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看她來往的朋友,就知道自身實力還在王父之上。

祁有音繼續道,「接下來,我不參與任何事情,但所有的財務信息都要向我開放。」

沈昆點頭:「這是應該的。」

祁有音見狀鬆了口氣,笑道,「你能不怪我膽小就行,這件事就由你拋頭露面。」

沈昆也笑:「交給我。」

他對董盛文不了解,也感受不到他的威懾力,不知道虎口奪食究竟有多嚴重?

看祁有音的態度,還是小心為上。

說完了正事,祁有音隨口道,「聽小曦說,你聘了她?」

沈昆:「還要感謝音姐的介紹。」

祁有音道:「你這個感謝我收下了,小曦絕對不會讓你失望的。」

沈昆:「原公司的事處理的怎麼樣了?我問她,她說沒事。」

祁有音笑了下,「你不用為她擔心,這點小事算不了什麼。」

沈昆:「那就好,我還怕她顧忌什麼,不好意思開口。」

祁有音「嗯」了一下。

安若曦做的事自然不好向沈昆托出,

自從三太來接手公司,雙方撕破臉。

安若曦自然不會坐以待斃。

整理了一份內容翔實的公司歷年在老闆指揮下偷漏稅和私設小金庫的資料。

果然讓對方投鼠忌器。

有了妥協的意思。

安若曦趁機提出自己的條件,「按照規定給自己補償金,以及按時償還供應商和銀行的借款。」

當時祁有音也非常不解,

第一條倒沒什麼,為自己爭取利益。

另一條就有點爛好人的意思,既然要離開公司了,管那麼多閑事幹嘛。

三太太作為大宅院的人,想接手一家公司,純粹是天方夜譚。

弄不好就會出事,業務受影響。

到時候,讓供應商和銀行上門催賬,正好給三太太一個難堪,出口惡氣。

安若曦卻有自己的道理,

銀行貸款除了看公司實力,承辦人的信譽也很重要,如果不把她經手的貸款結清,雖然公司受影響,對她個人來說,也是砸牌子的事。

至於供應商的貨款就純粹是慷他人之慨,公司出錢,她收穫感激。

祁有音聽完,很是佩服,

如果不是這次她推薦給沈昆,欠了一個大人情,安若曦絕不會把這些私隱說出來的。

對於新老闆,就更不能說了。

所有手段都是對付老闆和公司,那誰還敢要你?

祁有音當時還笑着說,「小曦,本來我還擔心沈昆聘你會不會有鬼心思,這下我就放心了,你多抓點他把柄,作為要挾和自保。」

沒想到安若曦嘆口氣,「這種事就是雙刃劍,傷人又傷己,如果不是三太太過分,想對我趕盡殺絕,我也不可能拿出這種東西,一旦傳出去,我的名聲就壞了,再說了,這種東西的作用,並沒有想想中的大。」

「嗯?」

安若曦:「像沈昆這樣白手起家的創業者,天生就帶有匪氣,根本不怕這點威脅,很可能是魚死網破。」

祁有音驚訝:「這……」

安若曦:「他們那種人疑心很重,害怕被人抓住把柄,一而再再而三被敲詐,不如拚死一搏,大不了公司賠錢挨罰,我作為承辦人估計就要進去了。」

祁有音緩緩點頭,

這倒也是,

公司本來是受害者,再加上處於強勢一方,和地方上的關係盤根錯節。

一個員工想和它斗,無異於與虎謀皮。

說不定被公司老闆反咬一口「不知情,都是經理一個人乾的。」

……

安若曦的手段也就是嚇嚇沒見過世面的三太太。

。 等背過之後,薛維都有點不敢置信。

淬體丹!

一定是那淬體丹!薛維篤定的想到,如果不是那玩意,自己的記憶力根本不會這麼好,不只是《華佗經》,甚至薛維以前的知識都嶄新一般的浮現在薛維的腦海之中。

「耶!」

錢磊直接跳了起來。

「老三,你太牛逼了!李教授,怎麼樣,現在薛維背出來了,是不是該給我們通過?」錢磊問。

李志的臉色有些不好的擺擺手。

「我還是會言而有信的,你們全班一起通過。」說罷李志便離開了教室。

只是在離開教室的時候深深的看了薛維一眼,讓李志相信這是薛維的實力?根本不可能,這小子完全是靠着淬體丹的存在!

教室里早已經是一片歡呼聲。

「薛維牛逼!」

「媽的牛皮啊,兄弟!」

「666!」

………….

各種各樣的聲音傳遍整個教室,哪裏還有剛才的鄙視的聲音?薛維禮貌一笑。

咱們薛維雖然平時挺窩囊的,可是也是一個有禮貌的青年。

「媽的,老三,你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牛逼了?!」錢磊一下勾住薛維的脖子。

薛維牛逼一笑。

「那可不是,也不看看咱是誰?哥幾個,昨天我救了你們一命,今天又給你們解圍,搓一頓?」薛維一副壞笑的看着錢磊三人。

錢磊,趙陽,鄭琦拍拍胸口。

「走,薛少想吃什麼?」

…………..

從飯店出來,薛維美美的打了一個飽嗝,而錢磊三人卻如霜打的茄子——蔫啦,他們實在是不敢想,薛維這傢伙竟然足足點了近八百多塊錢的菜,奶奶的,雖然八百塊錢不多,可是請了一個牲畜,這始終讓他們有點肉疼。

就在薛維和錢磊他們有說有笑的時候,口袋一陣震動把薛維的注意力拉了回來。

連忙掏出手機后,那沉寂的神仙地府群終於又有了動靜。

一個名為老城隍的id冒泡:「哈哈哈,大家好久不見啊,最近小老兒在閉關,現在功力提升了一分,這着實讓小老兒高興,再加上最近進群的同志很多,小老兒發幾個小紅包助助興。」

薛維點開老城隍的頭像,資料如下。

老城隍

簽名:地府老幹部一名,廉政清潔,請各位小鬼自重。

如果是之前的薛維看到,一定會冒泡把這老城隍給懟一頓,可是現在不一樣啊!這裏面可都是純天然無污染的真神仙啊!裏面各個都是大佬啊!如果自己冒泡的話被查出來了,自己竟然只是一個凡人,那後果會咋樣?這個薛維不敢想。

而且這老城隍還是一個五品鬼官!足足比林德風大了兩個官銜,豈不是更牛逼?

現在城隍要發紅包,要是萬一搶到什麼神器靈丹妙藥,自己可就真的發了啊!一個淬體丹就讓自己的記憶力,身體素質提升上來,那要是搶到一個真正的靈丹,自己豈不是有成為修仙者的可能?小說里可都是這麼寫的!

吸天地元氣,破凡人之軀;乘風御劍,出入青冥,追風逐月,星海飛馳。

薛維想想就有些激動。

哼!憑老子單身二十多年的手速,搶紅包就沒有輸過。

而群里早就開始沸騰了。

小柔:哇,城隍大大竟然主動發紅包了(色)(色)

我是狗大王:發紅包!發紅包!發紅包!(鼓掌)(鼓掌)

奈何橋上看風景:大大威武!大大牛掰!

孤風蕭瑟:坐等!

坐看雪飄飄:坐等+1

雲芝:+1

…………..

薛維此時也是緊緊盯着屏幕,心裏念叨著加一加一!

突然,手機微微一顫,一個紅包出現在屏幕之中,薛維神來一指,食指飛速的戳在屏幕上,可是當紅包打開的時候。

「很抱歉,紅包都被搶光啦!」

薛維頓時臉色一變,你們還是不是人?老子二十多年單身的手速,竟然沒有追的上你們?要不要這麼誇張!薛維心裏不禁念叨著,不過轉念一想,這些可都是神仙啊!

不只是薛維,群里大量的牲畜們都沒有搶到紅包。

小柔:耶耶耶!我搶到了!哈哈哈!

我是狗大王:哇!城隍大大,我沒有搶到,再發一個!再發一個!

孤獨的石頭:對啊,城隍大大,你就發這麼幾個,咱群里有這麼多眼睛盯着,誰能搶到啊,再發一個!

坐看雲飄飄:再發一個把,城隍大大(可憐)

我是狗大王:(可憐)

雲芝:(可憐)

群里我最帥:(可憐)

老城隍:我又沒說只發一個,準備好,我要開始了。

薛維聽到還發,內心不由得火熱起來,這一次一定要搶到!雙手緊緊的握着手機時刻盯着屏幕。

頓時,手機再一次顫抖,一個紅色的東西出現在屏幕上,剎那間,薛維就點擊了上去。

叮!

「恭喜你,獲得陰德30.」

啥玩意?陰德?薛維不由得發愣,薛維不由得點開了大家的手氣。

奈何橋上看風景是手氣王,足足搶到了50陰德,然後夜叉43陰德,第三是自己,30陰德,小柔20,…….

我是狗大王:城隍大大,你是不是和我過不去啊!我怎麼還沒有搶到?不行,你再發一個,而且你這一次竟然發了這麼多的陰德,我心裏不平衡了!

雲芝:(大哭)城隍大大,我也要。

奈何橋上看風景:城隍大大,不介意再發一個,既然這麼多群友沒有搶到,再發一個吧。

坐看雪飄飄:對,奈何說的很有道理,城隍大大再發一個。

孤獨的石頭:發一個吧!(可憐)

……….

城隍似乎被這群人弄的有些無語了:好了,好了,事不過三啊,最後一個,如果最後一個你們還沒有搶到那就不是我的責任了,現在準備好了。

薛維眉頭一挑,竟然還有?雖然不知道這陰德是幹嘛的,不過神仙的東西一定是好東西!既然又發,那我就不客氣了!薛維內心給自己加了加油。

手機突然一顫抖,城隍這一次學精明了,竟然發了一個口令紅包,地府裏面誰最帥?當然是我老城隍!

薛維不由得有些惡寒,你堂堂一個活了幾百年的城隍竟然會發這種口令,不過薛維來不及吐槽,連忙複製粘貼直接發出去。

紅包直接打開,這一次不再是陰德,而是一個長方形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