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北冥吩咐一聲,踏腳前去,留下雷風嘴角一抖,暗叫主子這醋吃的還真是任性。

說罷朝就罷朝,真的好嗎?

如今皇上被蘇家氣病不能理政,就連九皇叔也請假休養了,朝堂還不得亂成一鍋粥啊。

好吧,不是還有好幾個皇子嗎?

再不濟還有一個雲丞相。

該擔心的是他們才對,他算哪根蔥,竟是瞎操心。

「九叔叔,你回來啦!」

雲七七一看到九叔叔的身影,就立馬撲了過去,還是那招牌的動作,君北冥早有準備,伸出雙手抱住了她。

這一抱,他猛然發現丫頭似乎是長高了一些。

以往的她只到自己腰部往上一點,現在都快到胸口了。

嗯,不錯,好現象。

「七七吃了晚飯沒有?」

君北冥一臉的關心,很久沒和七七一起好好吃個飯了。

「沒有呢,七七要等九叔叔回來一起吃。」

七七現在也習慣了和九叔叔一起吃飯,自然不會先吃。

這邊六六看到二人如此親昵,嘴角撇了撇,十分不是滋味。

他的妹妹,怎麼可以和那個男人那麼親昵,他都沒抱過妹妹呢。

「妹妹,我也要抱抱,我也要一起吃飯。」

六六走了過去,直接插到了兩人中間,滿是委屈。

呃……

雲七七瞪著大眼睛看著這個哥哥,怎麼感覺他好可憐的樣子,像一隻被拋棄的小狗一般。

一起吃飯自然沒問題,可是抱一下……


雲七七猶豫了,九叔叔說過,女孩子是不能隨便親別人抱別人的。

「滾!」

君北冥冷哼一聲,暗覺這傢伙在使美人計,真是太陰險了!

不行,他得趕緊把這傢伙送走才行,可是他現在這幅熊樣,他也不能隨便給扔出去。

「雷風!明日速請諸葛老頭下山!」

啊?

再次接到命令的雷風又傻眼了,主子這是瘋了吧?

諸葛老先生正在閉關修鍊,誰敢去叫他啊,那不是去送死嗎?

這忽然就要讓諸葛先生下山,主子這是要搞事情啊。

最強小醫仙 ,君北冥繼續冷哼道:「你就說本王快要死了,奄奄一息,若是還想見最後一面的話,就滾下來。」


噗……

有這麼咒自己的嗎?

雷風對主子是一萬個服氣,這理由送過去,諸葛老先生必定會風一般的速度跑過來的。

這邊的六六一個哀嚎,無比怨恨的瞪了瞪君北冥,又是可憐兮兮的看向了雲七七,好似在求救,故而二人並沒有聽到君北冥吩咐了什麼。

「六六哥哥,我們可以一起吃飯,但是抱抱就算啦,九叔叔說男女授受不親,不可以的哦。」 七七試圖說服六六哥哥。

「那他怎麼可以!什麼不親啊,你是我妹妹,我們很親!」

六六一本正經的反駁,哀怨愈發重了。

「想抱,打贏了本王!」

君北冥終於怒了,一掌就拍了過去,六六大驚,一個躲開,二人迅速纏鬥起來。

整個院子成了他們的比斗場,瞬間幽冥殿所有侍衛都圍了過來。

他們這才發現主子帶回來的那個絕美男人竟然功夫也是不低的,跟主子打竟然能過了這麼多招。

強,看高手過招,簡直是視覺享受!

總裁的女人

「你們為什麼打架啊,不要打了啊。」

兩個人,七七不希望任何人受傷,不由得有些著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二人。

這一盯,竟是發現二人打架的姿勢好好看,而且九叔叔和六六哥哥都長的這麼好看,他們打架怎麼這麼美呢?

於是她也不勸了,竟是坐著看的津津有味。

「玲瓏姐姐,他們都好厲害呀,你說誰會贏呢?我猜一定是九叔叔。」

雲七七來了興緻,竟是評頭論足起來。

玲瓏暗嘆不枉九皇叔疼愛小姐一場啊,小姐的心還是向著九皇叔的。

不過她看那六六也不簡單,即便輸了,以他的功力跟九皇叔比起來,欠缺的也只是經驗而已。


這個人,到底是誰呢?

腦海中似乎想到了什麼,一個名字一閃而逝。

長的跟九皇叔不分伯仲的,除了那位還會有誰?

只不過,她也沒聽說紈絝太子爺竟然會有這麼厲害的功夫啊?

果然,又是幾個回合,六六的攻勢漸漸弱了下來,直到被九皇叔一掌拍飛,嘴角的血都流了出來。

這一掌,可不輕啊。

按理說,這種切磋不應該下手這麼重的,九皇叔帶他回來是用來虐的嗎?

眾人嘴角一抖,暗覺那美男太可憐了,招惹誰不行偏偏招惹他們的主子。

「你輸了,以後離七七遠點,否則本王見一次打一次。」


君北冥酷酷的警告。

眾人凌亂了……

原來如此啊。

主子,你這是擔心七七小姐被那傢伙拐走嗎?

怎麼有種家中有女初長成的惶恐感覺呢?

既然不想他接觸七七小姐,幹嘛還要帶他回府啊,這不是很矛盾嗎?

「九叔叔贏了!耶!我就知道九叔叔會贏得!」

七七一個歡呼,猛然看到地上受傷的六六,歡快的臉立馬僵直了下來,感覺有點尷尬。

六六受傷了啊,她不該這麼高興的。

果然,看到七七如此高興,六六的臉都耷拉了下來,感覺臉上的傷真的不算疼,心裡好疼啊。

妹妹的心裡只有那個臭男人,根本沒他的地位。

不過沒關係,他剛剛找到妹妹,還不親,以後他會更加努力的。

「送他回房間,找劉大夫給他看看,七七,走,我們去吃飯。」

君北冥打痛快了,彷彿解了氣一般,狠狠瞪了一眼那六六,給他一個警告的眼神。

六六無奈,願賭服輸,這回他輸了,無話可說。

但是下回他一定要贏回來,為了妹妹,他也要加倍用功! 「妹妹,明天我再來找你。」

六六抹了一把嘴角的血,倔強的對著七七笑了笑,那帶著血的笑容竟是有幾分悲壯。

好可憐啊。

雲七七有點不忍,於是對他笑了笑,狀似安慰:「好,六六哥哥你好好養傷,等傷好了,我們再玩兒。」

得到七七的承諾,六六這才放了心,斜眼看了君北冥一眼,不服輸的抬了抬頭,高傲的離開。

輸,也要輸得高傲才成。

君北冥這次倒是沒有發飆,畢竟要照顧七七的情緒,而且,明日……

哼,等那諸葛老頭來了,等你恢復了記憶,看你如何得意!

「七七,咱們吃飯吧。」

君北冥收拾了情緒,牽著七七離去,眾侍衛彷彿還意猶未盡,許久才散開了去。

翌日,君北冥果然沒有去上朝。

本來蘇家的事情就是他發現的,而且還調動了黃泉軍,他受傷很正常,氣吐血也很正常,可是他倒是清閑了,朝堂卻是亂成了一鍋粥。

君莫沉太子之位被廢,其他幾位皇子彷彿活了過來一般,對這位置是虎視眈眈,於是拉幫結派愈發的活躍。

悄無聲息的,整個朝堂似乎都分成了幾派。

呼聲最高的當屬大皇子,也就是現在的離王殿下君墨離。

君墨離身為老大,但卻不是嫡子,以前總是受前太子君墨沉的壓制,現在終於揚眉吐氣了,如願得到了皇帝的青睞,皇帝最後終於鬆口,讓離王殿下代理監國。

這幾個皇子之間的爭鬥君北冥是絲毫不在意的,反而有些興奮。

他在等,不知道他那皇兄能夠忍受幾天?

皇兄是不可能看著自己的兒子們為了一個太子之位大動干戈的,怕是很快就會有動作。

所以,趁著這幾日清閑,他自然要好好享受跟七七一起的時光。

君北冥猜的沒錯,這幾日,看著兒子們為了太子之位到處拉攏大臣,君北夜氣的又吐了幾次血。

雖然已經讓老大監國了,可是他們竟是還不消停,但是此時就立太子他也是不願意的。

君北夜想起自己當初為了登上這個位置,殺死了那麼多兄弟,甚至連自己同母的兄弟都給殺了,就覺得心痛難耐。

母后也因為此事遠離了他,他徹底成了孤家寡人。

午夜夢回,他總是夢去那些死去的兄弟,來向他索命。

所以,他不想他的兒子也步他的後塵,他決不能眼睜睜的看著兒子們骨肉相殘。

可是,他又能管得住他們的心嗎?

他們怕是已經巴不得自己去死了,好給他們挪位置。

「陛下,該吃藥了。」

這是一粉衣宮裝婦人走了過來,從丫鬟身後端來葯碗,就要伺候君北夜。

婦人長了一張圓圓的娃娃臉,一雙大眼睛撲閃著滿是關切和心疼。

這人是麗妃,儘管已經有二十六歲,可是因為長了一張娃娃臉,看起來卻是還像十幾歲的小姑娘一般,穿粉色的衣服都沒有一個違和感,反而襯得更加的俏皮可愛。

麗妃入宮十餘年,盛寵十餘年,後宮無人能及,是名副其實的寵妃。 身為寵妃的她性子倒是也溫婉,並沒有仗著寵妃身份變得驕縱,反而十分的低調,為人也和善,在宮裡是出名的老好人。

宮中人都說,陛下喜歡的就是麗妃這低調的性子。

君北夜望著麗妃那十年如一日的容顏,不知為何,心底卻是一個酸澀,好不容易才壓制下來。

「麗妃,這幾日辛苦你了。」

君北夜喝了葯,一聲感慨,輕輕攬住了麗妃的腰身。


「能伺候陛下是臣妾的福分,宮裡姐妹都羨慕臣妾呢。」

麗妃的頭並不敢靠過去,畢竟陛下還是病人,就那麼斜坐著,姿勢有些彆扭。

君北夜也發現了麗妃的彆扭,暗嘆還是麗妃細心貼心,慌忙鬆開了她。

「麗妃,在整個宮裡,還是你對朕最真心,你放心,朕不會虧待於你的。祁兒的功課你也多上心,最近不太平,你可得看緊了。」

君北夜提醒一下麗妃,麗妃立馬感激起來,扶著他輕輕躺了下去。

青蛙王子蛤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