?

天庭中掌管天下所有河流海洋的水神?

我的天!

難怪!

難怪九頭蟲這麼有底氣!難怪他害了父王還能坐上西海龍宮主人的位子!難怪其他三海龍王不得不與他交好!

因爲水德星君是水神,統管天下所有水域!

兩位龍太子瞬間絕望了!

這是一場註定失敗的復仇行動,今天這是必死的局面!

但是即便是這樣,他們也不後悔,在這最後的關頭,他們想明白了,與其含恨鬱鬱而終,不如直面殘暴傲立而死!他的靠山是水德星君,不管制定什麼計劃都是白搭!

張謙一聽也愣了。

什麼玩意?水德星君?

我擦嘞那不是我剛剛抽出來的隨從嗎?

然而他還是有些不確定,問系統:“他說的那個水德星君,是不是我抽中的那個?”

系統有些懶散的說:“天下就一個水德星君。”

“那…那他今天豈不是玩完了?”

“要不然嘞?”系統反問他,“要不然我爲啥不攔着你來找麻煩了?”

“可是我記得九頭蟲很厲害吧?”張謙還是有些難以置信,“貌似孫悟空和二郎神聯手都沒打死他還讓他跑了,而水德星君對孫悟空是唯命是從吧?”

“你中西遊記的毒太深了。”系統說,“共工是什麼人物你知道吧?他水德星君接替的是共工的職位,他能弱的了?不過,他是得給孫悟空面子的,但遠沒有到唯命是從的地步。”

“不過西遊記裏有一點說對了,九頭蟲肯定打不過二郎神和孫悟空,也確實使了點法術逃到了北海,因爲他和北海龍王有關係。”

“但是孫悟空和二郎神聯手啊!怎麼還會讓他逃了的?”張謙驚問。

“九頭蟲的本命法術很強,他有九顆腦袋,每一顆都能變成一個和本體一模一樣的分身,實力也相同,而且只要逃掉一個,他就能通過修煉回到鼎盛狀態。”系統說,“有那麼點‘打不死’的意思。”

“孫悟空一棍子砸死三個,二郎神砍死了兩個,哮天犬咬住了一個,還有兩個糾纏住其他人,剩下一個趁亂跑了。”

張謙默默點頭,記下了他這個本命法術。

九頭蟲一夥看到張謙他們全都陷入了震驚愣神的狀態,除了東南兩海龍王以外的其他人頓時都露出了輕鬆的笑容。

果然被嚇到了!

這三個愣頭青一看就是涉世未深,也不想想,他九頭蟲要是關係不硬,怎麼能做到今天這步?

北海龍王呵呵笑道:“被嚇住了。”

萬聖公主發出了浪笑:“呵呵呵,還真是呢。居然還敢來找我夫君的麻煩,真是蠢!一個比一個蠢!”

九頭蟲冷笑了一聲:“且不說我師傅是誰,我也不用他老人家幫忙,我自己就能輕輕鬆鬆的應付你們!”

“哎呀!”張謙大叫一聲,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

九頭蟲立刻皺着眉頭盯着他。

張謙笑着說:“沒想到你是水德星君的弟子啊,我也認識水德星君。”

兩位龍太子刷的一下轉過臉看着他。

九頭蟲他們一愣,隨後爆發出了大笑。

“說大話不怕閃了舌頭!”萬聖公主冷笑,“就憑你一個小小的肆等散仙,也配認識水神他老人家?”

對面那個貳等散仙哈哈大笑:“就連我都沒有那個榮幸認識他,甚至連面都沒見過一次,就憑你?”

張謙笑而不語,像看小丑一樣看着他們一句接一句。

“行了!”九頭蟲大聲說,“就到這吧,你們也該去死了。”

兩位龍太子立刻站到張謙面前,張謙伸出手把他們輕輕的推向兩旁。

“就怕,你沒那個本事讓我們死!”張謙冷笑着說,“而且今天,我會把你的九個腦袋全都剁下來!做一盤剁椒蟲頭!給我的寵物下酒!”

總裁留步:一隻老婆待領養 “狂徒!”萬聖公主和北海龍王齊聲怒道。

“還有你們倆。”張謙指着他們,“聽說龍肉很好吃,今天我就要吃一頓龍肉大餐!”

“我相信你沒意見吧?水德星君?”張謙冷笑着看着摩拳擦掌的九頭蟲他們,呵呵笑道。

九頭蟲他們頓時一愣!

隨後,一股極爲龐大的仙氣從張謙的位置爆發了出來!

一個長着一頭藍色長髮,面容卻非常陽剛的壯漢慢慢的從張謙的背後站了起來!

這個壯漢赤果着上身,他的皮膚都是深藍色的,露着一身盤根錯節的壯碩肌肉,他的身高最起碼有三米!

九頭蟲他們起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終於,水德星君的身軀完全顯露了出來,他微微一點頭,對張謙說:“水德星君,參見上神!上神之意,即爲吾之意!”

水流突然安靜!

除了張謙以外,所有人都瞪大了雙眼!

熬摩昂和敖烈就站在張謙身邊,他們倆的龍眼都快瞪出眼眶了!他們倆的嘴巴張得老大,都能看見扁桃體了!他們倆渾身的鱗片都驚得支棱了起來!爪子抖的像是得了雞癲瘋!

最精彩的是對面九頭蟲他們的表情,完全就像是一羣在貓皇注視下的可憐的小耗子!

萬聖公主和北海龍王的雙腿都打彎了,看那樣子是幾乎要跪下去了!

水德星君居然稱呼這個小青年是‘上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