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圍圍觀的學生們議論紛紛着。

就連想要親自給顧藏鋒加油吶喊的譚青璇,在這一刻也絕望的閉上了雙眼。

譚青璇甚至都不敢看接下來會發生什麼,可以預料的是……這一次訪問,自己真的丟盡了臉!

顧藏鋒啊顧藏鋒!你今天可把我坑慘了!

“唰”

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顧藏鋒投出去的籃球,經過一道詭異到足以讓牛頓掀開棺材板爬出來的運動軌跡,精準無誤的空心命中!

“……”

之前嬉皮笑臉的學生們在這一刻皆是看呆了!

誰也沒想到,顧藏鋒就這樣隨意的一投,隔着一二十米都能空心命中!

運氣!這一定是運氣!

這是在場所有的人冒出來的想法!

要知道就算是在NBA,想要命中如此距離的投籃,也需要極大的運氣加持!

運氣!一定是運氣!實錘了!

所有的人腦海中再次冒出這個念頭。

“嗯?”

譚青璇疑惑地睜開了自己的雙眼,看着張大嘴發呆的衆人,譚青璇心中甚是疑惑,究竟發生什麼了?難不成……

難不成顧藏鋒用力太猛,把籃球扔向了幾十米外的教學樓?

媽呀……這這這……這真的丟大人了!

但是很快,譚青璇就注意到了計分板的變化!

此時計分板上的比分已經變成了52:28!自己這邊加了三分!

“我去?這球進了?”譚青璇傻眼了。

球場上的學生們雖然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在這一刻也只得繼續比賽。

一個看似隊長模樣的學生運球突破一條龍,行雲流水無人可擋!

就在隊長上籃的時候,隊長的身後突然出現了一隻強有力的大手!

大手竟然將隊長剛剛扔出去的籃球攬在了懷裏!

“臥槽?你他嗎開掛了吧?”隊長傻眼了,一臉震驚的瞪着始作俑者顧藏鋒!

顧藏鋒面無表情的將球抱在懷裏站在了原地!

“傻子,居然錯過了這麼好的快攻機會!”隊長並不氣餒,反而是咧嘴一笑,大手一揮,“趕緊回防,不要讓這傢伙快攻!”

但是很快,隊長就發現了詭異的一幕!

顧藏鋒竟然雙手抱球站在原地,絲毫沒有發動快攻的意思,只是靜靜地站在原地,盯着遠方的籃筐。

“呵呵……”隊長臉上露出一陣鄙夷的笑容,“怎麼?讓你蒙進去一個,你還真以爲進球這麼簡單?投吧,儘管投!我干擾你一下算我輸!”

顧藏鋒面無表情的將手裏的籃球繼續扔向了遠處的籃筐。

“唰”

籃球居然……再次空心入網!

“臥槽?這他嗎也能進?”隊長傻眼了,“麻痹的……你繼續投,老子就不信一個人的運氣這麼好!”

隊長說完接過隊員傳來的球,直接扔向顧藏鋒身邊,假裝自己失誤被顧藏鋒搶斷,其他的隊員們也沒有反對的意思,在這些人看來,顧藏鋒可能真的就是運氣好了那麼兩下而已……而已嗎?

在所有人驚訝的眼神之中,顧藏鋒再次空心命中!

“老子就不信了,還有這麼邪門的事情?你敢投我就敢給!”

隊長咬緊牙關,繼續假裝失誤將籃球扔給顧藏鋒。

顧藏鋒咧嘴一笑:“你敢給我就敢投!”

“唰”

籃球再次空心命中!

“麻痹的!你敢投我就敢給!”

“唰”

“老子說給你就給你!”

“唰”


“沃日!老子再給你就是你孫子!”

終於隊長髮現了一個自己不願意相信的事實!顧藏鋒這個傢伙!敢給他投,他嗎的……真的就敢進!

於是整個三隊的人開始選擇性的在進攻之時避開顧藏鋒,但是無論衆人如何的想要避開顧藏鋒,顧藏鋒都跟一塊甩不掉的牛皮糖一樣,哪裏都會有顧藏鋒的身影,哪裏都會出現顧藏鋒的手!

搶斷,蓋帽,籃板,超超超超遠距離三分,顧藏鋒無所不能!

“你丫的還是人嗎?”隊長差點口吐鮮血。

終於在顧藏鋒再一次想投籃時,場上五個三隊的人全部撲向了顧藏鋒。

“呼”

球進哨響!三加一!

望着示意自己過去罰球的裁判,顧藏鋒露出了一陣靦腆的笑容:“那個……我可以站在這裏罰球嗎?”

“這……”裁判也傻眼了。

裁判還是頭一次聽說想站在自家三分線附近朝對方籃筐罰球的請求!

顧藏鋒的這個請求着實觸及了裁判的知識盲區。

裁判鬱悶的朝顧藏鋒點着頭:“可……可以……吧……”

“唰”

裁判的話音剛落下,又是空心入網的清脆聲音。

比賽場地上風雲變幻,經過幾分鐘的激烈競賽……其實也不見得有多激烈……比分已經變成了54:58!

湖東市第一大學已經反超比分了!整個下半場,除了山南市第一大學三隊的隊長上籃拿下兩分,再無一人得分!

反觀顧藏鋒這邊,得分簡直就比吃飯還簡單!擡手就是三分!

譚青璇看到神勇無比的顧藏鋒,臉上總算是露出了一陣會心的笑容!

既然自己這邊領先了,自己就有了裝逼的資本了!

譚青璇得意的走到了一臉萎靡不振的胡浩明身邊:“胡校長,比賽還要繼續嗎?”

胡浩明咬緊了自己的牙關,胡浩明好不容易纔找了這樣一個坑譚青璇的好辦法,現在看來貌似是自己搬起石頭砸自己的腳!如果比賽在繼續下去,天知道自己這邊會輸多少分!

反正輸了也不丟人, 紅警之末世重啟 ,人家就會說“你自己什麼水平自己心裏沒點逼數嗎?找虐”這種話!

現在譚青璇來問自己比賽要不要繼續,已經是給自己臺階下了!

想到這裏,胡浩明苦着一副臉:“嗐……貴校……真是人才輩出!是我們輸了!輸了!”

譚青璇嘴角一揚,這一刻譚青璇是笑得如此開心,如此美麗!

在雙方大領導的示意下,這場實力急劇變成懸殊的比賽總算是宣告結束了!

“老師……您可真是……牛逼!”隊長咬了咬牙,一臉服氣的朝顧藏鋒豎起了自己的大拇指。


“嗐……沒想到,籃球居然……居然……如此簡單?”顧藏鋒風騷無比的搖着頭,臉上滿是裝逼的惋惜和感慨。


“噗!”隊長差點口吐鮮血當場暈倒在地!

“顧老師!顧老師!哈哈哈哈!”

湖東市第一大學的老師們享受着逆轉的喜悅,紛紛衝上去抱住了顧藏鋒。

就連一直不爽顧藏鋒的陳天翔,在這一刻也是不斷地拍着顧藏鋒的肩膀,示意顧藏鋒幹得漂亮!

顧藏鋒轉過頭悄悄地看着譚青璇,用一種詢問的眼神看着譚青璇,似乎是在問:贏了!有獎勵沒?

譚青璇不禁莞爾,猶豫了一下之後,十分隱晦的朝顧藏鋒拋出一個飛吻,隨後驚慌失措的離開了操場!

臥槽?

顧藏鋒傻眼了!

這個女人……剛剛朝自己拋了一個飛吻?這…… 是夜。

湖東市第一大學的老師們開始了短暫的休息之夜。

等待老師們的,是第二天的聽課和學術探討。

當然,這一切都和顧藏鋒這個體育老師沒啥關係。

顧藏鋒雖然在下午的籃球友誼比賽之中出盡了風頭,但是不管怎麼說也不能夠改變顧藏鋒是一個體育老師的事實。

不管怎麼樣,總不可能讓顧藏鋒這樣一個體育老師去進行什麼學術探討吧?總不可能讓顧藏鋒這樣一個體育老師去旁聽文化課吧?

真要這樣……估計顧藏鋒會毫無顧慮的悶頭打瞌睡,那就尷尬了……

初到山南市,顧藏鋒百般無聊的在街上閒逛着,看看能不能買一些山南市的特產帶回去給柳依然蘇傾城和唐詩妍。

昏暗的路燈下,顧藏鋒一眼就看到了街角的譚青璇。

站在譚青璇對面的是一個看起來和譚青璇年紀差不多大小的男子。

“咦?這兩人認識?”

顧藏鋒不由得感到一陣好奇。

在這種好奇心的驅使下,顧藏鋒悄悄地朝兩人的位置靠近了一點,隨後豎起耳朵全神貫注的聽着兩人聊天的內容。

兩人顯然也是剛剛在街角撞見。

男子看着眼前的譚青璇,深深地嘆了口氣:“有空一起喝杯咖啡嗎?”

“我咖啡過敏!”譚青璇毫不猶豫的回絕了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