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哇,大姐你好積極啊。平時都要推到下午去的。”?

我走到窗戶邊,道:“有人看不起我,我怎麼能這樣輕易被瞧不起?也該給討厭的人一些下馬威了。” 實力

?其實,雖然吉利大廈的鬼很危險,要捉也不是那麼難,從十四歲接下阿公的擔子到如今,捉鬼這件事情對我來說是駕輕就熟了。收拾好法器,當夜凌晨我去了吉利大廈,並且在凌晨三點的時候離開了那裏。?

之後,第二天早上九點,按照約定,我和夏洛見面了。?

今天是週末,吳達本來也可以放假去墓地找老朋友玩的,但他和老墳頭的王姑婆吵架,嫌他們墳堆裏摸麻將不要他,一時鬥氣非要跟着我,我便由着他跟着了。?

只是,撇了一眼我包裏微微顫動的瓶子,吳達有點怵,抓抓手臂上的雞皮疙瘩道:“艾崽啊,你就這樣帶着她滿大街閒逛哦。要是打翻了瓶子,她跑出來就糟糕了呀。這可是見人殺人,見佛殺佛,見鬼還殺鬼的兇鬼哦。”?

我瞅他一眼道:“再兇還不是被我捉了?而且你怕就不要跟來嘛。王姑婆再討厭,也沒有她可怕吧?”?

聽見王姑婆的名字,吳達倔脾氣就上來了,瞪着眼睛嘟囔道:“死老婆子,我寧願和兇鬼一起也不和她玩。”?

但是他卻還是站在離我瓶子老遠的地方。我見了可樂,又曉得他和老頑童一樣勸不來的,便不多說了。?

吳達這傢伙是死太久成精了,又因爲某些原因,大白天的不怕太陽曬。悠悠哉哉地跟在我身後,這裏好看,那裏討厭,唧唧叨叨沒個完,一直到走到咖啡廳門口,他突然站住了腳不動了。?

“艾崽,前方有危險。”?

“危險?”?

我望向和夏洛約好的咖啡館,不動聲色地觀察,倒沒有察覺到對我有什麼威脅,但吳達彆扭起來。他扭動身體,不高興地道:“那裏有個很厲害的捉鬼師。你看,那裏,那個穿藍色花樣衣服的小妹。”?

穿藍色衣服的小妹??

我順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卻見咖啡廳一樓最外的一張桌子上的確坐着一個身着藍色花樣衣服的女性,不過那哪裏是個小妹?分別是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婦女。?

我無語地道:“喂,那叫小妹啊?”?

吳達笑道:“嘿嘿,和我比,當然是小妹啦。我她這麼大的時候,她才十來歲嘛。”?

我對着天空白白眼,道:“好吧好吧,隨便你了。小妹好漂亮啊。”?

吳達笑嘻嘻地道:“是好漂亮。不過她是個捉鬼師,我碰見她一定被她捉去了。艾崽你要保護我。”?

“捉鬼師?”?

我不自覺地瞧着那中年婦人,還打算來測一測,但是沒等我動作,一個身着紅色衣服的少女來到了中年婦人的身邊,而那婦人慈愛地摸着她的頭,讓她坐下,而吳達見了那少女,驚聲道:“哎喲,艾崽,那個說你壞話的夏蓮。啊,那就對了,藍衣小妹一定是李家的人。”?

其實,看見夏蓮後,我也多少猜到了那個藍衣婦人的身份。再想到夏洛約我在這裏見面,而夏蓮帶着一個李家的人過來,我對吳達道:“喂,你說,他想幹嘛?”?

吳達搖頭晃腦:“哎,我又不能讀心,怎麼曉得?不過夏洛那小子約你來的時候根本沒說他家親戚也要來嘛。你被暗算咯。”?

“呵呵,想暗算我有這麼簡單麼?”?

話到這裏,突然想到什麼一般我對着吳達道:“喂,你幫我埋伏到你那漂亮小妹身邊去。看看她們想幹什麼。”?

吳達睜大了雙眼,結巴道:“叫,叫我去她那裏啊?萬一我被她發現,捉去了怎麼辦?”?

我道:“自然不會啦。我把你隱身了就可以了。她捉了你,我把你搶回來。”?

吳達這才放心答應下來。 許你來生Ⅱ 我略微一轉指頭,一道紅光很快地從他頭頂一直竄到腳底,再之後,我掏出一個護身符給吳達。?

“喏,大膽過去。”?

吳達聽了緊忙接過護身符,屁顛顛地過去了。而我藉着吳達身上的護身符保護他的同時探聽到他聽見的消息。是夏蓮和藍衣婦人的對話。?

【大嬸嬸,你一定要幫我揭穿她。那捉鬼師怎麼看都像江湖騙子。】?

【阿蓮,她如果是騙人的,大嬸嬸馬上就能看出來,只是,你還沒有和我說那個捉鬼師的來歷呢。】?

藍衣婦人的聲音蠻好聽的,是南方特有的吳儂軟語,也不像夏蓮那樣驕縱無忌,不過我並不喜歡偷偷摸摸窺視我的人。?

【哪裏有來歷啊?三哥捉了個小偷,那傢伙就給阿洛哥推薦了那個女人。一點都不可靠。那天還嘲笑我,害我回去被三哥罵。】?

【阿蓮啊,不是大嬸嬸說你,你那天的確做的不對,你丹火弱,對捉鬼術法又只知皮毛。】?

【哎呀,大嬸嬸,我想幫哥哥嘛。啊,她來了!】?

那裏夏蓮驚叫一聲,拉着婦人就不說話了,之後我聽到夏蓮煽動婦人來我所在的二樓附近。我冷笑一聲,知道今天有好戲了。?

“鍾小姐,你來了。”?

上了二樓,我看見了夏洛和藍芙蓉。兩人都穿了便裝。夏洛一身格子襯衫加一條藍色牛仔褲,同時戴了一副眼鏡,看起來還有那麼幾分人模人樣的。而藍芙蓉上身一件藍色女衫,下身穿着白色皮裙,頭髮扎得很高,更顯得她立體的五官秀麗妖嬈。?

“久等了。”?

我打了招呼就坐下,夏洛忙讓我點飲料,我推了,只要了一杯熱水。周圍的人不多,我們的座位外面是一大片闊葉木,空氣十分清新,叫人還算心情愉快。?

“前天沒見你戴眼鏡。”?

天氣好,心情好,我便順便問了。而夏洛微微一笑:“那是因爲行動時用隱形眼鏡會方便點。”?

他還是那副友善和藹的模樣,但是我早曉得他的底細,只是似笑非笑道:“那真是可惜了一個帥哥。沒有眼睛,你恐怕要看錯很多東西。”?

近視並不代表瞎了,我這話擺明是故意戲弄他,可這人心理素質很好,被我這麼一損只是微微一笑,道:“謝謝提醒。我一般很少錯看什麼。不過鍾小姐的提醒後,我會注意的。”?

我聽了笑得更開了,緩緩地喝了一口熱水。之後我不着急,還是閒聊,不過一旁的藍芙蓉可等不下去了。她不等我屁股坐熱就道:“鍾小姐,吉利大廈的事情你什麼時候動手?”?

其實我聽得出她語氣裏的鄙夷的。她心中瞧不起捉鬼師,覺得我們是三教九流,不過我也不着急和她爭論,只是慢慢地道:“藍警官,何必這樣着急?這件事情恐怕需要從長計議。”?

藍芙蓉聽了看了一眼夏洛,而夏洛不動聲色般地笑道:“鍾小姐,我們不是說好今天開工麼?是不是因爲你覺得有點困難?”?

我輕笑道:“是有點。”?

他忙道:“我們能幫你。”?

我饒有趣味地道:“幫我?就憑你們有點難。”?

藍芙蓉聽了不高興:“那你說從長計議什麼意思?”?

我聽了悠閒地道:“我要捉鬼,可是有很多人不信我。沒有人道歉,我心裏覺得不痛快。”?

暗夜盛寵:老公麼麼噠 夏洛聽了無語,而藍芙蓉紅了臉,眉毛提得更高了。而同時,我聽見那躲在暗處偷窺我的兩人的聲音。?

【看見沒有大嬸嬸,這個女人飛揚跋扈的,真正有本事的人才不這樣呢。】?

那裏婦人聽了,沉吟幾秒道?

【這倒未必,如果她有大本事,有點自己的脾氣是很正常的。】?

【但是你看她推來推去不敢接手】?

【那倒不是,其實的確也因爲吉利大廈案子不好接手的。】?

【爲什麼,大嬸嬸?】?

首席逼婚:狼性老公吻上癮 【吉利大廈的開發處當年爲圖省錢,建廈時請了平庸的風水師,大廈建成天煞斬,夾縫間匯聚百種過街風之污穢,又地處外郊靠近s市兩大公墓,浸陰氣多年,自已本身已爲兇物;人死後爲鬼,若得廕庇之地庇護,則鬼力日增。而禾虹八字純陰,死後爲厲鬼難捉,一直沒有被正法,這三年她受這純陰之地頤養,鬼力大增,不是有二三十年修煉道行的捉鬼師皆不敢收這案子。她如此年輕敢來已經難得。】?

我聽了這些,覺得這算是個像樣的,注意倒不在刻意和我過不去的藍芙蓉身上了,只是這樣一來,時間久了,藍芙蓉不樂意了。?

她見我擺譜就算了,大約還認爲我擺架子,態度硬邦邦起來。而我等那裏李萬梅和夏蓮說得差不多了,又耗得夏洛臉上也快掛不住的時候,終於纔開口:“話說,你們的交易方式是如何的?”?

夏洛大約沒想到我先談錢,隨即道:“我們會直接將錢打到你的賬戶上。”?

我點頭道:“那好,麻煩你們了。賬號我給過你們了,不要忘記打錢。”?

藍芙蓉聽了,馬上道:“不好意思,事情是這樣。我們這裏是工作以後纔有錢拿的。不勞而獲是不可能的。尤其要是欺詐的話,我們不僅不給錢,還要依法逮捕。”?

這語氣很不友好,我收了笑,夏洛忙打斷了她,道:“鍾小姐,只要你肯幫忙,我們一定會說到做到。你不信,我們可以先簽個合同。”?

他一邊說,一邊去取自己的公文包,我見了一笑。?

“我說,你們對吉利大廈有多瞭解?”?

“這個……”?

將合同放在我眼前,夏洛道:“我們已經請人專門繪製了吉利大廈的地形圖。發現它一共有六個出口。三號出口離事故地最近。”?

“那你們打算怎麼幫我?”?

“每個出口我們都會部署警力協助你。”?

“如何協助?”?

“我們會給你一個發信器,有危險的時候,只要你爲我們的警員發出信號,我們很快會趕來協助的。”?

我聽了,笑道:“還挺敬業的。但是隻在門口派人,我覺得自己有點危險。不如在大廈裏頭也安排點人。”?

藍芙蓉聽了搶白道:“他們又不是你這樣的‘高人’,去了不是送死麼?”?

我道:“哦,這麼說,其實這個保障,有和沒有是一樣的咯?”?

聽了這個,藍芙蓉瞪了眼夏洛,道:“我們以爲你本領很高,所以覺得這樣的部署應該夠了。”?

我聽了,假裝沉默,而見我如此,藍芙蓉眼裏露出不信任,看着夏洛。夏洛以爲我真的是心虛,沉吟一會兒,道:?

“其實我也覺得這個任務一個人來做會有點困難。……可如果真的要請幫手,我們也的確可以再招其他捉鬼師和你一起行動。而且這恐怕要花點時間。不然這樣,我們可以多派一隊人。之前我和藍警官其實商量過了幾十種方法,甚至必要的話,我們可以申請到直升機之類的工具,幫助你從大廈的任何方位撤離。但是報酬要相應的減少……”?

聽到這裏,再聽着身後夏蓮對我的暗中咒罵,我忍不住笑了起來。隨後我伸手止住夏洛的話,道:“好了,我知道了。”?

“你知道了?那鍾小姐,我們先去找人,找到了聯繫你。可能要花幾天時間,但是請和我們保持聯繫,我們可以先給你定金。而且我們行動要求大家一致,希望你能夠隨時來警局接受我們的計劃安排。”?

“不用了。”?

“嗯?”?

說完,我把自己包裏的一個封了口的瓷瓶子取出來,擺在桌子上。?

看見瓷瓶,夏洛停了口,眼裏不解,藍芙蓉也狐疑地瞧着它,再感覺到身後的另外兩道疑惑的視線,我抱着肩膀道:“禾虹現在交給你們。下午把錢打給我。記得全額付款。”?

聽了我的話,面前的兩個人突然都傻在那裏,而我身後的兩個人也突然停了嘴,連呼吸聲都小了很多。?

他們的視線都聚集在那個灰黑色的瓷瓶子上,啞然無言。許久後,夏洛猛然擡起頭看着我:?

“……禾,禾虹?你……你抓到她了?”?

我彈彈菸灰道:“是啊,不然你以爲這個罐子叫禾虹?”?

他震驚地道:“你是什麼時候抓的?”?

我假裝回憶般慢慢地道:“哦,昨天不宜做法事,今天時機剛好。我半夜睡不着,沒事幹,就去吉利大廈轉了一圈,結果就得手了。她當時還在走廊裏頭散步呢,我就順手把她帶來了。”?

聽了我的話,眼前兩人的嘴都變成了o字形,而我身後的中年婦人難以置信地驚歎道?

【這怎麼可能?!】 【這怎麼可能?!】

??就在知道我捉住了禾虹的那瞬間,一直躲在後頭偷窺我的中年婦人發出了驚歎,這叫我不自覺地笑了笑。

??也難怪她吃驚。畢竟李家的人到了這一代,敢這樣大膽地隻身對付厲鬼且如此迅速的已經很罕見了。

??其實阿公說過,李氏家族很早以前捉鬼效率極高的。

??古時候有家人犯惡鬼,被纏幾月實在受不住了求助於李家。一時人來了,家僕問上幾柱香(請神用),捉鬼師笑,只說先去瞧瞧,叫人泡茶來喝,一羣人便照做。茶葉取來,開蓋,才下壺,誰想水澆第一遍,捉鬼師已經出來了。

??家住見了迎上去問:大師看情況如何?此鬼難除否?

??李姓捉鬼師笑道,此宅從今後可安然無憂了。

總裁馴妻成癮 ??家住驚問:這麼快,方纔動的手?

??李姓人笑道:捉完後四處走走,見你們家僕捧來茶盒,我瞧了眼說喝不慣普洱來點巖茶,那人便去換了。

??家主聽見大爲吃驚,忙看茶罐,卻見果真是巖茶,想起茶葉拿來已經是許久前的事情,便只連聲讚歎李姓捉鬼師的神速。

??還聽說有個姓百里的人身上寄居了鬼胎,夜裏常見異物,找了許多能人異士無用,又加上貧困,再無錢請人驅鬼,只好忍着。一日碰上了一姓李的人,兩人聊天,那人就吐苦水,李姓人一邊聽一邊替他拍打身邊的蚊蟲,忽然,百里姓的人覺得肩膀遭到一擊,纔要呼喊,卻聽一聲大喝“低頭”,隨後便覺得身後一物飛出,那物沒飛出半米正遭到李姓人重重的一巴掌。百里姓的人忙回頭看,卻見地上只剩下一團燒焦的黑物。那人驚懼,問,這是什麼?李姓人只哈哈笑一聲,拍拍他,道:“你若早找到了我,何苦受這麼久的罪?”

??那百里姓的人還不曉得怎麼了,可自那夜裏以後再也不受鬼怪騷擾,更叫他讚歎的是該人爲他除鬼,一個銅板都沒有收。

??小時候我覺得李家祖上鏟奸除惡,大公無私,很是佩服。很可惜,現在世風日下,有不少好吃懶做的李家子弟倚仗先祖威名自負自大,對求助者大肆收費,更有愚笨者把捉鬼一事弄得越來越繁瑣,每次法事前都要花裏胡哨的準備,浪費勞力物力,又不見得有什麼真效果。

??而大約見我半天只是笑,又沒人說話,急性子的藍芙蓉把修得很細的眉毛一挑道:“話說我們怎麼知道瓶子裏真有鬼沒有?都封了口了,我們能看出什麼東西來?”

??我懶懶地道:“你沒有異能,自然不曉得。請個有能力的人來瞧瞧就知道我說的是真假了。啊,對,了,現在天熱,大家都愛出來喝飲料。你們往四處找找,或許在離這裏十來米的地方就有捉鬼師呢?搞不好碰見個李氏家族的捉鬼大師也是有可能的。……還是說你們自備了大師?”

??藍芙蓉聽了納悶,夏洛則盯着我,眼裏的所有神情漸漸收斂,看來是明白了我話中的深意。

??說起來,這小子也真是夠陰險。表面上好像完全信任我,可是從頭到尾都在懷疑我。說話方式倒也和夏川那個笨蛋一樣客客氣氣,但是埋伏和算計人來,是一點都不含糊。但凡人撒謊,眼神躲閃,可他平靜地和水一樣,經驗看來相當老道,難怪令天桐對付不了他。

??見李家嬸子的存在被我察覺了,夏洛也有點掛不住臉,而大約是怕他太丟人,躲在我身後的婦人突然朝着我這裏走來:“沒有錯,我也跟來了。不過不是阿洛的意思,是自己來的。”

??沉穩的聲音從我身後傳來,隨後那個穿着藍色花布衣的中年婦人站在了我眼前。

??五十多歲的婦人還能保養成這樣,並且維持這種少婦一樣的身材已經很是難得了,面容也沒有完全鬆弛,脣形完好,依稀看得出年輕時候的風采,尤其那一雙丹鳳眼依舊犀利,顯得威武而不容侵犯。而夏蓮跟在她身後,瞪着我,卻期待地瞧着我放在桌子上的瓷瓶,問婦人:“大嬸嬸,那裏頭真有鬼麼?”

??婦人不急着回答她,只是對我微微笑道:“鍾小姐,不好意思。不要怪他們懷疑你,只是看你年紀輕輕便能擔此大任,我心中稀奇,想要瞧瞧,這纔來的。哦,忘記了自我介紹,我是夏蓮和夏洛的大嬸嬸,我叫李萬梅。”

??我點點頭笑:“李萬梅女士,幸會幸會。我姓鍾,名字你們就不必要知道了。反正以後也不一定再合作(說完這話,他們臉色都有些尷尬)。您來得正好,他們都不太相信我,就勞煩您來幫我做個鑑定吧。”

??說完,我不廢話,將瓶子遞給這位大嬸。李萬梅微微一笑,隨即伸手來接。

??可能會有人問,這位大嬸要怎麼知道這瓶子裏頭裝了他們想要的厲鬼的。這裏我稍微做個解說。

??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鬼是特殊磁場的集合,即鬼能磁場。而人擁有的是常能磁場,靈能者擁有的是靈能磁場,也就是靈力。

??凡人基本都能感覺到鬼魂的存在,但是鬼怪於他們無非是涼風或者冰塊的冷感而已。人一旦磁場不強,遇更強的只能被入侵,唯一抵抗鬼怪侵擾的辦法就是躲跑,否則被鬼纏上很難脫身。

??擁有低等靈能磁場的人可以看見鬼魂的存在,但是基本無法觸摸鬼魂,能力稍高的觸摸時有輕微電感,這是“電靈觸”。這類人碰見了鬼只能藉助法寶來驅趕,混得好的可以做個捉鬼顧問,勉強對付一兩隻好脾氣的兇鬼搞不好也行,但是業界不建議這類人入行捉鬼,因爲死亡率高。

??而靈能中等或者中上的都可以觸摸到鬼,且在和鬼魂接觸的過程中會有熱感,這不是鬼魂的體溫,而是兩種磁場相碰摩擦帶來的熱能。我們叫做“熱靈觸”。靈能越是接近中上等,摩擦產生的熱越強,由於鬼魂厭熱,所以碰見這種人一般會主動躲避而逃匿。這時候想捉鬼是很有勝算的。如果藉助法器,那麼更有可能驅趕或者消滅對方。比較出色的捉鬼師都需要具備這種條件。

??靈能極高的人,人們也稱他們爲噬鬼者。這些人的磁場極其強大,他們觸摸鬼怪的時候不會有熱感和電感,因爲磁場的密度和質量不同,二者的磁場不會有摩擦,鬼魂的磁場只有會被吸收的份。所以這類人是最強悍的捉鬼師,也有可能是操縱鬼怪的惡魔。

??所以說,天底下真正可怕的,不是鬼,而是人。一旦碰見了高等靈能者,鬼也只有聽命的份。

??“燙!”

??就在我將瓷瓶遞給李萬梅,而她的指頭才碰到瓷瓶的時候,一股熱度叫她不自覺地縮回了手。我拿着瓷瓶,笑問:“怎麼了?”

??李萬梅面露狐疑,又伸手去摸,還是被燙,這叫她不自覺往後退了一小步,心有餘悸地盯着瓶子。見我拿着瓷瓶卻毫無退縮,她眼裏露出震驚,額頭上生出了一些細密的汗珠。

??一旁的人見她摸了下瓷瓶就縮回手,頗爲不解。夏蓮隨即過來伸手抓瓶子。

??“什麼東西啊,大嬸嬸,你怎麼了?”夏蓮伸手來摸,卻並不似李萬梅那樣被燙到手,但是也被輕微地電了一下。她“啊”了一聲,摸着指頭瞪着我:“你在裏頭放了什麼東西?怎麼電人?”

??看見這個反應,我大約有數了。夏蓮屬於下等偏上的異能者,而李萬梅應該屬於中等異能者。

??再想到夏洛,我不自覺地將瓶子遞給他:“喏,你摸摸,告訴我感覺。”

??夏洛見了不動聲色地來摸,隨後我見他眉頭微微一皺,道:“有一點微微發熱。”

??這是中下異能者。

??我點頭,又遞給藍芙蓉。藍芙蓉見他們三個這樣早覺得稀奇古怪了,很快地伸手來摸:“真不知道你們在幹什麼,一個個古里古怪的。”

霸上黃子韜 ??她將瓶子拿在手中,摸了許久,道:“什麼啊,不過有點冰而已,什麼事情也沒有啊。你放冰塊了吧?”

??“發冷是吧?”我點頭道:“那是因爲你一點靈能也沒有。”

??藍芙蓉聽了憤憤地瞪着我,我將瓶子又放回桌子上,交叉雙手道:“李阿嬸,看來你真把我當騙子了。還好我在裏頭墊了一圈的防磁符紙,否則這樣毫無防備地來抓瓶子的你的手今天要貼ok繃了。”

??這話說完,李萬梅啞然無語,而這時夏家兩兄妹微微一震。看模樣,他們過去沒有遇見過這樣的厲鬼。

??周圍安靜幾秒,李萬梅對我的態度突然變得不似剛纔那樣盛氣凌人。等她拿出隨身攜帶的一個黃銅羅盤,平放在桌上,卻發現那羅盤的四方在瓶子前胡亂地飛轉的時候,她眼中一睜,心思在一雙眼睛裏飛快地轉動。

??這種黃銅羅盤是專用來定位鬼怪方位的。因爲之前說過,鬼有鬼能磁場,黃銅羅盤便是最善於定位鬼能磁場的法寶。但是它也有自己的承受能力,如果鬼能磁場密度太大或者離它太近,它就會找不到東南西北地亂轉。鬼能磁場越強大,它轉得越亂越急,甚至會崩壞。

??而見羅盤這樣異常,李萬梅緊張地自言自語:

??“和當時我在吉利大廈的情形一樣……即便不是禾虹,也是不亞於她的厲鬼。”

??想到這裏,她緊忙又取來了一張紙條,那上面寫的正是禾虹的八字,她將這紙握在手掌燒成灰,灑在瓷瓶周圍,又開始施法,一時只見黑灰瓷瓶底四周聚集起來,她驚然道:“果然是禾虹!”

??是的了,我們說人死了,燒成的灰叫做骨灰。但是人的八字灰也是骨灰的一種,畢竟人從出生到死都和八字是離不開的,在靈能界,八字是對一個人的唯一的識別符號,比他的肉·體給的信息還要真實可靠。而這種“骨灰”它在靈能者的操縱下會依附死者而去。這也就是爲什麼令天桐只要聞聞八字燒的灰就能找到死者了。因爲這燒完後的渣會藉由程序和焚燒者的靈力自然而然地染上死者的氣味。

??看了這八字灰聚集的情況,李萬梅眼裏的狐疑全然消散了。她看着我,結巴起來:“你……你果然捉到了她。可是,你對‘她’沒有任何感覺?你,能力這麼高?……你今年纔多少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