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雷岳兀自是強撐著,他不甘心就這樣失敗,不甘心就這樣變成痴獃,渾渾噩噩的度過下半生。

強烈的執念,鋼鐵一樣的心志。

他彷彿回到了在山洞中陸續闖過仙家十三道幻境的歲月。

在那些日子裡,他看遍了人間百態,經歷了各種痛苦。

十年的積蓄,一朝爆發……

「轟……」

魂力的強度猛然飆升,在原有的基礎上,再度拔高了一大截,強勢而霸道地將相晶中的那道法相拓印死死包裹住,全力猛拉。

聖潔的白色乳光徒然爆發,將整個靜室照得通亮。

坐在藤椅上的中年人愣了,他雙目獃滯地看著眼前發生的一切,驚駭地無以復加:「這……這是……」

他無力的發現,自己竟然無法確定眼前的情況意味著什麼。

在他的印象中,似乎只有靈階之上的法相出世才有可能造成如此龐大的異象。


可是那種級別的法相他也只是有幸看到過幾次。

而主導這種級別法相的啟靈儀式?那絕對是生平第一次。

所以他也無法確定,眼下的強烈異象,究竟是不是高於靈階的法相出世的徵兆……

他死死地盯住那塊被光芒遮蓋的地方。

雖然不敢相信,可他心裡很清楚,能引發這樣的異象,絕不可能是什麼靈階法相。

靈階之上,是為地煞。

倘若這等消息傳出去,恐怕將會讓無數超級部落為之瘋狂。

地煞法相,當真是放眼無盡古蒙大地都難以尋得的稀世寶物。

不僅僅是因為地煞靈物極為稀少,更是因為幾乎每一個地煞靈物都具備恐怖的實力,即便一些超級部落窮其所有力量都無法捕獲,更別說從其體內挖出相晶了。

「我要不要把這則消息放出去。」

歸海鋒心裡不斷的權衡著。

他發跡於一個小部落,經過幾十年的艱苦打拚,終於成功融合真身,進入附靈堂獲得了啟靈長老一職。

這讓他的部族因此而受益,規模不斷擴張,越來越繁榮。

可以說,他對於家鄉而言,是閃耀的傳奇,是守護神。

族人的崇敬和弱者在他面前表現出來的謙卑,讓他在很長一段時間內,自信心極度膨脹,目空一切,但進入附靈堂后,見識過幾次真正的大場面。

才讓他深刻的認識到。

自己的實力,放在超級部族中,並不算什麼頂尖人物。

放眼整個古蒙,更是排不上號。

這也讓他對於實力,有了更加迫切的追求。

而眼下發生的這一幕,無疑可以帶給他巨額的財富。

地煞級相晶的價值,無可估量,足以讓各大超級部落搶破頭,到時候,他就能夠藉此大撈一把。

就在他思量算計的同時。

室內的光輝逐漸散去,雷岳頭頂的法相輪廓也緩緩地勾勒成形,呈現在歸海鋒的視野之中。

那是一棵樹……

枝繁葉茂,樹葉呈墨綠之色,枝椏之間隱隱有著星星點點地金光閃爍。

一股磅礴的神聖到令人膜拜的氣息浩浩蕩蕩撲面而來,魚貫進入歸海鋒的胸腔和大腦之中,將他的邪火盡數澆滅。

他的內心,也重歸於清明平靜,再也生不起任何邪念。

歸海鋒只覺得周身鉛華彷彿都得到了洗濯,整個大腦都前所未有的空明起來,一些修行上的難關悄然破滅。

諸多道理,徒然明悟。

「這……到底是什麼法相。」

平靜下來之後,歸海鋒驚駭地看著那株星光已經歸於黯淡,外表已無任何神異的古樹法相。

在他的印象之中,見過的那幾次地煞級法相似乎都沒有這等功效。

「我的天,這古樹竟然能讓人進入空靈參悟之境,真……真……」

他想要感慨,用以抒懷心裡積蓄的感情,可已經無法找到任何辭彙形容此時內心的震撼。————


與此同時,雷岳也在細細體悟著自身的變化。

事實證明,人在絕境之下的選擇往往是對的。

剛才的危險程度,真是差點就靈魂崩散了,此時回想起來,仍覺心有餘悸。

若不是執念夠強,若不是有《菩提觀想經》的神奇加持,他雷岳,能夠創造奇迹么?

答案是否定的。

可人生就是如此,只有天時地利人和三才齊聚才能獲得成功,而並非說一個人硬實力夠強,他就一定能登上巔峰。

運氣、旁物輔助、人際關係等等因素,缺一不可。

此時他天靈破開的裂痕,被相晶中攜帶的先天氤氳之氣逐漸修補癒合,瘋狂溢出的靈魂之力也被重新控制在泥丸宮中。

這意味著,他吸納法相成功,危機解除。

但同時也因為這先天氤氳之氣填補了天靈的傷勢而耗盡,而無法像貢布他們那樣讓相力瘋狂暴漲。

先天氤氳之氣,是相晶在孕育法相拓印的過程中,集天地之精華而形成。

修士在汲取相晶之中的法相拓印時,能夠同時將這些先天精華吸納而出,並且融入四肢百骸,讓相力得到大幅度飛躍。

不過每一枚相晶中的先天之氣僅僅只能消耗一次,耗盡則無,所以雷岳的天靈在得到修補的同時,也無法得到這極為珍貴的提高修為的機會。

這也算是有所得必有所失吧。

沒顧得上計較更多,雷岳直接沉浸心神,陷入了體悟狀態之中。

靜靜地感受之下,他能清晰的察覺到腦子裡有些異物感,這是法相拓印納入泥丸宮造成的不適,很快就會自行消失。

而此時的泥丸宮內,原本漆黑一片的空間之中,赫然漂浮著一顆碧綠通透宛若極品綠翡的物體,物體周身蒙著一圈聖潔白光,散發著至純至正的浩然之氣。

「這是什麼東西。」

雷岳大為不解。

然而正當他發愁的時候,忽然憑空出現了大量,強行灌入他的記憶內。

將這些信息瀏覽一遍后,他的隨即釋然。

原來,這些信息是老和尚事先封存在相晶之中的記憶烙印。

主要記載了這枚相晶的一些相關事宜。

「原來,我的相晶名叫菩提樹,屬於植物類法相,這顆綠翡寶石則是菩提樹的幼年形態。」

「竟然是植物類……」

他的心中掀起強烈的波瀾。

法相主要分成動物,植物,器物,靈物四大種類。

其中以動物法相最為常見,十有**的法相形態都屬於此行列。

而植物和器物要想誕生靈性的難度遠遠高於動物,所以這兩者就稀有罕見了許多。

又因為這兩者誕生靈性的條件實在是太過於苛刻,故而一旦誕生靈性,在品質上絕不會太低。

且不管究竟是什麼品質。

能夠獲得一個植物類法相,就已經足以讓雷岳驚喜萬分。

至於這菩提樹具有什麼天賦力量,就需要耗費許多時間來摸索了。

退出體悟狀態,只見得貢布和拉多以及另外一人已經是站在了歸海鋒跟前,顯然他們也是完成了啟靈儀式。

見狀,雷岳揉了揉太陽穴,也是起身來到了隊伍內。

此刻,歸海鋒似乎在想某些吸引人的問題,雙目失神,神態獃滯。


這樣的表情,出現在一個真身境強者身上,著實令人有些意外,以至於貢布等人只能是面面相覷,卻不敢出言打擾。

片刻后,歸海鋒終於是回過神來,看了看眼前四個青澀的面孔,輕輕點了點頭,「你們這一批人,很不錯,進來五個,成功四個。」

「剩下那個沒有成功的,我已經讓人把他送到了療養室,從此,你們的人生便進入了截然不同的軌跡。」

「他,只能庸碌一生,而你們,則有希望成為受人尊崇的強者。」

歸海鋒只是隻字片語,便讓幾個年輕人熱血沸騰起來。

是啊。

受人尊崇的強者,多麼振奮人心的字眼啊。

「鑒於你們這一組,有兩人的法相都達到了靈階程度,按照規定,我們附靈堂可以賜予你們四個每人一件庫存相器。」< 相器是相力修士必備之物,能夠對實力產生極大的增幅。

但因為煉製難度不低,且煉製成本昂貴,並不是每個修士都用得起。

不過這句話中,還有一個信息,也令他們很感興趣。

那就是有兩人的法相達到了靈階,這兩人究竟是誰?

想了沒多久,拉多和另外一人便齊齊看向了貢布和雷岳,他們的目光內滿含羨慕。

雖然說菜鳥大多不知道自己的法相具體是什麼品質,但心裡仍然有數。

在獲得相晶之前,族內長輩大多會告訴你這是什麼相晶,其中蘊含的法相拓印的品質,會在哪個範圍內浮動。

「好了,等會我會帶你們去寶庫,你們自己挑選,能夠選到什麼樣的相器,就看自己的造化了。」歸海鋒的視線依次從四人身上掃過,只有落到雷岳身上時,才略微停頓了一刻。

「你們也別抱太高的期望,我們這座分堂,規模並不算太大,所以並沒有什麼高品階相器。「

歸海鋒說完,便從藤椅上坐起,帶頭朝啟靈室門口走去。

他的話,並沒有讓四個年輕人的興緻有任何降低。

有相器用,便已是極大的驚喜,誰還管它品階高不高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