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呵!我知道,他是怪我們奪取了他的父愛!”

“父愛?”小虎一愣,道。

軒轅皇羽點點頭,其實他也能明白,他也是有父親的人,他的父親也是很疼愛他,所以這種感覺他能懂。可是要他解釋給小虎聽,這真的很難,因爲他根本就知道小虎有沒有父親。


拍了拍小虎的肩膀,說道,“小虎,你放心吧,他也並沒有惡意,不過如果他真的想要殺我們,我們也不是任由他宰割的綿羊,殺我者必殺之。”


“只不過我們在沒有確實的證據之前,我們就裝作不知道,畢竟虎前輩對我們還不錯,虎公子作爲他唯一的兒子,我們也要給他留下點血脈。”

小虎似懂非懂的點點頭,在他看來,什麼父愛都是亂七八糟的東西,對他來說,都比不上他對他的大哥軒轅皇羽的感情。不過如果虎公子真的想要是殺他大哥和他,他小虎可不管什麼同族或者虎天的獨子,他必定會五馬分屍了虎公子。

兩個月的時間轉眼即逝,軒轅皇羽在這段時間裏,沒有離開房門半步,一直都在找機會突破自身實力,兩個月來,他無數次的想要衝擊武王六重境,終於在一週前,成功突破了。當然這也歸功於他兩個月前的那場戰鬥,他一人獨挑三大武尊,雖然都是低級武尊,但是也不是隻有五重武王境界的他能夠對付的了的。

受傷是在所難免的,只不過他的體內還藏着許多的九葉靈芝草的藥力,所以這股藥力的發揮,不僅他的傷勢在這兩個月裏完全恢復,就連實力都突破了。

當軒轅皇羽走出房門的時候,軒轅皇羽看到虎天和小虎都在屋外等着了。

“虎天前輩,真是不好意思,剛纔有所悟,所以纔會耽誤許久,讓你久等了。”

虎天大笑起來,毫不在意道,“呵呵,我沒關係的,發證我也沒什麼事,倒是軒轅小兄弟,從你身上的氣勢來看,你又是有所突破吧?”

軒轅皇羽笑着點點頭。

“大哥,是真的嗎?你又突破了?”小虎高興道。

“恩,是的,小虎,你放心吧。”軒轅皇羽亦是笑道。

虎天打斷道,“哈哈,好了,軒轅小兄弟,時間到了,我們走吧?”

軒轅皇羽點點頭,帶着小虎跟着虎天離開虎府,想着帝都中央走去。

“虎前輩,不知道我們這是要去哪?”軒轅皇羽疑惑的問道。

虎天想到軒轅皇羽只是個人類,便笑着解釋道,“差點忘了軒轅小兄弟你是人類,而且還是第一次來我們妖皇帝國,對情況不是很清楚,那我就給你介紹下吧。”

每五年,三大皇族十大王族便會舉行一次比武,而比武的最終的目的,是爲了讓所有妖族子弟看清楚自己和自己的目標的差距在哪裏,以此鼓勵所有妖族子弟努力修煉,畢竟妖族還是比不上人類,至少繁衍的速度就比不上人族。


要知道後輩子弟的強者就是從大量的普通人中選出來的,武者並不是所有人都可以成爲的,一千萬人類中不到一萬人能成爲武者,也就是說一百億人中也不過一千萬人成爲武者,而這一千萬武者中至少可以產生一萬名天才,一萬名天才啊,這如果全部成長起來的話,人類絕對可以橫掃整個大陸了。

妖族則不同,妖族的繁殖能力差,等級越高的妖獸,繁殖能力越差,而等級低的妖獸,繁殖能力是不錯,可是修煉的速度太慢,實力也差,如此一來,從整體上來看,妖族的後備力量根本就比不上人族。

所以三皇十王族便想出了這麼一個辦法,每五年便進行一次各族的精英弟子會武,以此來激勵各自的族人努力修煉,好成爲妖族的棟樑之才。

當然妖皇帝國同意讓人類參加這樣的比武,主要的墓地是爲了藉此告訴大家,他們妖獸一族也不是都是孬種,天才也有不少的,如果想要藉此和妖族開戰,也就要掂量掂量一下自己的分量夠不夠。

自從妖皇帝國設立這樣的比武開始,除了前五屆沒有人類參加外,後面每屆都有人類參加,而且人類也越來越多,都是各大勢力的高手中的高手,平常在各大勢力都不常見,然而在這樣的比武上略見不鮮,由此可以看出,人族的野心還是很大的。

“當…當…當…”

連續三聲鐘聲想起,原本在周圍閒逛的人妖兩族的精英弟子在同一時刻,全部加速衝向了帝都中心地帶,一時之間,帝都上空,到處都是破開的聲音,這些人至少都有武王境界,要不然根本就低空飛行。

“軒轅小兄弟,你帶着皇過去吧,我要先行趕過去。”虎天突然說道。

軒轅皇羽點頭道,“好的,你可以去忙你的,小虎這邊我會負責照看他的。”

待虎天離開後,軒轅皇羽才帶着小虎繼續往前走着。

“大哥,這裏真熱鬧啊。”小虎眼睛東看看西瞅瞅的說道。

“呵呵!”軒轅皇羽笑了一聲,也沒解釋。

五分鐘後,軒轅皇羽帶着小虎看着周圍人山人海的模樣,軒轅皇羽便知道,他們的目的地到了。

“比武擂臺,終於到了,!而且看起來好像是剛剛開始!” 妖皇帝國五年一度的比武乃是他們的盛世,深受高層的重視,除了第一屆的比武妖皇帝國的三大皇族全部到齊後,之後的每一屆幾乎都有一個皇族會有族人前來擔任監督使,說是監督,其實就是想看看這五年來,妖皇帝國冒出了多少天才,而在這些天才中的就有不少人會被這個監督使看中,獲得他的賞賜,並且會被吸收進妖皇帝國,成爲國家的棟樑,獲得更多的賞賜,修煉速度自然就會奇快無比。

妖皇帝國和天蒼帝國和聯盟帝國不一樣,妖皇帝國乃是由三皇十王的妖族組成的,他們可以成爲聯盟,但是絕對不會吸收外族人成爲本族人,哪怕他是天才,當然也有一種可能,那就是這個天才所在的種族可以獲得三皇十王的信任,成爲他們的附庸種族。

而在人類中,如果是天才,一定會被各大勢力爭取,讓其成爲自己這邊的弟子,一旦天才成爲哪方勢力的弟子,只要這個弟子在成長起來之前,不會隕落,那他未來的成就絕對不低,當他成爲一方強者,該勢力自然便會強勢無比。

“各位都是我們妖皇帝國的天才,當然也有不少人類勢力的天才,想必大家也都知道今天乃是我們妖皇帝國每五年一度的比武,好了,廢話我也不多說了,我現在就宣佈本屆比武正式開始,本屆前十名皆可獲得各種天材地寶,前三名更是可以得到地級上品和天級下品的功法,至於本屆第一名,除了上述的各種獎勵外,本屆監察使大人還許諾可以答應第一名任意一個要求。”虎天站在比武臺上高聲說道。

這是比武的前奏,幾乎每屆都會有一個王族的重量級人物來主持比武,今年剛好輪到了赤木飛虎族,然而能擔得起這樣的重任的,也只有虎天了。

虎天的介紹唯一能引起軒轅皇羽感興趣的就是最後一條。

“本屆第一名,除了上述的各種獎勵外,本屆監察使大人還許諾可以答應第一名任意一個要求。”

軒轅皇羽看中的就是這個任意要求,“哎!就是不知道是哪個族的,如果是紫金猿猴族的就好,這樣一來,只要自己爭取到了第一名,那紫金石就可以輕而易舉的到手。”

也不知道是軒轅皇羽運氣好呢,還是上天真的垂憐他,虎天的下一句話就宣佈了答案。

“下面,我們先有請我們的監察使,紫金猿猴族的三長老紫豪前輩,另外我還有一個重大消息要宣佈,那就是本屆除了監察使紫豪前輩外,另外兩大皇族都有派人前來觀戰,他們分別是黃金神龍族的敖順前輩和九尾聖狐族的狐禮前輩。”

隨着虎天的介紹,周圍引起一陣騷動。

“除了第一屆,往年都是一個皇族來人,今年是怎麼的?怎麼三大皇族都有長老前來?”

“哎!誰又知道呢,皇族的人的心思我等卻是猜想不出來。”

“是啊,我們都好久沒有看到皇族的人了,誒,你們說,這次三大皇族都來人了,到底是爲什麼啊?”

“依我看,三大皇族的出現應該是爲了敖峯來的,要知道最近這兩三年,敖峯的的名氣十分的大,而且很多我們妖族的敗類都被他所殺,其中就包括有着七重妖王實力的採花蝶風月公子,他的實力足以擔當我們妖皇帝國年輕一輩第一人啊。”

“不!不!不!依我看他們應該是爲了九尾聖狐族的狐媚娘來的,雖然狐媚孃的實力比敖峯差上那麼一點,但是狐媚娘不僅實力無雙,而且更是美貌無雙,只要見過她的人,無不是失魂落魄,對她終日裏想念得緊啊。”

“切!說的就好像你見過她一樣?”

“嘿嘿!我哪有這麼好的運氣,而且即便我有這麼好的運氣,我也沒有那個命啊,要知道見過她真面目的人都已經成爲了死人,平常她都是用一個面巾蓋住了自己的容顏,一般的高手都無法窺探她的真面目,想必那個面巾也是一個了不得的天材地寶。”

“不管他們是爲了誰,我們妖皇帝國這一屆的天才還真有不少,就好像紫金猿猴族的袁力和袁廖強,黃金神龍族的敖無皇,敖無雙和敖風靈,九尾聖狐族的狐青兒,火焰鳥族的火烈,火豐臺和火豔,赤木飛虎族的虎公子,虎幻和虎陽,龍巖獅族的巖剛,巖月和巖隆,赤血紅蛟族的赤赫,赤池和赤雪霜,閃電豹族的豹達,豹坤和豹雲,九頭蛇族的蛇旭,蛇天磊和蛇嬌嬌,狂牛族的牛傑,小牛魔王和牛興,碧眼金雕族的碧思源,碧輝和碧玉蘭,血牙魔豬族的豬天海,豬宇和豬珊,白眼風狼族的狼劍,狼毅和狼東。”

“對啊,我們妖族的天才是不少,人族的天才跟是不少,那個武門的武蓉蓉據說已經是一個三重武尊的高手,而道宗的吳濤也是一個一重道尊巔峯的高手,其他幾大勢力也都有不少的高手前來。”

“……”

周圍的人在議論這些事情,軒轅皇羽一個字不落的都停在耳朵裏,其實不僅是周圍的人,他自己也是很奇怪,這一次爲什麼三大皇族同時出現,不過當他看到三大皇族陪同着一個老人一同從天而降的時候,軒轅皇羽就知道爲什麼了。

他能感覺得到爲首的老者實力很強,不是一般的武帝可以比擬的,再從三大皇族長老的態度來看,這個老者的身份就呼之而出了。

“沒想到通天神虎族的人終於出現了,不過來的還真快啊。”軒轅皇羽看着老者自語道。

而更讓軒轅皇羽確認他的身份的事情是那個老者一出現,老者的眼睛就沒有從軒轅皇羽身邊的小虎身上移開過。軒轅皇羽甚至能從他的眼裏看到絲絲的恭敬,他相信如果不是在場的人實在太多了,老者甚至會直接衝過來跪拜行禮了。

至於周圍的人報出一大堆的年青一代的高手的名字的時候,軒轅皇羽也是感覺到這個大陸還真是不缺少天才,尤其是妖皇帝國,簡直是人才濟濟啊。

不過同時,軒轅皇羽的戰意十足,他很想和這些高手過過招,看看自己的差距到底在哪,而且這第一名他必須要拿到手,要不讓他怎麼拿到紫金猿猴族的獎勵呢。

“好了,既然與會的人都到齊了,那我宣佈比武大會正式開始,有請挑戰者上臺!” 過了許久,依舊沒有人上臺,一個鱷魚精便跳上臺高聲道,“既然沒有人來開始這個首戰,那我就先上臺獻醜了。”

“不知道有哪族的兄弟願意上臺賜教?”

軒轅皇羽也知道像一開始的比試只不過都是小打小鬧罷了,不過軒轅皇羽也看得出來,妖獸族的這些高手的實力也確實不俗,至少和同等境界的人類比起來,他們的實力要高出一個境界。

“哼哼,不過二重妖靈罷了,也敢如此大放厥詞,我來會會你。”一個無比囂張的聲音出現,便只見一個身穿綠色長袍頂着蛇腦袋的少年出現在擂臺上。

“蛇永明,你也不過三重妖靈罷了,你憑什麼在那大放厥詞?”

蛇永明高傲道,“你算什麼東西,你看我一招廢了你!”

“哼!”鱷林冷哼一聲,也不欲與他多說什麼,舉手便攻向蛇永明。

蛇永明看着鱷林的攻擊,絲毫不以爲意,“就憑你這點撓癢癢的攻擊,還想對付我,你給我去死吧。”

只見蛇永明一道幻影閃過,然後就見到鱷林倒飛出去,吐血昏迷了。

“不自量力!”蛇永明得意道。

“下面還有誰想上來挑戰?”

“哼!你不要一個打敗了廢物,你就是無敵的。”

說着,又是一個妖族年輕高手上了擂臺,而且實力比蛇永明還要高出兩個境界,一身實力已達五重妖靈之境。

“哦?你是想試試了?”蛇永明依然用不屑的語氣問道。

年輕高手冷聲道,“你也不想想你算老幾,我會用你對付剛纔那小子一樣的手段,一招拍飛你。”

蛇永明冷聲道,“你試試!”

年輕高手二話不說,雙手成爪,殺向蛇永明,雙爪似鷹,想來是一位鷹族的年輕高手。

“就憑你這樣的狗爪子也想贏我,我就讓你看看什麼纔是高手?”

蛇永明二話不說,雙腳化成蛇尾,蟒蛇擺尾,狠狠的抽在鷹爪上,一股巨大的蠻力撞擊在那個鷹族高手身上,一下子就把人給抽飛了,和上一個人一樣,對方都沒有在蛇永明的手上走上一招。

“這個蛇永明到底是誰啊?怎麼會這麼強?”

“不會吧,你這麼差,連蛇永明都不知道?”

“那你說說,蛇永明是誰?”

“蛇永明是九頭蛇族的天才,雖然和蛇旭,蛇天磊以及蛇嬌嬌沒法比,但是也是族內少有的好手,重要的是他就是蛇旭的三弟。”


“啊?他就是蛇旭的三弟?不是說蛇旭的三弟是一個廢物麼?”

“誰說不是呢?只不過你的這個消息已經是過時的消息了。”

“怎麼說?”

“蛇永明早在一年前,得到了一個妖帝的傳承,不僅沒有成爲廢物,而且實力大漲,就連他在族內的地位都提升不少,然後他對自己的大哥依舊是言聽計從,因爲據說在他還是廢物的時候,只有他大哥最關心他。”

“哦?還有這回事?妖帝的傳承啊,就算是我們等費盡心思都得不到,竟然被他這個廢物得到了,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噓……你找死啊,現在竟然還敢說蛇永明是廢物,小心被他聽到,他一尾巴甩死你。”

“額!是,是,是,謝謝兄弟的提醒啊。”

“好說,好說…”

“……”

四周對蛇永明都是議論紛紛,軒轅皇羽聽到傳聞也是感慨不已,一個曾經被稱爲是廢物的人竟然得到了妖帝的傳承,這運氣還真是沒話說。

其實軒轅皇羽老早就發現了蛇永明隱瞞了實力,明明是三重妖將級別的高手,竟然隱藏實力,當做三重妖靈對付這些不知其實力的妖靈高手,真不知道他是故意這麼做還是在那顯擺自己的身份。

“大哥,永明這次可以說是出盡了風頭啊。”九頭蛇族,蛇天磊對蛇旭笑道。

蛇旭是一個很陰冷的年輕人,一臉的冷酷,聽到蛇天磊的話,什麼話都沒有說,只是淡淡的點點頭,只不過仔細看還是能從他的眼裏看到幾絲欣慰。

“咯咯,看來我們九頭蛇族未來又要多了一個高手,一旦他能成長到那位妖帝的境界,再加上大哥,我們九頭蛇族的實力就要勝一籌了。”蛇嬌嬌也是在一旁嬌笑道。

除了九頭蛇族的人在這邊談論蛇永明,其他九大王族也是在議論這件事,蛇永明的事情他們都十分的清楚,只不過他們沒有想到這個蛇永明的實力竟然在一年的時間裏提升的如此快,再加上那個妖帝的傳承,蛇永明的成長在他們看來,就是對他們的威脅,所以一股股殺意在他們的心中同時升起。

“哼!”蛇旭也看出來,冷哼一聲,語氣中的警告之意十分的強烈。

“大哥,沒想到他們竟然動了殺意!”蛇天磊皺眉道。

蛇嬌嬌也是冷聲道,“他們敢?當真以爲我們九頭蛇族是好欺負的不成。”

蛇旭什麼話都沒有說,但是難看的臉色,和渾身波動起伏的氣勢正在警告所有人,此刻的他十分的生氣,相當的生氣。

軒轅皇羽看着場上的幾股實力竟然了無形的碰撞,雖然沒有正面廝殺來的這麼有魄力,但是其中的驚心動魄的程度絲毫不比正面的差。

心裏也是無限感慨,可是他也知道物競天擇,適者生存,只有強者才能生存下去。軒轅皇羽自己現在又何嘗不是這樣的,所以他知道只有自己不斷的努力,不斷的變強,未來就算有人知道自己身上寶物傳承無數,但是也不敢對自己動手,因爲這些東西相比較於他們的小明來說,算是普普通通了。

然而就在各方勢力正在暗地裏勾心鬥角的時候,蛇永明已經踢翻了好幾撥人下擂臺了,都是各族的天才弟子,這些人中實力最強的已經達到了一重妖將,最低的也有七重妖靈,但是即便如此,這些人也都沒有從蛇永明這裏走上一招。

“哼!都是一羣土崩瓦狗,簡直不堪一擊,難道就沒有一個人經得起我的挑戰麼?” “狂妄!蛇永明,不要以爲你的有三重妖將的實力就可以如此目中無人,今天就讓我教教你什麼叫天外有天!”

就在蛇永明得意非常的時候,一個冷哼聲突然出現。

狼東冷哼一聲,隨即快速出現在擂臺上,冷眼和蛇永明對峙着。

狼東,白目風狼的天才,一身實力已達四重妖將。

“狼東,你算什麼東西,如果是你大哥狼劍的話,我還會顧忌三份,至於的話,我勸你還是滾回去吃奶吧。”蛇永明不屑道,他並沒有因爲狼東的實力高自己一個境界,他就膽怯什麼。

狼東大怒道,“蛇永明,你說什麼?你找死不成?”

蛇永明不屑的搖頭道,“就憑你?”

二話不說,就要動手,蛇尾一震,對付狼東,可不像之前的那羣妖靈境界的人一樣,功法武技也是時候出現了。

靈蛇九閃,蛇尾出擊

只見蛇永明的蛇尾一閃而逝,快速出現在狼東的眼前,狼東微微一愣,便立刻閃身。

狼東臉色有點掛不住了,明明他的實力比蛇永明強,爲什麼剛纔那一擊差點就打到他了。

“哼!不要以爲你躲的過一擊,就能逃得掉!”蛇永明冷哼一聲,不給狼東緩衝的時間,又是一擊攻向狼東。

狼東又是驚險的一閃,就這樣,蛇永明攻擊,狼東閃躲,而且十分的狼狽,這讓狼東心中的怒火暴漲。

“啊!蛇永明,你找死!”

狼東又是一個閃躲,只不過這次他避的比較遠,所以站在不遠處怒吼道。

蛇永明不屑道,“還是那句話,就憑你?也不知道是誰被我追的跟狗一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