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上官博卻掄着空槍掄得越來越帶勁兒了,特別是眼前的人越來越少時,上官博乾脆衝了上去,憑藉着在少林寺時練下的紮實馬步,在粘膩的液體上行走如飛,把那些滑得重心不穩的教衆們一個個斃命在狙擊槍之下。

再看花茶他們三個,由羅拉的胖叔叔在前擋着,這位大叔,練得一手好合氣道,只要被他的手抓住的教衆,不管是哪個部位,全都是一招,那人要麼橫着飛出去,要麼骨節就被大力別斷了,除了慘呼之外,根本沒有還手的餘地,倒是也有幾個彪悍如同猛張飛的人物,斷了胳膊還在拼了命地往上衝,卻被花茶和琳卡一腳一槍托給打得眼冒金星,有的直接就打得眼睛都暴爛了,疼得在地上不斷地打滾。

最輕鬆的一方要屬雷鬼那邊了,由於雷鬼出手不凡,一上來就幹提了爲數衆多的人,包圍他的圈子要相對小一些,再加上雷鬼還要分心去保護羅拉,所以,他並不往外突圍,只是對於敢於冒犯的敵人給予痛擊而已,也是一招制敵,也是同樣的兇悍,而且,雷鬼瞪起眼睛後,臉上的那道疤都變得通紅,遠處一看,就像一條血口子,使得雷鬼的面目更加猙獰,那些已經被醒的教衆們也都離雷鬼越來越遠了。

雷鬼打眼一看,其他兩個包圍圈內的人並不需要自己去救助了,也懶得動彈,只要保護好羅拉就行了,可羅拉卻來了勁頭,一看自己的叔叔如此神勇的對敵幾十個大老爺們,也磨拳擦掌地要衝上去,可她的合氣道比起叔叔的水平就差了不是一個檔次了,人多了就應付不過來,只有一個人的時候還得費老半天工夫,有時候還需要雷鬼將趁機過來想偷雞的教衆給打發了,直氣得雷鬼老翻白眼,可也沒有辦法,誰讓羅拉這小姑娘閒不住呢。

此時的大護法已經逃離了大廳,進入一個專用的電梯,直接升到了山頂的建築裏面,那裏,是他最後的撤離之路,樓頂平臺停着一架配備有高速機槍的直升機,只要一看情況不妙,他可以第一時間逃走,可以這麼說,憑藉他在世界各地提前安插的那些女教衆,只要能活着逃出去,就可以在另一個地方重起爐竈。

大護法和一直沒有現身的洪山西右護法坐在一塊屏幕牆前面,仔細地看着大廳裏的情況,這時,他們完全可以命令那些把守城牆的守衛們衝進大廳,將上官博等人給幹掉的,可洪山西卻不同意這麼做,他這個人老成精的前省委組織部長,在官場上摸爬滾打多年,對於這樣的場面,一眼就看出,這些人前來,肯定後面有大部隊跟隨,就算是下令讓守衛們持槍衝進去,頂多也只是殺掉幾個特工而已,但他們的後援卻會把自己和大護法團團圍住,到時候,法神能量就完蛋了。

於是,洪山西同大護法說,要儘快撤離,越快越好,大護法心裏還有不捨,這個總部,可是花盡了他的心血,真要離開,他是一千個一萬個捨不得。

洪山西看到他還在猶豫,眼珠一轉,說道:“大護法,快走吧,你看,”洪山西一指屏幕牆上的一個屏幕畫面:“那個混血兒就是克莫拉BOSS的乾女兒,也是楊晨光的親生女兒,她能在這裏,說明克莫拉也派了人來,其實Z國政府還好說,畢竟這是國外,但是克莫拉就不同了,他們都是殺手,想殺個人有許多的方法,何況,還有琳卡這個克莫拉名義上公主在此,BOSS就更要事先準備了,說不定,克莫拉的人已經在趕來路上了。”

大護法一聽,不再猶豫,向着旁邊的幾個保鏢一揮手,幾人馬上開始收拾東西,準備撤離了。

就在這時,就聽得監控室大門“嘭”的一聲,脫離了門框的束縛,重重地摔到了地上,監控室裏的人馬上緊張起來,特別是大護法,更是萬分驚訝,要知道,他逃來監控室的時候,可沒發現後面有人跟着。

一個人邁着四方步,不急不躁地走了進來。

洪山西一看此人,驚慌換失色地用顫抖的腔調說道:“他他他,是是凌天……”

此話一出,就連大護法也爲之震驚,在大廳的時候他可是親眼看到了此人出手幹掉了自己埋伏的三個狙擊手,並且扔給了花茶和琳卡一根槍,這才讓那兩個女人解了圍的,凌天的輕功,在大護法看來,簡直就是神蹟,像狙擊手那樣警惕的經過特殊訓練的人都被凌天給輕易幹掉了,說凌天的功夫出神入化,那是一點都不誇張的,可凌天是怎麼進入監控室的呢,要知道,這裏離下面的大廳有近九十米的距離,外面根本沒有上來的路,而且外牆上全是纏繞的電網,只有那部電梯可以進入,還有重兵把守。

凌天看着滿屋子表情各異的人,一眼看到了正要縮到大護法身後的洪山西,仇人見面分外眼紅,可凌天眼中的殺氣只是一閃,馬上又平淡下來,現在的形勢他是明白的,憑自己一人的能力,要幹掉洪山西沒什麼問題,可要幹掉洪山西,別人肯定不會輕易放過他,而把那些人解決掉,就不是短時間內能解決的,既要不讓洪山西跑掉,又要避免其他人前來搗亂,那就只能先把別人幹掉,並同時堵住逃往天台直升機停機坪的路了。

這樣做的難度很大,特別是大護法和那幾個貼身保鏢,一個個面露兇光,一看決不是什麼善類,而且太陽穴都深陷進去,絕對是些功夫高手。

凌天不動聲色地向前走了幾步,馬上有一個保鏢吶喊着衝了過來。

凌天搭眼一看,就知道此人練過鐵砂掌,掌心烏黑,而且生成一層厚厚的老繭,要是被這雙手掌給拍到,不死也得骨斷筋折,不過練鐵砂掌的漢子太小瞧凌天了,只見凌天腳尖一點,整個人就飛了起來,在空是一個180度的旋轉後,頭朝下就衝了過來,鐵砂掌漢子將手平舉,滿以爲能將下墜的凌天給拍飛的,卻沒想到,自己的掌並沒碰到凌天,而是感覺掌心一涼,接着有液體滴到了自己臉上,定睛一看,手掌已經被一把造型古怪的刀給穿透了。

凌天在空中一個轉身,刀了馬上將手掌給切了個大圓洞,直到這時,鐵砂掌才覺得一股鑽心的痛,大張着嘴狂嚎起來。

凌天不再給他反擊的機會,手握赤虎刀一陣狂劈,然後一個翻身,輕飄飄的落地了。

再看鐵砂掌漢子,身體像被抽空了所有力氣一樣軟綿綿的倒地了,倒地的同時,腦袋一下子爆開,就像一個西瓜被切成了亂七八糟的十幾塊一樣,血水和白色的腦漿濺了一地,而凌天則一甩赤虎刀,上面的血水就甩了個乾淨在燈光下發出了暗紅的光芒。 「……」真田沒有言語,在看到又恢復以往表情的不二,收回了擔心。雖然和幸村很小的時候就相識,但有時自己真的看不懂他。入院后的幸村看似和以往一樣,卻就是因為這沒有變化的態度讓人難以解讀。看起來如鏡花水月般,不真實。

「弦一郎。」身後的柳開口,真田皺眉轉身看向柳。柳側首示意真田看向那邊。切原正趴著桑原身上試圖『攻擊』躲在其身後的丸井。完全沒有一絲前輩樣子的丸井吐著舌頭依舊『嘲笑』著後輩的海帶頭。中間夾著桑原冷汗狂流,還好不錯的體力讓他足以支撐兩人的重量。

「丸井,赤也,太鬆懈了!」真田握拳走上前去,一人給了下鐵拳制裁。 嬌妻入懷:裴少,棒棒噠! 兩人雙雙抱頭,臉上掛著不存在的海帶淚。桑原捂臉,這是有多麼歡脫才能遺忘副部長的存在啊。

「別擔心。」柳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轉移到真田他們身上時,小聲對著不二說道。不二回以微笑,像是不在意般。這樣的副部長也很有趣啊,和大石的啰嗦相比。

「幸村不管管嗎?」不知何時過來的仁王對著微笑著的不二說道,軍師和部長似乎有什麼秘密是他們不知道的啊。鉗碧的眸子閃爍著狡黠之色。甩在左肩的小辮隨著頭部的擺動滑到了身後。身旁的柳生也轉過目光,不過不是看不二,而是觀察著某隻狐狸。不透光的眼鏡隱藏了所有思緒。

「真田會做得很好的,仁王不這麼認為嗎?」不二沒有驚慌於突然冒出來的白毛狐狸,像是看著納茲的目光看向仁王,操著幸村一貫帶笑中又有威懾的語氣回答道。看著仁王撇嘴不再接話的動作,不二勾起的嘴角又向上揚了揚。鳶紫的眼裡有著平時惡作劇時的精光。

柳默默的在筆記本上記錄,不二君和精市在某種方面真的很是相像,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柳生沒有在意不二的話,將身子穩住。因為某隻受挫的狐狸又將全身重量又壓在了他的身上。

「回去訓練都給我加倍。」真田還在那邊訓著隊伍里歡脫的兩隻,丸井和切原都動作一致的護住頭,低著的臉上表情悲慘。還加,再加下去就不用統計了,因為已經數不清了。

「真田。」不二頻繁的接到切原和丸井小心翼翼的求救目光,內心忍笑的出聲制止了真田。

「幸村,這回來還有關於網球以外的事。」真田聽到不二的聲音后就放掉了兩人,再次將注意力放到不二身上。不過經剛才一鬧,將剛剛心底的不解忘得一乾二淨。

不二睜著眼詢問,等著真田後面的話,長時間睜著眼果然不習慣啊。不由的眨了幾下鳶紫的眸子。

「是關於補習的事,馬上就是期末考了,不管是隊里其他人的成績和你的補習都要商量時間。」真田一本正經的說道,一旁的柳內心皺眉,這樣下去,不二君會不知道怎樣回答的。柳微張開口,準備幫不二解決這件事。

「碰碰!」敲門聲響起,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目光看向慢慢開啟的房門。

一頭栗色的軟發很是淺淡,但額前髮絲劃過的眼眸卻有著亮眼的色度。如同春水般的藍,卻內涵冰般的冷然。來人有點驚訝的睜大眼看著這一屋子人。隨即就恢復過來,合上人人驚艷的藍眼,眯起的彎月眼和同樣的嘴角,一個很是溫和的微笑。

「……周,助。」不二吞吐的叫出自己的名字,這個時間怎麼都來了。

「精市。」幸村沒有任何猶豫的脫口而出,叫的很是自然。觀察著坐在病床上的不二,臉色似乎有些蒼白。跳動的視線很快發現粘著膠布的左手,不著痕迹的皺了下眉。

「不二君。」在一群人驚訝於兩者間的稱呼時,柳率先走向前去,向著幸村點頭。剩下的人像是反應了過來,有過一面之緣的丸井和桑原出聲打著招呼。真田也跟著點頭示意了下。柳生不論何時都維持著的紳士樣自然不會做出失禮的事。只有仁王挑眉打量著面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那微笑未免太眼熟了吧,轉動的眼珠閃過病床上的自家部長,嘴角不由的抽了。真像。

床上的不二無奈含笑,站著的幸村眯著的弧度過分膩人。不論是大膽張望的,還是隱晦觀察的,大家的目光都不由在這兩人身上徘徊。再次證實了仁王的結論,真像。

當然這要排除掉一個過分天然到白痴的存在。在這已經詭異的氣氛下,還能完全無所察覺的人。

「不二桑。」切原開心的和熟悉的前輩打招呼,完全忘掉了剛剛還痛著的腦袋,有些天然的笑閃瞎所有人的眼。

「切原君。」幸村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家學弟的態度,難道就因為那一次青學之旅就被不二『收買』了。這熱情的讓他有些不爽。隨即又頭疼於立海大下屆接班的天然,完全不知道就是因為不二的一個電話,他最近的日子才過得無比辛苦啊。

『切原君?』切原正糾結於幸村對他的態度,上次說直接叫姓就好,不二前輩真是太見外了。

「周助。」不二看著正要問出口的切原,連忙出聲喊幸村。還好是切原,把所有想要說的都表現在臉上。如果是那隻白毛狐狸就不好辦了。

切原聽到自家部長的聲音,沒有再出聲。走到不二床邊的幸村對上了自己鳶紫的眼,裡面有著屬於不二的寬慰,幸村也睜開了眼。兩雙過於出色的眸子『深情』對望,氣氛再次詭異了起來。

「仁王君,我們該走了。」柳生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對望,很是紳士的揪回了自家搭檔準備騰地方,開口提醒道:「今天不是帶我去那家店嗎?」

「……我知道了,我們先告辭了。」感受到那雙只露眼鏡的目光,仁王掙扎了會,看了眼已經坐到病床邊已經開始說話的兩人。撇了下嘴,跟上了柳生。比呂士真是的,難得有和幸村有關的趣事。

柳生向著不二道別,對著真田方向點了下頭,得到真田微點頭的示意后,帶著仁王率先走出了病房。的確是難得有趣的事,但問題是,仁王君,你要有命感受啊。

「文太,你不是要早點回家看弟弟們嗎?」桑原看著已經走了的隊友,像是了解到氣氛的不對,很是應景的對著又再次盯上蛋糕的丸井說道。

「誒,好像是啊。」丸井睜大眼像是一下想到了什麼,但又很不捨得看著桌子上的蛋糕。

「文太吃了也沒關係,拿去吧。」不二抿著嘴,小動物們果然對食物有著超出常人的執著啊。幸村內心捂臉,這真的不是帶來給他的吧,真是不是吧。

「桑原,你送下赤也。」一直拿著筆記本的柳看著想向幸村和不二那湊的切原,有些不忍。赤也,那不是你要接觸的世界,太危險了。

「誒……」切原不解的看著說話的柳,他今天可沒什麼事啊。但隨著真田一個黑臉轉過來,切原很是聽話的跟上了桑原。

「那就先告辭了。」丸井眨巴下眼睛,手腕靈活的拿過蛋糕盒,跟著心下嘆氣的桑原向著不二告別。他沒長一張保姆啊。

「碰!」隨著門被關上,房間里只剩下四人,不二,幸村,柳和真田。

「幸村。」真田看著正和幸村聊得投入的不二,開口從提舊事:「關於你的補習。」

「呵呵,這個完全不用擔心,有周助。」不二沒等柳開口,微眯了下有些疲憊的眼睛,用著讓人無法拒絕的語氣說道。

「不二君?」真田本就沒松過的眉頭鎖緊。你們根本不是一個學校的吧。

「這一點,蓮二應該知道的。」不二又的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柳,笑的很是燦爛。柳木著一向清冷的臉,有些抽的嘴角被拚命克制住。看了一眼不二旁邊的幸村,只見對方很是無奈的微笑,縱容般的點頭。

「弦一郎,不二君有著天才的美稱,擔心是不必要」柳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異常,至於想到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時間…」真田還是覺得這不是個好的辦法,網球部有這麼多人選,為何要讓一個外校的人來。話說,幸村有這麼任性嗎?

「弦一郎,那是精市的決定。」柳打斷真田的話,看著在真田沒有注意的角度,笑的嘴角很是上揚的不二,和依舊縱容著不二的幸村。弦一郎,你還想更加悲哀嗎?

「幸村。」真田只好再次徵求不二的意見,一直沒說話的幸村站了出來。

「真田君這是不信任我嗎?」不自覺的飈出平時對待真田的氣勢,一陣古怪的寒氣襲上真田身上。不自覺的站直身子,帶著帽子的頭略低,有些不自在。

「不,不是。」真田回答道。

柳徹底的閉上了眼睛。手機震動了下,看著上面的簡訊,對著還是準備說些什麼的真田開口:「弦一郎,桑原讓我們去下蛋糕店。」

「……」真田皺眉。

「赤也和文太似乎出了些問題。」柳解釋道,看著臉有越加黑下去的真田,再次開口:「如果不想問題嚴重下去的話,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真田轉頭看向不二,對方那張笑臉和身旁的幸村重疊起來,莫名的怪異。

幸村嘆息,這樣的不二,可不是真田能招架住的。還是快把他拉走吧。

「那幸村,我們就……碰!」真田張嘴。

柳很是配合的執行了幸村內心的期望,又一次關上的門打斷了真田的話,也徹底隔絕了空間。

「路上小心。」不二對著已經關上的門說道。笑容充分說明了他得到的樂趣。

大家,都很有趣吶。

熱門推薦:

「……」真田沒有言語,在看到又恢復以往表情的不二,收回了擔心。雖然和幸村很小的時候就相識,但有時自己真的看不懂他。入院后的幸村看似和以往一樣,卻就是因為這沒有變化的態度讓人難以解讀。看起來如鏡花水月般,不真實。

「弦一郎。」身後的柳開口,真田皺眉轉身看向柳。柳側首示意真田看向那邊。切原正趴著桑原身上試圖『攻擊』躲在其身後的丸井。完全沒有一絲前輩樣子的丸井吐著舌頭依舊『嘲笑』著後輩的海帶頭。中間夾著桑原冷汗狂流,還好不錯的體力讓他足以支撐兩人的重量。

「丸井,赤也,太鬆懈了!」真田握拳走上前去,一人給了下鐵拳制裁。兩人雙雙抱頭,臉上掛著不存在的海帶淚。桑原捂臉,這是有多麼歡脫才能遺忘副部長的存在啊。

「別擔心。」柳趁著所有人的注意力轉移到真田他們身上時,小聲對著不二說道。不二回以微笑,像是不在意般。這樣的副部長也很有趣啊,和大石的啰嗦相比。

「幸村不管管嗎?」不知何時過來的仁王對著微笑著的不二說道,軍師和部長似乎有什麼秘密是他們不知道的啊。鉗碧的眸子閃爍著狡黠之色。甩在左肩的小辮隨著頭部的擺動滑到了身後。身旁的柳生也轉過目光,不過不是看不二,而是觀察著某隻狐狸。不透光的眼鏡隱藏了所有思緒。

「真田會做得很好的,仁王不這麼認為嗎?」不二沒有驚慌於突然冒出來的白毛狐狸,像是看著納茲的目光看向仁王,操著幸村一貫帶笑中又有威懾的語氣回答道。看著仁王撇嘴不再接話的動作,不二勾起的嘴角又向上揚了揚。鳶紫的眼裡有著平時惡作劇時的精光。

柳默默的在筆記本上記錄,不二君和精市在某種方面真的很是相像,甚至有過之而無不及。

柳生沒有在意不二的話,將身子穩住。因為某隻受挫的狐狸又將全身重量又壓在了他的身上。

「回去訓練都給我加倍。」真田還在那邊訓著隊伍里歡脫的兩隻,丸井和切原都動作一致的護住頭,低著的臉上表情悲慘。還加,再加下去就不用統計了,因為已經數不清了。

「真田。」不二頻繁的接到切原和丸井小心翼翼的求救目光,內心忍笑的出聲制止了真田。

「幸村,這回來還有關於網球以外的事。」真田聽到不二的聲音后就放掉了兩人,再次將注意力放到不二身上。不過經剛才一鬧,將剛剛心底的不解忘得一乾二淨。

不二睜著眼詢問,等著真田後面的話,長時間睜著眼果然不習慣啊。不由的眨了幾下鳶紫的眸子。

「是關於補習的事,馬上就是期末考了,不管是隊里其他人的成績和你的補習都要商量時間。」真田一本正經的說道,一旁的柳內心皺眉,這樣下去,不二君會不知道怎樣回答的。柳微張開口,準備幫不二解決這件事。

「碰碰!」敲門聲響起,所有人都停了下來,目光看向慢慢開啟的房門。

一頭栗色的軟發很是淺淡,但額前髮絲劃過的眼眸卻有著亮眼的色度。如同春水般的藍,卻內涵冰般的冷然。來人有點驚訝的睜大眼看著這一屋子人。隨即就恢復過來,合上人人驚艷的藍眼,眯起的彎月眼和同樣的嘴角,一個很是溫和的微笑。

「……周,助。」不二吞吐的叫出自己的名字,這個時間怎麼都來了。

「精市。」幸村沒有任何猶豫的脫口而出,叫的很是自然。觀察著坐在病床上的不二,臉色似乎有些蒼白。跳動的視線很快發現粘著膠布的左手,不著痕迹的皺了下眉。

「不二君。」在一群人驚訝於兩者間的稱呼時,柳率先走向前去,向著幸村點頭。剩下的人像是反應了過來,有過一面之緣的丸井和桑原出聲打著招呼。真田也跟著點頭示意了下。柳生不論何時都維持著的紳士樣自然不會做出失禮的事。只有仁王挑眉打量著面前突然出現的陌生人。那微笑未免太眼熟了吧,轉動的眼珠閃過病床上的自家部長,嘴角不由的抽了。真像。

床上的不二無奈含笑,站著的幸村眯著的弧度過分膩人。不論是大膽張望的,還是隱晦觀察的,大家的目光都不由在這兩人身上徘徊。再次證實了仁王的結論,真像。

當然這要排除掉一個過分天然到白痴的存在。在這已經詭異的氣氛下,還能完全無所察覺的人。

「不二桑。」切原開心的和熟悉的前輩打招呼,完全忘掉了剛剛還痛著的腦袋,有些天然的笑閃瞎所有人的眼。

「切原君。」幸村不明所以的看著自家學弟的態度,難道就因為那一次青學之旅就被不二『收買』了。這熱情的讓他有些不爽。隨即又頭疼於立海大下屆接班的天然,完全不知道就是因為不二的一個電話,他最近的日子才過得無比辛苦啊。

『切原君?』切原正糾結於幸村對他的態度,上次說直接叫姓就好,不二前輩真是太見外了。

「周助。」不二看著正要問出口的切原,連忙出聲喊幸村。還好是切原,把所有想要說的都表現在臉上。如果是那隻白毛狐狸就不好辦了。

切原聽到自家部長的聲音,沒有再出聲。走到不二床邊的幸村對上了自己鳶紫的眼,裡面有著屬於不二的寬慰,幸村也睜開了眼。兩雙過於出色的眸子『深情』對望,氣氛再次詭異了起來。

「仁王君,我們該走了。」柳生看著兩人旁若無人的對望,很是紳士的揪回了自家搭檔準備騰地方,開口提醒道:「今天不是帶我去那家店嗎?」

「……我知道了,我們先告辭了。」感受到那雙只露眼鏡的目光,仁王掙扎了會,看了眼已經坐到病床邊已經開始說話的兩人。撇了下嘴,跟上了柳生。比呂士真是的,難得有和幸村有關的趣事。

柳生向著不二道別,對著真田方向點了下頭,得到真田微點頭的示意后,帶著仁王率先走出了病房。的確是難得有趣的事,但問題是,仁王君,你要有命感受啊。

「文太,你不是要早點回家看弟弟們嗎?」桑原看著已經走了的隊友,像是了解到氣氛的不對,很是應景的對著又再次盯上蛋糕的丸井說道。

「誒,好像是啊。」丸井睜大眼像是一下想到了什麼,但又很不捨得看著桌子上的蛋糕。

「文太吃了也沒關係,拿去吧。」 無力總裁,麼麼噠 不二抿著嘴,小動物們果然對食物有著超出常人的執著啊。幸村內心捂臉,這真的不是帶來給他的吧,真是不是吧。

「桑原,你送下赤也。」一直拿著筆記本的柳看著想向幸村和不二那湊的切原,有些不忍。赤也,那不是你要接觸的世界,太危險了。

「誒……」切原不解的看著說話的柳,他今天可沒什麼事啊。但隨著真田一個黑臉轉過來,切原很是聽話的跟上了桑原。

「那就先告辭了。」丸井眨巴下眼睛,手腕靈活的拿過蛋糕盒,跟著心下嘆氣的桑原向著不二告別。他沒長一張保姆啊。

「碰!」隨著門被關上,房間里只剩下四人,不二,幸村,柳和真田。

「幸村。」真田看著正和幸村聊得投入的不二,開口從提舊事:「關於你的補習。」

「呵呵,這個完全不用擔心,有周助。」不二沒等柳開口,微眯了下有些疲憊的眼睛,用著讓人無法拒絕的語氣說道。

「不二君?」真田本就沒松過的眉頭鎖緊。你們根本不是一個學校的吧。

「這一點,蓮二應該知道的。」不二又的將目光轉向一旁的柳,笑的很是燦爛。柳木著一向清冷的臉,有些抽的嘴角被拚命克制住。看了一眼不二旁邊的幸村,只見對方很是無奈的微笑,縱容般的點頭。

「弦一郎,不二君有著天才的美稱,擔心是不必要」柳的聲音聽不出任何異常,至於想到什麼只有他自己知道。

「但是,時間…」真田還是覺得這不是個好的辦法,網球部有這麼多人選,為何要讓一個外校的人來。話說,幸村有這麼任性嗎?

「弦一郎,那是精市的決定。」柳打斷真田的話,看著在真田沒有注意的角度,笑的嘴角很是上揚的不二,和依舊縱容著不二的幸村。弦一郎,你還想更加悲哀嗎?

「幸村。」真田只好再次徵求不二的意見,一直沒說話的幸村站了出來。

「真田君這是不信任我嗎?」不自覺的飈出平時對待真田的氣勢,一陣古怪的寒氣襲上真田身上。不自覺的站直身子,帶著帽子的頭略低,有些不自在。

「不,不是。」真田回答道。

柳徹底的閉上了眼睛。手機震動了下,看著上面的簡訊,對著還是準備說些什麼的真田開口:「弦一郎,桑原讓我們去下蛋糕店。」

「……」真田皺眉。

「赤也和文太似乎出了些問題。」柳解釋道,看著臉有越加黑下去的真田,再次開口:「如果不想問題嚴重下去的話,我們還是去看看吧。」

真田轉頭看向不二,對方那張笑臉和身旁的幸村重疊起來,莫名的怪異。

幸村嘆息,這樣的不二,可不是真田能招架住的。還是快把他拉走吧。

「那幸村,我們就……碰!」真田張嘴。

柳很是配合的執行了幸村內心的期望,又一次關上的門打斷了真田的話,也徹底隔絕了空間。

「路上小心。」不二對著已經關上的門說道。笑容充分說明了他得到的樂趣。

大家,都很有趣吶。

書迷樓最快更新,無彈窗閱讀請收藏書迷樓(.com)。 孫曉雯在紗帳里仔仔細細把自己上上下下看了個遍:天神呀,這身體的主人最多有七八歲吧!她孫曉雯怎麼說也是讀書熬了十幾年熬到大學畢業的人,這忽然回到七八歲,豈不是又要把書從頭開始念?想到這裡,孫曉雯長嘆一聲躺了下去,腦袋重重磕在青瓷枕頭上,不由發出一聲慘絕人寰般嚎叫:媽呀!

欸?被自己靈魂佔據身體的這小妹子音色還挺好聽的,又軟又萌~

不過喊完孫曉雯就後悔了:自己對現在的處境環境一概不知,應該假裝還沒清醒,默默觀察,了解了身份和與周圍人關係之後,再做打算。這大喊大叫招來了別人,自己該如何應對?萬一來了個繼父繼母毒打自己怎麼辦?自己還不知道頭上的傷是怎麼回事,萬一有人問起該如何作答?

門忽然被推開了,有腳步聲匆匆向這邊走來。孫曉雯緊張地抱緊了被子,在這有限的幾秒裡面依然在思考:聽見我叫那麼快就急切跑來的人,應該不是壞人吧,應該還挺關心這個身體的原主人的。正想著,紗帳被撩開,孫曉雯又是一聲嚎叫:嚇死。。。我了。前兩個字有如咆哮,后兩個字卻恢復了正常。孫曉雯沒有想到,自己眼前站著的是一位年紀輕輕、眉清目秀的男子,青衫白裳,簡直是光風霽月,玉樹臨風:天老爺,這是什麼神仙人物!站在我的眼前~~~來人有些疑惑地看了孫曉雯一眼,用手試了試她腦袋的溫度,輕輕吐出幾個字:還好,退燒了。

接下來幾天,孫曉雯逐漸熟悉了自己的新身體,也熟悉了身邊的環境。

自己複姓万俟,名喚秋秋,跟著一位雲華隱士,在山上清修。居所在青雲山深處,太白峰下,渺無人跡的地方。他們住在一個三畝見方的小院子里,院牆用一人高的青磚圍起,有一間廳堂,兩處廂房,院里一棵梅花樹,一片竹子,一個長著青苔的荷塘。屋后便連著山脈,可以看到太白峰在雲霧裡面若隱若現的樣子,這個時代正是秋天,半山翠綠,半山金黃,天朗氣清,令人十分自在。

這雲華隱士不過二十齣頭的年紀,按說秋秋應該不是他的女兒,孫曉雯觀察了幾日:秋秋在這小院子里,既不是僕人——吃穿起居還需雲華照顧,也不像親戚,更像是師徒。雲華對秋秋這個孩子,說不上太喜歡,也說不上不喜歡,至少在孫曉雯看來是這樣,他眉目總是淡然溫和,卻很少和秋秋講話,講起話來也是惜字如金的。孫曉雯呆的這些天,說的話不超過十句。她便慢慢放下警惕,開始琢磨回去的方法。

孫曉雯把曾經看過的穿越小說都回想了一遍,發現自己大學期間熬夜看、上課看、吃飯睡覺都手不釋卷讀的那些穿越小說,都是教她如何在各種勾心鬥角的高門大院的獨善其身的,可自己來的卻是個渺無人跡的地方,身邊有個神仙一樣人兒,也說不上什麼話,根本借鑒不了什麼經驗。但穿越小說的結尾,女主角都會回到現實中,是個大概率的事情。孫曉雯就安慰自己:苦惱也沒什麼辦法,這種時空異常的現象,分明是老天爺的工作出了差池,這麼大的bug一定會被發現並修改的,自己就在這新的時空,等待自己被重新召回,回到被車撞的那天,一切就會恢復正常。

孫曉雯忽然很懷念母上大人的嘮叨,在那個世界,她的身體不知道是不是住進了別人的靈魂,說不定就是秋秋的,也說不定她的身體已經不復存在了,那母親豈不是會。。。孫曉雯不敢想下去,她太希望這是一場夢,可以早點醒過來。 丸井文太,如果說少年時只是軟萌正太一枚的話,到了國中三年,已經越發精緻的五官和閃亮的紅髮,就完全可以說的上是美少年了。

丸井所在的網球隊,有著王者的美譽,是稱霸全國的存在。現在正由歷史最高成績的兩連霸向著第三年跨進。

就拿打網球的這群少年來說,丸井的身高真心不高,只有164cm。這放在國中界來說還湊合過得去,但一到網球少年們面前,只能嘆息。

所以全部隊員站在一起,被當成受照顧人群的,除了小一屆的海帶學弟外,就只剩他了。並且,比起被三巨頭『揉虐』的學弟來說。老實好欺負的巴西保姆,真心是個不錯的選擇。

雖然說在學校是個『弱勢群體』的丸井,在家裡意外的成為了被依賴的對象。明明從長相到身高都不像長男卻偏偏是長男的文太少年。對弟弟們來說是個很受喜愛的大哥。

這樣的丸井,此時正一臉抽搐的面對眼前這個自來熟的傢伙。

這個,睜著一張睡意的泡眼,卻在看見他時神奇的變得神采奕奕的傢伙。芥川慈郎。

「丸井君,丸井君,真厲害!真是太厲害了!」翹著一頭凌亂的卷黃毛,背後的背包上插著根紅j□j球拍。不停圍著他轉圈的傢伙。

他當然知道自己很厲害,有著天才的秘技。但,每次遇到眼前的這個人都會被圍繞著念叨。再天才的存在都會受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