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尺許大小的月牙,朦朦朧朧的懸挂在葉揚的身後,月牙出現后,四周的空間之中絲絲金色的能量緩緩的向月影之中凝聚。

只是這些能量非常的細微,葉揚根本感受不到,不過葉揚這次用的不是真氣,而是用的真元。

這也是第一次調動真元,雖然能量不同,但是運行的路線和方式跟真氣一般無二。

只是當調動真元的時候,葉揚明顯感覺經脈有些酸痛,一副不堪負荷的感覺。

葉揚知道,自己的脈絡暫時還不足以承載真元,才會出現這種不適的感覺,不過問題不是很嚴重,繼續輸入。

當感覺體內的真元足足有一半注入月影之後,右手一松。

「嗖」

箭矢幾乎剛離開弓弦就到了烈火蠑螈的面門,當它還沒明白怎麼回事,頭頂一陣劇痛。

箭矢破甲貫穿而如,帶著一股血雨,從烈火蠑螈的下巴處穿出,整個頭顱出現一個碗口大的血洞。

「昂」

烈火蠑螈一聲慘叫,不停的翻滾,四肢亂擺,尾巴狂甩,四周的亂石被打飛,猶如炮彈一般向四周激射。

葉揚見一擊得手,慌忙躲避亂石,急忙向遠處奔去,直接跑出數百丈遠,攀上一株大樹,靜靜看著。

明明受到致命傷害,居然還折騰了將近一炷香的時間才停息下來,屍體周圍一片狼藉,連遠處的大樹都被飛石砸倒了一大片。

葉揚暗自咂舌,魔獸的生命力還真頑強,今天要不是有月影立功,恐怕自己累死也奈何不了這頭魔獸了。

雖然葉揚自信真氣充盈,耐力悠長,比一般同階武者強橫很多。

但是魔獸的天賦,更是比人類強大無數倍,同階對戰,一般都要數人組隊,才能有希望獵殺魔獸。

平時能夠同等級打敗魔獸,都已經算得上是天才了,而像葉揚這樣,越階擊殺魔獸,絕對是駭人聽聞。

而且魔獸到了三階以後會有戰力會有一個質的飛躍,不光身體強度會得到極大的提升,而且會領悟技能。

就像烈火蠑螈一樣,它的灼熱吐息,就是它的技能,一般武者被噴到,不死也要重傷。

高溫會將人類的皮膚和肌肉都燙熟,只是葉揚肉身強橫,有極大的抗性,不過也還是起了無數大泡。

而一般皮毛類的魔獸,高溫對於它們來說,更加致命,所有烈火蠑螈的領地範圍內,沒有其他魔獸出沒。

又等了一會,見烈火蠑螈始終不動,確實已經死了,長長舒了一口氣,對著遠處的小狐狸打了個招呼。

小傢伙非常乖巧,很聽葉揚的話,見葉揚招呼,瞬間化作一道白光,跳到葉揚的肩膀上。

葉揚來到烈火蠑螈的屍體面前,這簡直是現實版的哥斯拉啊,自己伸手都無法摸到它的下巴。

他相信剛才那一箭,如果不用真元,而是用真氣的話,就算能都破開它的防禦,也絕對殺不死它。

葉揚拿出一個在林中採到的一個野果子,扔給小狐狸,讓它自己找個地方玩。

葉揚盤膝在地,神情肅穆,雙手在胸前緩緩結印,隨著葉揚的動作,一個虛影緩緩自死體上浮現。

不過這虛影只有葉揚能夠看到,小狐狸在一旁得意的啃著果子,毫無知覺。

只是這個虛影非常凝實,面目可辨,一個半丈多長的烈火蠑螈正在咆哮。

葉揚沒有理會,運轉《戮神訣》,眉心產生一股強大的吸力,沒有絲毫反抗的餘力,被葉揚吸了過來。

進入眉心后,葉運轉丹田,將虛影吸入氣旋之中,虛影進入氣旋后,轟然炸開。

猶豫一個火藥引子,氣旋一陣強烈的收縮,猶如爆裂的火焰,像四周擴散。

原本被約束住的氣旋,突然如同決堤的洪水,無拘無束的向四周狂涌而去。

氣旋的擴充足足進行了一個時辰,葉揚欣喜的發現,自己的氣旋比之前擴大整整十倍。


原本擔心自己氣旋經過改造,就算突破武士,也不會有太大改變了,不過沒想到,《戮神訣》給了他這麼大的驚喜。

自從進入學員以後,葉揚對修鍊越來越了解了,平時武者進階武士之時,體內氣旋會比武者巔峰時候擴大三倍,而個別天才,會擴大五倍,據說一些妖孽級的人物達到過六倍。

氣旋的大小,會直接影響到修鍊者的戰力,氣旋大儲存的真氣就越多,能夠使用出的戰技就越多。

就好像兩個人比斗,一個人的真氣容量小,只發揮了兩個戰技,就真氣耗光了,除了投降以外,還怎麼跟人家打?

而一些高級戰技,更是吃糧大戶,真氣不夠連用都用不出來,可見氣旋的重要性。

如今葉揚的氣旋已經大到自己都有些害怕的地步,現在他的氣旋已經感覺無邊無際了一般,他害怕自己這樣下去,修行速度會越來越慢。

不過事已至此,擔心也沒用,只能走一步算了不了。

不過讓葉揚驚喜的還不只這一點,葉揚還發現,自己體內,在九冥天梯九百階段突破時,那團拳頭大小的真元,已經變成了尺許大的一團。

葉揚不由得心花怒放,剛才射殺烈火蠑螈的時候他就感覺到,月影非常的神異。

彷彿她的威力會隨著自己的輸出而變化,如果自己現在把體內的真元全部輸入,想想都覺得興奮,這絕對是一招大殺招。

葉揚睜開眼睛,緩緩站起身形,「呼」一拳向空中揮出。

「貌似力量的漲幅不是很大」葉揚不禁皺著眉頭,肉身的強大,一直是他最大的依仗,這次居然沒有明顯的強化,不由得有些失望。

「我現在的身體強度,已經比一般武師都要強橫許多,應當知足了」葉揚只能自己安慰自己了。

跳到烈火蠑螈的頭上,掏出一把鋒利的匕首,費了好大力氣,將魔獸晶核取出,一個龍眼大小呈暗紅色的東西出現了手中。

魔獸晶核非常的稀有,在大陸上都是極為稀缺的,尤其是三階的晶核,更是價值斐然。

一二階魔獸晶核,一般都是用來煉丹或者製作成飾品,作為輔助修鍊道具。

而三階魔獸晶核就顯得彌足珍貴了,因為三階魔獸都覺醒了技能,它們的晶核都包含了豐富的元素。

葉揚手中的這枚晶核,就是典型的火屬性晶核,如果鑲嵌在火屬性兵器上,一方面可以增加火屬性的攻擊了,另外還可以大量節省使用者的真氣。

也就是說,使用者只需要少量的真氣,就可以正常發揮這把武器的威能,這才是三階晶核的珍貴之處。

將晶核收起,看了一眼烈火蠑螈的屍體,葉揚有些犯難,這麼大的屍體,要是收進戒指,以後就別想裝其他東西了。


葉揚第一次覺得自己的空間戒指有些不夠用了,應該換一個大的才行了。

但是要是扔了,他絕對捨不得,光是它這一身皮,就絕對是打造鎧甲的珍惜材料。

連自己都無法破開的防禦,絕對算的上強悍,帶回學院,絕對可以換取不少不積分。

不過以他手上的工具,去分解這個巨無霸,就算給他半個月時間也未必能完成。

況且他天生就不是一個勤快的人,前後看了一看,轉了一圈,相中了一條水缸粗細的前腿,拿出匕首對著甲片的縫隙戳了幾下。

「咔嚓」

匕首斷為兩截。

隨手扔掉,拿出長槍,用槍尖當匕首用,忙活了大半個時辰,才把一條將近一丈長才前腿卸下來,累的滿頭大汗。

又跑進森林裡,弄了一大堆乾柴,在兩塊巨石中間,生了個巨大的火堆。

靈廚的現代生活[娛樂圈] ,在旁邊加熱一下。

小狐狸在一旁歡呼雀躍,跑上跑下的奔個不停,看著燒烤中的巨大腿,興奮的不得了。

「嘿,小心點別掉火堆里,今天請你吃碳烤蠑螈,這可是島國的名吃啊」葉揚笑著道。

隨著隨著時間的推移,肉香味越來越濃,逐漸飄散開來。

不過葉揚早就踩好點了,方圓百里內沒有其他強橫的魔獸,三階以下的魔獸來了也只是加餐而已,不足為懼。

葉揚吞了一下口水,這個味道確實太香了,而小狐狸更是口水直流,要不是葉揚攔著,估計就要直接上去啃了。

大火足足燒了一個時辰,終於把外邊全部烤酥了,葉揚又拿出一把小刀,將外邊表皮輕輕剝掉,露出裡面鮮嫩的肉。

葉揚輕輕切下薄薄的一片,放入口中,鮮嫩多汁,入口即化,輕輕嚼動,濃濃的香味瀰漫整個口腔。

小狐狸登時不甘的跳上葉揚肩膀,抓住葉揚的一縷頭髮使命的晃動,對葉揚的行為極度不滿。

「哎!別鬧,我只是嘗嘗味道,馬上就好了」葉揚趕緊掏出一個餐盤,切下一段拳頭大小的肉,切成薄薄片遞給小狐狸,小傢伙這才消停。

當將蠑螈肉吃進肚子后,一股熟悉的熱流慢慢形成,緩緩流向四肢百骸,葉揚頓時大為興奮。

「太好了,久違的日子又回來了」 葉揚出了學院一路向西,疾奔了兩個時辰,便發現了一頭二階飛行魔獸,直接使用奴印術收為坐騎,加速前進。

坐在魔獸背上,葉揚看著下方山影倒退,不由得感謝毒心邪皇,這樣的寶術真是太實用了。

不過葉揚一直沒有敢對三階魔獸施展奴印術,因為施展術法之時,自身不能移動,要全心運轉靈魂之力,萬一控制部成功,魔獸狂暴那就危險了。

不過相對於葉揚強橫的肉身,二階魔獸的威脅明顯小得多。

想到毒心邪皇,就先到了他的戒子和軟甲,不過這兩樣東西都不在他手裡,而是被楚嫣然收走了。

因為楚嫣然告訴他,毒心邪皇家族是罕見的魂修,凡是重要的寶物上,必然會打上神魂印記。

如果葉揚敢貿然使用,必然會被感應,引起無盡的追殺,最後只能交個楚嫣然封印起來,留待日後使用。

雖然楚嫣然沒有刻意提起毒心邪皇的家族,但是從她緊鎖的眉頭中可以看出,她非常忌憚的。

天黑以後,葉揚停止了飛行,算算路程自己已經飛出了兩千多里,應該算了遠離學院了。

而且葉揚一路行來,始終放出神識,確定無人跟蹤,來到一處山澗旁,釋放了飛行魔獸。

找了一個乾淨的山洞,將帳篷紮好,出去隨便打了幾隻叫不出名字的山鳥。

雖然不是魔獸,但是身體依然很大,跟普通鴕鳥一般大小。

葉揚將他們開膛破肚,清洗乾淨,生了兩堆火,一隻架在火堆上燒烤,剩下的全部扔在一個鍋里燉上。

半個時辰后,一隻鳥已經被烤的油光四溢,肉香撲鼻,而鍋裡面的肉也已經快好了。

葉揚直接撕下一隻鳥腿,放在口中大嚼,不過吃著吃著就發現洞口出現了一隻白色的小松鼠,正眼睜睜的看著他。

借著火光,葉揚發現這隻小松鼠只有巴掌大小,渾身毛茸茸的非常的可愛。

只是它外形像一隻松鼠,但是面孔卻像是一隻小狐狸,只是尾巴比例大了太多,才看起來像松鼠。

此時小狐狸正眼汪汪的看著葉揚,正確的說是看著他手中的鳥腿,一副饞涎欲滴的模樣。

只是它膽子很小,想過來又有些不敢,想走開又捨不得,一副無限糾結的表情。

葉揚看著哈哈一樂「感情你也是個小吃貨,反正東西多著呢,不差你這一點」


直接伸手將一個烤翅掰下來,放在一個盤子里,放到地上,指了一指,示意它過來吃。

小傢伙不太懂葉揚的動作,只是美味當前誘惑難擋,小心翼翼的向前挪動,到了盤子邊的時候,見葉揚沒有反應,才在烤翅上恨恨咬下一塊肉,飛也似得逃開。

帝少寵妻成癮 ,才又過來咬一口,直到第三次的時候,才不再逃走,放心大膽的在盤子邊上大快朵頤。

葉揚笑了笑也沒在意,伸手在戒指里拿出了一壺百果佳釀,剛喝了一口,就發現小傢伙正眼巴巴的看著他。

葉揚一樂「未成年喝酒可不是好行為哦」,不過還是拿了一個小杯子,給它倒了一杯。

小狐狸,對著跟自己身子差不多大的酒杯聞了聞,輕輕舔了一下酒漬,吧嗒了一下小嘴巴,幾口將酒杯里的酒全部喝光。

沒想到小傢伙這麼能喝,不過他馬上就發現小傢伙不對勁了,腳步已經開始不穩,醉眼迷離,幾次想咬一口肉,都沒咬到,氣急敗壞的它猛地向前一跳。

只不過這次用力過大,直接奔著火堆而去,葉揚趕緊伸手將它撈在手中。

這麼可愛的小傢伙要是跳進火堆,估計出來渾身的毛全部都要燒焦了。

搖了搖頭「酒量是不錯,不過酒品就不怎麼樣了」當他再看小狐狸的時候,發現小傢伙已經呼呼地睡著了。

葉揚小心翼翼的把他放進自己的帳篷,用一條毛巾給它當成被子蓋在身上,放在了枕頭邊,生怕晚上睡覺時候一個翻身把它壓成照片。

安頓好小傢伙后,葉揚出來把所有的食物全部幹掉,不過讓葉揚鬱悶的是,隨著修為的提升,他現在能從肉中攝取的能量越來越少了,已經不會在有明顯的提升。

將篝火熄滅,在洞口撒上一些,魔獸極為討厭,散發特殊氣味的藥物后,才回到帳篷休息。

第二天一早葉揚睜開眼睛,發現身邊的小狐狸已經不見了,葉揚也沒在意,將所有東西收進戒指,抬腿走出洞穴。

剛出洞口,就見一條白色的身影,直接跳到自己的肩膀上,親昵的用蹭著自己的臉頰。

「哈哈,這麼快就混熟了?」葉揚笑著摸了摸小傢伙的頭「一會兒,我要出去打大傢伙,你可不要給我添亂啊」

葉揚在森林裡轉悠了半個上午,才選好一個目標–烈火蠑螈。

葉揚在藏經寶閣里,已經把一些魔獸圖鑑都記了下來,關於它們的能力也有了一個大致的了解。

再次確認了一下,周圍確實沒有其他強橫魔獸的存在,葉揚才下定決心試一下。

他害怕自己的戰鬥引來其他魔獸就麻煩了,漫無目的地逃跑,只會引來更多的魔獸,將自己陷入絕地,他不得不小心。

愛如烈火焚心 ,示意它不要亂動,雖然小傢伙不太明白葉揚的意思,但還是乖巧的趴在樹上不動。

這裡是一塊亂石堆,方圓里許寸草不生,亂石堆中,有一個大洞,洞前一隻長達十丈的蠑螈正懶洋洋的曬著太陽。

蠑螈跟壁虎的體型很像,只不過如此巨大,葉揚不禁心中有些忐忑。

從這頭烈火蠑螈散發的氣息來看,最起碼達到了三階中期,而且皮糙肉厚,防禦極強。

不過它的弱點也清晰可見,碩大的身形,嚴重影響了他的速度,葉揚正是看中了這一點,才敢挑戰它。

葉揚才出現在烈火蠑螈的視線範圍內,烈火蠑螈立刻站起,發出一聲似牛鳴的咆哮,對著葉揚急沖而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