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凡是靈器,特別是上品的靈器,便會擁有器靈,以便在沒有主人的操控時,也有自主出擊、防禦的能力。

像葉天現在的劍界,因為有了七花妖為器靈兼劍靈,所以之前弱水仙坊女修發動的幽冥——絕對零度,連神念都要大受影響。

葉天基本上沒有控制七把飛劍,只提供真元,靠著飛劍劍靈自行在那應對。

要是之前,絕對做不到的。

只不過葉天也發現,水柔手上的這個弱水仙晶雖然是上品靈器,但好像受到嚴重的創傷,失去了原先器靈。

這種情況,最多只相當於一件下品靈器,頂多跟葉天沒有融合成劍界前的陰陽五行劍陣差不多。

也就是這樣,水柔才一直想要融合夜星雨的魂魄,就是想要兩世合一,前世的記憶才能夠完全的恢復,並且有足夠強大的魂魄,使弱水仙晶重新孕育出器靈,使之重回上品靈器之列。

葉天觀察水柔的時候,水柔也同樣在觀察著葉天對於葉天的成長速度之快,心中的驚訝,幾乎無法用言語形容了。

要知道,水柔在覺醒之後,已經知道了葉天的實力,原以為自己回到弱水仙坊,有著洞天福地和門派的支持。

在這短短的時間裡,提升到了鍊氣九層的極致,這樣的提升速度已經夠讓人驚訝。

可沒想到,這葉天在這樣的時間裡,實力也同樣到了練氣九層,而且光憑實力的話,似乎比自己更強。

因為在不依靠弱水仙晶的情況下,她自認都不一定能勝過自己的那位師侄。

更不用說,在剛才有自己的出手相助,葉天還能夠迅速的接近自己的失職,用了不知什麼手段將她帶入了空間寶物中。

空間寶物啊?

在末法時代,絕對是無上寶物了!

這葉天究竟有什麼奇遇,能讓他的實力提升的如此之快的同時,還能擁有這樣的寶物?

水柔心中感嘆著,卻不知道她這番的心理活動,又給葉天帶來了220點的逼格。

這時候,她嘆道:「葉天,你實在是太讓我驚訝,這麼短的時間裡,你能夠從一個修真者都不是的武者,一躍成為如此強大的修真者,讓人不得不驚嘆!可你不該來!」

「可我還是來了!」葉天平靜道。

水柔輕聲道:「你是來了!」

「我確實來了!」葉天回道。

水柔寒聲道:「來了便要有死在這裡的覺悟!」

「我去你的!這又不是古龍小說,這樣子說話太費勁了!」葉天吐槽道:「算了,沒空和你啰嗦了,我現在給你兩個選擇,是你乖乖投降,讓我將你從夜星雨的身體中分出。

還是要我打得你屈服再動手?你要知道,這兩種選擇的後果完全不一樣,前者我還能饒你一命,給你再找具身體!後者,你滅!」

說到最後,葉天明顯帶著一絲殺氣,表明這話不是說著玩的。

水柔一愣,也從之前的中二狀態中回復過來,卻不生氣,平靜道:「那我也給你兩個選擇。

一是放出我的師侄,然後離開,我可以做什麼事都沒發生,留你們一條性命!第二……」

說著,水柔停了下,臉色轉寒,冷道:「……便是死,永葬這極北之地!」

葉天微眯著眼睛說道:「我去!比我還能裝,不愧是轉世重生的前輩高人,這逼格就是高!看來是沒得談了,手底下見真章,但是你有自信勝我嗎?」

說話間,葉天的神情免不了有些詫異,

查探出水柔的實力,居然也達到了鍊氣九層的實力。

這速度,果然不愧頂尖門派的弟子,難怪會有這個自信了。

只是葉天不解的是,就算水柔的實力達到鍊氣九層,但從剛才自己和那弱水仙坊女修交手的過程中,她也能夠看出自己的實力,居然還有這自信,看來是只有底牌了。

水柔神色仍舊不變,輕聲道:「有沒有自信,只有交手一番才知道,我也想看看,你究竟怎麼救出夜星雨!」

葉天更驚訝,這段時間裡,這水柔不僅實力迅速的提升,連心性似乎都改變了,不再像之前那般的躁動。

不過葉天也知道,現在不是廢話的時候,既然談判不成,那就只有動手將對方打服,方才能救出夜星雨了。 明白這點,葉天也不再廢話,直接操控剛剛陰陽五行劍陣,斬向了水柔。

冰心宮大長老見狀,連忙對著水柔提醒道:「水柔師姐,你要小心這套劍陣,此劍威力不一般,便是掌門施展開幽冥——絕對零度,也對這劍陣沒有多少的影響!」

水柔點頭道:「放心,我知道的!先前他的劍陣只有兩把飛劍,沒想到現在已經變成了七把,威力更強了。

不過就算這劍陣的威力再強,也不過是一件極品法器罷了,還不足以對付我,看我破之!」

當時,在姜嫣然家裡,水柔就見識過葉天剛剛兌換的兩儀劍陣,威力絕倫。

極品特工:很萌很潑辣 也便是那樣,她當時才不敢與葉天爭鬥,忌憚兩儀劍陣的威力。

而同樣,葉天則顧忌姜嫣然在場,怕水柔動手傷害姜嫣然。

當兩人在互有顧忌的情況下,各自退開,終究沒打起來。

現如今,葉天的兩儀劍陣似乎得到提升,從之前的兩把飛劍變成了如今的七把。

不用說,威力也是大大的提升。

可水柔卻不再忌憚了,因為她雖然無法將弱水仙晶的威力恢復到上品靈器的威力,但發揮出下品靈器的威力完全沒有問題。

毒魅惑天下 而她的印象里,兩儀劍陣不過是極品法器,這陰陽五行劍陣想來也就是劍多點,品質不可能提升。

畢竟在這樣的末法年代里,就算是頂尖修真門派的修真者,想要煉製出一件下品靈器,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更不用說葉天這種身處凡間的人了。

所以葉天手上的飛劍撐死了就是極品法器,只是因為兩把飛劍的威力不夠,才用上了七把,想要以量取勝而已。

可水柔根本沒有想到,既然葉天能夠在短短的不到兩個月的時間裡,和她一樣有頂尖修真門派支持的修鍊速度,那飛劍的品質怎麼可能按照慣例來看待呢?

可惜,習慣使然,水柔完全沒有想到這點,便見她面對飛射而來的陰陽五行劍陣之時,直接操控著弱水仙晶,從中現出一道水流,轉眼化為了一道巨浪,瞬間將斬來的陰陽五行劍陣吞沒。

陰陽五行劍陣巨浪吞沒之時,葉天頓時感受到了從飛劍傳來的恐怖壓力,如同身處大湖之底,承受整個湖水的壓力一般。

感受著飛劍傳來的壓力,葉天嘗試著運轉飛劍,卻發現在受了五湖四海之力的壓迫,飛劍根本無法動彈半分。

當下,他眉頭一皺,劍意摧動,結果依舊,臉色為之變動。

晨曦一樣溫暖 看到葉天臉色變化,水柔平靜的神情,露出了些許得意,笑道:「葉天,我承認你的實力強大,也承認著飛劍的威力不俗。

可我的弱水仙晶難道就是凡物嗎?這可是我前世取弱水仙坊的無上神物——弱水仙蓮上的蓮子所煉。

又特意遍了五湖四海,汲取五湖四海之根氣,從而讓這弱水仙晶之內,蘊含了五湖四海之力。

你的實力再強,飛劍的威力再大,難道能抵禦得了五湖四海之力嗎?區區的法器,哪怕份屬極品,也遠不如靈器的!」

這話一出,葉天恍然,難怪飛劍會感受到如此恐怖的壓力了,自己怎麼運轉真元或劍意,都無法讓飛劍動彈,原來承受了五湖四海之力啊!

在五湖四海這樣恐怖的巨力之下,飛劍想要動彈,確實不是件容易的事。

當然,這是誇張的說法,那弱水仙晶所謂的五湖四海之力,最多也就是一湖相當。

可就算是這樣,也已經很恐怖了,這就相當於整個大湖之水的重量,從四面八方的壓在了飛劍上。

縱使這弱水仙晶本身是上品靈器,有這樣威力,也是恐怖至極。

見葉天似乎無計可施,水柔又說道:「怎麼樣,葉天?再給你最後的機會,現在放出我師侄,然後回去,我便留你性命!

至於這劍陣嘛,就當做是你冒犯我弱水仙坊的懲罰,讓你得個教訓,日後不要隨便招惹我們頂尖修真門派!」

葉天沒有說話,只是低下頭,神情有些陰沉,似乎在做出考慮。

見葉天這樣,水柔也不再說話,只是嘴角勾起的微弧,卻透著無盡的得意,認定葉天這是要自然而退了。

至於那冰心宮的弟子們,則一個個興奮無比,大喊大叫起來。

「水柔師叔就是水柔師叔,一出手就讓這人俯首,果然厲害啊!」

「要不然呢!水柔師叔,是仙坊的嫡傳弟子,而且還是和仙坊掌門同輩,那可是以鑄之軀的修為轉世的,雖然如今實力還沒完全恢復,但境界仍在,豈是這種凡界修真者可比?」

「說的不錯,據說當然水柔師叔尚未轉世之前,實力在築基期當中也是頂尖,對付這人,再簡單不過了!」

……

就在冰心宮的弟子們各種興奮的議論時,葉天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

「嘖……不愧是前輩女修,真是能裝!可惜,你這手段我其他的也許有,可想要對付我,哪裡這麼容易!

那你們這些有著洞天福地,天生便自認高人一等的頂尖門派弟子們,知道我們凡間修真者也不是菜,不是你們想要拿捏,就能拿捏的!」

到後面,葉天已經抬起頭來,滿面狂意的大笑出聲。

「管你什麼五湖四海還是四大洋,就算你的水再多再重又如何,我和我的飛劍永遠挺立衝天,絕不屈服!

所以,收起你的狂妄,好好看清楚,這便是來自凡間修真者的不屈信念口牙!七劍合一辰星落,給我破!」

何處復槿歌 隨著葉天這番中二的宣告,便見那空中的巨浪猛的一震,一股可怕的能量波動散發出來,便見那本不平靜的巨浪頓時如同燒開了的沸水不住的翻滾。

下一刻,那巨浪炸天衝天水柱,七把反射著彩虹光芒的飛劍穿空而回,落到葉天身邊。

劍尖向上,便和他剛才所說,挺直衝天,絕不屈服。

這一幕發展得太快,就連水樓都沒能反應過來,忍不住失聲道:「怎麼可能?」

邊上,一眾冰心宮的弟子們也是目瞪口呆,完全沒有想到會出現這樣的巨大反轉。

「叮!裝逼成功,恭敬宿主裝出了個中二病宣告的逼,逼格+320。」 系統,你才中二,你全家都中二,我這麼熱血的宣告,哪裡中二了?

知道系統的提示音,頓時滿臉的炯炯有神,心中吐槽著。

這時候,眼見著如此巨大的變化,水柔和冰心宮一眾弟子們都沉默了下來,臉色也沒有了之前的得意。

葉天見狀,笑道:「如何?你這五湖四海再寬闊,我的飛劍依舊可以一劍斬開,還有什麼手段?」

聽到這話,水柔臉色一收,恢復平靜道:「不錯,我似乎有些低估了你的劍陣,也低估了你的實力。

你能夠讓這漸漸發揮出如此實力,似乎只有我看不透的手段,但你以為我的弱水仙晶便只有這般嗎?」

「那還有什麼手段,儘管用出來吧?」

葉天打算繼續裝逼,儘可能多的收穫逼格,畢竟這段時間逼格的花費太多,還是儘可能的先裝逼,收穫逼格再說。

有著劍界在手,葉天自信就算是鍊氣巔峰的高手能不受影響的出手,自己也能夠輕鬆應對,所以也不急著打敗水柔。

這時候,水柔見葉天如此輕蔑自己,心中大恨,手上的弱水仙晶飛出,直衝出數千道的水流,落於這極北冰蓋之上的虛空。

還著這些水流的來回縱橫,天地間慢慢的發生著變化,四面八方升騰起了水色,如同進入到了水世界一般。

在那數千道水流出現於空中來回縱橫之後,水柔的神色重新恢復了平靜,說道:「歡迎來到我的世界!」

驚訝看著四周圍的空間變化,葉天之前有用過星空棋盤,如今又有著劍界在手,倒是有經歷過這種身處異空間的情況。

可無論是星空棋盤還是劍界,都能進入到寶物之中,才能夠出現這種空間變化的情況。

可眼下,水柔要反其道而行,從把握當中透出了數千道的水流於空中,來回縱橫,居然漸漸的變化了空間。

葉天可肯定這確實是空間變動了,因為他的神念無法透出這水色世界。

在葉天驚訝的時候,淼兒的聲音響了起來。

「主人,這女人的招式和我們之前用出的花之領域相似,不過似乎更強一些!」

聽到這話,葉天有些驚訝,淼兒她們能用出花之領域,是因為她們擁有空間天賦。

可人族並沒有這種先天天賦,只有後天修成的神通,可眼下水柔用出的感覺不是通道啊!

葉天有些驚訝,問道,「這便是你的底牌嗎?能告訴我是怎麼做到的嗎?」

原以為水蘿不會回答,卻沒想到可能是自以為這招用出后,便已是勝券在握,所以水柔居然自得的解釋起來。

「這便是域,我的域,像你這種凡間的修真者根本不懂!」

「域?那是什麼?」

葉天驚問,下意識的想起了之前御雷峰上,奉天觀女道的那種無形威壓,給人的感覺就如同鋪天蓋地一般,難道那也是域的一種。

水柔似乎心情挺不錯,居然接著說道:「這就要涉及到修真者到了築基期的事了,因為要將神念升華,變成自身強大的實力這裡有兩種選擇。

一種是將自身的神念和從自身力量、或天地之威中領悟到的真意,合而為勢,走一往無前,攻之極的路線,像劍修、練體修真者之類,都會選這條!」

將自身的神念和從自身力量、或天地之威中領悟到的真意,合而為勢?

原來這就是勢啊!

難怪之前奉天觀中,那女道因為出手就壓得我連劍意都用不出來,我的劍意雖然是從李太白的高端劍法劍招中所領悟而來,但等級畢竟過低!

葉天有些恍然,也有些驚喜,沒想到此行居然還能聽到關於築基期的秘聞,不愧是頂尖修真門派的弟子,能知道尋常修真者所不能知道的事情。

雖然這種秘聞不算什麼,只要他實力提升,自然也能夠有渠道得知,甚至有人主動告訴自己,以做示好。

可能夠提前知道,要比事情到了眼前才知道更有利,這樣才能夠提前布局,尋找最適合自己的道路

心想著,葉天並沒有說話,他知道水柔會接著繼續解釋下去。

果不其然,水柔已經繼續說道:「另一種便是我如今所施展的域,或者是域的皺形——弱水三千!

這是將自身神念和自身的力量,與天地之力相合,化而為域,走借天地之力而強自身之路。」

原來是這樣!

葉天是真正的恍然的,之前的吳聖雄、屆的那個紅蓮,以及剛才的弱水仙坊女修,還有現在的水柔,走的便是這化而為域的路子。

至於從力量中領悟意,在化而為勢,似乎並不多。

至少在葉天這麼多對手中,有領悟到意的,好像也只有那個陸家的陸亞源了,應該是這條路相對於另一條要更難走吧!

畢竟一個只要神念和自身的力量,與天地之理相合,就能夠做到。

另一個則要從自身的力量或天地之力當中領悟出意境,在用意境和自身的神念相合,從而化而為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