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是,當她看到小雨臉上還有脖子上的傷時,卻是不由得眉頭一皺。

「對不起,我……我沒能保護好小雨……」陳軒低下頭,心中滿是愧疚。

韓婧婷面色平靜,接下來的話,卻是讓陳軒如遭雷擊。

「陳軒,我們離婚吧!」

簡簡單單幾個字,卻是猶如幾座大山一般,壓得陳軒喘不過氣。

六年來,韓婧婷還是第一次跟他說出這樣的話來!

當年她被迫跟陳軒結婚時,沒說過要離婚。

這些年來陳軒一無是處時,沒說過要離婚。

還有最近兩次陳軒撒謊搶功讓她接連失望時,她也沒說過要離婚。

可是這一次,就彷彿是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一樣,韓婧婷再也忍受不了了!

這樣的婚姻,這樣的男人,她韓婧婷,徹底受夠了!

面對着韓婧婷離婚的決定,陳軒大腦一片空白。

這些年來,儘管他在韓家一直受盡白眼與委屈,可他卻從來沒想過要跟韓婧婷分開,因為這些年來,這個外表冰冷,內心善良的女人,早已被他看做是生命的一部分。

尤其是在有了小雨之後,他更加覺得有了對方,有了小雨,他才算是真正地有了一個家。

可是如今,這個家卻要就這樣支離破碎!

陳軒不怪韓婧婷,因為他很清楚,在這段婚姻里,韓婧婷所承受的壓力與委屈,一點也不比自己少!

而兩個人的婚姻走到今天這個地步,跟他也有着撇不開的關係!

正當陳軒不知道該如何回答時,外面的院子裏卻是傳來了一陣爭吵聲。

「親家,小雨好不容易才睡着,要不還是等到天亮再讓她回去吧。」怕吵醒小雨,徐素珍柔聲商量著。

可丁麗娟卻是根本不管那麼多,扯開嗓子便嚷嚷道:「就這破地方也是人呆得嗎!又臟又潮,讓小雨睡在這,生病了怎麼辦!」

徐素娟尷尬苦笑,「這……不至於吧,小雨周末經常在這玩兒,也沒什麼事兒啊……」

「你還好意思說!」丁麗娟跟炸了毛一樣,聲音更大起來,「要不是因為來你這,小雨能丟嗎!幸虧小雨今天沒出大事,要不然,我可跟你沒完!」

「親家,今天的事都是我不好……」

「少來!別一口一個親家的叫得那麼親,要不是老爺子當初亂點鴛鴦,就你們家這條件也能配得上我家婧婷!我呸!」

「怪不得你兒子陳軒那麼窩囊,我看都是遺傳了你的!這麼大人連個孩子都看不好,你活着還能幹嘛!一家子人一個比一個窩囊!」

丁麗娟一陣連珠炮的叫罵,噎得徐素珍無言以對。

「你給我住口!」

陳軒剛到院子便聽到丁麗娟對母親叫罵,頓時怒火升騰。

他可以委曲求全,打不還手罵不還口,可誰要是敢對母親有半分不敬,他陳軒絕不答應!

事實上自從小雨出生,丁麗娟就覺得她是一個污點!

就因為小雨的身上流着陳軒的血,丁麗娟便對她心生罅隙,覺得她跟陳軒一樣,配不上自己女兒,也覺得都是因為小雨的存在,才會讓韓婧婷徹底綁在了陳軒這個廢物的身上。

所以這些年來,丁麗娟對小雨一直都是不冷不熱愛答不理,完全沒有一個外婆應有的親情。

小雨從小到大,丁麗娟也幾乎沒怎麼照看過,都是徐素珍每隔一段時間便對小雨關心備至,忙前忙后。

這也是小雨更願意跟徐素珍親近的原因。

可是如今,丁麗娟卻要得理不饒人,埋怨起徐素珍來,這讓陳軒如何能忍!

「當時那兩個壯漢是硬生生地把小雨搶走的,我媽為了保護小雨,被他們打倒在地,她已經竭盡所能,有什麼錯!要是換做你,你能保證比她做得更好嗎!」

丁麗娟卻是嗤笑一聲,「是啊,你媽是儘力了,那你呢?當時小雨被搶走的時候,你這個當爹的又在哪呢?」

「我……」陳軒無言以對。

徐素珍趕忙解釋,「當時公園裏有人落水了,小軒是見義勇為救人去了。」

在徐素珍看來,兒子並沒有什麼錯,可丁麗娟聽來,這卻是一個笑話。

「公園裏那麼多人都不去救,就你會當好人是吧!就你會顯擺是吧!現在好了,連自己女兒都被你顯擺丟了,這會你高興了吧!」

「你……」

「親家,小軒也沒想到會發生這種事啊,你怎麼能這麼說他呢……」

「他現在是我們韓家的贅婿,我怎麼說他,輪得着你插嘴嗎!」丁麗娟瞪着眼珠子怒吼。

徐素珍嚇得不敢吭聲,陳軒卻是徹底暴怒。

「跟我媽說話,請你放尊重點!」

丁麗娟冷哼,「尊重?就你們母子倆這副窩囊樣子,哪個配讓我尊重啊?」

「你……」

陳軒氣得上前一步,卻被韓博文攔住,「怎麼,翅膀硬了,連丈母娘都敢打了嗎!」

陳軒憤怒又憋屈,有種想要一巴掌把眼前兩人抽飛的衝動。

原來從始至終,他們都從沒把自己跟母親當人看!

「好了,你們能不能別吵了!」韓婧婷怒吼。

今天一整天,她的心情就已經糟糕透頂,此刻看到陳軒他們吵架,情緒徹底崩潰。

而這時。

「爸爸……媽媽……」

屋子裏傳來了喊聲,是小雨被吵醒了。

韓婧婷第一時間便沖了進去。

「小雨,對不起,是媽媽把你吵醒了。媽媽現在就帶你回家!」

說着,韓婧婷用毯子裹在小雨身上,抱起小雨便直接往外走。

「小雨……」陳軒躊躇着想要上前。

「爸爸,跟小雨一起回家。」小雨朝着陳軒伸出手來。

「回什麼回,他也有臉回去!」丁麗娟咒罵。

小雨意識到了什麼,趕忙喊道:「不嘛,小雨要爸爸!小雨要爸爸抱!」

陳軒剛要上前去抱,卻被韓婧婷一個眼神瞪了回去。

「小雨乖,爸爸還與其他事要忙,今天就讓他先留在這裏好嗎?」

「不,小雨要爸爸一起回去!」

小雨不同意,眼淚直接流了出來。

韓婧婷卻是心一橫,再沒有說什麼,抱起小雨便直接走了出去。

「小雨要爸爸!嗚嗚嗚……小雨要爸爸一起回去……嗚嗚嗚……」

小雨的哭聲遠遠傳來,讓陳軒心如刀絞,眼眶濕潤。

他趕忙追了出去,卻看到小雨已經被抱上了車。

「爸爸!爸爸!嗚嗚嗚……」

小雨拚命地拍打着車窗哭泣,她想要下車卻被丁麗娟死死拽住。

「小雨!」

不等陳軒上前,車子卻已經發動,呼嘯離去。

遠遠還能聽到小雨哭喊的聲音,在衚衕里回蕩,讓人心碎!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說完!

他腳下轟隆一聲巨響,地面龜裂,他整個人如同炮彈般,朝着陳寧呼嘯激射而來。

果然,這瞬間爆發的速度,就比剛才快了一倍不止。

金剛狼幾乎是瞬移般出現在陳寧面前,抬起長著鋒利刀刃般的右爪,狠狠的朝着陳寧頸側掃去。

陳寧身形憑空消失!

金剛狼這快如閃電的一爪,竟然掃了個空,抓在了一株松樹上。

咔嚓!

水桶粗的樹榦,被金剛狼摧枯拉朽般,一爪就划斷了。

陳寧此時站在金剛狼左側三米外,饒有興味的道:「這戰鬥力,可以媲美一些軍中戰神的實力了,跟米國造神計劃那些完美級別的生化戰士不相上下。」

「怪不得他們會找上你,讓你來刺殺我。」

金剛狼沒想到自己變成狼人形態,竟然還是沒有碰到陳寧的衣角。

當着兩個同伴的面,當着這麼多人類的面,他感覺真是太丟人了。

他此時被氣得連連怒吼:「你真是太多話了,快給我去死吧。」

他眼睛變紅,進入暴走狀態,對陳寧展開瘋狂的進攻。

轟隆轟隆轟隆……

樹林里可遭了殃,在金剛狼無差別攻擊下,他沒有碰到陳寧,但是周圍的參天大樹,卻被他利爪波及,紛紛被攔腰斬斷,轟然倒地……

金剛狼怒吼連連:「你是人類戰神,還是猴子呢?」

「有本事你不要躲閃,跟我正面決鬥!」

陳寧對金剛狼的實力,心中有了大致答案之後。

他此時聽到金剛狼的怒吼,淡淡的道:「好!」

說完,他便不再躲閃,開始正面迎戰。

嗖!

陳寧身形驟動,迎上金剛狼,正面迎擊。

金剛狼獰笑道:「來得好!」

說着,他一爪擊出。