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見少年微微的擡起頭,一張十七八歲的面孔,英俊的如刀削般的五官,臉上掛着無奈的表情,仔細一看這不是那消失長達一年之久的邢月又是何人。

“唉,沒想到我這世界聞名的教官,居然有機會做學生,唉,真是的,如果讓我下面的人知道了,還不被笑死纔怪。”在經過十幾小時的車程後,在下午時間,邢月來到了老頭子給自己安排的學校,站在校門外,感覺這次又被忽悠了,邢月的不禁感慨道。

“本校禁止外校的學生出入,請趕快離開。”看着邢月往校門裏走,此時正在看門的保安開口阻止道。

“我是今天才來報到的,這是我的入學通知書。”邢月說完快速的將入學通知書遞給保安。


在保安認證檢查後,確定無誤後,一臉微笑的看着邢月並開口道:“怎麼今天才來,別人都上學好幾個星期了。”

“呵呵,家裏有點事,所以耽擱了。”看着保安這麼好說話,邢月一臉笑意的接過入學通知書,然後回答着保安。

“事辦完了就好,快進去吧。”說完保安吧校長辦公室的位置告訴給了邢月。

邢月在道完謝一後,就順着保安告訴他的方向,向着校長室走去,只見沒多久,邢月就看到了校長辦公室的牌子,然後敲了敲走了進去。

“校長你好,我是來報到的。”邢月微笑的對着坐在辦公椅上的丁天水說道。

看着對面的邢月,丁天水微微的點了點頭。“嗯,你的班級是高二八班,你等下去衣物處領下校服,然後就直接過去吧!”

很快在一個老師的帶領下,邢月領到了自己的校服,然後換上,看着身上着貌似中山裝的校服,邢月緩緩的說道:“原來這就是學生的樣貌呀,貌似還不錯。”

“這是課本,去吧,進教室去吧,認真讀書,爭取做個對國家有用的人。”在那老實一番鼓勵下,邢月來到了高二八班的教室門口。

聽着裏面老師講課和學生們的私語聲,邢月會心的笑了笑,在心裏默默的說道。“邢月,你的學生時代就要來臨了。”

“對不起,打擾下,我是剛剛到學校,今天來上課的。”邢月裏面的對着講臺上的老師說道。

“噢,那既然這樣,你進來吧,簡單的做個自我介紹。”郭老師看了看穿着校服的邢月後,然後用手招了招,示意邢月進來。

下面的同學看着突然上來邢月,都開始切切私語起來,特別是一些女孩子,那興奮的勁恨不得馬上衝上臺去,把邢月抱着親個夠,而其他男生卻不同,大多帶着敵意的眼光看着邢月,想來是怕對方來分一杯羹。

“我叫邢月……。“邢月說完自己的名字後,就站在原地,眼光開始在下面尋找自己的位置來。

原本還在等待下文的郭老師,看着邢月沒有繼續往下說的打算,不有疑惑的開口道:“同學,你介紹完了?”

“嗯,完了。”邢月認真的回完老師的話。

原本就在私語的學生,在邢月的介紹結束後,下面的學生突然一下炸開了鍋,特別是那些兩眼放光的女生。

“哇…他好酷喲!”

“對呀,對呀,而且也好帥喲,你們都別跟我爭,他是我的!”

“史珍香,你別不要臉了,你的男人還不多嘛。”

只見地下的女同學都興奮的七嘴八舌的叫喊着。

而對於男同學們,他們此時可就不高興了,不由開始起鬨道。

“臥槽,又是一個很會裝逼的人。”

“對呀,希望他能繼續裝下去。”

“嗯,裝的不好,可會要被雷劈的喲。”

其實邢月也沒想到,自己的一個簡單介紹,會引起這麼大的一個反應,對於這種情況邢月是頗感無奈。

郭老師更沒想到這同學是這麼的有趣,叫他簡單介紹下,他就真的很簡單的給介紹出來,弄的他有點哭笑不得,最後看了看下面兩個空位,然後對着邢月說。“你去那邊坐吧。”

順着郭老師的手勢,邢月看見那空着的書桌,他無所謂的聳了聳肩,然後就準備向着那方向走去。

只見那空着座位旁的一個男同學,看見邢月要向這邊走來時,不由的對着邢月傲慢的撇了撇嘴,然後將自己面前的書本,移至到空桌位上。

對於那同學這麼幼稚的行爲,邢月在心裏不由的好笑,收回跨出去的右腳,然後對着那同學微微的一笑。

“切……孬種。” “一看就是個吃軟飯的小白臉” “遜斃了,哈哈…..。”一片不屑的聲音,來自下面一些看好戲的男同學。

對於這些嘲笑聲,邢月微笑着臉,一概沒有去理會,而是又從新擡起腳,向着另一個空位走去,原本喧鬧的教室,在看到邢月在次行動的方向後,就變的更加的喧譁不堪。

“我草,老師叫你做這邊,你沒聽到嗎?” “哪裏不是你能做的,混賬。” “癩蛤蟆想吃天鵝肉,你打那來就往哪裏去。”這些不和諧甚至帶這些許的威脅聲,邢月的臉上依然保持微笑,然後繼續走向另一邊的位置。

“你好,我叫邢月,很高興能成爲你的同桌。”在邢月坐定後,伸出一隻手,一臉真誠的對着旁邊的一位始終低着頭看着自己的書的女孩說道。

當聽到耳邊的說話聲,葉子珊疑惑的擡起頭。烏黑的頭髮、被她高高的紮起在腦後,白皙精緻的臉蛋,微挺的鼻子,一雙明亮的眼睛裏,此時正帶着些許疑惑,修身的校服,讓得她那還算提拔的玉峯,高高凸起,猶豫下面是坐在凳子上的,邢月也不好放肆的打量。

“原來這女孩這麼漂亮,看來我得感謝那男同學,不然就太不划算了,看來這學校的生活,那還真是充滿無限遐想呀。”邢月此時的心裏,很是慶幸的想着。

葉子珊看着對方那充滿真誠的臉上,讓人看着毫無做作和反感之意,不由下意識的也伸出一隻芊芊玉手,輕輕的和邢月握了握。“葉子珊”然後收回手,繼續的看着自己的課本。

邢月的這一舉動,讓得教室中的男同學徹底瘋狂了,要不是現在是上課期間,他們敢保證,絕對不會打死他。

“草,等下下課,弄死他。” “敢玷污我們的女神。” “對,下課就去。” “……”

看到下面的同學,怒氣沖天的樣子,郭老師覺得自己在不出聲的話,他也敢保證,下面的同學將會失控,所以他重重咳了咳後,開口說道:“既然邢月同學已經坐好,那麼拿出歷史課本,我們繼續上課。”

在聽到老師的話後,同學們都之後作罷,只見他們都惡狠狠的瞪了一眼邢月後,就咬着牙齒,很是不情願的開始聽着老師嘮叨起來。

邢月也從衆多的課本里,找出歷史課本後,翻開老師講解的那頁,開始無聊的看了起來,因爲他覺得,這些內容都好像是自己小的時候家裏那位老爺子,給自己講過,所以他此時倍感無聊,一不做二不休,趴在自己的課座上開始睡了起來。

對於邢月的舉動,老師和其他的同學也不以爲然,因爲課堂上睡覺的人也不止他一人,而旁邊的葉子珊,轉頭微微的看了看邢閉着眼睛的邢月後,眉頭稍稍皺了皺,然後又回過頭,繼續聽了。

就這樣,邢月的第一節課,就這麼被他昏昏沉沉的給睡了過去,此時的大家都等着下課鈴響起,想好好給這個新來的同學,上上一課,具有生動行的課程。 “叮鈴”


刺耳的下課鈴聲,在充滿朝氣的校園上空響起。

課桌的一陣巨晃將正在做夢的邢月叫醒,只見邢月擡起頭,一雙眼睛似醒非醒的看了看圍在他旁邊的幾個同學。

“喂,新來的,你TM很吊的嘛,讓你過去坐,你沒聽到嗎?”帶頭說話的這人叫高飛,就是剛剛不讓邢月坐過的那位同學,只見他一臉很囂張的看着邢月。

如果說是以往,邢月可能會讓對方永遠閉口,可這裏是學校,他不想鬧事,可是在怎麼說他也是個十七八歲的青年,而且旁邊還有這麼一個極品美女在,如果不拿出點男人該有的氣勢,邢月想他是會看不起自己的,就連家裏那位老爺子也會更加看不起自己。

“如果我不去呢?”雖然邢月此時滿臉微笑,帶着疑問的語氣,可在場的同學都感覺一股寒氣襲來,讓得他們背心發麻。

此時看着滿臉笑意,看着自己的邢月,高飛覺得自己的後背開始冒冷汗了,而且四肢也不聽使喚,想好裝逼的臺詞,此時也說不出來了,最後艱難的用餘光看了一下葉子珊,想看看此時的她是什麼表情,是否在看自己。

果不其然,當高飛看到葉子珊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後,他以爲對方是在給自己打氣,她也不想和這傢伙坐一起的時候,高飛瞬間覺得自己的全身充滿了力氣,此刻他覺得那怕邢月是一隻惡魔,他也有信心幹掉對方。

“不去,那可由不得你,兄弟們幫我好好教教他,高二八班的規矩是什麼。”高飛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對着葉子珊一笑,好像在告訴對方,不怕我會幫你趕走他的。有了女神的支持,高飛極爲神氣的看着邢月開口道。

隨着高飛的話落下,後面幾個早已對邢月不滿的少年,都擼起袖子後,就伸手對着邢月抓去,他們是想把邢月拉到走廊,畢竟旁邊有位女神在,他們可不想破壞自己形象。

然而當他們感覺到自己的手就要抓住邢月的時候,對方卻莫名其妙的消失了,讓他們的手抓了一個空,可當瞪大眼睛在看邢月原來做的位置時,對方卻依然坐在哪裏,難道是自己的手滑了一下,沒有抓住,幾位少年心裏莫名其妙的想着。


“怎麼,你們想動我。”邢月此時緩緩的站了起來,那足有一米八三的個頭,像一堵牆一樣橫在高飛幾人的面前,讓他們倍感壓力。

對於邢月的舉動,教室原本安靜的場面,瞬間又被那些花癡行的少女給攪和了,只見她們的雙目裏,都冒出一對愛心的圖案,眼睛眨也不眨的看着站在哪裏的邢月,“好酷喲,好喜歡”

對於教室異樣的氣氛,高飛此時是騎虎難下,最後一狠心,咬了咬後,一個高擡腿就對着邢月踢去。

“啊,小心。”衆多花癡都擔心着邢月的安慰,那高飛可是練跆拳道,這一腳下去威力那可是相當大,所以都忍不住出聲的提醒邢月。

沒有想象的慘叫聲也沒有飛出去的畫面,當大家看到兩人的動作時,都不由張大了嘴巴,只見高飛的腳停在半空,而邢月那不知何時伸出的手,讓得高飛的腳在半空半分不能動彈。

“呵呵,看來你們管教新生的規則,在我這裏行不通呀?還是回去好好的讀書,做個對國家有用的人。”邢月此刻收起了笑容,取而代之的是一臉冷漠,而他的雙眼更是冰冷無情。

在他說完後,只見他的手微微一動,高飛狀如牛的身軀,竟然騰空飛了起來,將近一米後,轟隆一聲,砸在了自己的位置上,瞬間課桌和人都翻到在地。

高飛從來沒有覺得自己會有這麼憋屈的一天,想到自己從小都是要什麼有什麼,只有自己欺負別人的份,沒有別人碰自己的面,今天他感覺自己受了奇恥大辱,

而且是當着這麼多人的面,還有自己的女神,高飛掙扎的爬了起來後,他知道光憑自己這麼幾個人今天是奈何不了對方的,混怒的雙眼,緊盯着邢月。

“你給我等着,這筆賬我會討回來的。”高飛在撂下狠話後,也不管後面還有沒有課,就一瘸一拐的衝出了教室。


看着離去的高飛,邢月無奈的攤了攤手,心裏此時還在想到,是不是自己下手狠了,在怎麼說,對方也只是個小孩而已,當他在想這個的時候,他好像也忘了自己和他的年齡差不多。

“你們還要動手嗎?”在想完之後,邢月看了看還呆站在自己面前的幾人,又換上了那看似天真的笑容。

“你完蛋了,新來的。”那幾個少年,在聽到邢月的話後,回過神來,很是憐憫的看着邢月說道,最後都對着高飛追去,嘴裏還不停的喊道:“老大,等等我們….。”

看着追出去的幾位同學,邢月反應遲鈍愣了愣,半響才反應過來,心道:“唉,這下麻煩了,看來不得不高調起來了。”

對於這教室裏剛剛所發生的一切,校園內很快就轉遍了,這麼轟動的爆炸性新聞,新來的新生把自己班的老大給收拾了,很快邢月就成了海川學院的名人。

“你剛剛不應該還手。”葉子珊淡淡話語,在邢月的耳邊響起。

“哦,你怕我以後有麻煩。”邢月微笑的回答着。

“他家有黑社會的底子。”葉子珊沒有回答邢月問題,而是像在自言自語一樣。

看着葉子珊這所問非答的樣子,邢月心底還是蠻高興,看來對方不討厭我嘛,哈。

“沒事,不用擔心我。”邢月也沒有按着套路出牌,而是帶着調戲的口語說道。

對於邢月的話,葉子珊無任何迴應,而是繼續的看着自己的書,很快上課鈴響起了。

邢月看了一下這節要上的課本後,就再一次的倒頭睡下,唉,其實讀書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好玩嘛。

高飛在走出校門後,就拿出自己的手機,撥打了自己老爸的電話,只是告訴他教室來了個新來的學生,想泡葉子珊,對於自己出糗的事,他是隻字未提,因爲他知道,自己捱打這事,永遠都沒有老爸讓自己泡上葉子珊重要,如果他們家能和葉勢集團成爲一家人,那以後他們在就可以進入SH上流社會了。

在得到老爸的指示後,高飛轉過頭雙眼充滿了怨氣,惡狠狠的看着教學樓。

“哼,我看你還能囂張到何時?”

“對,老大弄死他。”後面跟上來的同學,很是迎合的對着高飛說道。

說完後,高飛一瘸一拐的領着幾個小弟向着旁邊的小賣鋪走去,耐心的等着老爸的小弟白毛哥的到來。

很快十多分鐘過去了,只見一輛在道路上行駛着‘S’行的麪包車很快就來到那小賣鋪前,從裏面下來了七八個行着怪異的青年。

帶頭的是一個頭上染着一撮白毛的青年,只見他下車後,看坐在裏面的高飛,不由對着他打着招呼。“高飛。”

“這麼快就來啦,白毛哥。”高飛看見白毛喊了聲自己後,開心說道。

“白毛哥好!”高飛的幾個小弟一臉崇拜的看着白毛說道。

“嗯。”

“你的事,我能不來早點嗎?哈哈…..”對着那幾個小弟應了一聲厚,白毛打着哈哈繼續對着高飛說道。

“喝什麼,我請客,現在時間還早。”高飛安排這白毛他們坐下後,又繼續開口道。

“啤酒。”

很快他們一行人就開始喝了起來,慢慢等着下午課程結束。 下午的課很快就被邢月給睡了過去,等他醒的時候,教室裏的人也沒剩下幾個了,下意識的看看旁邊的葉子珊,可人家早已不知去向。

“唉,那麼美的一個女孩,怎麼就不知道關心一下同桌呢。”邢月無奈的嘆了嘆口氣,然後慢慢的起身,伸了個懶腰,最後在幾道詫異的目光中走出了教室。

“那個死老頭,身上錢也不給多給一點,就給一張卡,現在身上沒錢,就只能住宿舍了。”邢月在來的自己的宿舍門口,看了看緊閉的宿舍門,緩緩的開口道。

最後手一用力,將門推開後,便向着裏面走了進去。

“TM的,怎麼那小子還不出來。”白毛幾人的雙眼緊盯在校門口,很是不耐煩的大罵道。

而他們的腳邊已經被菸頭給佔滿,他們以爲自己抽菸的樣子很帥很酷,看着來來往往的美女同學,所以就一根接着又一根的抽着煙,可眼看幾包煙都被他們抽完了,邢月那小子還不出來。

不一會兒,一個滿頭是汗的少年就跑了過來,氣喘吁吁的開口對着白毛說道:“白毛哥,那小子現在在宿舍呢。”

“草,那你小子說了沒,叫他快點出來。”白毛聽到對方根本沒打算出來的意思,隨即沒好氣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