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呃…喜歡!喜歡!非常隆重!”

老扎比尼在心裏都奔騰過去無數只草泥馬了,這尼瑪是算哪門子的歡迎儀式?老子這輩子還是頭一次遇到!

當然這話他也只敢在心裏想想,說是萬萬不敢說的。

“扎比尼會長,請坐!”

在克洛澤的招呼下,老會長這才坐到了距離小領主最近的一張椅子上。

“扎比尼會長,你們遠道而來,舟車勞頓,還是先吃飯咱們再說正事。”

克洛澤說完擊了兩下掌,廚房那邊就已經走出幾名推着餐車的侍女,開始爲衆人呈上美食。

老扎比尼其實是想先說正事再吃飯的,而且受到了剛纔的驚嚇,誰特麼有胃口能馬上吃得下去飯啊?

可是話都到嘴邊了,老扎比尼卻被桌上擺放的那些菜色吸引住了目光!

要說他身爲水豚商會的會長,常年走南闖北,什麼美食沒有嘗過?

可眼前這桌上擺放的美食,他卻基本上都叫不出名字!更別提吃了!

“扎比尼會長,我來給你介紹一下,這道菜呢,是我們鷹澗峽谷所特有的,醬肘子!

還有這個,紅燒肉,香酥雞,紅燒魚。恩…這個有人見過麼?拔絲紅薯和菠蘿飯….”

克洛澤滔滔不絕的介紹着這些菜的名字,而水豚商會的衆人很明顯都看呆住了!

這些美食…看起來色香俱全,不知道吃起來….

老會長身旁,他那沒出息的小兒子趁着大家沒人注意,已經偷偷捏了一塊水晶咕咾肉塞進嘴裏。

“恩!?好吃!”

這傢伙,沒忍住直接叫出了聲。

老扎比尼臉上那叫一個臊啊…自己怎麼生出這麼個丟人玩意兒!?人家主人家都還沒介紹完呢,你這邊就吃上了!?

而且這個主人家還是一位貴族!一位手握實權的領主!

克洛澤倒是無所謂,他哈哈笑道:“哈哈哈~那道菜名叫‘水晶咕咾肉’,這道菜可算是我們魔鷹堡的經典菜色了!這道菜不但色澤誘人,而且一口咬下去汁水會在口中四溢,那香甜透酸的滋味融繞舌尖久久都不會散去….來來來,扎比尼會長也嘗一嘗!”

克洛澤拿起筷子夾了一塊放到老扎比尼面前的盤子裏,這讓後者受寵若驚,連聲道謝。

不過老扎比尼卻瞬間就被克洛澤手裏的兩根木棍狀的東西吸引住了。

全能名師系統 額….領主大人,您手上拿的是….?”

克洛澤看了一眼,笑道:“哦~這叫‘筷子’,是我發明的一種用餐工具!你看,這樣用…”

克洛澤說着用筷子很輕鬆的夾起了一粒花生米,看的老扎比尼目瞪口呆。

“哇…太神奇了!”

扎比尼也拿起一雙筷子,但是卻連怎麼拿都搞不懂,更別提夾菜了。

“呵呵呵~扎比尼會長,筷子的使用是熟能生巧的過程,今天我給諸位準備了刀叉,咱們還是會用哪個用哪個把!”

看着客人們用筷子把飯菜戳的滿桌都是,克洛澤好笑的制止了他們。


“上酒!”

菜過三巡之後,克洛澤又吩咐侍女爲每個人都倒上了一杯紅酒。

“來,歡迎我們的新朋友!讓我們舉杯!爲了友誼!”

筷子沒見過,但全世界喝酒的禮儀卻都大同小異。

商會的這些人終於不像剛纔那麼拘謹了,他們紛紛舉杯,迴應着克洛澤的致酒詞。

“乾杯~~!”


對於第一次見面還有吃飯的陌生人,如何才能最快速的拉近距離呢?

那當然是喝酒!

只要幾瓶酒下肚,就算是第一次見面的人也能勾肩搭背稱兄道弟。

就好像找到了自己失散多年的親人似得。

而克洛澤就是如此!

幾瓶酒喝完,我們的小領主早就將傑西卡教的那些禮儀扔到了九霄雲外。

他現在摟着老扎比尼的肩膀,一個勁地勸酒,活生生就是個酒場癩子!

最後不用說了,水豚商會的這些人在宴會結束後,幾乎沒有一個還是站着的…

結果就是正事只能等到明日再談,當晚所有人就睡在了宴會大廳的地板上對付了一夜…

所幸現在還是初秋,晚上只是涼爽,卻並不會讓人感到寒冷。

要不然這在地上睡一夜,第二天非得病倒幾個不可。

早晨十點鐘,少數被移到客房裏的老扎比尼緩緩睜開了眼睛。

他看着周圍陌生的環境和從沒見過的傢俱,努力回憶着自己這是在哪….

“先生,您醒了?請洗漱一下,領主大人已經在會客廳等候。”

打開房門,老扎比尼發現有一名侍女已經等在外面了。

道了聲謝,又洗了把臉,他這才覺得清醒了些。

“哦….這太瘋狂了…”

老扎比尼揉着自己的太陽穴,回想起昨晚的零星片段,嘴角扯出一絲苦笑。


自己已經多少年沒有喝醉過了?而且還是和第一次見面的人。

“這位領主….不是一般人啊…”

在侍女的帶領下,老扎比尼很快就來到了會客廳。

此時的會客廳裏,克洛澤正和胡波魯小聲說着什麼。

“嗨~弗蘭克·扎比尼老哥~~昨晚睡得怎麼樣?”

克洛澤揮手和對方打着招呼,就連稱呼也變成了…老哥。

“這…領主大人,可不敢這麼叫,我擔待不起呀!”

扎比尼嚇得連連揮手。

好傢伙…被一位領主和貴族叫“老哥”?自己那得是有多大面子啊!?

老扎比尼知道自己身爲商人的斤兩,也知道什麼時候適可而止,而什麼時候開開玩笑也不傷大雅。

克洛澤也沒有堅持,而是改口叫他扎比尼會長。

“扎比尼會長,我聽波魯說,您的這個姓氏在萊恩大陸算是非常古老的古貴族姓氏了?”

扎比尼沒想到克洛澤會說這個。

的確,聽老一輩的人說,“扎比尼”這個姓氏的確很古老,甚至老到他們的族譜上都查不到從何時起源的。

“呵呵呵~領主大人見笑了,只是一個姓氏而已,代表不了什麼。”

兩人客氣了一番,慢慢地話題也被引到了這次會面的真正目的上。

“我聽波魯說會長想要我手上這些貨物的獨家代理權?”

克洛澤單刀直入,直奔話題核心。

扎比尼微笑着點點頭:“對,我是這麼說得,而且我也有信心能夠接下這個重任!”

一但話題回到生意上,這位商會老會長的氣勢瞬間就變得不一樣了。

那種從容和自信,只有在某個領域浸淫數十年以上纔會由內而外的散發出來。

“ 呵呵~我相信波魯的推薦,也相信扎比尼會長有這個實力!那麼…我們就來說一點實際的。”

克洛澤伸手,將一張紙推到了扎比尼面前。

“扎比尼會長可以先看看,這是我手上的貨物明細,您考慮一下第一次拿貨的數量和種類。

不過….我話可說在前頭,這些東西雖好,而我的庫存也有不少,但這其中…有很多貨物都屬於不可再生資源。如何讓這些貨物產生利益最大化…這個可就要看會長的本事了!”

扎比尼看了一眼旁邊對他點頭的胡波魯,接過那張紙仔細看了起來。

是的,克洛澤一上來就給對方敲響了警鐘。

超市裏的那些貨物雖好,但再多的庫存也有用完的一天。

就比如那些零食和啤酒,見天的大量消耗,已經讓克洛澤實施物品管制了!

當然這個管制也主要管制的是他自己…只要他少開兩次派對,那庫存的啤酒絕對夠他喝十幾年的。

“不可再生的貨物….雖然有些可惜,不過能麻煩領主大人幫我把這些不可再生的標註出來嗎?”

“沒問題~”

克洛澤使了個眼色,胡波魯就開始在明細上寫寫畫畫起來。

扎比尼聽到這個消息面上倒是沒多大波瀾,因爲據他所知,克洛澤這裏光是待開採的各種礦石儲量都是巨大的!

還有他昨天看到的那些製造精良的鎧甲,輕巧的**,以及從未見過的火槍。

這些都是能夠在大陸上打開銷路的搶手貨!也是他選擇來冒險的根本理由。

水豚商會想要在商會圈子裏重新回到霸主的地位…那麼這次的交易就一定要把握住! 當然商會有商會的考慮,克洛澤也有克洛澤的考慮。


超市裏那些能夠常用的,重要的貨物,比如藥品、食物、工具,這些他都是要留着自己用的。

而這一次列出的可交易物品,大都集中在裝飾品、女性飾品、一般日用品和成人用品上….

至於在其他穿越小說中寫的那些玻璃製品,卻成爲了克洛澤手上的雞肋。

因爲這個異世界本身就有玻璃製品,而且造價低廉做工精美,有些甚至比地球上那些好上很多。

胡波魯做完了標記,重新遞迴給扎比尼。

老扎比尼一看,嚯!基本上全是不可再生的商品?

“這….”

克洛澤看對方一臉便祕表情,知道自己必須得表現出一點誠意來。

“呵呵~扎比尼會長不用擔心,這些商品雖好,但是如果被別的商家模仿出相似的產品,價格一定是要往下掉的。但是…我手裏有別人沒有的貨物,模仿也模仿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