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近二百顆凝魂丹造成的衝擊力,迅速共鳴起來,原來只有在方圓萬丈範圍之內,眨眼間,波及的範圍已經不是萬丈了,而是方圓百里。

整個虛空震當了起來,甚至被扭曲了,每一個服用了凝魂丹的武者頭頂上,都有一個虛空漩渦,順時針的吞噬了滾滾而來的靈魂之力。

在這個毒氣瀰漫的地方,最不缺乏的就是陰屬性的靈魂之力。

就在這時,異變又起。



力量太過強大了,李逸慘叫一聲,不僅僅是他,還有百餘名沒有吞服凝魂丹的武者一起慘叫,瞬間淹沒了李逸的聲音。

就在李逸慘叫的同時,丹田中的太極八卦九龍戰弓,也忍不住的享受如此濃郁的力量,也順時針的在李逸頭頂上方旋轉着,並在其激發出一張太極八卦圖,毫無節制的吞噬着一切毒霧。

除了這太極八卦九龍戰弓,就連一直隱藏在丹田之內的帝魂燈也忍不住寂寞,開始湊熱鬧了,發出一道帝魂燈的虛影,出現在太極八卦圖下方,與其合在一處。

帝魂燈的出現,讓整個漩渦迅速的擴大了百倍,原來波及的範圍從方圓百里,變成了方圓萬里。

萬里之內的一切,毒殭屍、枯死的樹木,還有所有的武者都被毫不留情的捲入了這團以李逸爲中心的能量漩渦當中,甚至連武侯境界的武者也不能倖免。

儲魂珠吞噬陰屬性的精神力量,儲靈珠吞噬陽屬性的法力力量,太極八卦九龍戰弓吞噬毒霧,剩餘的一切力量都被帝魂燈吞噬,毫不保留的吞噬!

吞噬!

吞噬!

再吞噬!

一切都在吞噬當中!

一片昏暗,大風浩浩,虛空扭曲,銳鳴不絕地景像就如世界末日一般!

如同慧星橫空,是一場誰都始料不及的奇蹟出現!

李逸終於突破瓶頸,從武將巔峯境界一路高歌猛進,武伯初期——武伯中期——武伯後期,勢如破竹,摧枯拉朽的猛進到武伯巔峯境界。

15飛虎之力!

20飛虎之力!

30飛虎之力!

魔不朽

50飛虎之力!

60飛虎之力……

一直從15暴漲到60,力量整整翻了接近四倍,這在整個武道歷史上,恐怕無出其右者,簡直就是奇蹟中的奇蹟!

按照正常的情況下,武伯巔峯境界,最多能夠擁有30飛虎之力,可是,李逸竟然打破常規,超過了一倍,達到了武帥巔峯的實力。

自然,所有捲入能量風暴中的強者都能夠感受到這強大的晉級帶來的能量波動。

他們心中更加的驚恐!


因爲他們知道,這麼強大的能量風暴,足以把一名武皇境界的武者暴體而亡,但是,能量風暴中心人物的晉級,就意味着他們將會處於更加不利的地步,這場能量風暴將會更加強大!

他們的猜測是正確的,因爲李逸的力量已經增加了四倍,所以,風暴也擴大了四倍,達到方圓四萬裏,又有更多的殭屍、武者被捲入一場更加強大的能量風暴中,甚至一些武王一不小心就被捲了進來,不能夠掙脫。

一些處於生死邊緣的武者,原本期盼能量風暴的消弱,以此逃得生命,免得落下形魂俱滅的下場。

可是,能量風暴的再一次擴大,就等於判了他們的死刑,毫無懸念的死刑,只有四分之一擁有特殊法器,或者特殊憑藉的武者,才能夠在這場浩劫中生存下來,原來的近三百人,已經不足百人了,加上新捲入進來的武者,最後,隨着時間的流逝,也沒有超過百人之數。

武帥境界以下的武者,無一人倖存,早就形神俱滅了,擁有特殊憑藉的武帥境界武者,艱難地生存下來。一些沒有特殊憑藉的武侯,在這場能量風暴中也不能倖免。

原來的兩名武侯,只剩下一名,其中一名,終於抗不到最後的一顆,一聲慘叫,形神俱滅了!

在能量風暴中,整個城池化爲粉芥,不再存在,圍繞着李逸旋轉的,除了那些武者之外,還有死去武者的儲物袋和時空法器,以及他們各式各樣的兵器。

這些兵器,只要是在極品以下的,統統在能量風暴中成爲了粉芥。

除了這些之外,還有整個城池當中儲存的一些上古遺落的法器和珍貴的材料,一些品級較低的材料,都在這場能量風暴中,灰飛煙滅了,能夠留下來的都是極品。

功法境界大增的李逸,精神之海已經擴展到了方圓十丈,五感和其他方面的能力已經不可同日而語了,都是幾倍幾倍的暴增!

同時,一件緊迫的事情也需要李逸來迅速進行,而且是神不知鬼不覺的進行! 第0038章:統統收走

這件事就是撈寶,費了這麼大的勁,好不容易有如此衆多的寶貝圍繞着李逸轉,在這種情況下,如果不大撈特撈一把,怎麼能夠甘心?

尤其是在這個險惡的環境中,寶器再多都不嫌多!尤其是對丹藥的需求,那更是多多益善。

所有在空中漂浮的寶器、儲物袋、空間法器、材料,統統被李逸收入囊中。

當然,收寶的時候,自然會注意時機,畢竟李逸身處能量風暴漩渦之中,再加上,那些武者沒有一個不想着逃脫這能量風暴,不停地掙扎,實際上,越掙扎,最後的結果只能是被消耗大量的法力,直到最後吞噬,形神俱滅。

只有那些入古井不波之境,抱合守一,死死防守的武者,才能夠在生死邊緣存活下來。

當風暴能力稍微小一點,李逸迅速的收攬所有的法器和材料,一個空間戒指,轉瞬間被塞得滿滿的,沒有一絲的地方。

一盞茶的工夫過後,能量風暴終於全面衰退,因爲已經被李逸的幾個變態法器吸收的差不多了。

那些武者感覺到之後,立馬瘋狂的逃離能量風暴,站在千丈之外,驚恐的看着眼前的一切,同時,迅速坐定,修復自身的法力,有些武者,由於受傷嚴重,連忙隱匿氣息逃遁,因爲他們知道,之後,將會是一場武者之間的奪寶廝殺。

在這個險惡之地,每一個人爲了自己的生存,都會不惜使用一切手段。

“李逸,你竟然沒死!太可惡了,我們要去奪寶!殺了他!殺了他!”劫後餘生的風凌公主咆哮道!

幾名武帥以爲大家會一哄而上,奮不顧身的衝了上去,可沒想到別人並沒有動,就連咆哮的風凌公主也沒有動,她也僅僅是喊一喊罷了!

當他們知道這一切,想抽身回來的時候,已經晚了,李逸怎麼可能放過他們?

如果讓他們逃脫,接下來將會有更多的人蜂擁而至,能量風暴的威力在急劇的下降,真的出現所有的人都蜂擁而至的時候,恐怕再有十個也不夠他們殺的。

藉助能量風暴的威力,加上李逸武伯巔峯境界、武帥巔峯境界的實力,對付這些實力大損的武帥,簡直就是小菜一碟,一劍擊殺!

隨着九幽劍幽光閃爍,幾聲慘叫之後,漫天血雨噴灑而出,原來綠色的能量風暴,沾染了幾輪血跡,便消失不見了。

衆人看到後,心中一驚,又有大量的武者悄悄遁去,所剩下的只有一二十個了,這些人要麼是武帥巔峯境界,要麼是武侯境界,甚至還有一名武王。

他們現在與萬丈之外打坐,吞服丹藥,恢復法力,同時,一絲神識關注着能量風暴,隨時找準時機,發動致命的一擊。

李逸清楚,沒有能量風暴的庇護,最危險的時刻馬上就要到來了。

不僅僅如此,方圓四萬裏之外的武者,早就感受到了這股強大的能量風暴,大批的武者正往此處趕來,而且都是高手,當中武王就有好幾個,武侯上百個之多。

現在的李逸,精神之海擴展到方圓十丈,那破滅之眼已經達到能夠看破十萬丈範圍內一切隱藏的精神物質,毀滅千丈範圍內一切靈魂之力,所以,已經早早的察覺到了從四面八方蜂擁而至的武者。

李逸撈了所有的寶物、丹藥以及材料,而且還在無意中殺了那麼多人,就算不撈寶物,那些武者也不會輕易地放過他,不管怎麼說,李逸是不可能脫離干係,儘管這件事並不是李逸謀劃的,他原來也是受害者,但是,現實的情況他確實唯一的受益者,僅憑此點,就會成爲衆人追殺的對象。

不僅僅如此,甚至一些門派和國家因爲其他是原因,丟失的武者,也會算到李逸頭上,這纔是讓李逸最爲擔心的,也許他是多慮了。

不管怎麼說,事情變化的太快了,一切都超出了李逸的想象,甚至原來武王靈魂的預料,在他的計劃中,那禁制就是使用陰陽兩種屬性而形成的具有吞噬靈魂能力的,不死不滅的變態禁制。

這個禁制以儲魂珠和儲靈珠爲核心,能夠不斷地汲取天地精華,提供源源不斷的能源,只要不掐斷它與兩枚珠子的聯繫,這個禁制就不會消失。就算是摧毀禁制,也仍舊能夠再生。

正是因爲這些變態的能力,任何武者突破禁制,進入練功房,他們的魂力必定大幅的消耗,當他們得到這兩枚珠子的時候,正是珠子內的武王靈魂開始奪舍的時候,入侵者魂力大幅消耗,自然很容易的就被解決了,就算解決不了,還有武穆天策的奇妙陣法來對付,可謂是萬無一失。

一旦奪舍成功,重新收回禁制,發生在李逸身上的一幕將會重現,只不過,那個能量風暴要比李逸的能量風暴遜色得多,恐怕範圍也就是萬丈範圍之內。

經過能量風暴的武王靈魂奪舍的來的身體,不管是在靈魂方面還是在法力方面,都會大幅的提高。

可以說,這個計劃完美無缺!

之所以到目前爲止,那個靈魂還沒有奪舍成功,恐怕很重要的原因,就是他奪舍的身體,沒有幾個能夠在能量風暴中生存下來,不得不一次次的奪舍,直到李逸出現。

的確是,擁有帝魂燈和太極八卦九龍戰弓的李逸,確實能夠承受能量風暴,只不過那個武王靈魂沒想到的是,他卻沒有機會奪舍成功,所做的完美陰謀計劃都是爲李逸做了嫁衣。

當然,李逸知道這一切,知道這是一個陰謀,甚至在冥冥之中,感覺到這個九幽古戰場本身就蘊含着某種巨大的陰謀,只不過現在沒有證據罷了,僅僅是猜測而已。

自然,李逸也沒辦法向衆人解釋,就算解釋,在這個弱肉強食的武者世界中,道理跟本就不算什麼,講道理那是在雙方實力相當的情況下進行的,弱者是沒有發言權的,只有死亡的權利。

所以,李逸壓根就沒想着講道理,要不然,以李逸的智慧,會留下大量的寶器,讓衆人哄搶,以免成爲衆矢之的。

但是,最後,他沒有這麼做,而是統統收走,同時心中做着另外一個計劃。 第0039章:奪魂弒命無影針

實際上,按照李逸原來的計劃,他只拿走一部分高等級的寶器,把絕品以下,包括絕品寶器都留下,讓那些武者們爲了這些寶器爭奪,以此,李逸能夠乘亂逃走。

可是,現在的情況變了,他已經成了衆矢之的,只能把所有的寶物統統收走,用這些寶物在慢慢化解所謂的誤會,畢竟,有實力纔有資格談判,否則,別人根本就不搭理你。

再加上,風凌公主喊出了李逸的名字,更進一步證明了李逸的做法是對的,而且,李逸相信,用不了多久,李逸這個名字就會傳遍整個九幽古戰場上。

能量風暴已經衰弱到李逸能夠控制的範圍之內了,雖然如此,由於剛纔李逸一劍擊殺幾名武帥境界的高手,所以,在萬丈之外的高手心有餘悸,再加上對李逸的實力還沒有準確評估,誰也不會當這個出頭鳥,要當也是那幾個武侯和武王。

他們這幾個頂尖的高手還在恢復當中,自然也不會貿然出手。

李逸早就感覺到了太極八卦九龍戰弓能力暴漲,能夠擁有發射一箭的能力,再加上能量風暴的剩餘能量,用盡一切力量,拉開戰弓,頓時之間,所有人都感覺到了一股極其強大的、一擊致命的力量。

龐大的綠色毒霧凝聚成一支綠色毒箭,搭在弦上,箭頭所指,令人毛骨悚然,有些武者見勢不妙,紛紛逃竄,就連武侯和武王也是驚恐萬分。

當箭頭指向風凌公主的時候,原來刁蠻任性,毫不講理,一心想置李逸於死地的她,驚慌的像小兔子一樣,刷的一下,就不見了蹤影。

轟!

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爆炸,整個虛空顫抖,一層層的能量波動向洶涌的波濤一般向四周涌去。

李逸原來站的地方,方圓萬丈裏之內,濺起滿天飛塵。

李逸順勢收了戰弓,隱匿身形,順着強大的能量波動,向城外飛掠而去。

他知道,這是唯一的一次逃跑機會,如果逃不了,恐怕這條命就撂在這了。

“活步走宮”

李逸運轉太極噬魂大法,丹田內的帝魂燈燈火灼灼生輝。

奔行如電,來去如風!

李逸迅速的脫離戰場,向綠霧濃密的地方疾飛而去。

在李逸心中,目前只有濃密的綠霧纔是他隱藏的最好屏障。

越是濃密的綠霧, 極品修真強少 ,李逸自然也知道這些,但是,他沒的選擇。

武道狂兵 ,那些心懷不軌的武者,比那毒殭屍還要恐怖,還要陰險,還要可怕!

“此子如果能夠逃脫此劫,日後的成就絕對是不可限量的!”一個神祕的隱息武者默唸道。

一個時辰……兩個時辰……五個時辰……十個時辰……

李逸慌不擇路的狂奔十個時辰,跑出了十萬裏,利用破滅之眼,躲過一名名武者,閃過一個個殭屍,看到濃密的綠霧之中,有一個幽深的山洞,便鑽了進去,屏蔽氣息,隱藏了起來。

懷裏就像踹了一個小兔子一樣,蹦蹦的直跳。

“今天這一次真是一生難忘,太危險了!真是太危險了,差一點就丟了小命。”李逸在心中暗自慶幸,逃過了一劫。

嗖嗖……

無聲無息的五道幽光,帶着死亡的奪命寒氣向李逸射來。

之所以說無聲無息,那是對普通人說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