咱們是利用咱們的技術優勢,人力優勢。

且不說技術優勢,說了你也不懂。

就說人力優勢吧……

咱們大秦,人口億萬。

最重要的是,咱們大秦百姓大多勤勞苦幹。

咱們百姓種一畝地,能收三石米。

可暹羅安南的百姓,用同樣的種子種地,卻連一石都收不到。”

“這是爲什麼?”

贏晝奇道。

賈環笑道:“因爲他們懶,也沒有咱們祖宗傳下來的耕地的法子。

咱們大秦種地,都是要精心照顧,澆水除草施肥。

他們種地,只將種子往地裏一扔,剩下的就是聽天由命,自然遠不如咱們收的多。

所以,咱們一石米,價格就算比他們便宜一倍,還大有賺頭。

當然,糧食只是打個比方,其他的貨物,也大都這般。

在付出同樣的代價,咱們收穫的比他們多數倍。

然後再交易,咱們就能賺取暴利!

我們用這種暴利,換取大秦需要的各種資源,比如說金銀,就可以讓百姓過的更好。”

贏晝不解道:“賈環,財富到底是什麼,就是金銀嗎?你好像很有錢,也很會賺錢,還分給別人好些,你似不似傻……”

賈環搖頭道:“金銀不是真正的財富,真正的財富,是百姓們的勞動。

只有勞動纔是真正的財富。

金銀,只是一種金屬。

是我們制定了規則,用金銀做貨幣,從而驅使百姓勞動,改造世界,創造財富,使得生活變得更好。

這纔是真諦。

所以,我不大在意金銀,賺了那麼些,也送出去了那麼些,只是在用它們去做事而已。

是我們賦予了金銀的意義,就不好再被金銀所驅使左右,否則,豈不成了笑話?”

贏晝抓了抓腦袋,怎麼想都想不大明白,惱火的將手裏的土豆片塞進嘴裏,含糊不清道:“不懂!”

賈環哈哈笑道:“也不需要你懂,想這些,都是命苦的人做的事,自己給自己找事。

有時候,難得糊塗纔是大福氣。”

“小小年紀,哪那麼些大道理?”

賈環正與贏晝漫無目的的吹着牛,打發着時間,就聽見從武德殿正殿遊廊下傳來一道帶着笑意的女聲。

聽到這道聲音,賈環和贏晝忙起身站起,恭敬相迎。

因爲來人正是董皇后。

“母后,您怎麼來了?”

贏晝歡喜的迎了上去,看到董皇后面色已經恢復如常後,愈發高興。

賈環也微笑着迎上去,躬身見禮。

董皇后笑道:“聽說皇兒和賈環在這辦了烤爐受用,母后來沾沾光。”

說着,眼神往丹陛上的烤爐上一瞄,登時噴笑出來,因爲方纔賈環又只烤了串茄子和土豆。

董皇后笑不可支道:“你們就烤這些,怎地不多烤些,這點子夠你們嚼頭的?”

贏晝嘿嘿笑道:“母后,兒臣和賈環輪流做東道,剛纔是我請的他,現在該他請我了!”

說着,狐假虎威道:“賈環,快快再多烤些,給母后多勻一些!”

賈環沒好氣橫了他一眼後,到底又多放了把土豆片上去,還放了些黃瓜片,韭菜等等。

董皇后見備着的竹簍裏並沒有葷腥酒肉,連豆腐都沒有,不由滿意的點點頭,放心下來。

方纔聽人回報,說賈環和贏晝要了烤爐和好些吃食,準備在武德殿燒烤時,她就有些擔心。

事關國喪孝道,半點馬虎不得。

否則,讓人檢舉了去,是要吃掛落的,皇帝都護不住。

贏晝忙不迭的搬了椅子過來,又跑去喊內侍搬了牀軟被墊好,還讓人備暖爐,不過被董皇后攔住了。

打發走內侍後,董皇后也讓隨身的昭容嬤嬤都退下,親手拿了兩串土豆,兩串黃瓜,站在火爐邊燒烤起來。

贏晝大驚,道:“母后,使不得!”

賈環也道:“娘娘,還是臣來吧。”

董皇后沒好氣白了他二人一眼,道:“怎麼,嫌棄本宮的手藝差?”

贏晝忙道:“母后的手藝,連宮裏最厲害的御廚都趕不上!不過兒臣是子,怎敢勞母后操勞?”

董皇后笑道:“你是我的皇兒,我也做過賈環的高堂父母,他也算我一個子,做母親的,給兒子操持一頓簡餐,有何不可?”

念及董皇后無所出,贏晝感動的眼圈都紅了,哽咽了聲“母后”。

賈環抽了抽嘴角,道:“娘娘,您不是不能做,只是……”

“只是什麼?”

董皇后側目問道。

賈環乾笑了兩聲,道:“你把鹽放的忒多了些,這樣烤不好吃……”

“你……”

董皇后氣結!

一旁贏晝也看生死仇人一般怒視賈環,不過見賈環笑嘻嘻的模樣,也不由擠出一抹笑意,對董皇后道:“母后,您是一國之母,又不是尋常廚娘,怎明白這些?

您讓賈環烤,他烤的極好吃,他上輩子定是廚娘!”

董皇后聞言,和她傻兒子一起大笑起來,好似多好笑一般。

賈環無語的重新接掌過大廚後,重新開始烤起。

過了片刻,烤了七八成熟後,便滅了明火,用餘燼烘了烘,正好全熟。

這一套做下來,如行雲流水,賞心悅目。

回過頭,正要請董皇后和贏晝品嚐,就見兩人瞠目結舌的看着他。

贏晝怔怔道:“賈環,你上輩子,真的是廚娘不成?”

賈環笑罵道:“放屁!你纔是廚娘,廚娘都像你這樣胖!

我之前在海島上,閒來無事就喜歡搗鼓這些,給自家人吃。”

董皇后奇道:“賈環,君子遠庖廚,你不介意嗎?”

賈環哂然一笑,道:“娘娘,臣不是君子,臣是武勳。”

董皇后白了他一眼,道:“就你會狡辯!”

賈環也不多說,笑着送上了份烤土豆片,單焦黃噴香的賣相,就讓一日裏沒怎麼吃東西的董皇后食指大動,輕輕咬了口,土豆片濃郁清新的香氣,讓董皇后愈發**溢生。

不自覺的,便一口口嚼吃了起來。

吃完一整串後,董皇后方見賈環和贏晝還在看着她,風韻猶存的俏臉不禁一紅,羞惱道:“你們兩個不吃,看我作甚?”

贏晝笑道:“母后,兒臣沒有騙您吧?賈環烤的就是好吃!”

董皇后呵呵笑道:“是香甜。”

說罷,她看着賈環,正色道:“賈環,今日本宮欠你一個大人情。

本想做些好吃的與你,也算償還一些,卻不想又受了你的東道。

如此你就吃虧些,再讓本宮欠你一陣吧。

等多咱你有求到我的時候,我再還你。”

說這番話時,董皇后並未笑,贏晝也沒笑,還認同的點點頭。

越是在宮裏活的久的人,越知道今日董皇后之兇險。

賈環卻笑了,道:“娘娘,您之前也說了,做過臣的高堂父母。既然如此,今日臣之所爲,便是應當的。

其實就算沒有臣開口,結果也一樣。

陛下只是在火頭上,纔會遷怒最親近的人。

等回過頭來,也會像現在這樣一般。”

暗戀囧事 董皇后笑了笑,沒說什麼。

她對隆正帝的性子,遠比賈環瞭解的更深。

賈環寵老婆是滿大秦都出了名兒的,他看重女人。

這方面,隆正帝卻和賈環是完全相反的性子,他從不重視女色。

之所以敬着董皇后,也不過是因爲兩人一起共患難過。

但是出了這樣大的事,再深厚的情誼都抵不過。

今日如果沒有賈環硬頂着的強力勸說,隆正帝日後或許還會寬宥董皇后,但她必然會經歷一段極難熬的日子。

能否熬的過去,都是兩說。

宮裏從不缺捧高踩低的奴才……

正是明白這點,董皇后纔會支開所有人,給賈環一個這樣的承諾。

一個對賈環而言,極重要的承諾。

……

ps:還有更!提醒一下,這個承諾很重要,非常重要,就快要到最後的大高潮了,希望能寫好,加油!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一秒★小△說§網..org】,精彩小說無彈窗免費閱讀!

神京西城,榮國府大觀園,蘅蕪苑。

薛寶釵面色木然的看着薛姨媽……

薛姨媽面色漲紅,尷尬的手足無措,輕聲辯解道:“我不是黑了心的,要出賣環哥兒。我叮囑過鶯兒,但凡有一點對她姑爺不好的信兒,都不能說出去。

再說,我真真是一丁點私心也沒有……”

“你這樣做,不是爲了我哥哥?”

薛寶釵聲音漠然道。

鶯兒是她一手教出來的,她再清楚不過。

小心思或許有,一心向着她的心也有,但她沒有那樣大的膽子,做這樣的事。

果不其然,回來連寶琴都一塊打發走後,再一審,就審出端倪來。

這背後,竟還站着薛姨媽。

牽線的,是同爲內務府皇商世家楊家的誥命。

二年前,楊家五小姐嫁給了薛蟠,兩人又一同下了江南。

薛蟠在江南過的如魚得水,整天高樂的不思蜀地,全靠賈環的名頭。

卻萬萬想不到,薛姨媽竟做出了這樣的事!

太不知足!

薛姨媽聽薛寶釵說的直白無情,落淚道:“這話怎麼說的?這話怎麼說的?

寶丫頭,若我真黑了心,難道還不教你在內宅裏鬥,去爭?

若是早日裏生下長子,這偌大一份家業,日後不都是你的?

他舅舅不更落下好處?

我是早就熄了這樣的心思啊……

如今你哥哥自有他的命道,他福報就這麼大,再多擔些福祉,我都擔心他承不住!

哪裏還敢再爲他算計什麼……

我只盼你能過的好,也別管生不生長子,是不是最得寵。

這樣大的家業,咱也不去惦記。

你哥哥成親時我便同他說好了,沒有你妹妹,就沒有你今天。

日後薛家的家業,要分出一半來,給你妹妹的孩子。

你哥哥當時拍了胸脯保證,說統共就你一個妹妹,又是爹生前最愛的,別說一半,就是全拿走,他都樂意!

又怎會害你……

我不讓你爭,可我自己卻想着去尋個機會,給你以後孩子掙一個爵位。

那蒼兒不就是如此嗎?

這才聽了那楊家誥命的話,說通了鶯兒……

寶丫頭,我怎麼就成黑了心的……”

薛寶釵聞言,微微紅腫的杏眼中,眼淚又撲簌落下,聲音微微沙啞道:“你當這些事,能瞞得過哪個?

讓環哥兒知道後,他該怎樣想?

縱然他是大氣的,不理會這些。

你讓老太太怎麼想?

шшш⊙ⓣⓣⓚⓐⓝ⊙Сo

她能容得下你,能容得下我?

縱然……她們都能裝作沒這回事,我又如何騙得了自己?

媽,讓人收拾東西,咱們走吧……”

說着,薛寶釵本就白皙如雪的肌膚,更是不見一絲血色,眼神木然。

薛姨媽聽了這話,唬了一跳,顫聲道:“走,往哪走?寶丫頭,你可別瘋,這是你的家啊!”

薛寶釵緩緩轉動目光,看着周圍這一切,淚如雨下道:“沒了,這裏沒我的家了,我原也不配在這……”

“好姑娘啊!你可不能想不開啊!!”

薛姨媽看到薛寶釵這個模樣,真真唬的心膽俱裂,放聲大哭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