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雲漫漫還把這件事告訴了安省吾。

事情牽扯到安省慎,無論如何,安省吾都有知曉的權利。

接到消息的時候,安省吾還在給年碎「單訓」。

在看清楚是怎麼回事兒后,他直接丟下了年碎,急忙朝著指揮室的方向走去。


被留在原地的年碎,猶豫了很久,也不知道該不該控訴安省吾。

他已經快要被重力壓垮了啊!

已經遺忘了,自己還給年碎設置了重力的安省吾,在推開指揮室大門的時候,差點被屋子裡閃爍著的各色光閃瞎了眼睛。

「你們……在做什麼?」

安省吾知道指揮室里還有雲漫漫,因為雲漫漫給他發的消息,根本不是用鳳華的賬戶發送的。

「蹦迪。」鳳華指了指一旁,示意安省吾坐下來,「他剛才查看了你弟弟的光腦,然後就開始蹦起迪來了。」

確定這是蹦迪?

安省吾動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

「你不覺得,是他死機了嗎?」

他還沒聽說過,雲漫漫還喜歡蹦迪。

聽到安省吾這麼說,鳳華眨了眨眼睛,恍然大悟道:「是這個樣子啊,好像的確像是死機了。」

……槽點有點兒多,但是鳳華是想看雲漫漫倒霉無疑了。

「死機了就要重啟是吧。」鳳華用自己沒上線的智商稍微想了一下,「走走走,我們去重啟雲漫漫的處理器。」

這麼做真的好嗎?

就這樣讓他知道雲漫漫藏在了哪兒?

然而鳳華根本不給安省吾客套的機會,直接拉著他離開指揮室,前往鳳華原本住的房間。

之所以說是鳳華原本住的房間,完全是因為,自從忙了后,鳳華就不回自己的房間了。

安省吾的房間,就是鳳華的另外一個房間。

進入房間,鳳華看了看周圍,從浴室里取出一個小機器人。

「這,這不是……」

這不是之前雲漫漫送給鳳華的自閉機器人?

「對,這就是雲漫漫的臨時處理器。」調整一下心態。

《星際之有容則霸》今天不更新了 如果不是事實擺在眼前,安省吾根本想不出來眼前的這個自閉機器人會是雲漫漫。

一般的機器人,不是仿人就是仿物。

這個機器人有著一個花朵一樣的腦袋,腦袋下面是很板正的一塊板子。

第一次看到自閉機器人的時候,安省吾還以為這是板子上長出了花。

安省吾突然想起了鳳華的機甲來了。

要是雲漫漫的審美,一直表現得這麼惡趣味的話,那麼長成這個樣子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

不過……

主要是這個機器人,平常表現得太蠢了。

也不能說是蠢,只能說不如智能管家聰明。

要是只擺設在那裡,安省吾是不會覺得這個機器人蠢的。

「這東西要怎麼重啟?」

鳳華把自閉機器人從頭到尾看了一遍,也搞不清楚要從哪兒重啟這東西。

找了半天,最後鳳華把自閉機器人丟給了安省吾。

算了,人生要學會放棄。

自閉機器人到了安省吾的手裡,沒幾秒鐘,就被他找到了重啟的鍵位。

重啟后,自閉機器人在原地轉了好幾個圈圈,轉完圈圈才發出吱吱的聲響。

「把你的機甲放出來。」雲漫漫的語氣中儘是無奈,「這個小機器人的處理器太小了,一旦運算數據過大,就會真的自閉。」

這還沒浪費了鳳華給起的名字。

「放機甲,你是想讓陸雲知道你還活著嗎?」鳳華問道。

「難道陸雲不知道我還活著?」雲漫漫反問。

說實話,陸雲還真不知道雲漫漫活著。


「知道是安省慎就行了。」鳳華拍了拍自閉機器人的腦袋,又將其丟進了浴室里,「也沒必要知道他為什麼這麼做。」


知道是誰做的就行。

知道是誰做的,就能去找當事人的麻煩。

要是安省慎願意說自然是好的,要是他不願意說,鳳華也不介意把所有的鍋丟到他身上。

畢竟……她可不怎麼喜歡這個弟弟啊。

能讓安省慎倒霉的話,又幹嘛要給他找理由呢?

「那麼,這件事還是要告知沈元帥的。」

鳳華的艦隊隸屬於沈元帥,所以她這裡出了什麼事情,盡量第一時間告訴沈元帥。

至於要不要告訴安晏,那就是情義上的事情了。

「告知沈元帥之後,讓他順手查查沈清莞。」鳳華伸手搓了搓自己的臉,恢復自己那張嘲諷的臉,「這兩個人才勾搭在一起,就發生了這種事,要說這件事裡面沒有沈清莞的手筆,我可一點兒都不信。」

不止鳳華不信,就連得到了這個消息的凌銘都是不信的。

他在第一時間聯繫了沈清莞,沈清莞卻沒有接聽。

過了十幾分鐘之後,沈清莞才撥回通訊。

「你這個時候來找我,還有什麼事情要和我說?」沈清莞的抬眼看著凌銘,她的眼角還有未乾的淚水。

這樣的沈清莞,本該是讓人心疼的。

可是在她面前的人,早就沒有了所謂的心。

「我說過,暫時不要對陸鳳華和安省吾動手。」凌銘冷聲開口。

凌銘很清楚鳳華和安省吾有多厲害,更知道布置不夠完美的局,只會給鳳華反擊他的機會。

所以他暫時不對鳳華動手,他在等,等一個一擊必殺的機會。

可是現在,沈清莞做的這些,就是在打草驚蛇!

「我想,有一件事你還沒有弄清楚。」沈清莞笑著搖了搖頭,「在你給我最後一條路的時候,我們的合作關係就已經結束了。」

也就是說,沈清莞現在根本不會聽什麼命令。

她所作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

聽到沈清莞這麼說,凌銘的臉上並沒有疑惑或者震驚。

他的臉上,只有譏笑和嘲諷。

「你以為你是誰?」

凌銘冷笑一聲。

「沈清莞,你到底以為你是誰?」

用著本來不屬於自己的名字,為了活命和一個不喜歡的人在一起。

現在還要和他說,不再聽他的命令了?

還真是有著不小的膽子。

「你覺得,有了安省慎,做什麼事情就安全了?」凌銘問道:「那你要不要猜一猜,安晏,到底是選安省吾,還是會選安省慎?」

這個問題的答案,簡直明顯到不能再明顯。

雖然平常安晏,總是讓安省吾忍讓安省慎母子。

可要是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那麼安晏也不好再包庇安省慎。

安晏以前做錯的夠多了。

「就算安元帥不選擇安省慎,那麼我也不會死。」沈清莞也不示弱,「但是跟著你,我絕對會死!」

沈清莞知道凌銘做的事情有多危險。

她做的事情,只是想了結自己的私人恩怨。

可是凌銘,那是挑戰整個人類的底限!

要不是在某種意義上,沈清莞還和凌銘是一根繩子上的螞蚱。

她早就跳了這個船,現在也不會接通凌銘的通訊。

「說的好。」凌銘一邊鼓掌一邊笑。

只是看他的表情,只要是個人,都能看出他不是在稱讚沈清莞。

「如果這是你的決定,那麼我不會說什麼。」凌銘雙手依舊在鼓掌,「只不過我得提醒你一句,記得,不要牽扯到我。」

安省慎這種低段位的人,凌銘用腳趾頭都能想出他的結局來。

前腳有人在星網上攻擊鳳華,現在已經有人在為鳳華的事情翻底了,安省慎還不要命地往上沖。

這不是明晃晃地給人當槍用嗎?

怕是過不了多久,安省慎就要去軍事法庭轉一圈兒,然後收穫一些監禁年數之類的。

要是安省慎再攀扯上沈清莞的話,那麼沈清莞大概也要跟著安省慎一起進去。

凌銘想的沒有錯。

安省慎入侵鳳華艦隊的事情,很快就被人調查了出來。

只不過沒有人繼續往後查。

在這個時候,軍部在星網上也出了公告。

軍部公告表示,是有人惡意中傷鳳華,目的是想要攻擊安省吾。

而這個人,就是安省慎。

當事人鳳華和安省吾知道,安省慎這是被人拉出來頂罪了。

要知道,想讓鳳華遭罪的,可是軍部中那一大批高層大佬。

現在看著事情不好收尾,又有安省慎這麼一個頂罪的,自然是要多利用一下。 至於安晏的感受?

那麼多元帥贊同的事情,誰還會在乎安晏的感受。

到時候多給鳳華和安省吾加點兒功勛,大概就是給安晏的最好感受了。

於是這番鬧劇,就在安省吾進入軍事法庭轉了幾天,最後判定了五十年監禁為結束。

可憐沈清莞,才和安省慎領了證,就要去送自己的配偶去監禁。

鳳華和安省吾,則是得到了不少的補償。

嗯……也不該說是補償。

要知道之前鳳華給了軍部,怎麼控制蟲子的方法。

這個方法經過研究所的研究,在最快的時間內得出了嚴謹的數據。

在得出數據之後,軍部發現這個方法,是適用於整個人類的。

這種造福整個人類的事情,整個歷史上都沒有幾件。

但每一件,都會讓人一步登天。

於是在軍部和政府公告控制蟲子方法的同一天,鳳華和安省吾成為了共國的星際元帥。

「這個特殊條例真好。」得到了自己已經是元帥的通知,鳳華心裡那叫一個開心,「不錯不錯,我們這是一起成為元帥了,以後我們要是投票的話,就能一次投兩票了。」

安省吾也跟著笑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