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飯什麼的就算了,直接解決問題吧,趁着時間還早,說不定還能趕回家吃晚飯。

“你是….劉英傑的那個表哥??”

王星果然知道秦文和,只是一時間無法將眼前的年輕人,和情報中的大學生聯繫到一起。

在他得到的情報裏,秦文和是本地人,一個二流大學生而已,或許很能打,但絕對無法得到宋忠等人的尊敬。

難道情報有錯?王星深深皺眉,事情發生了變故,晚上的計劃還有繼續嗎?

“就是我,那麼…王凱的哥哥,你要怎麼辦呢!”

秦文和不準備磨嘰,他又不是來交朋友的,有話就直接挑明,意思很明確,是打是和你自己選。

然而就當他說出這句後,突然渾身一震,那道充滿惡意的目光,又在注視着他。

是王星!

秦文和心中驚詫,目光是從酒店中傳來,而酒店又被包場了,聯想起宋忠的過的話,王星作爲幫會成員,一向老實本分,這一次主動找他質問,表現的很反常。

那麼….王星身後有靠山,是個修士!這樣的話,就能解釋了,如果這個修士也是偷襲宋忠的人,那今晚的飯局,就是一個鴻門宴啊!!

那道目光盯着秦文和,讓他如芒背刺,渾身都不自在,就像獵物被捕食者鎖定一樣。

“呵呵…誤會..誤會!”

王星愣了愣,立刻反應過來,擠出笑容說着客氣話,他剛收到‘新老大’的傳音,不管想什麼辦法,無論如何也要將對方帶進酒店。

“我那弟弟被慣懷了,是該教訓教訓了,改日我讓他親自給兄弟你道歉!”

王星不愧是**湖,見到秦文和等人的態度後,立馬放低了姿態,也不提王凱被打事情,反而還主動道歉。

“哈哈…我們先上去吧,菜都已經上齊了,這可是我爲宋忠少爺特意準備的哦!”

王星伸手虛迎,幾個大廳的迎賓小姐也躬身歡迎,一個個身材修長,穿着開叉旗袍,十分的養眼。

秦文和默默鼻子,他還準備直接翻臉的,將王星一頓狠湊,然後讓宋忠收拾他。


但對方主動認慫,態度誠懇,讓他想動手的理由都沒了。

此時這樣的情況,只能隨着宋忠一起走進酒店。

然而就當他跨入酒店的瞬間,眼前一黑,又一亮,大廳場景瞬間變換,他已出現在一片空曠草原上了。

“迷陣??”


秦文和大驚,掃視四周,這情景如同當初身在望月道士的迷陣中一般,一切看似真實存在,但卻都虛假。

迷陣並不可怕,只具備困敵效果,真正可怕的陣法是殺陣,威力無窮,以秦文和如今的實力,哪怕是最低級的殺陣,也能讓他死無藏身之地。

身邊的宋忠目瞪口呆,眼前的一切太神奇,只是眨眼之間,如同時空變化,酒店大廳變成空曠草原,讓人難以置信。

這就是‘神仙’的手段嗎?改天換地?太牛逼了!如果不是秦文和還站在身邊,他都以爲自己是在做夢。

只是當他看見秦文和凝重的表情後,心底不禁一顫,似乎這片草原,有着莫大的危機!! 第十四章.被埋伏了

草原一望無際,其上空空無也,除了秦文和兩人之外,在也看不見其他活物。

“這裏哪裏?”

宋忠緊靠着秦文和,他只是普通人,從未遇見過這樣神奇事情,進入酒店便來到了草原,其餘的人全部消失不見,只留下自己和秦文和。

“這裏或許是迷陣!”

秦文和也不敢肯定,這類陣法或許是迷陣,也可能是幻陣,迷陣較爲簡單,以他的實力,花費些時間也能破陣。

但如果是幻陣就複雜了,那是一種混合陣法,具備迷陣和殺陣功能,以他一品的修爲,就算有戰甲法寶護體,也同樣九死一生。

不過如果對方是偷襲宋忠的二品先天境,那以他的實力,應該還得不到幻陣,只是……..

敵人的情報全無,像一團迷霧,他不清楚那團迷霧中是否只有一個敵人。

敵人能收服王星,讓王星出面騙他入陣,這一切的表現,說明對方瞭解自己,至少清楚自己和王星之間的恩怨聯繫。


陣法不會是臨時佈置的,晚宴早有預謀,而宋忠有隻是個普通人,所以這一切的陰謀只能是在針對他。

“是誰?”

秦文和想不通,這麼處心積慮的算計自己,就算對方發現了黃仙山的異象,也不至於如此。

從入陣之後,他便一直站在原地,不敢輕易妄動,宋忠緊跟在後,一臉慌亂。

“出來吧!要戰便戰!”

他大聲歷喝,拖下去不是辦法,對方設局讓他入陣,肯定是有所圖謀。

“嘿嘿….小子急着找死,我成全你!”

陰冷的聲音出現在四面八方,一柄漆黑刀憑空出現,刀鋒上幽光陣陣,無聲無息,對準秦文和後腦,偷襲而來!

“哼..雕蟲小技!”

秦文和怒喝,右手擋刀,左手抓起發呆的宋忠,將他遠遠拋到一旁。

敵人已然現身,這是修士之間的戰鬥,宋忠一個普通人,哪怕是戰鬥的餘波,他也承受不住。

他右手握拳,催動法力,霸體功法施展,拳頭上綻放銀光,虎煞黑芒隱現,於黑刀硬拼了一擊!

鐺鐺……

拳頭於刀刃交擊,發出金鐵撞擊聲,火星飛濺,兩人各自倒退數步。

秦文和這時纔看清楚對方模樣,一身道袍,挽着髮髻,雙目細長,眼神陰冷,握着一柄漆黑長刀,刀刃上幽芒閃爍。


一擊交手過後,那道士也很吃驚,一個一品修士而已,居然能擋住自己的偷襲!

那可是全力一擊,對方抵擋後,竟看上去絲毫無礙。


“你是誰?”

這是秦文和第一次和修士戰鬥,剛纔的交手中,他感應到對方確實是個二品先天修士。

如果自己沒有猜錯,就是眼中這個修士,偷襲了宋忠一行人,通過搜魂術,從宋忠那裏得知了自己的情報。

可是宋忠也不過知道他的存在而已,難道就爲了黃仙山的異象,竟然就擺出這麼大的陣勢。

又是迷陣又是偷襲,剛纔對方的那一刀,充滿了殺機,這個神祕的道士,真的要殺掉自己。

“嘿嘿…死人..不需要知道太多!”

神祕人冷笑,伸手遙遙一指,一道火蛇從他之間飛射而去,那火蛇在半空搖擺,活靈活現,炙熱高溫扭曲空氣,眨眼間便來到秦文和的頭頂。

“火蛇術…”

秦文和一驚,這是真宗的道術,和血族的輔助魔法不同,火蛇術攻擊力強悍,一旦被那條火蛇纏住,在其周身炙熱的高溫下,就算三品靈徒境也扛不住。

他不敢大意,緊盯火蛇撲來軌跡,雙目中神光爆射,瞳孔中有符文顯現,剎那間,時間遲滯,撲殺而來的火蛇如同變成慢動作,再接觸的瞬間,被他輕易閃避。

神眼天賦再現,這是秦文和多日來努力的結果,自從體驗過神眼天賦神奇後,他便耗費大量時間來研究,終於做到能夠隨意施展。

神祕符文一閃即逝,這是他努力練習的成果,神眼天賦極爲消耗真氣和精神力,就算如今他的一品修爲,也不夠支撐十來分鐘而已。

所以秦文和便有了這樣的想法,通過練習熟練掌握天賦,讓神眼效果一閃而逝,抓住戰機的瞬間,開啓神眼,使天賦效果提升最大化。

只是神眼天賦很難掌控,並不是每一次都能做到‘一閃即逝’,剛纔完全是運氣罷了。

他閃避開火蛇後,便衝向神祕人,他剛入一品境不久,還沒來得及修煉道術,能施展的只有魔虎拳法,手段單一,非常不利。

神祕人微愣,沒想到火蛇術被閃開了,見到菜鳥還敢衝上來,他橫眉倒立,細長雙目中,寒光冰冷,一刀斬出,刀光乍現,方圓十米之內,就連光線都被刀光壓制。

凌厲刀光來襲,威勢駭人,秦文和臉色沉重,視線中其他事物全部消失,只餘下那柄黑刀斬出的刀光。

刀光,快到極致,如閃電般,極速斬來。

“神眼…開啊!”

秦文和心中嘶吼,精神力高度集中,死死盯着那道刀光,眼神再現,終於看清了刀光的軌跡。

他低頭閃身,刀光擦着頭皮,斬斷幾縷髮絲,飄飛在半空中。

“喝啊….”

他閃過刀光,身體微蹲,體內真氣暴動,雙拳上銀光大盛,虎煞之氣加持,一隻只黑色‘魔虎’浮現,纏繞着銀色拳頭,狠狠轟擊在神祕人胸口。

啊………….

神祕人怒目圓睜,被巨大的拳勁正面擊中,整個人都飛了出去,他大口咳血,倒飛了十多米,才摔在地面上。

秦文和乘勢追擊,真氣灌入雙腿,如猛虎撲食般,一個撲擊便已來到神祕人身邊,提起右腳便踹。

神祕人終究是二品修士,忍着胸口巨疼,擡手擋了一腳,卻也被巨力踹飛了出去,牽動胸前拳傷,再一次大口咳血。

“可惡…..居然受傷了!”

他強忍胸口巨疼,在半空中扭轉身軀,勉強落地後,仍舊倒退五六步,這才穩住了身體,一手捂着胸口,一手趕緊取出療傷丹藥吞服。

丹藥剛入口,秦文和便再次撲殺而來,魔虎拳法全力施展,出拳如山崩,勁風爆響。

“小子,夠了啊!”

神祕人咆哮,一朝被人佔得先機,便落入了下風,對方太古怪,只是一品後天境而已,卻能一拳重傷自己,那一拳之力簡直恐怖,胸口如同被擊碎了一般,火辣辣的疼痛。

神祕人再次出刀,不爲傷人,只要逼退秦文和,他已被重傷,剛纔服下療傷丹藥,現在需要時間緩衝,等傷勢稍微好轉,他還有一擊必勝的絕招。

一個二品修士想要纏鬥一品,絕對如同戲耍般,實力相差一品,戰力天壤之別。

可惜神祕人倒黴,遇上了奇葩秦文和,不僅肉身之力恐怖,還身兼兩中修煉體系。

當他發現神祕人的打算後,嘴角微翹,閃避刀光的瞬間,偷偷掐了個魔法手勢,一道黑光從腳底爆射,無聲無息間,竄入了對方的影子中。

黑暗魔法——暗影之束!!

魔法發動,神祕人揮刀的動作突然一頓,整個人都定住了,在他驚恐的目光中,一隻碩大的拳頭,閃着銀光,正中臉孔。

砰……

“啊….啊…啊…”

面部要害被擊中,神祕人叫的撕心裂肺,翻到在草地上,雙手捂着臉,一滴滴鮮豔滴落,夾雜着黑色液體和碎落的牙齒。

他的雙眼被一拳轟碎,失去了視力,眼前一片漆黑,再也無法反抗了,只能在無助的翻滾,慘嚎聲嚇得宋忠惶恐不已。

щщщ .ttκǎ n .¢O

“呼….結束了!”

秦文和鬆了口氣,對方出奇的弱,這真的二品先天境嗎?根本沒有什麼壓力啊!

他心中洋洋得意,卻不知神祕人心中懊悔,這一戰他太輕敵了,本以爲能直接碾壓,誰想到一招失誤,便失去站起來的機會!! 第十五章.破陣殺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