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啓年氣得渾身發抖:“你個白癡,給我閉嘴,你以爲我老糊塗了?”

“昨晚他送的百鳥朝鳳圖,是我親自送給他的,不然你以爲我爲什麼親自跑去一個小小的李家?”

“還廢物女婿,叫他廢物女婿的人都是一羣白癡,現在,你給我立刻去找他,給他道歉。”

“要是他不原諒你,我就殺了你。”

周啓年沒有開玩笑。

他在長水市有聲望,但是在陸天龍面前,他就是一條卑微老狗。

昨晚的事情本來已經過去,周傲今天又搞這麼一出。

還理直氣壯的要跟陸天龍搶老婆,那不是要害死葉家麼。

“二爺,真……真的?”

周啓年沒有開玩笑,周傲嚥了一口口水。

啪。


只是周啓年又給了他一耳光:“他要是不原諒你,整個葉家都會完蛋,快點去給他道歉。”

“還有,陸先生不喜歡別人知道他的身份,這件事你不許讓任何人知道,只要給他道歉就行,出半點差池,我弄死你。”

星網帝國

寶馬男報了警,交警第一時間也找不到陸天龍,說是找到了陸天龍一家人會聯繫他。

滿腹怒火的他只能帶着女朋友找個地方等着。

總裁:敢親我試試

剛坐下旁邊的朋友就喊了起來:“親愛的你看,那人有點眼熟啊。”

“眼熟眼熟,我看你是眼瞎。”

就因爲要來接女朋友寶馬才被人撞了,寶馬男見到女朋友這個時候還有心思看男人。

氣不打一處來:“是不是像你前男友啊?”

“眼熟上去找他啊,去跟他過啊。”

“你……”

女子起得擡起手來就要一巴掌。

獸性盛寵:帝少疼入骨 ,最終忍住。

怒道:“那人像是撞我們車的那個男的,你好好看看。”

寶馬男一聽立馬盯着陸天龍打量了一番。

一瞬間臉上充滿了殺意:“還真是他。”

路口有監控視頻,是陸天龍開的車,寶馬男當然記得。

提着一把椅子直接走了過去:“狗東西,你可認得老子?”


恩?

看着凶神惡煞的男子,陸天龍還真不認識。

不過這人好像跟他有殺父之仇一樣,忍不住問道:“我們認識?”

“你還裝?”

星星苦苦幹了幾年纔買得起一輛二手寶馬,就這樣被人撞了。

寶馬男根本壓制不住怒火。

掄起椅子就砸了過去:“老子讓你裝。”

嘭。

這人二話不說就動手,陸天龍自然不能站着捱打。

擡腳間直接把男子踢得飛了出去,椅子也落在地上。

“草,狗東西,你還敢還手,老子弄死你。”

寶馬男受不了這等恥辱,跳起來又要動手。

陸天龍擺手道:“停,你最好控制住自己,不然我會把你打得很慘。” “我控制李來來。”

好不容易找到仇人的寶馬男此時只想把陸天龍挫骨揚灰。

怒道:“你撞了老子的寶馬,今天我要你給給我的寶馬陪葬。”

撞了寶馬?

這事陸天龍當然沒忘記。

皺眉冷笑:“你就是那個沒有素質,把一輛破車停在路口堵路還不留電話的蠢材?”

??

寶馬男長這麼大還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

把車撞成廢鐵不說,還罵他蠢材。

最不能忍的是,說他的寶馬是破車?

“小子,老子今天不管你是什麼人,不弄死你,我現在就撞牆死在這裏。”

在寶馬男心中,人都是有尊嚴的。

今天一定要殺了陸天龍才解氣。

如一頭憤怒的公牛一般拿出手機:“給我帶十個人過來,對,什麼都不要問,定位我發給了你了,二十分鐘過不來,你這保安隊長別幹了。”



寶馬男吼得很大聲。

大聲到讓咖啡廳裏面所有人都看了過來。

看這樣子是要幹架。

加上都喜歡看熱鬧,也沒人上前。

只有老闆一臉怯怯的上前:“這位先生……”

“閉嘴,你什麼都不用說。”

寶馬男卻是一點都不想搭理老闆,冷聲道:“我今天要借你的地方修理一個人。”

一會砸壞了多少東西,我雙倍賠給你。

“算上今天的誤工費,都雙倍,我現在心情很不好,所以你一邊呆着去。”

遇到這等脾氣火爆的人,老闆也沒辦反。

他就是個做生意的。

不想惹麻煩。

既然對方都答應賠錢了,他只好站在一邊看戲。

反正現在這個時候也沒什麼生意。

到時候跟這傢伙多要點,比賣咖啡賺得多了。

林芸坐在一邊滿臉懵逼,完全不知道這是什麼回事。

幫不上忙,所以也不知道說什麼。

跟陸天龍這種人在一起,好似在哪都是焦點。

那種感覺,讓人着迷。

“小子,在我的人沒來之前,你最好給老子跪下磕頭,然後賠我一百萬。”

喊了人,寶馬男底氣十足。

他打不過陸天龍,喊個十個八個的人來,能把陸天龍打死。

“你那二手寶馬,值一百萬?”

陸天龍似笑非笑。

別說來十個。

若是這寶馬男知道他曾經一人追着三百多個國際殺手跑的事,估計就不會這麼囂張了。

“什麼二手寶馬,那是我男朋友新買的寶馬,你個蠢貨。”

寶馬男旁邊,女朋友滿臉怒意。

她都約好了好姐妹,今晚要炫耀一番。


結果車子被陸天龍給撞成了廢鐵。

她比寶馬男還氣。

現在陸天龍還一口說是二手寶馬,分明就是不想賠錢。

接着用一副比寶馬男還狂妄的語氣道:“我男朋友是城南鋼鐵廠的高管,那裏的保安一拳能把你打死。”

“你現在,最好快點賠錢,不然一會是個大漢,你等死吧。”

陸天龍一點都不在意。

在這九洲城。

洛東城都得乖乖跪在他面前。

別說什麼高管了。

重新坐回到位置上,似笑非笑的看着女子:“妹子啊,我真沒騙你,那寶馬就是二手的,一手的新車七十多萬。”

“二手的也就三十萬,你這是被他騙了啊。”

“要是不信,你把車子拖去修車店,但凡是修過兩年車的人,一看發動機就知道了。”

此刻的陸天龍就像是看熱鬧的不嫌事大一樣。

女子聽後微愣。

接着略顯疑惑的看向寶馬男:“他說的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