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目標蒼鷹飛在天上,庄有為很無奈,只能潛伏尋找襲殺的機會。

「咕哇,咕哇……」

幾輪飛掠后,蒼鷹發出歡快的鷹唳,相比最初受到挑釁的凄厲叫聲,聽在特戰隊員耳朵里,就像是嘲諷一般。

「砰、砰砰……」

「噠噠噠……」步槍點射,輕機槍速射,發出交織的樂章,宣洩出特戰隊員們的怒氣。

只是結果,讓隊員們更加憋屈。

「BOSS,我們……」

「不要著急,目標在放鬆警惕,現在越飛越低,很快就會針對某個隊員發起攻擊。」葉梟準備向庄有為說什麼時,被庄有為打斷道。

棄婦有情天 庄有為看到蒼鷹,不再是原本大面積肆掠,利用雙翅扇起巨風的攻擊方式,開始在低空盤旋,很可能是在尋找具體目標。

年輕最好之處 對於蒼鷹來說,特戰隊員不只是挑釁它的敵人,同樣是它美味的食物。

「咕哇,咕哇。」

「就是現在!」就在蒼鷹發出兩道鷹唳,向一個離開掩體的隊員掠去時,庄有為抓住時機衝出。

「戰技:刀…斧…術!」在庄有為準備攻擊時,確定能夠劈中蒼鷹,就毫無保留,集中全身勁力,發出戰技刀斧術。

在戰技成形那一刻,就像大板斧脫手飛出,但大板斧還是在手裡,飛出的只是刀斧之氣,凝聚而成的板斧形狀。

「咔嗤,嗤嘶……」

「嘭!」

只見刀斧之氣凝聚的板斧,從蒼鷹的左脖頸斜劈而下,沿著脖頸到右翅,直接將蒼鷹一分為二,腦袋脖子和右翅,完全被分離斬斷。

蒼鷹在慣性下,向前劃出好遠才落地,在庄有為頭頂噴出大量鮮血,將庄有為全身染成紅色。

在場那些特戰隊員,全都張大著嘴巴,尤其是被蒼鷹選為目標,即將掠殺而去的隊員,滿臉驚恐突變成吃驚的模樣,看起來相當有喜感。

「好強大!」

「BOSS真厲害!」被蒼鷹屍體落地的響聲驚醒后,眾隊員忍不住感嘆起來。

「BOSS,你這就是戰技的威力嗎?」葉梟來到庄有為身邊,滿是震驚地問道。

「沒錯,確實是戰技的威力,但前提是有進化的實力支撐!」庄有為點頭說道。

見葉梟滿臉憧憬的樣子,庄有為繼續道:「戰技,至少要達到二級進化,才有學習的資格。」

「但現在並無戰技學習,我的戰技刀斧術,是我自行領悟而來,只可意會不可言傳,不能傳教出去。」

「因此關於戰技的問題,你們現在不要多想,先盡量提高進化水平,等到有戰技學習后,實力自然會迅猛暴增!」

這次用戰技刀斧術,將子彈打不穿的二級蒼鷹,直接劈成兩半,不僅一眾隊員很震驚,就是庄有為自己也很驚訝。

戰技刀斧術的威力,確實已超出庄有為預期。

庄有為現在是五級進化,但他在領悟戰技之前,戰力指數只有99點,處於二級進化10—100的戰力層次。

在領悟戰技刀斧術后,庄有為的戰力指數達到258點,達到三級進化100—500的戰力層次,已處於這個層次中流。

算起來,掌握戰技初級刀斧術,就讓庄有為的戰力指數,直接提高159點,確實是很大一個提升。

不過在這次戰鬥前,庄有為並不清楚,這個戰力指數,對應著怎樣的威力。

系統裡面的評價,是初級刀斧術,外放刀斧之氣、劈金斷石,十米有效距離。

這種評價只是一個概念,沒有對比很難把握具體威力。

「老葉,你安排一小隊保持警戒,留十個隊員打掃戰場,將蒼鷹屍體分割裝車,再帶二十個隊員去接應被困連隊。」庄有為作出戰後指示,然後找到路邊一條小水溝,準備大致清洗一番。

在這個過程中,庄有為一直在思考,他外放出刀斧之氣,那力量來自什麼地方?

每次進化之後,人體內有什麼具體變化?

在進化之後的變化,庄有為最清楚的,應該是肉身防禦增強,身體力量變大,速度更快,反應更敏捷,精神更充沛。

根據這些表現來看,進化應該是速度、力量、防禦、精神,各方面的同步提升蛻變。

不過在領悟戰技后,庄有為發現體內,還存在另一股肉體力量外的力量,就像武俠描述的內氣、內力。

但那股力量,具體存在於身體什麼地方,是丹田、經脈,亦或是身體穴竅,庄有為並不是很清楚。

或許那是一個全新的領域,要達到更高的進化層次,才能揭開神秘的紗幕。

或許前世有一定研究,但他前世層次太低,根本接觸不到。

但從前世所了解,要二級進化才能學習戰技,或許就是二級進化開始,就會產生那股特殊的勁力。

「想不明白的事,就先不去想太多。」

「只要自己保持進化層次領先,學習更多更高級的戰技,保證自身實力有絕對優勢,現在解不開的疑惑,總有一天會全部解開!」庄有為在心裡安慰自己,不為那些想不明白的東西所困擾。

「現在先去山頂,看看蒼鷹的巢穴,才進入末世半個多月時間,那蒼鷹就按正常進化達到二級,肯定有一些機緣。」庄有為暗自想道。

在之前,他遇到更強的瘋魔,與瘋魔異變的獒犬,但那都不是正常進化,實力發展很不均衡,只是具備較強的破壞力,和更強的破壞慾望。

但這次的二級蒼鷹不一樣,那確實是走正常進化之路,達到二級進化的存在,不僅各方面進化均衡,連外部的羽毛都一樣。

現在進入末世,才半個月時間,按正常進化速度,達到二級進化很難,幾乎是不可能。

因此庄有為猜想,二級蒼鷹或許是得到某種機緣,準備去它巢穴附近看一下。

沒有招呼其它隊員,庄有為快速向山頂疾馳飛登而去。不是他要獨吞什麼寶物機緣,其實加速進化的寶物,他本身根本不需要。

主要是他對這次探索,基本沒抱多大希望,想來是真有什麼寶物,早已進了蒼鷹的肚子里,探查一番只是心懷僥倖。

但探查的結果,卻讓他很意外…… 蒼鷹的巢穴,在山頂一個天然洞**,裡面空間很大,可容納兩隻二級蒼鷹。

庄有為檢查洞穴后,沒有任何發現,就在周邊探查起來。

山崖邊有幾顆蒼勁有力的古松,已達到二十多米高,但在末世JH元素刺激下,包括植物在內的所有生命,都有一定程度的變化,樹木增高增粗,都是很正常的情況。

生命力越頑強,吸收到的養分越充足,變化就越明顯。

城區綠化的樹木,由於紮根比較淺,目前變化不算大,但野外早已出現成批成林的大樹巨木。

在山頂區域,只有那幾顆古松顯眼一些,庄有為還是針對性探查一番,最終確定古松並無奇異之處。

古松只是紮根比較深,且松樹本就生命力頑強,進入末世後有這變化,比較符合正常規律。

「不對,這幾顆古松的枝葉,好像北面要茂盛一些。」儘管確定古松本身,不存在什麼異常。

但庄有為卻發現,古松的枝葉有不一樣的表現。

漢唐帝國處於蓋亞星北半球,太陽從南面照耀過來,南面是陽光最強的一面,有利於植物進行光合作用,植物朝南的枝葉會比較茂盛。

如今所見的幾顆古松,卻是北面的枝葉茂盛,明顯不符正常規律。

「進入末世后,最不符正常規律的,那就是JH元素。」

「JH元素,會促進所有生命體成長,包括所有動物和植物。」

「古松這種違背規律的生長,很可能是北面的JH元素,要比南面更濃郁一些。」庄有為一邊分析,一邊在古松北面探查起來。

古松北面延伸十來米,恰好又是二級蒼鷹的巢穴。

「就是這塊地方,我倒要看看這下面,有什麼不同之處。」庄有為很快發現,古松到蒼鷹巢穴這一段,地面野草很茂密,就是他站在那一片區域,都感覺舒服很多。

毫無疑問,這塊地方的JH元素,要比周圍濃郁很多。

但地面看不出什麼,只可能是底下有蹊蹺,庄有為就用隨身的短刀,刨開地面一層泥土。

「這是什麼石頭?」刨開泥土后,庄有為就看到下面有一塊,表面像大理石一樣光滑,但主要呈幽黑色,又有白色條紋的石頭。

石頭摸著很舒服,庄有為清楚感覺到,石頭表層有濃郁的JH元素,就像石頭在呼吸JH元素一樣。

「應該就是這塊石頭,就不知石頭有多大,叫人帶兩把鐵鍬上來挖開。」發現石頭就是尋找的目標后,庄有為就沒有刨泥土的興緻,讓下面的隊員帶鐵鍬來挖。

至於庄有為本人,則在旁邊繼續探查,看是否存在其它東西。

但結果很顯然,貪心的想法不能有,庄有為再無發現。

「BOSS,這是什麼石頭,看起來有點兒妖異呀!」帶鐵鍬上來的隊員,很快將那怪石從泥土裡挖出,看到石頭的全貌后,忍不住向庄有為問道。

那石頭的造型,就像是一個貔貅雕塑,但更加生動形象一些,如果不是顏色不對,就像是一個活著的貔貅。

關鍵是那石頭,真的是在呼吸JH元素,周邊JH元素很濃郁,給人的感覺妖異無比。

「再叫幾個人上來,把這石頭運回公司去。」庄有為沒有回答,向那隊員說道。

貔貅怪石長有五米,高有三米,重量應該有上萬斤,下山又是崎嶇的山路,弄下山並不容易。

不過庄有為交代下去后,就不管隊員們怎麼操作,他直接走小路下去,趕到葉梟接應被困連隊的地方。

「現在有多少民眾,你們準備怎麼回市區?」見庄有為趕到,葉梟大致介紹后,庄有為向那連長問道。

「被救民眾一共兩千五百二十四人,我們連隊犧牲四十九人,現在只有六十六人。」

「我們原本有三輛救援車輛,攜帶一些救援物資和乾糧,停在不遠的公路邊,應該還能使用。」

「但我們負責周邊村鎮分散搜救,兩千多位民眾來自不同小山村,原本就沒配備運送車輛,我們至少要趕到高速路邊,軍區才會安排車輛接應。」執行搜救任務的何連長回答道。

被困連隊和民眾,現在躲在一個峽谷洞**,只要守住峽谷兩端,就能保護民眾安全。

若是離開洞穴,進入開闊地帶,六十幾個戰士,根本無法保護兩千多位民眾。

「BOSS,你看我們?」葉梟問道。

其實這個時候,庄有為和軍方達成的救援任務已完成,後續是否存在危險,那不是他的責任。

「我們和他們一起,帶他們到高速公路旁邊,等待軍方的接應車輛。」庄有為稍顯思索,然後決定幫忙幫到底,算是送軍方一個人情。

「謝謝,感謝庄先生,感謝葉隊長!我代表連隊所有戰士,和被救所有群眾,感謝你們!」何連長激動地說道,然後莊嚴肅穆地敬了一個軍禮。

何連長接到上級命令,知道這一次並不是軍方救援,也知道救援內容僅限於解除當前危機,因此他是發自內心由衷地感謝。

「現在通知駐軍,儘快調集車輛接應,讓戰鬥人員沿途警戒,民眾快速步行到高速路邊。」庄有為沒有客套什麼,直接做出指示,也在乎對方是正規軍連長,而他只是民間武裝。

「沒問題,葉隊長,要不你統一指揮?」何連長毫不在意,回應庄有為後,又向葉梟問道。

「不用,我們的隊員主力警戒,你們的士兵抽一部分疏導民眾,其餘士兵補充警戒隊伍。」葉梟出言說道。

從峽谷到高速路口,這一段小路大約有九公里,戰鬥人員最多只有一百二十多人,肯定不能全線警戒,只能將民眾集中一些。

按小公路四米的寬度,將民眾分成六人一排,形成寬六列、長四百二十多排的隊伍。

至於東盛集團兩輛重卡,一輛裝有蒼鷹屍體,一輛裝有貔貅怪石,只能一個在前引路,一個在後面壓陣。

庄有為坐在越野車裡,同樣走在隊伍最後面,如果有什麼情況,也能最快發現並出手應對。

不過情況還好,大致一個半小時后,大家就趕到高速公路邊,途中雖遇到一些野獸,但進化層次不高,都是幾槍撂倒的事。

其實九公里路程,趕路時間才用一個小時,其餘半個小時主要是集合安排。

被救民眾,都經歷過一次末日洗禮,體質比末世前強大很多,都有至少原來壯年的體力,連續趕路九公里也不算多難。

在高速公路邊,沒有等待太久時間,軍方的車輛就已趕到,四十多輛大卡車。

葉梟向何連長借了一輛卡車,答應回程一路同行。

畢竟東盛集團的兩輛重卡,運輸蒼鷹屍體和貔貅怪石后,實在坐不進六十多位隊員。

回程同樣很順利,畢竟才進入末世不久,野獸的進化層次有限,出現蒼鷹這種二級進化獸,確實是比較特殊的情況。

回到市區后,庄有為和梟龍特戰隊員,直接離開大部隊返回公司。

「BOSS,你們從哪裡拉一塊石頭回來呀?看樣子石雕師傅的手藝不錯啊!」趙慶宏站在庄有為身邊,看到特戰隊員搬下車的東西,忍不住說道。

「那可不是一般的石頭!」庄有為笑著說道。

「除了顏色紋路比較特殊,那不就是一塊石雕嗎?」趙慶宏疑惑地問道,在末世前某些名貴石雕,確實有一些價值,但在末世沒有誰在意什麼石雕。

「不對,好像是一塊貔貅石雕,BOSS你現在不會迷信起來,要用那玩意兒鎮宅聚財吧?」

很多公司大門外,都會擺放貔貅石雕。

貔貅別稱辟邪、天祿,是漢唐帝國古書記載,和民間神話傳說中,一種兇猛的瑞獸,被認為是轉禍為祥的吉瑞之獸,有開運、辟邪、鎮宅、化太歲、促姻緣等作用。

傳說貔貅觸犯天條,玉皇大帝罰它以四面八方之財為食,吞萬物而不瀉,可招財聚寶,只進不出,神通特異。

故而,在末世到來前,貔貅被各公司用來鎮宅聚財。

但庄有為從不相信那些,東盛集團的總部大樓,只有兩個彰顯氣派的石獅子,不需要那些鎮宅、聚財的迷信之物。

如今看到庄有為帶隊出去,拉回來一個貔貅石雕,趙慶宏自是相當意外。

「哈哈!那可不是一般的石頭,也不是簡單的貔貅石雕,拿來鎮宅聚財反倒有些大材小用。」

「這樣吧!從今天開始,老趙你和葉梟一起,就在那石雕旁邊鍛煉,試試看效果如何?」庄有為笑著說道,沒有過多解釋什麼,直接讓趙慶宏去體驗。

「難道這貔貅石雕,還有幫助鍛煉,加速進化的效果?」趙慶宏吃驚地問道。

葉梟站在不遠處,聽到他們的對話,充滿期待地說道:「真要有那效果,那BOSS你找石雕高手,多雕刻幾個那什麼貔貅出來。」

「哈哈,老葉的建議不錯!」趙慶宏大笑道。

「你們做夢吧!」 花都開好了 庄有為很無語,忍不住說道:「老葉你的腦子,啥時候和你脾氣一樣不靠譜了?」

「BOSS,老葉,如果我沒猜錯,應該是那石頭特殊吧?」 錯嫁替婚總裁 趙慶宏笑過之後,向庄有為問道。 「石頭的形狀不重要,甚至不確定是雕刻,還是天然形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