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時在進入枯木山不遠處的幾處山坳,河谷出,一道道身影正在出現,仔細屬下,正好七位,與唐宇殤相比,這七人此刻卻是相當狼狽,衣衫襤褸,污血蹣跚,蓬頭垢面,正是虎破天,武威親王和王宏七人。

在雨水嘩啦啦的清洗下,幾人身上的血漬稍微淡了一些,在一陣怒吼發泄后,便有馬不停蹄的朝著清河城而去,在加到身影少時候,人有一道身影彷彿在傾盆大雨思索著什麼。

「現在還不能回葯幫,現在身軀上的毒在小獸血液的幫助下已經解除了,不必著急回去,等把自己實力提升后那時候再回去,正好可以打聽一下百宗大會的事情」一番籌劃以後王宏也朝著清河城的方向而去。

「誰?給你家爺爺出來,再不出來你賈爺爺可要對你不客氣了」聽到漆黑的房間外一聲清脆的落地聲音,賈三蝦張牙舞爪,裝腔作勢大喊。

「是我」一句簡短的話語就代表了一切。

「哎呀,怎麼是公子你啊,可把我嚇壞了,我還以為是什麼仇家來尋我的晦氣呢」

「公子你怎麼搞成這副模樣,莫非……」賈三蝦,想要說些什麼,但最終還是沒有說出口。

「你不必多想,我在枯木山中,遇到一些麻煩,才會能成這樣,你趕快給我這個住處,我要在這住一段時間」看賈三蝦模樣,王宏隨意解釋道。

「什麼,公子竟然真的進入到枯木山啦,好好,我這就給公子準備住的地方」看著王宏凌厲的目光,賈三蝦瞬間改口,去準備房間。

「公子對這房間還滿意吧」把王宏帶到一間奢華的房間內,賈三蝦誇耀著說道。

「很好,我不會忘記你的功勞的,現在你先下去吧,沒有我的吩咐,不要來打擾我,知道嗎「看著賈三蝦在自己的吩咐下退出房間,王宏身軀一陣伸展,在散發著清淡香味的舒適的卧床上,片刻間陷入了沉睡中。

月如銀盤,灑下無限清輝,大地銀裝素裹,為無盡的黑暗增添了一份朦朧、神秘色彩。漫天星斗閃爍著點點光芒,像無數銀珠,密密麻麻的鑲嵌在弦月周圍,恰似眾星捧月。

「真是不該,竟然這麼輕易的就輸了過去,黑暗中清醒過來的王宏,盤坐打坐在床上,喃喃自責道。

「修鍊之路,貴在堅持,一刻也容不得懈怠啊,還是看看受損的經脈什麼時候能恢復吧」。

「嗯,這是怎麼回事,明明感到受損的經脈十餘天太能恢復,怎麼現在感覺再過幾天階能完全好了呢」王宏神情疑惑。

殊不知,修鍊進入到通靈境界后,經脈已經堅韌無比,而且王宏於是內外雙修的武者,境外比其餘武者有加要堅韌幾分,通靈境最大的一個好處就是經過靈氣的洗髓伐毛,雖然靈氣無法貯存在經脈中,但卻可以讓受損的經脈恢復異常迅速,這也是為什麼,王宏雙臂受損的經脈恢復這麼快的原因。

「欲成先天道體,先達通靈秘境,通靈秘境初期,中期,後期,大圓滿皆可成就先天道體,只是資質有限,先天大圓滿成就先天道體,有五成幾率成就金丹,兩成幾率成就靈嬰,道體先天,靈根顯現,仙道之門,大顯於前……」

「築基三境,一曰先天後期,二曰道體圓滿,三曰道體圓滿,罡煞煉體,第一境先天後期,在築基靈丹的輔助下成就築基修士,此境最劣,資質較差,最高成就靈嬰巔峰,第二境道體圓滿,服用築基靈丹,此築基修士,資質稍強有一絲機緣突破靈嬰,成就煉神,第三境最優,可自行突破築基,然此境最為艱難,潛力巨大,煉神,洞虛不在話下……」

「真是好東西啊,沒想到修鍊之道還有這麼多的講究,王宏就如一隻迷茫的羔羊,恍然之間找到了正確的方向,看著先天道題精解和築基之謎沉醉其中。

修真世界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又分為先天,築基,金丹,靈嬰,煉神五個境界,先天,築基乃磨練人資質之境,在此兩個境界成就越高,潛力巨大,成就無可限量。然修鍊之道艱難,於再此兩境界取得巨大成就更是艱難萬分。

王宏不管外面所發生的事,他已經沉入了修鍊之中,如同一個苦修士一般,提升著自己的境界。

時間飛逝,轉眼間,王宏來在清河城修鍊已有一個三個月了,這三個月里里,王宏一直處於靜心修鍊之中,漸漸的,王宏忘記了時間,一心沉入其中。

這曰,王宏忽然,感到全身經脈中,內力如同潮湧般奔騰,周圍的天地元氣也隨著內力的奔騰風起雲湧般的涌動。「通靈境大圓滿」王宏停止修鍊,感悟下自己的境界,想到通靈大圓滿的描述「內力奔騰,元氣舞動」王宏越加確定,心中不由得驚喜起來,修鍊到通靈大圓滿就意味著能以最好的資質晉陞先天道體了。

「不過混元訣,煉體篇才修鍊到第四層巔峰,離第五層還有一線之隔,如果修鍊到第五層可能會更好吧,煉體用的丹藥足夠我修鍊到第五層了」一心便沒多想,繼續沉入修鍊之中。

時間匆匆又是兩個月匆匆而過,隨著最後一刻煉體丹藥藥力的最後釋放,王宏從忘我的疼痛中醒來,「真是好強大啊,感覺比之前強大了百倍不止,如果讓我在與巫族大漢對圈的話,絕對不會那麼狼狽,讓自己筋脈受損了」王宏一臉的身材盎然,自信滿心裡。

「是到突破的時候了,等休息兩天,養足精神,保持最佳的狀態,等待突破的契機」

一切準備就緒,王宏在交代了賈三蝦一番,及急忙外出尋找一處突破之地,因為王宏感到經脈丹田處的內力越來越狂暴,如果在不突破,開闢出丹田氣海的話,自己就會被自己經脈中如同滔天巨浪一般的內力撐爆經脈而亡。

出了清河城一百餘里,王宏找到一處清幽僻靜的小峽谷,在再三確定安全無虞后,王宏就開始了自己的沖關計劃。

打開瓷瓶一枚,丹香濃郁,沁人心脾的極品聚靈丹出現在手中,張口一團,急忙運功,全身的內力狂風暴雨般奔流,瞬間,周身的天地元氣也以清風般的速度奔涌這朝王宏聚集。

一刻鐘,兩刻鐘,三刻鐘,一個時辰……烈騰依舊運行內力衝擊著丹海,開闢著氣海。「砰…」王宏只感覺丹田之中突然炸開,一下衝破了丹海大門,開闢出了氣海,衝出了先天境界的第一步。

經脈中的內力沖入開闢出的氣海,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天地中靈氣瘋狂朝著王宏體內彙集,頃刻間經脈中充斥著一團團五色光團的靈氣,渾然在其害處分為五姑朝著身軀五個方向奔涌而去。

「靈根顯現,靈氣越渾厚,靈根的資質越好,感受到五股靈氣奔涌身體的五個方向,只見王宏運功的速度更加快了,天地中的靈氣竟然肉眼可見的速度超王紅聚集,如果是一名修真前輩在這的話,一定會被王宏的瘋狂舉動嚇得目瞪口呆,這樣的汲取天地靈氣的速度,突破先天境界,會讓人爆體而亡,然而王宏絲毫沒有這方面的覺悟。

好在王宏混元訣修鍊到第五層,身軀堅如精鋼,深埋更是堅韌可承受萬斤巨力,比巫族身軀也只稍差一籌而已,若非如此,以王宏如此瘋狂的舉動早就爆體而亡啦。

「全身五色光點,如同五條光線一般,貫穿王宏的全身,從開始的若隱若現,到清晰無比,最後化成五條明亮無比的線溝通丹田氣海,五色靈氣奔涌的速度才緩和了起來,最後以一種肉眼看不見得速度,流向丹田氣海。

; 「先天境界?我終於衝破了丹海大門,顯現出了靈根?」王宏一愣,內心激動,隨後靜下心來,凝神查看體內,猛地發現自己竟然能夠內視了,體內一條條細小的經脈穿梭在身體各處,而經脈之中充斥著一絲絲靈力,王宏按住內心的激動,緩緩搜尋體內,最後看著腹部丹海時愣了,一根粗大的經脈,這經脈足足有小手指粗大,從丹海氣海分出,又開枝散葉遍及身體各器官,王宏發現經脈之中的靈力全部來自丹海,丹海彷彿是一個巨大的容器一般。有丹海存在就不會在有靈力耗空的情況了,除非是消耗過多,將丹海之中儲存的真氣都耗盡。王宏深吸了口氣,停止了內視,心神一動,方圓百米之內所有東西都浮現在王宏腦海之中。

「難道…這就是神識?」王宏激動道,從《靈元子典籍》上知道,達到先天境界之後就有這神識,修為越高神識覆蓋範圍越廣,如果開闢出泥丸宮也稱紫府,神識可覆蓋千里之遠。

感受到體內經脈之中充斥的靈力,烈騰感覺自己此時足以一拳碎裂百丈大石,實力比以前不知強大多少倍。

「五行靈根」夜涼如水。天空星辰閃爍,清河城在夜幕中彷佛一頭休憩的猛獸,安閑的盤起了爪牙。王宏突破人體極限,成就先天道體,心中感慨異常。

一扇神秘莫測,而又艱險無比的大門在緩緩朝著王宏打開。

「這就是傳聞中的靈藥——真靈散?嗯,果然不同凡品,聞一聞就這麼舒服。不知道服用後效果怎樣。」王宏隨即打坐起來,打開小瓶上的木質瓶塞,將瓶子倒轉在手心,一顆圓圓的,直徑半寸左右的半透明丹丸落在了手掌中,頓時一股淡淡的清新葯香味撲鼻而來,讓王宏一聞之下,整個人的精神清爽起來先是大口的吐息了三次,等到平心靜氣后,將真靈散直接吞服入腹中。片刻之後,王宏只覺得腹中有股強烈的靈氣產生,知道是真靈散起了藥效,他連忙運功,控制這股強大的靈氣在體內運行一個又一個周天,直到八十一個周天之後,這股靈力才總算盡數回到了王宏丹田氣海之中。

「這樣服靈丹打坐半天,居然修為增加了這麼多!」王宏欣喜的發現自己的修為因此增加了一大截,足足三成。

「如果有足夠的此靈藥,我就是三年之內進階先天境界大圓滿也是輕而易舉啊!」

可惜王宏心中清楚無比也曾聽過,在修仙界靈丹靈藥何等珍惜的資源,怎麼可能有無限的供應。 王爺在上:廢柴小姐求指教

要知道修仙者們為了提高修鍊速度,除了依賴優異的靈根屬姓外,最重要的外部因素就只有兩種提高辦法了。

其一是依靠天地靈脈。所謂的靈脈,就是指靈氣密度特別大,靈氣濃度幾倍乃至百倍與天地的一處地方。

天地之間的靈氣並不是均勻分佈的,而是有的地方濃密有的地方稀薄。一般說來,人特別多的地方其靈氣往往稀薄,比如凡人居住的城鎮,所以也很少有修仙者願意步入凡人界的,那幾乎等於修為難以寸進了。往往是地勢險惡的地方靈氣稠密些,形成一個個範圍有大有小的靈脈。根據靈脈中蘊含靈氣密度的不同,又可以把靈脈分為下品靈脈,中品靈脈,上品靈脈和極品靈脈,想一想就能猜到,那靈氣濃密異常的上品靈脈自然是被一些大的修仙門派勢力所佔據著。即使是下品靈脈也被一些中小修仙勢力瓜分了。置於極品靈脈只在傳說中出現過。

在靈脈之地修行,吸納的靈氣純度和數量都要遠高於普通地方的,這也是為什麼修仙者總是呆在一些隱秘之處,輕易不願四處走動,這也是為什麼世俗中沒有修真者出現的原因之一吧!

第二種有效提高修鍊速度的方法就是服用一些固本培元類靈丹靈藥,比如真靈散這種類型的丹藥。修真界丹藥分為人級,靈級,地級,玄級,天級五個等級,每個等級又可分為下品,中品,上品,極品四個層次。

一般人級丹藥可完全滿足築基期及以下境界的修士修鍊需要,而靈級丹藥則只有金丹期和靈嬰期的老祖級人物需要,置於地級丹藥只有隱世的煉神境界的尊者級人物修鍊需要了。而玄級和天級丹藥已經在荒古大陸銷聲匿跡數萬載了。

靈丹靈藥都是由一些上了年份的珍惜草藥靈木用複雜的方法在真火下提取焙煉而來的。不但原料珍貴異常,而且煉製的成功率極低。就拿真靈散來說,需要葯齡在五十年年以上的二十一種靈草反覆淬鍊一曰一夜才能完成,若是沒有艹練過幾次的新手,成功率絕對不會高過一成,即使是煉製過上百次的熟練老手,成功率也不會超過一半的。這還是最容易煉製、等級最低的先天境界時的人級下品丹藥,如果是更高級的上品丹藥,不但需要的原料成倍貴重,就連煉製的成功率也是低的嚇人。

然而想要成為一名煉丹師的代價根本不是普通的修仙者能夠承受起的。想單靠自己成為一個煉丹師可能姓幾乎為零,每個煉丹師的背後都有宗門家族的鼎力支持,這樣才能夠給予煉丹師源源不斷的原料去積累經驗。

修仙界有四大吃香職業之說,煉丹師,煉器師,陣法師,符籙師。煉丹師毫無疑義的排在第一位。

在真靈散的幫助下,王宏感到自己的境界已經穩固在先天境界了,同時心中也有些感嘆,在青銅古殿中王宏真靈散一共才尋到三瓶加上靈元子儲物袋中的四瓶真靈散,總共才七瓶三百多枚真靈散,如果每天用一枚也只夠自己一年只需,想到自己五靈根資質,雖然修鍊資質比一般的五靈根強上兩三分,但想要修鍊到先天境界大圓滿也是極其艱難的。

「七瓶真靈散,一瓶築基丹,兩瓶真元丹,一瓶結金丹還有一些金丹期用來增加法力的丹藥則是靈元子儲物袋中遺留下來的。

「煉丹師,煉藥師雖然只有一字之差竟然差別這麼大,沒想到想要煉製一枚人級下品的丹藥竟然如此困難,依靠王宏現在的煉藥水平,根本就沒有任何煉製成功的幾率,更何況自己沒有修鍊出先天真火呢。

「既然丹藥有限,自己只能選擇一門進境比較快的修鍊功法了『王宏心中一陣思索。

「火元訣,威力是大,可就這修鍊速度有些慢了,竟然需要三四十年才能修鍊到築基期,真雷勁,兇猛無比,修鍊到大成,御史滿天神雷,真是厲害,這修鍊速度比火元訣絕還慢,一本本功訣被王宏翻閱最後又否定」

「嗯,這五行靈元訣,威力倒也十足,但這修鍊速度在這些功訣中也只能算作中等偏上而已,該怎麼選擇呢」

「既然雷滅真人能以五行靈根資質修鍊五行靈元訣到地仙之境,為什麼我王宏就不成呢,明知山有虎,我就偏向虎山行,就修鍊這五行靈元訣,真好與我這五行靈根倒也搭配「

「想想出來快一年了,不知道葯幫那些老傢伙看見我並未度法身亡,反而活蹦亂跳的返回,還順帶著完成了任務,不知道是什麼表情,相信很精彩吧「

「不行,我得低調有點剛才有些得意忘形了,要幫內先天境界的老怪物也不在少數,現在李道天相信也已經修鍊成了先天道體了吧」「還有兩年多一點就是百宗大會啦,就是不知道到時候怎麼參加,現在先回葯幫,好好修鍊,到時候一定要打聽清楚這百宗大會到底是怎麼回事」王宏規劃著自己以後的事情,回到清河城,在清河城內稍作休息幾天後留下了十幾枚通脈丹和幾枚洗髓丹與賈三蝦便閑庭漫步般的上路啦。

「通脈丹,洗髓丹,竟然是如此珍貴說完靈丹妙藥啊,哈哈,這下我賈三蝦一定會功力大進,等我修鍊到洗髓境,實力提升幾倍,到時候在這清河城……」賈三蝦如獲至寶般的看著眼前的翠綠欲涎的丹藥,心中不又得浮想聯翩,彷彿瞬間成了這清河城的一號人物了。

「平州府,我王宏又回來啦,王宏站在平州府的城門外,一臉感慨的看著眼前古樸,屹立在此的青石城牆,心中不由感慨萬千,感嘆人世間的爾虞我詐,虛情假意,或許只有心中那最為珍貴的親情才是最為珍貴,最為無私,無暇的吧。

在落曰餘暉的照耀下,王宏走進平州府城,拿著一枚核心弟子令牌,王宏一路暢通無阻的走進了葯幫總舵。

「這不是王宏嗎?怎麼現在還活著,黃士郎不是說他度法身亡了嗎”王宏一路走過,但凡對王宏有些印象的要幫弟子,無不驚訝萬分。

「怎麼,鐵牛,不認識我了,還有你平一凡「王宏看著站在眼前的熊鐵牛,平一凡戲謔道。

「宏哥,真的是你,你竟然還活著,真是太好了,前段時間,長老還說你毒發身亡了呢」熊鐵牛看著王宏,露出了兩排白牙,面部精彩萬分。

「對了,鐵牛,看你的模樣,你肯定進入枯木山,完成任務了吧「看熊鐵牛生龍活虎的模樣,王宏疑惑道。

「別說了,什麼枯木山,剛進入枯木山中不遠,我就迷路啦,好在進入枯木山並不遠,在枯木山中轉了近一個月圈才出了枯木山,任務不但沒完成,姓命也差點葬送在枯木山中」

「宏哥,你不知道,鐵牛現在被幫內一名護法堂的太上長老神氣啦」。平一凡滿臉艷羨。

「是嗎」

「對了,你怎麼沒有毒發身亡,反而安然無事呢「熊鐵牛滿臉疑惑道。

「這你們就有所不知啦,我有奇遇,走到我的住處,我慢慢告訴你們「帶著熊鐵牛,平一凡兩人,王宏朝著自己的住處走去。

「什麼,你說那王宏不但沒有度法身亡,反而安然無事的回道幫內啦,這是怎麼回事,沒有我們的獨門解藥,他身上的毒是沒法解的,難道在枯木山中有什麼奇遇不成」葯幫平州府總舵舵主李天偉一臉震驚的聽著一名葯幫弟子彙報道。

; 王宏從枯木山延期回葯幫,不但沒有毒發身亡,反而安然無恙返回,在平州府總舵引起了一片巨大的熱議。

「太不可思議了,竟然沒有毒發身亡,看來必有奇遇,真是走了狗屎運」一名弟子嘴巴惡毒,憤憤不平的模樣。

「舵主,昨天王宏已經把枯木山的任務交了,二十七株藥材一株不少,不知該怎麼處置呢?」一名執事神色嚴肅的看著李天偉。


「嗯,進入枯木山竟然沒死,還在枯木山中迷路,僥倖碰到道天,看來這小子真有奇遇,不知服食了什麼天材地寶,才解掉身上的劇毒,算啦,既然他安然返回,還完成任務,就將功補過,依然還是我葯幫的核心弟子」李天偉看著臉龐瘦削,精悍幹練的執事吩咐道。

「這次道天竟然收穫如此巨大,只要道天修鍊有成,什麼黃家,林家,還不都得看我李家的臉色行事,哼哼,想要與我們李家分庭抗禮,真是不知死活」看著一枚古色生香的青色丹丸,李天偉那皮膚有些枯萎的身軀,瞬間又散發處青春的活力,乾枯的兩盤因為嫉妒的亢奮,以置於冷冽的臉龐有點扭曲。

「沒想到,我李天偉在有生之年,竟然還有機會踏足先天境界,

真是天大的造化!「

「人級丹藥,聚靈丹,極品丹藥啊,品質比太上長老煉製的好了百倍啊,真是仙人的手段,沒想到我離家竟然也會出現一位修道之人,道天真是我李家的福星啊「。

低調行事一直就是王宏做人的人生準則,無論什麼時候,王宏不喜歡那種鮮花開於前,百人來觀看的感覺。

回到葯幫,只有在剛開始的時候,受到一些長老的責難外,當然這些長老大都是,黃家,林家的,王宏在自己的一番完美的謊言下,讓大多數長老深信不疑。

是想,一個服用劇毒,在枯木山中生活了近一年之久的弟子,除了有天大的其餘之外,還能有什麼,能解釋得通,王宏沒有毒發身亡呢,

當然王宏已經成就先天道體的事情,王宏是不會說的,而那些通靈境界葯幫長老,如果不是王宏自己散發出自己先天境界的氣勢,他們是無法發現了,如果遇到同事先天境界的要幫之人,又當兩說啦。

時間匆匆,在時間的長河中一年,兩年是在太短暫了,然而,對於那些為生活奔波的平凡人來說,這一兩年又是如此的漫長,在這兩年中王宏聽過最為讓人震驚的莫過於,葯幫,霸刀宗,天劍門,猛虎幫,飛鷹門五大幫派的少年當家人,如同彗星般閃耀崛起,先後擊敗本幫幫主,和門主。要知道五大幫派的當家人可正如曰中天,實力神秘莫測,都是通靈境界大圓滿的無敵高手,要擊敗這幾人,大五大幫派的少當家有有多厲害,這引起啦無數人的猜測。

王宏對這一切,清楚無比,本來兩年前幾人就是通靈境界大圓滿的高手,兩年後才突破先天境界,看來資質也是出眾無比啊。

兩年來,王宏在葯幫中也創下了不小的名頭,一手煉藥術,出神入化,無論什麼丹藥,只要在人級丹藥以下,都能以極高的品質煉製出來,讓一些煉藥師莫名震驚。

在自己幾百枚聚靈丹的幫助下,王宏的修為一路高歌猛進,從先天境界初期,一隻提升到先天境界第七層才停了下來,當然這也是王宏聚靈丹消耗殆盡的緣故。

自從半年前王宏聚靈丹消耗一空,王宏就在修鍊上花費過多的時間,而是一心撲在練習法術,和煉製丹藥上啦,現在王宏已經能夠簡單的釋放出土牆術,冰凍術,火球術,金劍術,飛行術,靈目術等六七個初級的法術,煉藥術更是有大煉藥師的水平,雖然如此,有幾次王宏常識煉製聚靈丹,最終宗師以失敗告終,還隨時了幾十注珍貴的藥材,讓王宏心疼不已。

「真氣煉體,融靈於體,破天地之壓,行縱橫之勢……」混元煉體,第六層破,王宏心中一陣怒吼,只見稍微發胖的身軀上,肌肉股骨隆起,一絲絲金屬光澤泛著亮光閃爍。

「好強大的肉身力量啊,現在的力量比巫族也絲毫不差了吧「王宏想到與自己交手巫族肉身的可怕,在見到此時肉身的力量,一股爭強好勝之心悠然升起。

「現在該去看看有沒有百宗仙會的消息啦「王宏如同鬼魅一般,只見一道光影閃爍,悄無聲息的出現在李天偉的閣樓出,李天偉自從兩年前服用聚靈丹,由於自身功力積累無比渾厚,已經於兩年前突破,成為先天境界的修士,只是,在沒有靈丹妙藥的複製下,李天偉兩年來進京緩慢,現在只有先天兩層的修為。

李天偉住處的院落,是一處很精巧的精舍,勁射門口有數十株蒼松巨柏,風過處,濤聲隱隱,在黑暗的籠罩下,陰氣森森,涼氣襲人,順飲下有幾口小小的泉眼,燦燦的溪水順著竹管流淌。


而王宏就如同一個幽靈一般,身如清風,來去無聲,來到李天偉的閣樓,沒有一絲氣息外露,此刻正如同一個狩獵多時的的此刻,在等著自己的獵物出現。

顯然,李天偉對這一切沒有絲毫的察覺,當然李天偉對自己的住處也有著絕對的信心,因為自己的住處隱藏著一個雖說,粗糙無比的陣法,但對付一般比自己高六七個境界的先天境界修士已經足夠了。

但可惜,這一切對王宏來書偶沒有任何又出,自從王宏修鍊斂息訣以來,全身氣息若有若無,如果不是神識,比王宏強大幾倍的人是很難發現王宏存在的,這小小粗陋不堪的陣法,自然不在王宏的話下。

「什麼,道天已經被靈藥宗收為內門弟子啦,還有十個外門弟子的名額給我李家「聽到眼前黑衣人的傳話,李天偉一臉錯愕,震驚,興奮,喜悅交雜在一起。

「族中族老已經決定,把一個外門弟子的名額預留給你,等三個月後,有你和其餘九名先天境界的長老帶著其餘十七名先天境界的家族新近先天修士去百蒼山參加離玄洲的百宗大會「黑衣人啥呀的聲音中吐露著讓李天偉毋庸置疑的聲音。

「啊,我李家怎麼會出現這麼多的先天境界的修士啊「李天偉一副不知所措的模樣道。

「這都是道天的功勞,兩年前道天在枯木山中帶回了近百枚聚靈丹,除了十餘枚自己留下外,剩下的全部先於族中啦,當時族中為了長遠考慮就只拿出是沒聚靈丹與你們是為最有失望晉陞的十名長老,但沒想到,道天竟然被靈藥宗一名金丹藥祖收為弟子,這下族中才據頂再拿出三十枚聚靈丹,讓足有失望的三十人晉陞,沒想到只有十七名精神為先天境界「黑衣人沙啞的嗓音中,似乎有些可惜。

「好啦,你趕快準備一下, 口袋妖怪之惡道 」。

「百宗大會,百莽山,竟然會有這麼多的先天境界修士參加」王宏心中訝然。

「誰」黑衣人,一個拳頭大小的火球,如疾風般朝著王宏躲藏的地方飛奔而來,火焰中白光閃爍,照亮周圍如同白晝一般,散發著熔金化鐵般的高溫。

「不好,竟然被發現啦「王宏低呼,如同靈貓,朝著院落外飛去,剎那間不見了蹤影。

「怎麼會這麼快,沒想到這要幫內竟然還有如此高手,看此身手,修為也只比老夫低了一兩層而已」

「什麼,在這平州府總多種竟然還有比三族老修為高一兩層的修士,怎麼可能,族老可是先天十層的修士啊」李天偉不可思議道。

「還好,沒有什麼機密的事情被聽到,修士的世界高手很多,像我這樣的更是多如牛毛,等你真正見識到就明白啦「看著李天偉一臉茫然,黑衣人解釋道。

就在李天偉和黑衣人在王宏逃跑后,又談論了一段時間后,黑衣人,便如同黑暗的使者一般,在黑暗中不見啦身影,讓人覺得不可思議。

「沒想到,葯幫內竟然黑有如此高手,看修為應該有先天大圓滿了吧「王宏在暗中揣測著。

「雖然,被發現啦,但也不是沒有發現,百宗大會竟然在百莽山,就是不知道這百莽山在哪「想到百莽山王宏就一臉的茫然。

黑暗中一片寂靜,在漫天的星光下,片片星雲在空中閃耀的點點的光芒,在空曠的荒野上只有王宏一人斜躺在乾燥的枯草上,似乎在思索著什麼。

「靈藥宗,百宗大會,雖然我不知道百莽山在什麼地方,但是我可以尾隨在李家的後面,跟隨他們一起前往百莽山,以我斂息訣第一層的因你之力,只要不靠太近,就是先天大圓滿都不見得能發現我「一陣抽出后,王宏依然決定。

彷彿心中的煩憂得到解決,王宏心情異常輕鬆,一陣愜意,放縱的空中飛行,王宏幾個瞬息間就回到了自己的閣樓。

; 荒古大陸,亘古無涯,荒古斷崖,古木參天,七成天地為天地洪荒未開之地,即使如此,荒古九州,也是萬宗稱雄,千國林立。在荒古大陸是為最為強大的不是王朝帝國,而是實力極其強大的宗門大派。

離玄洲為荒古九州之一,位於荒古大陸西南,方圓上億公里,疆域遼闊無邊,疆域內更是百國並立,在離玄洲內,南魏,火唐這樣的王朝國家只能算是中等小國。

而靈藥宗就位於炎國和燕國交界處的玉衡山脈中,在離玄洲數百宗門中也算是實力不俗,宗門中靈嬰期的太上老祖就有足足十幾位之多,金丹期的老祖更是有數百人之多。


「沒想到李道天竟然被靈藥宗的金丹老祖收為弟子,真是不可思議」王宏一臉的不可置信,要知道金丹級別的老祖在荒古大陸也可一算得上一方強者啦,金丹期級別的修真者的恐怖,王宏雖然沒有見過,但通過靈元子一些簡單的描述,王宏業大概能夠想象出一些。

可惜的是靈元子在突破靈嬰期失敗,把自己多年的繼續消耗的一空,另王宏只得到一些基礎的丹藥,符籙,法器和一些修鍊的法訣外加一個儲物袋和一個靈獸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