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天劍恐怖的威能,直接散發而出。

無數的劍花,直接就是升騰而起。

刷刷刷。

劍花落在逍遙散人的身上,衣服直接撕碎,破爛不堪。

一把劍花,更是斬斷了他的另外一條胳膊 。

啊。

逍遙散人雙臂都被斬斷,鮮血噴涌而出。

全身都是鮮血,面色猙獰的,不可置信的看着秦宇:“怎麼可能,你這是什麼劍,爲什麼這麼恐怖?”

“就一把破銅爛鐵?”

秦宇盯着逍遙散人一臉輕蔑,這只是一把一級法寶而已。

對他而言,雖然可以成長吧,但也沒有滿級的劍厲害。

“破銅爛鐵?”

逍遙散人一愣。


怎麼可能啊?

他的鱷魚武魂是非常恐怖的好嗎?

但凡是鋼鐵,他一拳就能轟碎。

可是卻沒有打碎吞天劍。

這也叫破銅爛鐵,沃日,吹牛比的吧?

“你不相信啊,對我而言真是破銅爛鐵。”

秦宇眉頭皺了皺, 命運之輪回,天下之太平

真的就是破銅爛鐵啊。

“我……日”

逍遙散人張口噴出了一口鮮血,身體微微一顫。腳下一個踉蹌,直接摔在地上。

這是你妹的破銅爛鐵啊。

這完全就是神器一般的存在好嗎?


“逍遙散人?”

秦宇搖了搖頭,手指拿着劍,慢慢的在地面上滑動着,發出嗤嗤的聲音。

“嗯?”


逍遙散人猛的擡起頭。

“你小小的蕭家門客,居然對你未來姑爺大呼小叫,該當何罪?”

秦宇慢慢的走着,怒火中燒。

“我,我。”

逍遙散人現在都不知道該說什麼了:“蕭雪,我的主人可是蕭雪,她不會同意你娶蕭妃的,你想娶蕭妃,你做夢。”

“哈哈。”

秦宇笑了笑:“看來你還是執迷不悟啊。”

“我,我錯了。”


逍遙散人直接就嚇尿褲子。

這秦宇似乎有想殺人滅口的打算啊。

“現在知錯能行嗎?你以爲亡羊補牢?”

秦宇冷冷的說道:“今天,我就替天行道,斬了你這個不忠不義的沙比。”

逍遙散人,連忙說道:“不,不不,我錯了,我就是個傻逼,你何必跟我這樣的沙比一般見識呢,我錯了,主人,姑爺,我真錯了。”

“我感覺你沒錯啊,你是蕭雪的門客,就感覺比我還吊?”

秦宇搖了搖頭,陰冷的說道。

“不,我不弔,我不弔。”

逍遙散人在地上連滾帶爬。

“你敢說你沒吊?”

秦宇冷冷的哼道。

“我沒吊,我真沒吊。”

逍遙散人連忙說道。

“那行,如果我發現你有的話,我直接給你切割下來。”

秦宇腳步加快。

“……”

逍遙散人直接怒了,尼瑪的玩我啊?

玩文字遊戲啊。

你啥意思啊?

現在雙手都沒了,可不能沒吊。

怎麼辦?

怎麼辦啊?

“葛春秋,褚江河,快來救我啊。”

忽然,逍遙散人想到了好朋友,急急忙忙的喊了一聲,他真希望這個時候,自己兩位兄弟可以俠肝義膽,直接將秦宇滅殺。

葛春秋和褚江河聽到這話之後,面面相覷:“你誰啊,你怎麼知道我們的名字,你是不是盜取我們的信息了?”

納尼?

臥槽。

逍遙散人聽到之後,怒不可遏:“你們兩個不仁不義的混蛋,我若不死,必定殺死你。”

“秦大師,這逍遙散人作惡多端,必須斬殺。”

“是啊,必須斬殺。”


葛春秋和褚江河連忙說了一句。

“你們!”

逍遙散人氣的都吐血了,之前還說是好兄弟呢,還要斬雞頭燒黃紙呢,現在就翻臉不認人了。

這羣混蛋,真是沒有品啊。

早知道如此絕對不會幫助他們分毫的。

“逍遙散人,衆叛親離的感覺怎麼樣啊?”

秦宇淡淡的笑了笑,還算葛春秋倆人識趣。

否則對付完逍遙散人,真的要對付他了。

“我多了,我真錯了。”

逍遙散人連忙喊道,現在雙手都沒有了,鐵定是打不過秦宇的,提前認輸,或許還有一線生機。。

“你又吊是不是?求饒的聲音這麼大?”

秦宇一愣,冷冷的哼了一聲。

“我沒吊,我聲音不大,我真沒吊。”

逍遙散人連忙說道。

刷。

秦宇手中的吞天劍直接扔了過去。

咔嚓一聲落在逍遙散人的褲襠之中。

很快,秦宇拍了怕手, 半生守候半生緣 :“我現在信了,你確實沒吊。” “啊。”

逍遙散人疼痛欲裂,感覺褲子裏面有一件東西掉了。

疼。

很疼。

這一次他就算是想吊也吊不起來了。

秦宇的臉上露出淡淡的笑意,繼續向着逍遙散人走去。

“不要,你不要過來啊。”

逍遙散人歇斯底里的吼了出來,他盯着秦宇:“我求求你,求求你,不要殺我,不要殺我啊。”

“剛剛不是還挺能裝的嘛?”

秦宇輕蔑的哼了一聲,這個逍遙散人,之前還很能說呢,現在就不說話了?

“我……”

逍遙散人慾哭無淚,現在他疼的跪在地上,是真的鬱悶到了極點。

“回去告訴蕭雪,我秦宇會去找他的,懂了嗎?”

秦宇也懶得去殺了這個逍遙散人,就是一個弱雞而已,沒必要直接砍掉。

倒不如當一次信鴿,幫自己去搞一下宣傳。

嗯?

逍遙散人一愣,忽然有種劫後餘生的感覺:“你,你不殺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