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靈訣,這一神奇的神通,隨著它的不斷進階,楊凡越來越感到不可思議,剛開始,只能吞噬靈果,儲存靈氣,后來竟然能夠吞噬低等生靈的精華,這讓他感到一陣害怕,他懷疑這十有**是遠古邪魔的修鍊功法,

暫不理會這門功法,楊凡把金烏吸進了身體中,但是他身體中並沒有安靜下來,那金烏見進入到另一個空間,著急地驚叫起來,飛來飛去,整個空間好似要坍塌下來,

楊凡忍著身體劇痛,飛身落到那株異火旁,張嘴一吸,金烏聖炎瞬間進入丹田之中,接著,他又吞噬一顆焱靈果,盤腿浮在空中,心魂沉浸丹田之中,

這一下,楊凡丹田熱鬧起來,金烏之魂撞破楊凡的異度空間,飄然融進金烏聖炎之中,二者合一,威勢大增,儼然有燎原之勢,楊凡魂沉丹田,觀察著合體的金烏聖炎, 金烏聖炎化成一個中年大漢,俯視著楊凡,狂妄叫囂:「好小子,竟敢吞噬本聖君,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膽,看本君如何教訓你,」

丹田之中,金烏聖炎突然綻放,火光四起,溫度高得嚇人,外界,痛苦的楊凡緊咬牙關,血水不斷溢出,臉龐也開始扭曲,豆大的汗珠啪啪落下,

魂入丹田,楊凡和金烏聖炎戰了起來,

結果可想而知,楊凡連金烏聖炎殘魂化成的金烏都敵不過,更何況是它的本體,危險漸漸逼近,楊凡的靈魂漸漸熄滅,他的丹田也在漸漸坍塌,二者若是有一方消失,那麼楊凡就要死去,而且是魂飛魄散,沒有一絲存活的機會,

靈氣盡失,靈魂之火,漸漸熄滅,楊凡苦笑一聲,嘆息一聲,

「失敗了嗎,哎,甚荒唐,到頭來還是為他人作嫁衣裳,可惜啊,身死道消,只辜負晨曦的殷殷的期盼,」

當楊凡頻臨死亡之際,他突然聽到了一聲溫柔的吶喊:「一縷相思不絕,半台靈識不滅,」

接著又是一陣滄桑的低語,如黃鐘大呂,格外滄桑與大氣:「帶長劍兮挾秦弓,首身離兮心不懲,誠既勇兮又以武,終剛強兮不可凌,身既死兮神以靈,子魂魄兮為鬼雄,」

陣陣輕吟,侵入心魄,楊凡知道,這正是無雙魂技,為了最後希望,他默默輕誦,神識漸漸沉入黑暗中,

丹田中,金烏聖炎即將要脫身而出,卻迎面走來了一道道戰魂,成千上萬,黑壓壓湧向金烏聖炎,

「這小子的底牌不錯啊,竟然修得無雙魂技,而且還能還能招出這麼多殘魂,看來這小子的神魂很強大啊,桀桀,對了,若是吞噬了這小子的生魂,本君可以應該可以離開這個鬼地方了吧,」

金烏聖炎哈哈大笑起來,

這些殘魂根本不是金烏聖炎的對手,只見它搖身一變,化成一條火龍,瞬間覆滅了所有殘魂,接著,金烏聖炎向盤腿而坐的魂體楊凡捲去,但是,在這危急時刻,異變陡生,

楊凡靈魂深處突然飄來兩股氣息,這兩股氣息一明一暗,一正一邪,儼然相對,光明的氣息來自鎮壓魔性的紅石,它漸漸化成晨曦的模樣,而那隱晦的氣息卻是心魂中的魔念,突兀變成了黑衣楊凡,兩人沉默無語,共同看向逼近而來的金烏聖炎,

金烏聖炎化成的大漢立即停步,驚愕萬分,如見了鬼般,大叫道:「神,魔,這怎麼可能,人類的身體中怎麼可能容下兩個遠古魂魄,而且…而且是相對立的神魂和魔魂,」

此時,金烏聖炎有些手足無措,心中也掀起驚濤駭浪,威勢收斂,腿腳打顫,感受到兩股冰冷的眼神,再也沒有心思吞噬楊凡的靈魂了,二話不說,金烏聖炎準備逃離楊凡的丹田,逃之夭夭,

「誰容許你走的,」

一聲清淡的話語從黑衣身上傳來,其中內斂的囂張與狂妄比之前的金烏聖炎還要強盛,

金烏聖炎聽見聲音,拔腿就跑,但是,周圍如銅牆鐵壁,他完全逃不出去,

「在我的領域內也想逃跑,真是無知,」

領域,金烏聖炎立即虛軟了,領悟自身領域的修士,那都是天仙級別的存在,他一個靈識初成的異火,根本抗衡不了,再說,對面還有一位神女在觀望,

「是你活動活動筋骨,還是我來,」

黑衣一臉怪笑地望向旁邊的神女,

「趕緊收服它,然後滾到你該呆的地方去,」

「咦,說話不要這麼不近人情嗎,好歹我們也是鄰居,幹嘛整天擺著一張臭臉,真是晦氣啊,」

「哼,」

「你時刻看押著我,今天終於有機會出來一下,難道不要好好玩一下嗎,」黑衣一邊說笑,一邊觀察冷漠的神女,見她仍不理不睬,又嘆氣道,「好吧,我知道,要不是那小傢伙有危險,你恐怕會一直看押著我,永遠不讓我出來,」

「對,」

黑衣楊凡徹底無語了,

……

兩人只顧著吵嘴,金烏聖炎卻如熱鍋上的螞蟻,急的團團團亂轉,

黑衣瞥了它一眼,低語道:「抹掉靈識,常伴這小子身邊吧,」說著,黑衣就要舉手,一個黑色掌印遮天蓋地向金烏聖炎落下,氣勢能摧毀一切,

金烏聖炎見勢不對,一下子跪了下來,求饒道:「求兩位前輩饒了在下,莫要抹掉在下的靈識,我有甘願陪伴他左右,萬死不辭,」

黑衣收回手掌,笑道:「說得輕巧,要是你以後背叛了怎麼辦,」

「有兩位大神在守護,在下豈敢,再說,我本體為異火,若是前輩滅掉靈識,那一切修為盡失,最後會變成一株小火苗,對任何人也沒有大多作用;倘若靈識尚在,威力不減,憑在下千年的閱歷和修鍊經驗,會更好指導人類的修鍊,」

黑衣仔細想了想,覺得這金烏聖炎說的還真有道理,不禁看向旁邊一直安靜的神女,

神女沉默了一會,靜靜走到金烏聖炎身旁,冷聲道:「可以不抹掉你的靈識,但必須印下這道主僕魂印,」

金烏聖炎望著那道神光閃爍的符咒,心頭有些恐懼不安,主僕魂印,又叫主僕契約,適應一切有靈魂的靈物,簽過此魂印的靈物,不可噬主,只能一生相伴,並且只有主人才可以解除此主僕契約,

不等金烏聖炎有所反應,神女便一掌把符印拍在了金烏聖炎身體中,金光閃爍,金烏聖炎一聲慘叫,從此主僕魂印便牢牢結在金烏聖炎魂體之中,他以後再也威脅不到楊凡,

金烏聖炎閃爍著一對可憐的大眼,看得黑衣都想大笑,

黑衣走到金烏聖炎身旁,拍拍他的肩膀,指著楊凡的魂體,輕聲道:「這小子挺不錯的,跟著他有你的福分機緣,說不定,你還能超過異火榜第一的青龍聖炎…」

黑衣話還沒有說完,便被神女扯進了楊凡心魂之中,身後還隱隱傳來黑衣的抱怨:「你這娘們怎麼這麼暴力啊,說走就走…」

丹田之中,金烏聖炎盤腿而坐靜靜沉思,隨後自嘲一笑,「或許這也算是不錯的歸屬吧,可以去看看外面的世界了,哎,還是先幫這小子一把吧,」

……

外界, 貴族邪少拽拽公主殿 ,烈焰和閃電完全包裹著他,而他正在悄悄吸收和煉化異火,等待最後的蛻繭成蝶,涅盤鳳凰,

焚天噬地外圍,林霜天與晨曦正著急地等待著,

林霜天急道:「小凡進去已經三個時辰,怎麼還沒有出來,會不會已經…」

晨曦打斷他,輕輕道:「他一定沒有事,我能感覺到,他好像成功了,」

林霜天愣愣地望著她,嘆了一口氣, 胖妞妞的艱難愛情:不嫁,可以麼 ,

自從上次楊凡魔性覺醒,她冥冥之中便生出一種感覺,小凡的安危她總是能感應到,未卜先知,她也解釋不了,

三天之後,烈焰和雷電漸漸變得更加強盛,林霜天和晨曦兩人均陰沉起來,林霜天想要進入其中一看究竟,但強大的異火和雷電變得更加暴烈,彷彿能夠焚燒一切,撕裂一切,兩人只能煎熬地等待,

烈焰之中,周圍一切滾燙靈氣洶湧而來,全都湧進楊凡身體中,而他的身體就像一個無底洞,貪婪地吸收著一切靈氣,源源不斷,

丹田中,金烏聖炎吃驚地喊道:「不好,這小子竟然要晉級,是要步入逍遙期嗎,」

漸漸的,周圍靈氣變得稀少起來,而此時楊凡正在晉級的關鍵時刻,

楊凡眉頭一皺,幻神戒中,突然飛出了無數靈石,瞬間堆滿他的四周,有了靈氣的彌補,楊凡繼續修鍊起來,但是,吸收不到十息,那些靈石漸漸也出現了裂紋,不時有靈石破碎消散,

金烏聖炎有些傻眼了,望著不斷減少的靈石,自語起來:「這小子難道是什麼怪物嗎,晉級逍遙期竟然吸收了這麼多的靈氣,那…那他晉級成功之後,實力會增長到什麼恐怖地步呢,」

丹田如乾涸河道,靈氣如水,水到渠成,但是水不夠,小河尚不滿,最後,靈石耗空,小河卻將滿未滿,


「罷了,既然奉你為主,就讓本君幫你一把吧,」

金烏聖炎化身異火,滔天熱浪,洶湧而至,瞬間席捲了楊凡身體,那乾涸已久的小河終於滿溢出來,

「吼,」


一聲興奮地吼叫,驚天動地,響徹四野,

此時,楊凡雙眼火紅,眼中一絲淡淡的火焰正洶湧燃燒,最終,他蛻繭成蝶,涅盤成鳳,順利晉級到了逍遙境界,

他站起身來,感受著四周熱浪滾滾的岩漿,反而覺得有些親切與舒爽,如今有異火傍身,他不懼世間一切火焰,

異火榜曾言,異火現,萬火臣服,

楊凡攤開手掌,一株細小的金烏火焰戛然而起,興奮地跳躍著,由心生,由心滅,楊凡沖它輕語道:「剛才晉級,多謝相助了,」

金烏聖炎有些疲倦,道:「哎,小意思,既然奉你為主,哪有不幫之理,」

楊凡開懷道:「好吧,我以後就叫你小金,怎麼樣,」

「隨你,」

「對了,最後你怎麼甘心奉我為主了,」

金烏聖炎啞然地望著他:「你不知道,」

楊凡點點頭,

「好吧,看來你對自己的身體也不是多了解啊,在你身體中藏著兩個大人物,一個遠古巨魔殘魂,一個遠古天神的魂魄,他們逼迫我結下主僕魂印,本君…我就是這樣了,」

遠古大魔,楊凡還能理解,但是遠古天神他就不清楚了,問道:「遠古天神,我只知道有黑衣魔體,怎麼會有神女出現,」

「你可知道鎮壓魔念的紅色石頭是何物,」

楊凡搖搖頭,連忙問道:「那是何物,」


「那是鎮魔石,是神…」

說到此處,金烏聖炎突然感受到一絲涼意,聲音戛然而止,

「是什麼啊,」

「哦,沒什麼,還是先出去吧,以後再慢慢講,」

楊凡心有納悶,但也獨自走出了焚天噬地中央, 如今,遊走在火焰中,楊凡如沐春風,愜意無限,再也感覺不到一絲燥熱,這就是異火的強大之處,

「小…小凡,你修鍊過金烏心法,」

小金本想叫「小子」,一想不妥,連忙換口,神情頗為尷尬,

「嗯,難道你也聽說過金烏聖典,是的,我小時候就修鍊此功法,可是一直摸不到最後一層的門徑,也不知道什麼原因,小金可知道其中原因,」

小金突然輕聲笑了起來,說道:「這你可算問對人了,說起來,此功法與我頗有緣分,當時,時間已記不清,烈域中突然來了一個不速之客,他日夜觀察我飛舞,終於悟通了一門神奇的功法,」

「難道正是金烏心法,」

小金微微點頭,

楊凡有些激動,連忙請教道:「那最後一招,九烏焚天,又該怎麼修鍊,」

「金烏聖典是為火屬性體質的修士量身打造的,但是要想修鍊最後一層卻是難如登天,它需要兩個必備條件,一個是要有焱靈果服用,另一個是掌控一種異火,兩者缺一不可,」

「啊,這麼難,但是我…我豈不是…」

小金爽朗地笑道:「哈哈,你正好具備了,不是嗎,」

楊凡有些興奮地點點頭,隨後再由小金的指點,楊凡立即明悟了最後一招的精髓,

「如今你吞噬了焱靈果,又掌控了異火,金烏聖典的威力勢必會大大增強,這部功法可以與那些天賦神通相媲美了,」

楊凡深有體會,心中有些期待,突然萌生出一股濃濃的戰意,

……

楊凡回到烈域外界,一眼便望見了正翹首以待的晨曦兩人,晨曦望見楊凡出現,化成一隻歡快的麻雀,直接撲到了楊凡的懷中,

林霜天感覺到楊凡身上的氣息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威勢更加凜冽,火屬性氣息更加濃重,實力更加看不透,

晨曦離開楊凡懷抱,林霜天難以置信地望著他:「成功了,」

楊凡微微一笑,攤開手掌,一株粉紅的火苗正在歡快跳躍,

林霜天目瞪口呆望著那株粉紅色的火焰,痴痴道:「你小子的運氣簡直逆天,這麼恐怖的異火都被你收服了,哎,難怪冰師姐老是說,在你身上什麼事都有可能發生,對了,趕緊說一下,你是怎麼收服的,」

隨後,楊凡簡單說了一下怎麼騙取金烏進陣,以及后來如何千辛萬苦吞噬它的,中間卻省略了身體中神魔出現的細節,

小金初見晨曦,心中驚異起來,突然想到了什麼,想要提醒楊凡,但最後想想又放棄了,

林霜天又問:「那你現在的實力,」

楊凡淡淡道:「僥倖突破,晉級逍遙,」

林霜天只是苦笑一聲,表情沒多大變化,因為他已經早就猜測到了,

「走吧,今日起,焚天噬地這處禁地恐怕再也不存在了,」

林霜天問:「怎麼回事,」

「你們看,」

說著,楊凡沖烈域一揮手,所有的烈焰和雷電漸漸稀少,溫度驟然降低了許多,

林霜天啞然失色,「我終於明白了,此地火焰、岩漿、雷電,原來都是異火搞的鬼啊,」

楊凡又接著道:「是啊,如今我收走異火,此地溫度下降,恢復常態,不久就能重見天日了,」

至此,焚天噬地的神秘面紗終於被楊凡三人揭開了,三人也沒有繼續探索禁地的興趣,原路返回,離開了這處焚天噬地,


……

時光流逝, 鳳弦 ,大陸各方人馬紛紛殺向金烏國,有的來一睹大戰的盛況,有的前來參加挑戰,安靜的金烏這一下徹底沸騰了,

此時,七宗弟子已經駐留在金烏學院,各脈弟子還算安靜,沒什麼大的動靜,但是一些小打小鬧卻是接連不斷,自從七宗弟子降臨金烏院之後,錢來就沒有好日子過了,平常肆無忌憚慣了,所有學員也都會給他些面子,如今,碰到那些陌生的七宗弟子,他只能低眉順眼過去,誰讓自己實力不如人家呢,

有幾次,錢來和孫亮被七宗弟子揍了,跑到青龍與冰雪琪那裡訴苦,兩人還能挺身相助,但是次數多了,兩人也懶得管他們了,這不,兩人又一瘸一拐地向青龍與冰雪琪那裡跑去,

孫亮一瘸一拐道:「不愧是域界七宗之人,竟然把老子打得這麼慘,不行我一定要報仇,這次無論如何,也要把青龍大哥請來,」

錢來頂著一個豬頭臉:「是啊,那些卑鄙小人專門揍老子的臉,可憐我這英俊的面容啊,哎,這讓我以後怎麼見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