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咦,小黑,你在看什麼啊。。。天花板有什麼好看的。。。”鈴兒摸了摸紙箱裏的大狗,歪着腦袋,好奇擡眼看了下天花板。

陰屍宗可以煉化屍體,這麼看來,箱子裏的這隻大狗就是這個女孩的屍儡!

惹婚成愛1總裁上司,請留步

被發現了,這隻狗能看到他!

靈犬的聽覺嗅覺本來就要比常人敏銳,更何況金丹期的靈犬!

汪汪汪汪

小黑衝着葉蕭所在的位置狂吠起來。

“小黑,你說天花板上有東西?可是什麼都沒有啊。”鈴兒狐疑地又看了看空無一物天花板,揉了揉眼睛,託着腦袋想了一會。

“師傅說過,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女孩說着,心中有了決斷。

右手往包裹一指,一道黃色的符籙從裏面飄出。



符籙化作一道金光,射向天花板。



一團火焰在空中爆開,煙塵四散。

鈴兒控制的很巧妙,威力巨大的火球盡數落在天花板上,將原本白色的牆壁薰的焦黑一片。

待煙塵散去,一隻焦黑的老鼠從天花板上掉落下來。

小黑停止了狂吠。

“就這個啊。”

鈴兒有些失望地看着面目全非的臥室,豆大的淚珠在眼眶裏打起轉來。

“都怪你,小黑。好不容易找的住的地方,這要怎麼跟人家解釋啊。”

女孩一邊說着,一邊敲打着大狗的腦袋。

可是,鈴兒沒有注意到的是,原本關着的房門,不知道什麼時候打開了。


在小區附近的一處早餐攤上,葉蕭嘩啦嘩啦地喝下一大碗豆花。

“老闆,再來一碗。”

今天他的心情不錯,胃口很好,因此多吃了幾碗。

有了陰屍宗弟子的下落,就不用擔心找不到陰屍宗的門派所在。

只要盯着玉鈴兒,自然就會有九天武庫和功法的線索。

時間已經到了上班的時間,街上逐漸變得車水馬龍起來。


“葉蕭!”

一個聲音略帶驚喜從身後傳來。

葉蕭回頭看去,就看到喬文乃從不遠處走來,笑盈盈地朝他揮了揮手。

“你也到這裏來吃早餐,好巧。老闆,給我來一個肉包子,一個豆漿,一個茶葉蛋。”喬文乃說着,把揹包放下,坐在了葉蕭的對面。

她穿了一件碎花連衣裙,臉上不修粉黛,給人一種鄰家小姑娘的親切感。

“嗯。真的好巧。”葉蕭點了點頭,面帶微笑地回答道。

喬文乃是個熱心的姑娘,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葉蕭很受用。

“昨天你走了之後,很多人想要跟過去結交你,不過都被館長擋回去了。”喬文笑着說道,隨即換了一副深沉的口音,模仿起龔陽的說話聲:


“館長說了,圖書館是學習的清淨地,其他無關的事情一律禁止,歡迎葉先生再來。”

“哦,你們館長倒是有趣。”葉蕭笑道。

“史學浩如煙海,能夠有所成就的都是耐得住寂寞的人。更別說達到你那種水平了,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喬文乃一臉認真地說着,在包子上咬了一小口。

“沒那麼誇張,我只是比別人的時間多一些罷了。”

“竹大宗師一輩子幾十年的研究都不如你,更不要提我了,看了那麼多書,越看越覺得自己的渺小。”

喬文乃無比真誠地說道,一雙美眸看着葉蕭,眼睛像寶石一樣閃閃放亮,不施粉黛的俏臉上滿是崇拜的表情。

“你很喜歡看書?”

“嗯,每次捧起書本,總覺得自己進入到另一個世界,現實生活的煩惱就渺小的不值一提了。”

“能夠喜歡看書,挺好的。歷史上的班昭,小時候也僅僅只是一個喜歡看書的小女孩。”葉蕭看着喬文乃說道。

他的目光將記憶拉回到很久遠之前,在那裏,有一個總喜歡躲在皇宮書庫裏的小女孩,也總是用這種眼神看着他。

一時間,葉蕭有些失神。

眼前的喬文乃真的好像她。

“我就隨便看看,哪能跟史聖大人一樣。”文乃說道。

葉蕭所說的班昭可是憑一己之力守護華夏漢王朝整整兩百年,寫成的玲瓏十二章更是作爲了史學的範本,被後世封爲史聖。

“你的史學天賦也不差,只要努力沒有什麼不能超越的。現在人活在當下,怎麼不能創造新的史聖。好了,不說了,快吃吧,你別光顧着跟我聊天,上班可要遲到了。”

“嗯,那你今天還來圖書館嗎?”

“今天不去了,可能過段時間再去吧。”葉蕭將手中的包子三口並做兩口,吃了下去,含糊不清地說道。

“哦。”喬文乃露出失望的神色。

她猜到葉蕭今天會不來圖書館,但真的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總覺得心裏空蕩蕩的。 就在葉蕭和喬文乃說着話的時候,一輛黑色汽車停在街邊,兩個叼着煙的黑衣男人從車後座下來。

“喬文乃小姐,原來你在這裏。你爸喬冰湖又欠了我們10萬,你看這事你得給我們個說法吧。”

黑衣男人把香菸屁股吐在地上,從褲兜裏拿着借據,在喬文乃的面前晃了晃,面笑皮不笑地說道。

“我跟喬冰湖已經恩斷義絕了,我上次還錢的時候就已經說過了,我不會再替他還一分錢,他欠的錢,你們找他去要。”喬文乃皺着眉頭,說着起身就要離開。

“想走,這可不行。喬冰湖可是你爸啊,你這閨女倒是狠的下心。不過我們老大說了,今天你要麼拿出十萬華夏幣,要麼就得跟我們走一趟。”爲首的黑衣人擋在了她的面前,兇巴巴的說道。

“那個男人隨便你們處置,我不會替他還錢的。錢已經替他還了幾十萬了,因爲他,家裏房子賣了,奶奶被氣死了,我媽跑掉了,就連我上學的錢都是我自己勤工儉學賺來的,他已經把這個家輸得經什麼都不剩了,他居然還要去賭?現在我已經跟那個男人兩清了,別攔着我,我要上班去了。”

喬文乃面色冷地可怕,想要用力推開面前的黑衣人,可是嘗試了幾次都沒有成功。

“你爸欠的錢,你說跟你沒關係就沒關係嗎?父債女償,天經地義。”黑衣人一把抓住喬文乃的手臂,厲聲吼道。

“喬小姐,我勸你乖乖聽話,這樣至少能不吃苦頭。沒錢沒關係,難得我們老大看的上你,你長得這麼好看,十萬華夏幣很容易賺回來的。”爲首的黑衣人舔了舔嘴脣,眼中滿是炙熱。

“放開我。我跟喬冰湖沒有關係。我不是他女兒。”喬文乃說道。

她終究是一個女孩子,力氣當然比不過成年男人,雖然使勁反抗,但是還是掙脫不開。

唐味 ☢ ttk an☢ co

“這是搶劫嗎?”

“別瞎看,小心惹麻煩。”

“光天化日強搶民女,快報警。”

正值上班的高峯期,兩個黑衣人引發的騷亂頓時吸引了不少人的圍觀,有幾個人想要掏出手機來報警。

“黑龍幫在這裏辦事,我看你們誰敢報警。這個女的欠了我們一大筆錢,想要欠錢不還,別圍着了,都散了吧。”爲首的黑衣人大聲說道。

一聽是黑龍幫,那幾個想要報警的路人,嚇得立馬把手機收了回去。

黑龍幫是龍城最大的黑道幫派,連警察局都不敢輕易招惹。

見自己幫派的名頭有效,爲首的黑衣人面露得色,拉着喬文乃想往車子裏走去。

“放開你的髒手。”

葉蕭不知什麼時候來到了黑衣人的身後,面色陰沉。

“喬文乃,這是你新交的男朋友?想要英雄救美?他知道黑龍幫是幹什麼的嗎?”爲首的黑衣人戲謔的看着葉蕭,挑釁地說道。

“年輕人,我勸你不要多管閒事。”另一個人面色不善的看着葉蕭。

“我已經給過你們警告了。”

葉蕭不再廢話,一腳快如閃電地踢在了爲首黑衣人的肚子上。

“我擦,你。。。”領頭的黑衣人還沒來得及說話,一股巨力傳來,整個人不由自主地飛了出去。



黑衣人撞在他們的黑色汽車上,發出一聲悶響,生死不知。

“你。。。你是。。。修煉者。”

另一個黑衣人被眼前的這一幕嚇呆了,過了許久才結結巴巴地說道。

這個年輕人不顯山不露水的,居然是一個修煉者。

他再囂張也不敢對修煉者出手,乖乖的放開了喬文乃。

“好!”不知道是誰帶頭鼓的掌,圍觀的路人爆發出一陣熱烈的掌聲。

人太多了。

橫行霸道的黑龍幫居然被教訓了,路人發自內心地替葉蕭叫好。

可是葉蕭這個人不喜歡被人關注。

他皺了皺眉頭,走過去,拉起喬文乃的手,說道,“跟我走。”

喬文乃大腦還處在呆滯之中,只是機械的應了一聲,乖巧地跟在了葉蕭身後。

原來他是一個修煉者。


喬文乃看着葉蕭的背影,輕聲說了句。

“謝謝你,葉蕭。”

獨寵萌妻,墨少心尖寶 。。

離開人羣,葉蕭帶着文乃來到小區的一條小路上。


葉蕭看了一眼滿臉淚痕,臉色慘白的喬文乃,嘆了口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